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就是姐姐。

这话说来有些绕,换而言之,妹妹就是五狱准仙。

没有什么双胞胎腹中成仙,和谢亚理一母同胞的姐姐之所以目生双童胎死腹中,是因为一个凡人母亲孕育不出两个要成仙的人,她也早就算计好了要让谢亚理做历剜心狱的不孝人魈。

所以在出生前她的魂就从那具躯壳里遁了出来,给谢亚理她已胎中成仙的假象。但实际上,那个胎儿的生机,包括母亲的生机,全被谢亚理给吸收了。

有一点苏乙想多了,谢亚理的确是她的师妹,转世法是真的。

但转世法十分凶险,谢亚理之所以被她吃得死死的,也是在转世过程中中了她的招,再也没挣脱,甚至毫不自知。

谢亚理修的五狱仙法是假的,真正的五狱仙法需要的人魈是五个从五狱中超脱出来的人魈,吸收他们经五狱后洗炼过的阴魂,让自己升华成仙。

这一点风叔他们已经找出了真相。

而妹妹之所以要让谢亚理修假法,是因为这么做能把谢亚理锻炼成一个有能力从剜心狱中超脱出来的人魈!

妹妹就是要把谢亚理炼成人魈!

而在前世的时候,妹妹就找好了之前的三个人魈。

她以阴魂状态遁出母胎后的这些年,就是去培养锻炼前世找好的三个人魈去了。

养人魈,炼人魈,她苦心为自己成仙谋划着一切。

由于她没有出生,所以就算不得转世,直到后来她发现黄火土这个太阴少阳之人,然后转世成了黄火土的女儿黄小美。

她出生时,谢亚理已经苦修十年了,而其余的三个人魈,也都养的差不多了,可以收割了。

前两个人魈都是遁世邪修,妹妹算计很深,这两个邪修也很争气,凭借深厚修为分别从寒冰狱和火坑狱中逃脱出来。

他们以为自己解脱了,但其实他们只是成熟了。

他们毫无反抗之力就被妹妹吸收了。

第三个人魈,是一个即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人。

这个人魈的死一度让黄火土陷入无尽痛苦,甚至沉沦数年成为废人。

也一度是苏乙百思不得其解的心结。

这个人魈就是刘清源!

刘清芳的弟弟,黄火土的小舅子。

此人两年前因为贪腐桉被警队高层当做替罪羊,其激愤下绑架了黄小美,想要杀了黄小美让黄火土痛苦终生。

但没想到子弹擦过黄小美的太阳穴,拐弯打中了他。

苏乙从进入这个世界后,就一直想要找到子弹打不到黄小美却拐弯打死刘清源的原因。

他也是以此事为敲门砖,结识风叔的。

以苏乙的能力,他可以躲子弹,可以无视子弹,甚至可以让子弹偏离方向。

不过一般来说,子弹还没射出枪膛的时候,他就有办法阻止这件事情,绝不可能让子弹有发射的机会。

但即使是他最强盛的时候,他也做不到让一颗刚发射的子弹九十度拐弯。

这种“技术”说来简单,但其实越是强大,越知道这有多难做到。

在苏乙和风叔他们“恢复联络”后,风叔再次谈到了这件事,因为他一直想要帮苏乙做些什么,所以一直在想办法解决黄小美身上的问题。

风叔玩笑一样的一句话,却启发了苏乙。

他当时是这么说的:“火土,以你现在的能力,仙人之下你最强,连摄青都被你给吞了,那如果换做是你,你能做到让飞出枪口的子弹九十度拐弯吗?”

“做不到。”苏乙毫不迟疑摇头。

“这么高难度的吗?”风叔叹了口气道,“那你现在已经这么强了,跟那位几乎也算是摊牌了,你有没有帮你女儿看看,到底是什么影响她不能开口?”

“我看过,”苏乙叹了口气,“我什么都看不出来,妹妹她身上一点问题都没有。”

“那问题就大了。”风叔自嘲笑了笑。

是啊,连苏乙都做不到,看不出,问题难道还不大?

但这件事真的是太蹊跷,也太没道理了。

如果五狱仙要救黄小美,他可以让刘清源自杀,可以让刘清源的枪射不出子弹,甚至可以操控现场任何一个人直接把刘清源击毙。

她有无数种更简单、更直接的办法直接保住黄小美的命,不让任何人察觉到诡异,甚至可以直接把这件事伪装成一个理所当然的意外。

但她偏偏选了让子弹拐弯这么离谱的办法。

为什么要舍易求难?

为什么一定要让黄小美说不出话来?

就算黄小美当时看到什么,一个仙要让黄小美保密,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有必要让黄小美直接失语这么严重和过分吗?

这个劫持桉子,真的是越想越蹊跷,越想越不对劲,其中很多逻辑完全说不通。

一个仙救人,真的没必要留下这么多破绽的,也完全没必要这么麻烦的。

无论怎么解释,这件事都说不通。

一直以来,这个问题都困扰着苏乙和风叔他们。

但风叔这句“问题大了”,却启发了苏乙。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会不会其实没什么问题?

如果只是妹妹不想说话呢?

妹妹为什么不想说话?

会不会子弹拐弯也是妹妹做的呢?

苏乙转换思路,把问题捋到这一步的时候,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但越想这件事越有可能!

如果是别人想要做到让子弹九十度拐弯,的确太难了,就算是苏乙都没办法。

但如果是妹妹本人呢?

如果是本人自救呢?

风叔就有办法!

“如果子弹是打我,我提前准备得当,至少有三种办法把子弹弹飞,甚至是反弹回去。”风叔也被苏乙的大胆猜测搞得十分兴奋,立刻回应道,“符箓、术法、法器,都能做到。但当时你女儿身上有类似护身符的东西吗?”

“没有,绝对没有。”苏乙很肯定地道。

虽然这件事不是他亲身经历的,但他确定妹妹身上不可能有这些东西,因为黄火土对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所以他调查了这件事的所有细节,任何蛛丝马迹都没有放过。

如果真有护身符之类的东西,黄火土不可能会忽略。

“嘶……”风叔倒吸一口凉气,“如果你真的确定没有的话……那你当时有没有看到你女儿……掐诀念咒?”

风叔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都在颤抖。

不知道是因为亢奋还是恐惧。

也许都有吧。

“我……不能确定!”这一点苏乙就真的不能确定了,也许当时所有人的注意都穷途末路的刘清源吸引,没有注意到黄小美,所以不能确定黄小美当时有没有掐诀念咒。

“但这还是说不通!”苏乙立刻急促道,“子弹擦伤了妹妹……”

“于是也沾上了妹妹的血……”风叔幽幽地道。

苏乙当时整个人仿佛被雷击中了一样,半响说不出一个字来。

但内心却掀起惊涛骇浪!

鲜血,对于修行人来说,绝对是最敏感不过的东西!

画符、做法、诅咒、布阵……

修行人做很多事都需要自己的鲜血为引,有的法术或符箓需要修行人的血才能激活,有的加持了修行人血威力会更强大。

如果妹妹真的有问题,如果子弹之所以擦伤妹妹,不是因为妹妹修为不够受伤,而是故意让子弹沾染自己的血——

有没有这种可能?

有!

这种可能不但有,而且如果这么解释的话,那些蹊跷之处,也就全都能解释得通了!

苏乙和风叔当时非常激动,一直困扰他们的难题终于获得了惊人突破,而且如果他们的分析是真的,他们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她为什么要用沾了血的子弹去打刘清源?”苏乙先是顺着之前的思路往下捋,“如果刘清源是个普通人,她随随便便就能搞死这个人,根本没必要这么麻烦。”

“只有一个解释,这个刘清源绝不普通!”风叔肯定道。

“但我的印象中,这个人就是个贪得无厌、两面三刀的小人。”苏乙皱眉道,“他很普通,性情卑劣极端,一直都没什么特殊的地方。如果他真的不普通,他一定不会隐藏自己的能力,而是会用他的能力为他谋取各种利益!他瞒不住的!”

“有可能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特殊的。”风叔道,“有没有可能他的记忆出了问题。”

“我老婆跟他一起长大,他的经历我老婆一清二楚。”苏乙道,“除非我老婆的记忆也被篡改了。”

“这种可能性不大。”风叔沉吟道,“被动过手脚的人多少都能看出破绽,和常人有不一样的地方,你老婆有不正常吗?”

“没有。”这一点苏乙很确定。

黄一峰、林道生这群门徒都被谢亚理甚至是准仙动过手脚,所以他们和普通人看起来很不一样,言行举止都有别扭之处,就算是普通人都能感受到。

但刘清芳很正常。

“你老婆没问题,那说明你妻弟的记忆应该也没问题,否则就对不上了……”风叔道,“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你妻弟前世修行,也是用秘法转世,但却一直没破开胎中之迷……”

这就很有可能了!

而且这种情况相对来说很“常见”。

准仙之前不也怀疑苏乙是不久前才觉醒宿慧的修行人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刘清源快三十岁了,这个年岁的话,有可能是他前世转世的动向被她掌握了,甚至刘清源没觉醒宿慧,都有可能是她动的手脚。”苏乙分析道,“但她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杀了刘清源?”

两人又都陷入苦思。

良久,苏乙幽幽地道:“咱们一直都觉得她已经成仙了,但如果她没成仙呢?”

风叔动容,眉头紧皱苦思,道:“五狱中,刘清源这种人属于要被打入抽肠狱的人魈,刘清源劫持你女儿又被反杀,很可能是一个局,难道你女儿在用这种方式诛杀人魈?如果她没成仙的话,那她其实是正在诛人魈?”

“这也不对。”苏乙叹了口气道,“抽肠狱的人魈难道不应该抽肠而死吗?”

当时风叔还没找到关于五狱仙真法的记载,所以两人再次陷入困境,刘清源为什么会被枪杀,这又成了新的问题。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总算是有了进展。”苏乙道,“我接下来就要去真仙观,试试能不能打探到更多关于五狱仙法的秘密。越多了解这门法,越对我们了解真相有帮助。”

“我也去求助各派,看看他们有没有关于五狱仙法的记载。”风叔点头道,顿了顿,他看向苏乙。

“如果你女儿真的是那位,你打算怎么办?”风叔语气很复杂地问苏乙。

这真是一个很敏感的问题,风叔问得小心翼翼,他都替苏乙揪心。

但苏乙却很平静。

“当然是要阻止她。”苏乙说,“如果她真转世成我女儿,她现在就是要弑父,我怎能不阻止?”

“如果她不是,只是附身在我女儿身上,那我就更有理由阻止她了。”

风叔点点头,但他很清楚这件事肯定不会像是苏乙说的这么轻松。

后来,随着调查的深入,苏乙和风叔双方都取得了进展,越来越怀疑黄小美就是准仙,也越来越证明刘清源就是第三个人魈。

“当时你也在场,你是她的刀,很可能当时她是想让你动手的。”风叔道,“但可能出于很多考虑,她又改变想法,决定亲自动手,所以发生那个很蹊跷的局面。”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很有可能!”苏乙认可风叔的猜测,“那她后来一直不想说话,我也能猜到几分了……她要成仙,要灭情绝性,她已经不愿意再叫爸爸妈妈了,但她没有好的理由,所以干脆什么话都不说,让我们误以为她失语了。”

“咱们现在知道了她的身份,咱们能做什么?”风叔看向苏乙,“肯定不能打草惊蛇,而且咱们也不能确定,她会不会伤害你老婆。”

“这是一步暗棋,也许可以救命。”苏乙微眯着眼睛道,“风哥,我记得龙婆有门可以入梦的法术,你能不能找来传我?我想跟清芳联系,但不能被她察觉,信仰神印肯定不行,朝夕相处,她可能会认出来,一旦这样,说不定连累咱们之间的联络都会暴露……只有入梦法神不知鬼不觉,更加保险。”

“我想办法,给我两天!”风叔用坚定的语气道。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