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在幽深的树林里, 仍能隐约听到韩谨充满了恐惧的声音。

赵蜀风怀抱韩谨的身影轻功飞越树林, 他仍对她不理不睬,。

更是不发一语,而韩谨早已被他赵蜀风的速度吓的得闭上了双眼, 她双手紧紧的围着他的脖子她双手紧紧地围着他的脖子,丝毫不敢挣扎, 只能任由他带动着飞越,此刻她比任何时候都害怕, 或许是刚弄明白一些自己的身世, 她也已感觉到一线光明未来,所以她很怕再次毁在赵蜀风手中。

漱漱!几声踏树枝摩擦声,赵蜀风一惊, 转忙放慢脚步回身探查探, 确认却不见任何人的踪影身后]有任何人的踪影,他转眸一想, 随即继续前行。

“你为何总是……”

“别吵!”赵蜀风一声冷语, 顿时赫住了韩谨要出口的话喝住了韩谨要出口的话,他又往怀中缓缓睁开眼的她看了眼,接着继续警告道:“”再吵,我就把你扔下去。”

淡淡地月光下,韩谨双眸眼睁开一条细缝, 在暗夜中只能依稀看到那双锐利的星眸在暗夜里只能依稀看到赵蜀风那双锐利的星眸,但是她能感觉到他此刻很认真,而且那眸中也充满了警惕性而且他眼中也充满了警惕性, 还有他的轻功速度也加快了不少,。韩谨害怕的又闭上了眼,她的脑袋不由的埋进了他的胸前她的脑袋不由地埋进了他的胸前,此刻只觉得风声呼呼的在她耳边呼啸此刻只觉得风声呼呼地在她耳边呼啸,迎来的风刺骨而又寒冷迎来的风刺骨而又寒冷,她冷的双手越收越紧,彷佛想借着他的体温取暖。

忽地她感到他停了下来忽然赵蜀风停了脚步,接着便要把她放下地接着把她放下了地,。韩谨缓缓睁开了眼,不经意地往脚下看了眼,而她这才睁开眼来,可当她看清自己脚下所踩的地势,顿时把她吓的她的值直往后仰,头晕目眩自然不再话下。

“你是不是疯了?”待头昏目眩的感觉好些,韩谨大叫惊呼着想要逃开,不料赵蜀风又伸手快速拦过她的腰,看那状态,难不成他想他似乎想要带着她一起跳涯,?不会吧!这让她更为惊恐,她捶打着他惊恐之下,韩谨抬手捶打着赵蜀风,骂道:”疯子,放开我!”

他没有任何的反应赵蜀风没有任何的反应,他只是淡淡地回头往身后的树林里瞅了眼望了眼,便拉着韩谨往前彷佛他在等待他人的出现。

月亮隐去,到处一片漆黑,她无法看清他的脸,只是隐隐感觉到他脸部的轮廓,还有那具如石块般僵硬冰冷的身体。

感觉到他的手在她腰间施加压力,越搂她越紧,她心想,难道他真的是疯了,为何带她来这里,看他的架势似乎真想让她往下跳。他这是想杀人灭口?可也不必这么麻烦特意跑到这荒郊野外来,若他真想杀她,恐怕她早已死过千百遍。

她越来越觉得奇怪,也愈加猜不透他的心思,难道他得知她是公主,心中感到内疚,所以想与她一起殉情?不可能,不可能,虽然这是唯一能说的通他的举动的理由,但是她相信他绝对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要死要活的,因为他是赵蜀风,她认为没血没肉的那个男人。

不管怎样,他不能让他得逞,所以她必须搞清楚状况,此刻她平静了下来,用劝慰的口气说道:”你先放开我,不管你是否想杀我,都请你给我个理由,让我死也得死个明白。”他仍没回答,居然又抓住了她抵在两人中间的手腕,她一怔,他的手却骤然一紧,却仍未发一语,只是走了走上前一步,两人双双站在了脚踏在悬涯边,韩谨害怕地倾身往山崖下探了眼,碎石子顺着她们他脚底的力道毫无声息的纷纷坠落山谷。

她借着他往山崖下看瞬间,也稍稍往下探了眼,,韩谨顿时一阵头晕目眩感冲击了她的脑门,腿脚也随之瘫软无力,甚至连身体上仅有的一丝温度也在那瞬间逝去,她整个人身体一阵摇摇晃晃,就差没晕厥过去,也许这就是惧高症的悲哀。

幽幽无底的深渊,一探不见底,隐约却能听到兽鸟的惨叫声从谷底传来。,却又似遥远不可闻其声。若若真这样跳下去,定是必死无遗,绝无生还机率,难不成她真要这样死去?她无力支撑身体,而昏昏沉沉的依进了他的怀里而昏昏沉沉地依进了他的怀里。

如此看来,他真的很想让她死,此刻心中的恐惧感似排山倒海般向她涌来。也许真正面临死亡,没有人会不怕吧!更何况是这种看到了丝希望,而又随之破灭的状况下,她绝望了,只想再说几句临死前的遗言,因为她真的很想告诉他,她对他的恨。

“我不知道你为何要如此对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真的需要你如此大动手脚吗?我只是一个无亲无故、无依无靠、俘辱营下依魂的女人,一生别无所求,只想做个正常人好好活着,这样的机会你却从不曾给我,在这临死前,我亦是没有其它的心愿,只愿我来生不要再做人,也不要再遇到你。”她本来想说出心中的恨,可不知不觉她竟说出了自己的悲哀,她说着温温的泪水从她眼角淌落,她反抓住了他的衣角,在没有多说一句话。

两人依偎着站在悬涯边,一阵冷风吹来,她没有丝毫感觉韩谨没有丝毫感觉,也许她心底比身体更冰冷,此刻她的心情居然异常的平静,彷佛已不再惧畏死亡的恐怖此刻她完全没有力气开口说话,脑袋也一片空白。

树林与悬涯四处,除了偶而有一些大自然的反应,便一片死静,静的让人感到心慌,可赵蜀风却仍没有任何动静,也不说任何话。此刻她闭上了双眼,似乎已绝望,已不再对任何事抱有希望,她静静地依偎他,脑袋没有想任何事。

忽而她嘴角边溢出了一丝微笑,却又夹一丝苦涩,也许她是认为这样跳下悬涯她有可能会回到二十一世纪,但是她想起自己来此世间时,所见的第一人是这个男人,而离去时依着的居然也是这个让她痛不欲生的男人,然而更让她感到悲哀的是人家临死前依偎着的是相爱的人,而她却很例外的依偎着她最痛恨的人,老天连最后的待遇都如此之差,真叫她感到寒心。

淅沥!身后一转轻巧的脚步声,却在这死静的夜晚显得格外清晰,赵蜀风倏地回眸一探,见一抹黑影像他们过来见一抹黑影向他们过来,他忙在韩谨耳边说道:“”你不用如此这么悲哀,死不了的,我也不会让你死的,至少你对我还有一些利用价值。”

韩谨一阵愕然,倏地瞠大双眸无力地瞠大了双眸,在淡淡月光下隐隐感觉到他面无表情,眼神仍冷酷而锐利。,突地他环在她腰间的手骤然一紧,顿时做出一副纵身往涯下跳得姿势,韩谨惊愕却也无语。

“赵蜀风不要,放了她!”赵蜀风往涯下跳的那一秒,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惊呼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女人的惊叫。

那声音很熟悉,可韩谨的脑袋还却未来得及过滤,便已随着赵蜀风往悬涯下落去,她只觉得身体一轻,顿时心脏一落,整个人随即像抛物线般的坠落。

“啊……!”~!”她不经意的惊呼出声韩谨受不了那种突如其来的坠落感,她忍不住惊呼出声,。

似垂死般的惊叫悠悠扬扬在山谷之中荡漾徘徊,惊的野鸟扑塑着翅膀四处乱窜,野兽惊吼彷佛要与之共鸣。

“二公主……”凄惨的叫声,也随之而来,却又越离越远,最后在她耳边完全消失最后在韩谨耳边完全消失。

她紧紧的抱着赵蜀风韩谨紧紧的抱着赵蜀风,身体已不知是风吹的颤抖,还是发自本能的那受惊受怕后的颤抖,逐渐她的身体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天边泛起了白鱼肚,晨曦的光晕依着山头播散,渐渐的太阳也爬上山头,缓缓染透了山顶,五彩的丝带在天地间缠缠绕绕,不时穿过锦云透出丝丝霞光,洋溢出新的一天美好的迹象。这抑或证明黑夜总会过去,白天亦然会有,太阳还是会升起,可人的命运是否也会因此而改变。

由于白天的到来驱走了黑暗,韩谨逐渐从昏迷中醒来,睁开眼时,她发现自己身在一处潮湿昏暗的山洞内,阳光从山洞口的竹门处丝丝透进,稍稍给予了光亮,莺鸟清脆的叫声被挡在竹门外,而新鲜的空气却散布在每一处。

她稍稍撑起身来韩谨撑起了身,察觉到自己躺在一张石床上,身上盖着一件厚重的外套,她匆忙起身,顾虑的往山洞内查探,却并未发现赵蜀风他的踪影。

石岩上不断的溢下水滴,滴滴答答的环绕耳髻,清脆而又响亮,滴滴答答的环绕耳髻,彷佛是一场美妙的演奏。此时她虽处于陌生的环境,可不知为何她竟感到一丝前所未有爽朗,此刻

她庆幸自己的利用价值。

走出山洞,柔柔暖暖而又清新的风迎面扑来,给她带来了丝丝暖意给韩谨带来了丝丝暖意,瞬间她的身心也渐渐似乎也随之放松,淡淡地笑颜逐渐染上了韩谨她的眉目,她闭上了眼眼眸,深深地的吸了口气,随之所有的新鲜的空气随之感都一并游走她的呼吸道。

山谷里没有因深冬而萧条与残败,处处洋溢着春天的气息,树茵翠绿,溪流清澈横贯林间,彷佛与世隔绝般,让一切都显得不真实,若她不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不能感受到冷暖,那她真的会怀疑自己是否已上了天堂那她真的会怀疑自己已上了天堂。

“啊!太美了!”不由自主的感叹情不自禁的感叹,发自内心深处的憧憬如空气般清新。

他把她带来这里赵蜀风为何会把她带来这里,难道,真的仅仅是为了她的那一点点的利用价值因为她还有一丁点的利用价值?还是有其它的原因?

若能让她待在这幽静的山林间,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不管他为何原因,她都会感激他的,至少她不必再回红营帐,也不用去承受与面临乱伦的恶名,更不用卑微的再去在那些男人们身边周旋。

溪水淙淙,清澈而见底,似乎还能一目了然溪底的微生物甚至还能一目了然溪底的微生物,。溪面上泛着淋漓波光,韩谨坐在溪边梳洗整理着发丝,她淡淡地抬起水眸往四周扫了眼,仍未见赵蜀风的影子,此时她笑逐颜开,心情也变得极为欢快,如今能待在没有他的世界,真的是一件让她欣喜的事。

“嗯!这样悠闲的日子真好!”韩谨喃喃自语的站起身来,整了整身上的衣衫,便沿着溪流走入林间。

此刻她心中没有一丝担惊受怕此刻韩谨心中没有一丝担惊受怕,没有任何杂念与算计,这也是她来这世间唯一的片刻舒心自在,如果可以,她愿带着前世美好的回忆,忘却一切加注在她身上的恶梦,每天都这么爽快的过。

韩谨漫步了一段路,之后便依在一颗墨绿树杆上欣赏起林间的美景,突然一阵淅沥哗啦树枝被踏声,隐隐从树林深处传出,她一怔,蓦然扭转头来,便已听到一烟阴冷的声音,说道:”你在这里做什么?”声音一落,赵蜀风便已稳稳地立定在她面前赵蜀风的身影已稳稳地立定在她面前。

“啊~!”她无声的惊叫,甜美的笑脸也在刹那间失了色。

他的到来似乎像是毁灭美好的黑暗赵蜀风的到来简直就是一种罪恶,他把韩谨的希望破灭了,再次把她推入黑暗的漩涡,,她心情随之转变,又恢复到充满恐惧与黑暗,她警惕地的看着他,彷佛又走进了备战的状态。

待她心底稍稍平静待韩谨心情稍稍平静,她便揣测起赵蜀风他的企图,思索避免灾难降临的对策。如今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也不知要用何种心态面对他,更不知该会如何方法与他对抗。

要问他为何带她来此吗?还是问他到底想把她如何?想了许久,最终她选择了沉默最终韩谨选择了沉默,也许这样才是最好的方法。

“愣在那里做什么?我肚子饿了,回去给我生火烤肉,弄吃的!”赵蜀风冷冷几言,说罢,便把手中拎着的一只野鸡扔给了韩谨,接着又卸下背上的一只粗糙的小箩筐。

他把箩筐也扔给她赵蜀风把箩筐也扔向了韩谨,见状,韩谨她匆忙的伸手接过。,垂眸间却睨见箩筐内满是大大小小新鲜的水果韩谨垂眸瞄了眼箩筐,箩筐内放满了大大小小新鲜的水果,点点露汁点缀其中,鲜嫩欲滴,而箩筐是用藤条所编织,藤条仍墨绿鲜嫩,边边还有翠绿的嫩树叶,似乎刚刚才编织而成,这箩筐虽不精致,倒也坚实。

此时赵蜀风早已转身离开,她即便也静静地跟了去韩谨也不情不愿地跟了去。

在山洞口的小溪边,赵蜀风停下了脚步,回转身来,却见韩谨她突地一怔,慌张得顿时停住脚步,似有怕意的往身旁的树靠在了过去一棵树旁,她抱着水果筐,水眸一瞬不瞬的盯着他。

“快去生火!”他仍是一副冷面赵蜀风仍是一副冷面,冷声,冷态度。但是,他神情自若如常,眼眶也却略显几分显几分凹陷,似有一夜未眠的样子。

韩谨胆怯的盯着他韩谨胆怯的盯着赵蜀风,战战兢兢地说了句的说道:“”我不会!”

“那你会什么?”赵蜀风眸头一紧赵蜀风眉头一紧,似有怒意的说了句冷声问了句。,而韩谨却又说:”我也不知道,其实我会的东西挺多,可在这里一样都不实用。”确实如此,她会多国的语言,会玩各种乐器,会管理企业,会操弄股盘……可她却不会最寻常的生活自理,然而她当年苦心所学,在这里却也是一样都不实用。

她一动没动韩谨仍一动没动,赵蜀风而他也未再强迫,他心想:一名娇生惯养的公主,也难怪她不懂这些。

赵蜀风横了韩谨一眼,自己自己走去随便捡了几根树枝,接着把树枝架起,随即又用两块石头敲打出了火苗,便升起了一堆火。

一切野外求生的技能,在他手中都显得微不足道,彷佛他已是熟如家常便饭对他而言早已熟如家常便饭,可对她来说,却是难如登天。。

最后赵蜀风用一根粗粗的树枝串起处理好的野鸡,放在火上烤……当然那只鸡也是他宰杀的,她除了呆呆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外,她什么都没做,因为她什么都不会。

“你去把果子洗洗,等会儿烤鸡搭配果子吃,会非常美味的。”赵蜀风他的语气仍夹着高傲自大仍威风凛凛,没想到不屑一顾的味道,连这种体贴的话从他嘴里出来都成了一种是命令的口气,倒是让韩谨深感佩服。。而如今他也已明白,她为何连女人最起码会做的事都不会,这些也都一一证明她是高贵的公主,从小娇生惯养而导致。

韩谨没有理会他,只是一味的盯着他,似乎她认为自己所听是错觉可能她还在想刚才那段话是不是赵蜀风说的吧!。

过了片刻,赵蜀风仍不见韩谨她有任何动静,他赵蜀风抬起寒眸睇向她,一双澄清湖般清澈的眼眸,顿时与他相对而望,见她一瞬不瞬的凝望着他,一脸的不敢相信与不可思议的意味。他又冷声道:

“怎么没听到我说话?为何要用这种眼神看我?别以为我会对你好,收回你那双楚楚可怜的表情。”他又恢复了冷漠。

语毕,他收回视线赵蜀风收回视线,望向手中转动着的树枝,细心的烤着野鸡。而

韩谨始终没有起身,也没说话,一味的沉默不语一味得沉默不语,双眼仍眸紧盯,似乎想看透他的心思着赵蜀风。

见此情景,赵蜀风忽地又抬眼轻瞄了她一眼,瞬间又与那双眸子触碰,他似乎有些心虚,匆忙的低了头,赵蜀风忍耐性到了极致,他突然怒道:“随口又说:”别想太多,本王只不过是闲着无聊找乐子,正好想过几日野外的生活,所以找个人陪伴而已。”冷声冷语,却有几分怪异的口气。

韩谨微微一笑,垂下了脸,说:“既然如此,那又为何要多做解释何必解释,可是会越描越黑的喔!,而且这也不像晋王会做的得解释,还有我也并没有怀疑你的目的,因为我根本没去猜测。”韩谨淡淡笑意抚上脸额,说着不紧禁不忙得地起了身,走到溪畔边,从箩筐里挑了几颗水果清洗了起来,此刻她心中已笑开,脸上的笑容也随心而展,因为她已确定了一件事实,他确实为她动了心。。

赵蜀风看着韩谨那副神清气爽,带着几分得意的模样,她脸部表情他的变化,的心心中骤然一紧征。

该死的,他这是在做什么,为何要做这些?带她来此,他不是仅仅只为完成他的计谋,与毁灭一些不该存在的物品?而她既使是公主也不过是个女人,跟韩谨没什么不同,仍是他眼中的韩谨,就算他毁了她的人生,那又如何,他根本就不屑这些......可他竟给了她嘲笑他的机会,这是为什么?

“真是该死,不可饶恕的女人,总有一天我会亲手毁了那张该死的笑脸。”赵蜀风一阵低声怒诉,不经意间握着树枝的手越握越紧,树枝咯咯作响,喀嚓一声,树枝终于承受不住他加注的力道,因此而断裂,尖锐的断枝随即插入他掌心。

此时一波波肉香味缓缓散开,飘满林间,窜进韩谨的鼻内,触动着她的味觉。溪流淌过她纤细嫩白的手,给她带来丝丝凉意,心情也逐渐舒展开来,再次回到舒心自在的状态,她告诉自己,若他真给她机会,那她该好好把握。

风是那么亲切,云是那么柔和,阳光是那么温暖,空气是那么新鲜,水是那么清澈,花是那么的娇艳……心境也会跟着它们起变化,再美的地方,莫过于与大自然接触,融入大自然的怀抱。

“给你,这颗有可能会比较甜,先吃颗水果再吃肉食,水果比较好消化,肉食比较难消化,所以吃肉前吃些水果,有益身体健康,这也是饮食之道。”韩谨递了颗红泽的苹果给他韩谨递了颗红红的苹果给赵蜀风,她灿烂的笑容却让赵蜀风有些使他一阵讶异,他一脸防备的接过她的果子,眸,目光却警惕的却仍提防的盯着她的脸。

“不用担心,我没下药,放心吃吧!我也是个知恩报恩的人,你对我好,我也会相对的对你好,人与人本来就是互相的,你说对吧!”她嘴角微微上扬韩谨欢快地说着,见他仍一脸质疑赵蜀风却又一脸质疑,见状,韩谨二话不说,她稍做停顿,伸出玉手夺过赵蜀风他手里的果子一口咬了下一口去,接着又把她咬过的那个果子递还给了他,说道:”这下放心了吧!怕其它的果子有问题,那你就吃我的口水吧!反正你也不是没吃过我的口水。”她的话语似有玩味,却也转变了僵硬的气氛。

韩谨那番话在无形中给了赵蜀风他很大的压力,他阴冷的脸又逐渐诡魅他冷酷的脸又渐渐阴沈了下来,不过这也只是一瞬间的改变,最后她看到的还是那张冷漠的外壳,冰冷的双眸。

此刻她向他接近了几分韩谨向赵蜀风接近了几分,她坐到了他的身旁,突然他伸出手来刚坐下,他突然伸出手来,猛地把她一推猛地把她推开,她骤然跌趴在了地面上她随着力道的放向跌趴在了地上,可他却没有一丝的怜惜,反而。赵蜀风冷冷地扫了韩谨一眼,便抬高起下巴,,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说道:“”从现在开始不准靠近我,与我保持距离,一步都不许靠近我。”

“喔!好!”韩谨应着声,便又撑起身体,她拍了拍手上的土,识相的坐到了他的对面识相得坐到了他的对面,又说说道:“”只是,既然你是出来找乐子的,那么何必压抑自己的心情那又何必如此压抑,不管以后出了这里会是什么样,我希望你能给我这仅有的几天安稳日子过。我们放下仇恨,开心自在的过几天开心自在地过几天,你说好不好?”她的口气很淡然,韩谨的话却句句扣心,字字牵肠。

她那双带着黑刷般的睫毛的眸子呼闪了几下韩谨呼闪着乌黑的睫毛,,却见他赵蜀风低头不语,只是抬起手中的果子啃咬了口。

于是,韩谨又道:“你不说话,就当你默许了。”

韩谨说着牵了牵嘴角,拿接过了赵蜀风他手中串着野鸡的木棒,放在火推上方细细的烤着。

“你喜欢这样的生活?想不想永远留在这里,再不跟外面的人接触?”赵蜀风突如其来的平静问话赵蜀风突如其来地问话,让叫韩谨受宠若惊。她一阵呆愣。

“i!”

她是不是耳朵坏了?听错了?还是错觉?

韩谨愕然抬头,看向那张无法猜透的脸,难道她自认为很了解他,其实她并不了解他,是这样吗?疑惑在她心底滋生开来,同时却也让她多了几分欢喜,但是她并没有回答他,只是用心去诉说了她的想法,因为她知道这一切不是她选择了就能得到的。

此时,韩谨她似有感激的抬起头来,无意地间瞥瞄见赵蜀风他那只抓着果子的手掌处有几条血痕,丝丝似乎仍在流淌着鲜血垂挂在他掌心处。

韩谨见此情景,出于善心作祟,她愕然韩谨突然拉过赵蜀风他的手,担心说道:“”瞧!你的手都流血了!”

她眉头微微皱着,似有几分不舍与心疼。

“不要碰我!”赵蜀风被她如此碰触,莫名的心头一紧莫名地心头一紧,他吼着出自本能的要收手,她却不依不挠的往她身前拽韩谨不依不挠的往她身前拽,接着她一手扯下挂腰间处的白丝带,小心翼翼地帮他包扎手掌心的伤口,说道又道:”我曾被打的遍体鳞伤,知道伤口若不好好处理,咎便会留下很难看的下疤痕,所以你不要再坚持,我没有其它意思,帮你包扎好就行。”此刻她

韩谨帮赵蜀风处理着伤口,她能感觉到他手部肌肉的神经紧绷,甚至感觉到他连身体都如石块般僵硬,似有微微颤抖。

见他如此,韩谨注视着他的伤口,清澈的眸子一阵闪烁,淡淡地笑颜拂额,便又说道:”可别以为我喜欢赵蜀风,或是怜惜之类的,这并不代表我忘却了一切你加注在我身上的痛苦与灾难,现在我只不过是把你当作一个与我一起野外生活的伙伴。”她的语气很淡然,也不知用这样的方法对待他,是不是可以获得他的怜惜与心软?

“女人都一个样,疯女人!”赵蜀风突地冷声大吼着甩开她,随即接着又使了力把她往溪流方向一推,顿时韩谨瘦弱的身子被甩的连连后退,最后脚下失足整个身体坠入了小溪里。

噗通一声响,溪水溅起层层浪花。

浸湿的衣衫漂浮在溪流中,她支起身坐身子隐隐作抖韩谨支起身坐起,湿漉漉的青丝缕缕垂挂在她脸额,湿透的衣衫紧贴娇身,凹凸有致的身型忽隐忽现,可脸部的神情却不是气恼,而是满满的失落感。,韩谨坐在溪水里,抹了抹脸上的水,眼巴巴眺望着赵蜀风消失在树林中的身影。

然而赵蜀风却毫不理睬的走开,头也不回的往林中轻功闪去,她坐在溪水里,抹了抹脸上的水,眼巴巴眺望着赵蜀风消失在树林中的身影。

唉!还以为硬的不行用软的,没想到对这种动物,软硬皆施都无用。这回可真是失算了,羊肉没吃到,倒是弄了一身臊。

“喔!好冷!”她一阵颤抖一阵清风吹来,韩谨的身体忍不住一阵颤抖,缓缓地从溪水里出来,口中不自觉得发出了颤抖声。。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