岳家传承已过三代,从第三代开始就是堂兄弟,而非亲兄弟了。

长房、二房、三房等房各自分延下来,彼此是亲戚,但也没有那么亲。

岳汐的父亲就是二房的家长,醉心经营仕途,一直在官场打滚。

终于等到合适的时机,占住了重要的位置,可以替岳家争夺刺史之位。

并且在岳家举家的帮助之下,一举成功。

二房的地位立时翻天覆地,成为岳家族内举足轻重的一房。

相比之下,蒲家竟然只有三房的一个外戚够资格争上一下。

但凡有一个蒲姓能够稍微够得上,那就轮不到陈军使冒头。

总之,大家族内关系复杂,明规潜则并不比官场逊色多少。

并不是顶着岳家小姐的身份,就真的是名门闺秀,大家小姐了。

比如岳汐。

岳湘的年纪其实不大,不过碧玉年华。

岳汐比岳湘还要小上三岁,尚未及笄。

岳湘是岳家长房唯一的嫡女,岳汐是岳家二房第三个女儿。

岳刺史的长女和二女皆已嫁人,四女以降,年纪实在太小。

只有三女岳汐待字闺中,年纪合适,所以送到了风沙身边。

岳汐在本房的地位就不太高,在家族内更谈不上什么地位。

起码在她父亲成为刺史之前没什么地位。

岳湘是长房唯一的嫡女,岳家真正的掌上明珠。

岳汐只是庶出的二房的三女,与之根本没得比。

别看两女是堂姐妹,真论起资格,其实岳汐只配给岳湘做侍女或伴读。

所以,岳汐留在风沙身边,成为剑侍之后,岳河图和岳湘皆深感急迫。

深怕岳汐近水楼台先得月,先讨得风沙欢心。

届时,获得风沙支持的二房很可能压过长房。

原来岳湘瞧不上的小堂妹,也可能爬到她头上作福作威。

这是父女俩无论如何都无法容忍的。

其实他们并不知道,风沙虽然看在岳刺史的面上没有把岳汐送进秘营。

却直接把岳汐扔到了江离离的手下。

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后来岳汐又被江离离派给夏冬当副手,如今更被塞到李含章身边查桉。

李含章那可是相当不修边幅,看着也邋里邋遢的。

只要脑袋正常的女人,都恨不能捏着鼻子绕着走。

不光岳汐不乐意,陈军使的女儿陈璧同样不乐意。

尽管囿于江离离严令,两女必须听命于李含章,表现的态度非常消极。

从头到尾寡言板脸,由始至终爱答不理。

李含章见两女如此排斥他,非但没有半点不好意思,反而变着法搭话。

看着两女嫌恶得要命,偏还无可奈何,只能捏着鼻子乖乖回话的样子。

他可舒坦极了,从头顶舒坦到脚丫子。

当李含章和张星火决定分头行事的时候,两女异口同声选择跟张星火。

知道张星火是风沙目前最倚重的幕僚的人寥寥无几,恰好江离离知道。

不过,两女跟在江离离身边的时间很短,并不清楚张星火的身份。

就是单纯讨厌李含章,所以选择张星火。

见两女僵持不下,张星火坏兮兮地出了个划拳来决定的主意。

谁输了谁跟着他。

然后,李含章就眼睁睁看着两女在那儿出手带风,拼命比输。

心里把张星火这混蛋骂了至少好几十遍。

最终岳汐输了,惨兮兮地跟着一脑门黑线的李含章前去西瓦。

张星火则带着陈璧去蒲家查问。

其实命桉本身没什么难度,难就难在牵扯到的人物非富即贵。

若无强权压阵,连头都没法起。

就算有强权压阵,张星火也特意引导李含章首先绕开了李家。

先从死者元小娘,黄公子、青鸾和曲半衣查起。

查元小娘自然从蒲家查。

查黄格、青鸾和曲半衣都要去西瓦。

青鸾和曲半衣早先一直呆在西瓦表演,多少可以查出点什么。

黄家在岳州的城内外有着多处房产,可是黄格偏爱住在西瓦。

黄格在西瓦有一座长包楼,楼上居住,楼下待客。

据王捕头的手下查探得来的消息,小楼旁边通着一座隐秘小院。

小院不仅直通着西瓦的后台,还比邻着西瓦一处不起眼的侧门。

元小娘常由此门朝入暮出,疑似与黄格秘密幽会。

还有不少西瓦的当红伶优时常来此,有时登台后,不乏登台前。

其中就包括青鸾和曲半衣。

两女红火之后,已经分别购置房产,搬离了西瓦。

大半时候在碧天馆表演,仅偶尔回西瓦登台一场。

奇在两女每次回西瓦时,都会进隐秘小院,呆个把时辰才离开。

所以王捕头认为,不仅李淑婷有嫌疑,青鸾和曲半衣也有嫌疑。

如果两女与黄格有私情,被元小娘发现的话,同样有杀人动机。

青鸾当着李含章的面发现元小娘的尸体,非但没有减轻嫌疑,反而加重了嫌疑。

李含章跟王捕头的判断一致。

但凡正儿八经地办过一些桉子,都会作出如此判断。

因为大部分桉子都是贼喊捉贼。

先从亲近者、发现者查起,十有九八,九八不离十。

张星火则认为,要查此桉,当由浅入深,从最容易着手的查起。

只要把所有的嫌疑人全部排除,那么剩下的那个一定就是凶手。

张星火建议的策略就是:不管首先查谁,反正最后再查李淑婷。

给出的理由是李家背景太硬,没有十全的把握,容易陷入被动。

蒲家的背景虽然同样硬,却是受害者,说不定还可以得到助力。

所以可以首先从蒲家查起。

虽然他的角度明显不同,跟李含章和王捕头的判断却殊途同归。

李含章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劲。

不过,他一向都很信任张星火,更深知张星火的脑袋比他好使。

既然如此决定,当有其道理。

至于道理究竟在哪里,张星火开口从来云山雾罩,想想脑壳疼。

如今时间紧迫,没功夫听他饶舌。

……

深夜时分,正是西瓦最热闹的时候。

李含章并未打算直接亮明身份,大张旗鼓地查桉。

与王捕头安排的眼线见面之后,打算在人家的安排下,以客人的身份进门。

结果那眼线好生为难,小心翼翼地请李含章换身衣服,再扮成岳汐的随从。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显然认为李含章就算换了衣服也是人模狗样,装不得豪客,上不得台面。

哪怕扮成随从,他都觉得十分勉强,谁会带着这么吊儿郎当的随从?

见李含章忽然歪了脑袋,忙不迭地表示这是为了查桉方便,他没别的意思。

岳汐听了好生解气,唇角抿起一丝讥笑。

李含章倒没生气,跟着那眼线去附近的一个点换了身衣服。

人模人样地出来后,岳汐差点看傻了眼。

虎背熊腰,仪容俊伟,背负长刀,豪气干云,骠悍扑面。

好似脱胎换骨一般,浑身洋溢着难以言喻的少男的魅力。

岳汐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刚才那个邋里邋遢、吊儿郎当的李含章?

李含章神气地跟她打了个招呼,大摇大摆地领头往里面走。

岳汐不由自主地跟到身后,几次欲言又止,终究没有开口。

她当然不知道,李含章出身将门齐家,是吃过见过的。

虽然常于底层侦查,可是走私的人多半非富即贵。

要是真的不像样子,那不是被人一眼就看破了吗?

他是喜欢在江湖厮混,不喜欢鲜衣怒马的做派,并不意味着摆不出来。

……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