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

夏景行乐不可支地把手中的复兴平板电脑递给了与他一同乘坐飞机前往美国的刘小朵,“你看看吧,老牛这张嘴可真毒,就差直接问候罗宾李祖宗十八代了。”

刘小朵接过平板,当她看到《驴曰的千寻》这个标题后,忍不住笑出了声:“标题取得可真好,一下子就让大家把它与《狗曰的企鹅》联系起来了,怎么评价这俩兄弟呢?中国互联网的一对卧龙凤雏?”

夏景行笑了笑没说话,相较于吃人血馒头的千寻,企鹅抄袭产品、威胁用户的那点恶名根本排不上号。为什么这么说呢?企鹅好歹只是谋财,并不害命。

“醉酒青牛这么骂千寻和罗宾李,不会被……”。

说到这,刘小朵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想什么呢?现在是和谐社会!”

夏景行摇头失笑,内地又不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港岛,那边要是有小报记者敢这么指名道姓地骂一位商界大亨的话,倒是真有可能被沉海。

“你让人转告醉酒青牛,让他不要怕,现在全国人民都在支持他。

要是千寻起诉他的话,那就更好了,我们会通过老方法继续赞助他一笔钱,把官司打的家喻户晓,让他的名气更上一层楼。”

“那就太便宜他了!”

“各取所需嘛!”

……

聊了一阵,夏景行打发走了刘小朵,他想一个人单独静一会儿。

看着舷窗外一片漆黑的夜空,刚刚才产生的一点好心情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远景资本这一次摊上了很大的麻烦,亚伯、江平、赵鹏等人不断地催促他启程前往美国,所以他只能扔下刚进行到一半的与千寻的战事。

不过千寻基本上翻不起什么浪来了,因为他手上还有几张牌没有打出去。

真正令他担忧的还是远景资本,这一次碰上的对手很不一般,很难化解对方的攻势。

…………

…………

低调地抵达纽约后,夏景行没有去华尔街露面,而是来到了格林威治小镇那栋买给尹凡卡的半岛庄园别墅。

在夏景行抵达别墅不久后,亚伯、江平、赵鹏还有刘海便纷纷赶到了。

接着,几个人一起开起了小会。

“受高盛欺诈桉的连累,目前美国和欧洲的社会舆论对我们非常的不利,不明真相的网民受到扇动,均认为远景资本和高盛互相勾结,是次贷危机背后的最大黑手之一,并且坚定的支持各国金融监管部门对我们和高盛采取行动。”

江平面色凝重地看着夏景行,叹了口气后又说道:“连贝兰克梵都顶不住这其中的压力,我们这一次恐怕很难硬顶过去。”

夏景行揉了揉肿胀的太阳穴,精神有些疲惫,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在心里痛骂高盛和贝兰克梵,远景资本这一次被这猪队友坑惨了。

事情还要从四年前说起,当时的高盛接受远景资本委托,帮助设计并推出了一款基于次级抵押贷款的抵押债务债券,也就是CDO。

借助高盛那覆盖全球的庞大销售网络,很快这批CDO债券就销售一空,买家或者说跟远景资本做对手盘的玩家有很多,不仅有各国银行、基金和保险等机构投资者,还有众多小散户……比如歌神张学友就是其中较为知名的一位,巨亏之后一口气开了一百多场演唱会。

当然了,机构投资者是不可能像小散户这样忍气吞声的,比如德国工业银行、苏格兰皇家银行就在度过次贷危机后起诉了高盛,并提出了巨额索赔。

“贝兰克梵之所以屈服,那是因为白房子里的主人发话了!”

亚伯经常和蓝血贵族打交道,是所有人当中最熟悉米国上层政治的。

他用目光在所有人身上逡巡了一圈,最后注视着夏景行,说道:“高盛不仅给我们拉皮条,还帮包括保尔森在内的许许多多的次贷投机者撮合了与全世界投资者的交易。

小本子和小棒子这些没有主权的国家敢怒不敢言,但我们的欧洲盟友这一次实在忍受不了了。

以英法德为首的国家恨死了高盛,不仅对白房子表达不满,还放出了狠话:高盛不给一个交代,就全面禁止高盛在他们的国家发展业务。

奥观海当时正准备对华尔街下手,但却忌惮各大金融机构背后的选票和政治能量,高盛惹出来的事情给了他一个很好的突破口。

同时,SEC也被麦道夫骗局和次贷危机搞得灰头土脸的,急需办个大桉挽回失去的声誉和民众信任。

之后经过无数的博弈和利益交换,高盛最终还是服软了,同意支付5.5亿美元与SEC就民事欺诈指控一桉达成和解。

这个数字不算多大,但也创造了新纪录,成为了SEC有史以来向金融机构开出的最大罚单。”

说到这,亚伯讥笑了一声,“但我们的欧洲盟友分到的罚款却不多,德国工业银行拿到了1.5亿美元,苏格兰皇家银行拿到了1亿美元,剩下的3亿美元全都进入了SEC的腰包。”

“这事儿,SEC办的可真不体面。”赵鹏辛辣的点评了一句。

亚伯摊了摊手,“可不是嘛,所以回血不够的德国工业银行和苏格兰皇家银行又盯上了远景资本。”

刘海冷笑道:“产品不是我们设计的,直接面对投资者的也不是我们,有什么理由起诉我们?”

“我们说了可不算,SEC已经正式受理了该桉件。”

亚伯收起了嬉皮笑脸,正色道:“而且高盛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头,对我们接下来的官司很不利。”

“该死!”

刘海一拳狠狠地砸在了桌子上,亚伯的话提醒了他,高盛的“软弱”表现无疑助长了这帮输不起的人的嚣张气焰,而且接下来打官司的话,还要把高盛反水的可能考虑进去。

“我们当时设计这款产品的时候,有没有……”

刘海瞟了夏景行一眼,没有把话说透,但夏景行还是听明白了,刘海问的是有没有违规行为。

“没有!”

夏景行面色很平静,但眼神里却带着一丝杀气,“这款产品是由高盛独立完成设计,ACA公司参与评级,所有信息和投资组合都是公开的,无任何隐瞒和诱导,远景资本仅仅只是一名普通的做空的投资者。”

“这个说法恐怕很难令人信服。”

迎着夏景行锋利的目光,亚伯硬着头皮往下说道:“高盛的名声早就已经臭大街了,法布里斯·图尔那一封发给朋友装逼的邮件被公开后,更是扯下了公司的最后一张遮羞布。”

“法布里斯·图尔~”

夏景行嘴里念叨着这个名字,脑海中浮现出了四年前的回忆。

“戴伦,你放心好了,这种事我们早就不是第一次干了……”

夏景行挠了挠头皮,这个猪队友,发什么邮件去装逼啊,现在好了吧。

“金融杠杆越来越多地被用于这个系统,整个大厦随时会倒塌⋯⋯唯一可能的幸存者(法布里斯·图尔)⋯⋯正处于他创造的复杂和高度杠杆化的奇特交易中……”

亚伯念了一段后,说道:“这是法布里斯的原话,他在朋友面前装先知和聪明人,结果却为公司惹上了一堆的麻烦,他的职业生涯可能也会因此而报销掉。

贝兰克梵现在应该恨死这小子了,如果不是有太多人关注,可能这小子早就死在一场车祸中了。”

夏景行轻轻地点了一下头,表示知道这封邮件的破坏性。

这封邮件的公开,也向公众表明了:高盛早在07年1月份就预测到了次贷危机的发生,然后高盛就“骗”了一堆金融机构进来杀猪。

这叫欧洲的金融巨头如何咽的下这口恶气!

“高盛底裤都被掀掉了,这也让我们这个获利者十分的被动,外界都笃定我们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很有可能与高盛联手布置了这个坑杀多头10亿美元的圈套。”

亚伯顿了顿,然后郑重其事的说道:“高盛接下来的态度很关键,我们必须说服贝兰克梵帮我们兜下所有罪名。”

“高盛肯干吗?”刘海问道。

“这就要看愿意付出多大的代价了。”

夏景行暼了亚伯一眼,“贝兰克梵那边,我会亲自跟他谈的。

现在我担心的是,即便高盛站我们这边,欧洲的金融机构仍咬着我们不放。”

亚伯点头,“这很有可能,欧洲老已经输红了眼,他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快速回血的机会。”

“10亿美元只是远景资本参与的关于CDO、CDS众多交易中普通的一单,我更担心的是假如输掉了官司,其他闻到血腥味的鬣狗会不会一拥而上。

到时候就不是几亿美元、几十亿美元能够打发的了。”

江平的话让众人的脸色都沉了下来,这戳到了他们最担心的地方!这个口子绝不能开,不然整座大坝就一溃千里了。

“不能和解!也不能输掉官司!再难也要支撑把官司打下去。”

刘海神色激动的说道:“次贷危机中的所有获利都已经分下去了,我们根本赔不起那个天文数字。”

夏景行皱眉道:“我们的蓝血贵族朋友最近有什么动作?”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亚伯一阵苦笑,“他们似乎想以这种态度,回应我们前段时间清算基金所表现出来的强硬。”

“这事情会不会是他们怂恿的?”夏景行问道。

亚伯连连摇头,“应该不至于,他们只是想抢肉吃,而不是连锅一块儿砸了。”

夏景行略微思忖了一下,大体上也排除了蓝血贵族的嫌疑,不过他心里仍有一丝警惕,打算进一步观察那帮人的行为再下最终结论。

“你通知他们一声,我们清算基金后,打算停止所有对冲基金的募集,退出华尔街!”

“退出华尔街?”

不仅是亚伯瞪大了眼睛,其他人也全都呆若木鸡,均被夏景行的这个决定给惊到了。

“我不是在开玩笑,合作是建立在双方互惠互利基础上的,当我们单方面贡献,而他们却无法替我们提供合理的庇护,我只能遗憾的终止合作。

当然了,PE基金、S基金、母基金,大家还是可以继续一起走完最后一程的。”

亚伯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提醒道:“戴伦,这会不会太强硬了?那帮人虽然令人讨厌,但还是帮我们解决过一些小麻烦的。”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你都说是小麻烦了,我帮他们赚了几百亿,就是请他们来解决小麻烦的?

远景资本不好过,那大家干脆都别好过了!

惹毛了,我把阿狸、海内控股的股权全部从S基金剥离出来,让他们从中国市场赚不到一分钱!”

夏景行面色不善的看着亚伯,让后者心里感到有些慌乱无措,同时也非常担心远景资本放弃好不容易才经营出的场面,就此退出华尔街,甚至退出美国。

看到夏景行发火的这一幕,众人反应不一,全都在深思老板这一招不惜同归于尽,全面脱钩的用意。

刘海如今的利益全部寄托在大夏资本和夏景行身上,在远景资本已没有多少利益了,所以他第一个站出来表达自己的态度。

“我支持这个决定!因为只要我们稍微表现出一丝软弱和妥协,这次秋后算账的名单里就少不了远景资本的名字。

就算蓝血贵族朋友最终站出来拉了我们一把,让远景资本免于责罚,代价也可能昂贵到无法承受。”

夏景行充满赞赏的看了刘海一眼,对方领会到他的意思了,就算这次事件不是蓝血贵族安排的,也不能让他们从中趁火打劫。

这不仅仅是关乎到一个“谁替谁打工”的面子问题,还关乎到以百亿美元为计量单位的利益分配,让不得!这一次让了,下一次说不定还要再让!

“欧洲那边都是一些老钱,蓝血贵族在他们眼里就是五月花号上逃难的一群难民、暴发户而已,恐怕很难帮上我们的忙。”

夏景行朝亚伯微微一笑,“这你可就错了,蓝血贵族不需要影响欧洲,他们只需要影响美国就行了。

高盛都已经给出交代了,难道真能让欧洲老蹬鼻子上脸,把华尔街每家金融机构都办一次吗?

解决这件事情,对我们的蓝血贵族朋友来说,并不难!”

亚伯思考了片刻,咬紧牙关点点头道:“好,我马上就去安排!”

“要快一点,同时还要强硬一点!远景资本还能不能在美国经营,就全看你的了。”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