迩英殿内,章直予官家说书进讲,陪同章直一起进讲的是王雱。

官员说书经延最少都要二人,同时还有宰执大臣相陪,所以即便时常能见到官家,但章直说话也没有那么随心所欲。

而且王雱还特意与章直一并说书。

王雱此人极是厉害,熟悉天下掌故,且无史不通。以至于章直想要引经据典,夹在进讲经义中间,拐弯抹角地为自家叔叔说话。

但章直尝试了几次,稍稍有所触及边界了,即被王雱出言化解或是打断。

以至于章直一句话都递不出去的。

要换了以往章直肯定是不管不顾,但如今得了章越的话,他也不再是那等愣头青,所以他便没有强言。

王雱见章直如此,也没有说破,他心想章越辞学士的原因,官家如今大概还不知道内情。

之前至章越府上传旨的李宪,王雱已是打了招呼,让他谨慎说话。

李宪已是答应了王雱。

李宪是老臣在官家面前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他是一清二楚的。

之前就有一个例子,官家拿一个事问王安石,王安石就反问道,陛下先与臣说此事从何处得知?

官家就问,卿如此在乎这件事从哪里来干吗?

王安石道,陛下与其他人密,却独隐于臣,这是君臣之间推心置腹之道吗?

官家就如实说,这件事是从李评那得知。

王安石深恨李评,弹劾于他,将李评贬至保州。

王雱想起李评多了几分警觉。

这李评也是颇为知书习典,在外戚之中算是一个人才了。官家平日常他留身奏事,咨询军国大事,所以宰相们对李评都是客客气气的。

官家拿保甲法问李评时,李评私下提出反对意见,就是此事为王安石得知,之后被贬。

李评被贬前,愤怒地对官家说,陛下每当要罢黜谁,王安石就党庇谁,令被黜之人反而升官。而王安石不喜欢谁,哪怕陛下明知他无过,但王安石一定会加罪于他,将他赶得远远的,就如臣这般。

这样的话可谓用心十分恶毒,王雱仍觉得即便要将李评逐出要付出不小代价,但也要为之。

经过贬李评的事,官家与王安石二人是真生出隔阂来了。

好处是外戚内臣中对皇帝说话也就更谨慎了。

因此王雱不怕李宪会私下给官家递话,只是怕有什么别的渠道进言。

此刻从经延上散去后,王雱与一名熟悉内情的宦官联络。

王安石很少联络沟通宦官,这些事都是王雱在主张。比如之前官家派去查问青苗法的内殿都知张若水,押班蓝元振二人都是王雱结交的。

王雱先确认了官家没有起疑心,以为章越屡辞翰林学士,只是顾忌着官员的清操而已。

而并非因王安石用王韶替换他的不满。

但这是王雱担心的,若是官家听一听问一问宰相王安石对章越辞翰林学士的想法还好,但官家一切都不说,一句相关的话也不问。

似乎官家如今在等王安石的一个表态。

王雱知道李评之事不可重演,章越在官家心目中地位不逊于李评,所以此事最好不要闹大。

当然真闹大了,他王雱也不会怕,至于王安石更不会在乎。

但能说服章越,不令李评之事重演,才是上上之选。

想到这里,王雱回到了迩英殿,对着一旁抄录讲义的章直说今日要登门拜见章越。

王雱当然知道章楶,王安国,王安礼都劝说失败的事,可是他却对自己此行有十足的把握。

章直听说后直接道:“家叔可能如今不愿见到衙内吧。”

王雱笑道:“子正,令叔不会怕见我吧!”

章直闻言微怒道:“这是哪里话。”

王雱笑道:“我虽没有丽食其,蒯通之辩,但包管一席话便让令叔受了翰林学士,子正是信不不信?”

章直当然不信,可是见王雱这等天下没人比我聪明的样子道:“你要去,没人拦着你,我替你禀告就是,但家叔见不见我可不管。”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王雱笑道:“子正肯为我通报一声即是,料想令叔不会羞见我也。”

王雱仍是自信十足的样子。

之后章直,王雱一并来到了章府。

章直立即带着王雱来到了院落中,远远地看见一名身穿旧袍的男子,正坐在院中的石桌石椅上抚琴。

王雱与章越见面次数不多,他的自负不在其父之下,所以眼高过定,没几个人能入他的眼底。

王雱对章越也是初时觉得不过如此,但到了经过后来一系列的事后,发现此人却是才干非凡,介于其父的政敌与非政敌之间。

可在王雱眼前,任何无法控制的人或势力,都是要归入政敌一类,于是他对章越倍加小心。

他见到章越虽一袭旧袍,但风姿却是儒雅风流的,足见美章郎之语。本来如此男子院中抚琴应是一幅美好的画面,可从王雱听来,章越的琴技实在是辱人耳朵,破坏了这一幕的和谐之感。

等到章直通报时,章越也是看向了自己。王雱远远地行了礼,同时也庆幸耳朵逃过了这刺耳琴声的折磨。

寻即章直走出来没好气道:“家叔有请!”

王雱露出个果然不出所料的笑容,大步踏入了庭院中。

章越也是有些意外,平日与王安石打交道不少,但与王雱却是不多。王雱此人聪明绝顶,放到后世形容怕是严世蕃也不如他许多。

“请坐!”

王雱称谢一声,便大大咧咧地坐下。章越笑道:“此琴新学,在衙内耳中是不怎么入耳吧。”

王雱很诚实地点点头,他不仅文采风流,同时于乐器一道精通至极。自己平日还曾扮作女旦唱曲,令人雌雄莫辨。

王雱拱手道:“不要为自己不熟练之事,当然兴趣所在偶尔为之也不妨,但在王某眼底章龙图还有更要紧的事。”

章越失笑道:“如今于章某而言,还有什么比调琴更要紧的。”

王雱拱手道:“今日在下到贵府登门拜访,不是与龙图切磋琴艺的,而是为龙图仕途来的。”

“敢问龙图一句,你既不附君子,又不附小人,难道是自为一党吗?”

王雱一上来就开门见山。

章越看向王雱问道:“何谓君子,何谓小人?”

王雱正色道:“支持变法为君子党,反对变法为小人党,难道章龙图看不出,除此二者外天下还会有第三党吗?”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