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书生?”

江明有些困惑,眉头微微蹙起。

“就是那穷书生,少爷要是不喜,我这就把这穷酸轰走!”

见自家少爷眉头微皱以为不喜此人,江光连忙道。

这时江明也想起到底这到底怎么回事了。

这杨书生是伏阳县本地人,属于家里穷的揭不开锅的那种。

其实早年这杨书生家中倒颇有薄财,只因读书科举考了二三十年却年年名落孙山。

这些年光是读书科举就不下千两银子开销,家里哪能糟践的住。

老父亲被气死了,妻离子散的。最后就连这田地家宅都抵押给了江家。

四五十岁的人了,却一事无成的。

而前些天刚好这厮急需用钱,众叛亲离的也无处借取,最后就求到江家这边来了。

拿着一副美人图说是祖传的名画,实际上当时的江明哪里管这些。

看那画的确有模有样的颇有些神韵也就打发了几两银子给这厮。

没曾想竟然还闹起来了。

“只要他交得起赎金,那画便还予他罢!”

江明懒得去理会这等烦心事,直接吩咐。

“唉,好的少爷!就是太便宜这这穷酸了!”江光笑着点点头,嘴中却是喋喋不休着。

记得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便是在来这座小县城的马车上,他继承了这具身体绝大多数的记忆。

原主是江家三少爷,既没有长子那般有文采考了个秀才,也没有老二嘴甜,再加上庶子出身在府中很是不受待见。

之后更是被江父打发到三川郡下一个名叫伏阳县的小县城管理江家在此的产业。

也因此,原主在来此的途中经历了一件怪事....

当时因为错估了路程所需时间,途径黑丘山时临近黄昏也未能走出山道。

三辆马车一共七人在幽暗的林荫小道上借着还算明亮的月光赶着路,希望尽快走出这阴森森的鬼地方。

他虽说不是读书的料,但却格外爱研读书籍,独自坐在一辆马车上看着书卷倒也怡然自得,浑然不受周遭环境所影响。

可不知为何马车却缓缓停下。

“少爷!”

车夫老刘在外头轻声唤道。

“何事?”

他皱眉有些恋恋不舍的放下书卷,掀起帘子朝外看去。

却见不知什么时候马车正前站着一位身穿红色嫁衣的美艳女子,女子身上的嫁衣有些破损,脸上也是脏兮兮的。

一番询问才知道,这女子原是被这附近山匪掠去的良家女子。因那山大王看中女子的姿色要其当压寨夫人。

好在那山匪好酒醉酒大半,她趁机逃了出来。只是荒郊野外的,她实在寻不到出去的路,现在是又饿又累。

原主是读书读傻的,得知此事也不疑有他。可怜这女子,不仅决定赠予了自己的干粮和水,还同意载那女子一程。

甚至为了顾及女儿家的礼数,将自己的车厢让那女子乘坐,而自己则于车夫老刘坐于外头。

可当他送干粮和水进去时却发现车厢之内空空如也。

询问两名两侧骑马的护从看见有人跳窗没,结果护从告知并未看到。

又问江光和车夫老刘是否看到那女子,结果都是摇摇头,只言未曾见过什么女子。

他又说自己分明下去请一女子上了马车,尔等莫非都未曾看见?

结果众人只说看到自家少爷说是下去方便,然后没过多久就上了马车,只是当时大家奇怪少爷为何不入车厢待着,反而和老刘挤在一起。

这让老刘还兴奋的想和少爷搭上几句话,可自家少爷当时的状况很奇怪,神神叨叨的不知道自言自语的说些什么。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得知这些这让原主觉得很是惊悚,紧接着马车一阵剧烈的颠簸,马车差点没侧翻,有人下马检查,却是发现一堆白骨裸露在外。

这些白骨应当是前不久大雨而冲刷而出的,可白骨上依稀还残留着些许红色破衣裳的痕迹.....

当晚原主就病倒了,浑身冰凉,尤其是双肩和头顶冰冰凉凉的如同死人。

传闻人身上有三把火,分别是双肩和头顶,是人之阳火,火若灭轻则阴邪入体疾病缠身,重则火灭身亡!

而后没几日原主就死了,江明从而鸠占鹊巢。后来才知道那黑丘山哪里还有什么山匪,数年前倒是有一伙,只是不知为何那伙山匪一夜之间死绝。

现在回想起来,江明都觉得浑身凉飕飕的。

之后哪怕江明重生过来每日也不断做着先前那个怪梦。

怪梦里那个诡异的女子就像是跗骨之蛆怎么也甩不脱,总是死死的盯着江明脸上露出诡异而僵硬的笑容。

最初几日两人还相隔很远,现在已经距离他不足十步,甚至已经能清晰的看到对方每一根漆黑发丝和惨白的面容。

这样的噩梦每日都在持续,每日都会更进一步。

与噩梦随之而来的便是每况日下的身体状况。

期间找了不少县城里的大夫看过,可都只言这不过是普通的风寒多养几日便好了。

吃过大夫开的药却没有丝毫作用,身体依旧日复一日的衰弱。

江明也明白,这显然不是什么寻常的病痛。

最后江明只得让人寻找一些道人和尚,原本江明是绝不会走到这一步的,毕竟前世对那些神怪之流是完全不信的。

只是这发生在这具身体上的怪事让他坚定的心动摇了。

可找的好几位附近有名的高人全是骗子。

不是推销什么大罗金仙丹的,就是卖狗皮膏药的。牛皮吹得震天响,然而一点屁用都没有。

他依旧没有放弃,以至于现在整个伏阳县都知道从郡城而来的江公子在重金寻觅高人。

将近半年的寻觅他依旧一无所获,而就在这时朝廷发布公告说是要在各地建立镇魔司,由京城那边玄武荡魔真君亲自传授徒弟,分别坐镇这些镇魔司分部之中负责各地扫荡妖魔之举。

没过多久,江明就看到伏阳县内就有开始兴建土木,听闻京城那边的镇魔司道长将会在十日后抵达。

得到这个消息,江明就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

然而不等十日,次日,江家的门就被人敲响。

然后江明的房间就被江光急匆匆给敲响了。

“阿光,出什么事了吗?”江明有些疲惫的声音从里屋响起,他是真的很疲惫,又拖了半年,身子骨已经是愈发消瘦。

每日都被噩梦所折磨,这让他的精神状态很不稳定,长期的睡眠质量不好也导致身体很是消瘦。

明明还是一个正值壮年的年轻人,但此时此刻,看上去却如同一个行将就木的老者,看上去眼窝深陷,浑身上下皮包骨头瘦弱不堪。

这一度让家里人很是发愁,却又无可奈何,该请的大夫都请了,后来也就看开了。

尤其是江家家主,也即是江明的父亲,听闻甚至都偷偷开始联系办白事的,就连棺材都预定好了。

对此江明听闻过一些,也不以为然,人之常情罢了。

更何况江家又三子,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或许我死了更好吧?

江明轻叹。

而门外江光的声音已经响起,“少爷,少爷,这次是一个道士说是有办法救治少爷的疾病!”

“道士?又是道士?”

江明皱眉,道士最近来的挺多的,不是道士就是大夫,前者大多是招摇撞骗的,估计是听到他们江家颇有家资,也知道他江明的情况,故而想要来坑一把,赚点钱。

而后者就是想试一下看看能不能治好江少爷,如果你能救治这疑难杂症,救治费用就是一大笔,更何况还能名利双收何乐不为呢?

只可惜,看过的大夫没一个能给出一个治疗方案,都只是开了一些安神静气的方子,让江明好生静养罢了。

“少爷,您就看看吧,万一这道长是有真本事呢?”江光苦口婆心道。

看着自家少爷日渐消瘦他也很担心。

江明叹了口气,开始穿戴衣服,不过怎么也穿不上,实在是太过虚弱。

门外很快就急匆匆进来几个丫鬟,这才为江明穿戴好一切,并且准备好木质轮椅推着江明往外而去。

江明本来是打算等镇魔司道长过来再过去看看的,心想既然是这世界的官方组织,怎么说也具备一定权威性,兴许不是那种招摇撞骗的骗子。

不过江明没想到在这关键时刻还会有其他野道士过来。

心里如此想着,不远处已经施施然走来一位丰神俊朗的中年道士,这还是第一次江明看到卖相这么好的道士了,这让他看起来少了点仙风道骨,反倒是多出了几分中年侠客的感觉。

“见过江公子,在下陆吾,虽是道士但所修并非玄门正宗,不过相信治疗江公子还是有几分把握!”这位陆吾道长一开口就是极其自信,无论是从言语间还是气度上都感觉自信满满。

江明有些诧异,不由上下打量起这位陆吾道长。

刚刚被这陆吾的外貌所诧异,现在才真正打量对方,身上的道袍有些老旧,里面穿着却是丝绸衣裳,这道袍估计不知道是从哪里偷来的还是买来的,透着一些不寻常。

“不知道长要如何救治在下?诊金好说,只要能治好本公子白银五百两必定亲手奉上!”江明笑呵呵的看着对方,他来了点兴致,对方的不同寻常让他有些闲情雅致。

“无需任何手段,我只须搭脉即可!”

“就这么简单?”

江明有些狐疑了,这都不带装一下的吗?

“就这么简单!”

见陆吾道长依旧自信满满,江明皱了皱眉,还是耐着性子伸出手,索性也就是搭脉,不是要吃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之前的一个道长还弄了一颗黑乎乎的丸子,说是什么包治百病,结果吃了后上吐下泻,差点没提前将他送走。

陆吾同样伸手搭脉,不过在江明以及江光等人不知道的地方,这陆吾嘴里吹出一口无形之气,气息迅速钻入江明七窍之内消失不见。

大概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就在江明不耐烦之际,陆吾已经放开手。

而与此同时,江明所不知道的是,在他头顶一缕黑气被逼了出来。

几乎是黑气出去的瞬间,江明只觉脑袋一轻,好似一股压抑许久的东西突然消失不见,这让他因为噩梦而时刻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松懈下来,旋即就是浓浓的困意。

然后就这么头一歪昏睡了过去。

“少....少爷!”

昏睡前,江明隐约还能听到江光的声音,但他已经无法开口,那种许久未见的困意让他不能反抗,反而十分欢喜的接受这种困意。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当江明再次悠悠醒转之际,印入眼帘的是江光那喜悦的神情。

“少爷您终于醒了!”

看到江明苏醒,江光已经有黑眼圈的眼睛布满了惊喜之色。

江明轻出了口气,这一觉让他前所未有的清爽,之前那不断轮回的噩梦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觉睡到醒,中间完全没有任何梦境骚扰。

这种感觉让江明很是惊奇。

“我...我睡了多久?”

“少爷您这一觉可是足足睡了两天两夜,饿了吧,这里还有些鸡汤,您很久没进食了一开始不能吃大鱼大肉。”

接过江光递来的鸡汤,江明缓缓喝着,身体依旧有些疲惫,不过比之前脑子也很疲惫的感觉要好太多太多了。

“少爷您气色好了很多啊!”江光其实早就发现江明的异常,见江明喝完鸡汤这才有些惊喜道。

“嗯!”江明轻笑点了点头,旋即问到,“对了,那位陆吾陆道长可在?”

“额......”

一时间江光变得有些支支吾吾起来。

“嗯?道长去哪了?”江明眉头微皱,自己能摆脱噩梦都是那位陆吾道长的功劳,他还想请教后续怎么调养,以及如何接触神秘力量呢。

自从发现自己重生在这世界后,他就发现这世界很多不同寻常之事,今日遇到的陆道长很明显是一位有本事的高人,可不是那些江湖骗子可比。

“少爷,道长...道长被我赶走了,您当时不是昏迷了嘛,小的还以为是那道长做了什么手脚...所以就....”

江光有些尴尬道。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