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古尹尔急匆匆的离开石爪山,一路急行赶到灰谷东部的战歌伐木场附近时,事态最紧急的阶段早已结束。

玛诺洛斯率领的恶魔军队狼狈的退回了峡谷之中,吸嗨了的战歌氏族也被先后赶到的各路联军控制下来。

不过由于前不久才刚刚大剂量复吸,被捕获的战歌兽人依然处于亢奋时期。

嫌这些家伙嘴太臭、搞出来的动静太太,正在调养身体、捕捉突破灵感的萨雷安心头火起。

本着以臭对臭,以毒攻毒的想法,他吩咐瓦罗克带人将叫得最厉害的那群人的嘴给堵上。

用的还是他们的兽人同胞经过一场流血流汗的战争后彻底腌入了味的破布袜子,那滋味……至少萨雷安绝对不想亲自尝试。

当古尹尔怒火冲冲的抵达战歌伐木场时,首先看到的就是被吊在营地门前透气,被臭袜子熏得直翻白眼、再也没有力气骂街的战歌兽人俘虏。

“这是……”

原本怒气冲霄的古尹尔看到这奇葩的一幕很是愣了一下,紧跟着他就闻到了格外浓郁的熟悉臭味。

自从被奥格瑞姆任命为新任部落大酋长后,作为被人类养大的异类,古尹尔为了尽快拉近与同胞之间的关系,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与兽人老兵们同吃同住。

在军营之中,他早已习惯了这种雄性荷尔蒙过度分泌所导致的雄臭气味,但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而且是亲眼看到那些玩意儿出现在人的嘴里……还是让古尹尔生理不适的有些反胃。

听闻大酋长归来而出营迎接的瓦罗克苦笑着摊了摊手:“这是深影公爵的决定,他嫌这些家伙太聒噪,把他们吊在营地外好好‘冷静’一下。”

古尹尔对萨雷安的恶趣味有些哭笑不得,由于还不了解具体情况,眼下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瓦罗克,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不是让战歌氏族来灰谷伐木吗?他们怎么会又和恶魔之血扯上了关系?”

“萨鲁法尔高阶督军对事件的全貌不够了解。”

已经基本恢复状态的萨雷安也听到了古尹尔归来的消息,紧跟在先一步赶来迎接的兽人指挥官身后来到了古尹尔面前。

“先进营地坐下来再说,由我来详细解释吧。”

……

“原来是这样……”

听完萨雷安对事件始末的复盘描述后,古尹尔头疼的揉了揉眉心。

“是我的责任,没有提前探明灰谷森林的归属,这才导致了与暗夜精灵之间这场原本不应该发生的冲突,进而引发了后续的一系列事件。”

“话不能这么说。”

萨雷安安慰的拍了拍古尹尔的肩膀:“没有人能未卜先知,好不容易穿越海上风暴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大陆,首先收集材料建造营地和防御工事是最基本的常识。”

由于建筑技术还没有发展到足够的高度,兽人只能采用木材建造营地,而他们登陆的杜隆塔尔红土地却偏偏极度贫瘠。

在燃烧军团随时可能来袭的威胁下,急于在卡利姆多站稳脚跟的古尹尔理所当然的会往周围探索,寻找足够的木材来武装自己的族人。

虽然古尹尔派出了两路斥候外出探索,但贫瘠之地的植被覆盖度并不比杜隆塔尔好到哪里去,也只有往北探索的斥候能带回好消息。

不管兽人是选择进入艾萨拉还是灰谷,最后的结果都不会有什么本质性的区别,因为生存需求与热爱大自然的暗夜精灵发生冲突是无可避免的。

除非,有人能在双方发生接触前,先一步在两者之间搭桥牵线。

但这个人却偏偏因为兽人和巨魔航程延误,先去了别的地方处理同样重要的其他事情。

种种巧合之下才导致最好战的战歌氏族在没有对话谈判之前就与上门问罪的暗夜精灵打了起来。

“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再来追究责任已经没什么意义。”

萨雷安正色对这几年来成长了不少,但依然有些稚嫩的古尹尔说道:“当下的重点是如何安排后续事宜。”

“与暗夜精灵的谈判沟通、对擅自行动的战歌氏族的处置,这些都需要你这位大酋长来亲自拿主意。”

古尹尔苦笑着摇了摇头:“不久前我才在石爪山的先知那里和暗夜精灵一族的语风大祭司见过一面。”

“很遗憾,暗夜精灵内部也出现了一些问题,这会儿他们怕是暂时没空与部落谈判。”

“那倒未必。”

萨雷安笑着解释道:“泰兰德·语风确实是暗夜精灵的高层,但也仅仅只是其中之一,而且还不是地位最高的那一个。”

“如果你相信我,就先专心把战歌氏族的问题处理好,我来为兽人和暗夜精灵搭建和平对话的通道。”

古尹尔毫不犹豫的给出的答复:“我当然愿意相信您,当初如果不是您的帮助,我和塔蕾莎也无法逃出敦霍尔德城堡,之后的一系列奇遇自然也就无从说起。”

“至于战歌氏族……”

提到那群脑子一根筋的战狂,古尹尔头疼的拍了拍额头:“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净化他们体内的恶魔之血,光靠萨满祭司的法术恐怕力有未逮。”

“关于这一点,我或许能提供一些帮助。”

萨雷安和古尹尔私下会谈的帐篷外突然传来一个两人都很熟悉的声音。

与此同时,守在门外的布洛克斯和瓦莉拉同时拔出武器对准刚刚以乌鸦形态落地后变成人形的兜帽神秘人。

……当然,瓦莉拉的反应是演的,她早就知道来人是谁。

不过为了避免让古尹尔有自己的人生早已被人安排好的糟糕感觉,萨雷安早就吩咐过瓦莉拉,让她故意装作与麦迪文相互不认识的样子。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眼见萨雷安稳坐钓鱼台用眼神示意自己出面,古尹尔当仁不让的放声向门外说道:“布洛克斯,这位先生是指引我们来到卡利姆多的先知阁下,放他进来吧。”

古尹尔指挥不动瓦莉拉,不过既然萨雷安没有出声反对,情商极高的瓦莉拉当然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让古尹尔难堪。

她和布洛克斯对视了一眼,同时收回武器,一左一右的退开让出位置。

麦迪文直到进入帐篷之后才脱下兜帽,礼貌的向萨雷安和古尹尔点头示意,一副与萨雷安并不相熟的样子。

“深影公爵、古尹尔大酋长,冒昧前来,还请见谅。”

古尹尔微笑着示意对方不必多礼,他更关心的是麦迪文先前提到的帮助。

“先知吗……呵~”

萨雷安此时却看着麦迪文的面容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原来古尹尔口中的乌鸦先知竟然是您。”

“暗中将黑暗之门的全套图纸交给古尔丹,并且一手将兽人引入艾泽拉斯的‘最大功臣’,最后一任提瑞斯法守护者——星界法师麦迪文阁下。”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