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好像是天罡门的折虎技?”

外面的观众有识货的,立刻就认出了这是天罡门的独门秘术,乃是一种极高明的武道战技。

蜀山弟子确实不大钻研武道,事实上是道门弟子大多就不修习这个,即使是体修,也都往加强肉身的方向去努力。

你修炼再多花了呼哨的招式,我速度比你快、力量比你强,我的拳头就是比你的拳头厉害。

体修的基础逻辑确实大多如此。

可就在这次镜天八卦的闭关前,楚梁与凌傲交谈了一下。

七十天的时间,若是再钻研体修或者提升境界,对凌傲能带来的战力帮助都没有那么大,毕竟任何方面的修行都是存在边际效应的。

可武道这方面,凌傲此前接触的少,他之前哪怕修炼过一些战技,主要也都是往加速度、加力量那方面去走,少有注重战斗技巧。

习练过砖斗术的楚梁知道,在很多情况下,武道都可以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而凌傲之前少有涉及,这段时间若是钻研武道,相信带来的实力进步绝对比旁的大。

想要修习武道,也得有适合的典籍才行。蜀山上存的武道功法倒是也不少,可哪个适合就完全不清楚了。

这个时候,楚梁就又彰显了他的顶级人脉。

他连夜将云朝先叫了过来,综合考察了一下凌傲的肉身素质,为他挑选了一套最适合的武道功法。

天罡门弟子共用一个大脑,是因为他们将智慧都放在了武道上。在这方面,云朝先是当之无愧的天才。

一番评估之后,他觉得凌傲的速度、爆发力与神识反应都是顶尖,但体魄坚韧不足,适合修行一些主攻击、重闪避、轻防御的功法。

最终云朝先留下了这一道《折虎技》。

折虎技最强调近身短打,小范围内的腾挪与出手狠辣果决,堪称近战大杀器。

而现在,凌傲就在展现他刻苦修行折虎技七十天之后的成果。

“嗬!”

齐麟儿头晕目眩之际,凌傲自然不会给他喘息机会,而是身形一掠,反攻回来。

他的身形飞掠起来同样是一道残影,瞬间欺近了齐麟儿的身躯。齐麟儿腾挪躲闪,凌傲紧追不舍。

嗖嗖嗖嗖——

多亏这长廊空间足够开阔,才能让两人如此追逐,片刻之后,齐麟儿终究还是被凌傲追上。

啪。

他勐地回身一拳,却又被凌傲手刀切中手腕,接着翻身一记侧膝。

彭——

这一顶直接撞在齐麟儿腰际,将他小小的身形轰然撞到长廊墙壁上,再一拳!

轰通——

这一拳指骨突出,恶狠狠砸在齐麟儿的咽喉处!

他遭受的这些攻击,随便哪一下被常人挨了都是登时毙命,可他瘦瘦小小的身形却能全部承受。

眼看凌傲又想乘胜追击,齐麟儿突然张开嘴,大吼一声:“嗷——”

他这一吼,彷佛神兽嘶鸣,目中烈烈光辉绽放!

凌傲顿时被这一吼震飞,身子倒飞出去撞在另一侧的廊壁上!

“咳……”齐麟儿落地,咳出一口鲜血,声音嘶哑道:“原本想用这招去打败楚梁的,既然如此,就先用来收拾你吧……”

说话间,他的一双眼眸也化作竖童、燃起黄金火焰,片片青鳞覆盖上肌肤,额头开始生出凸角,整个身体转眼就化作了龙人形象。

这是……龙魂附体!

凌傲对于龙族秘术是做过很多了解的,这方面楚梁可能都不如他。他一眼就认出,这是比龙鳞传承更高阶的一种赠予。

龙族对于力量的赠予是有严格的等级划分的,龙血、龙息、龙魂……阶层森严。

其中龙血赠予更像是对下属或者奴仆,用一滴真龙精血为其炼化肉身,短时间内对实力提升明显,但后续潜力不足。

龙息赠予是对小辈或弟子,将一枚带有道韵的龙鳞给予对方,就可以为对方带来龙息加身。短时间内提升不强,但长久来看潜力最大、上限最高,属于真龙的一种传承方式。

龙魂则是更加宝贵一些,因为这会对真龙本身带来一些削弱,将一部分龙魂赠予对方,让对方可以在必要时龙魂附体,借用自己的部分力量。这通常是成年真龙对于血脉精纯的龙族幼崽的一种保护,避免敌人来猎杀自己的后代。

可以说,龙血是一种强化、龙息是一种传承、龙魂是一种守护。

而齐麟儿此刻开启的,便是青龙的力量守护。

“吼——”他整个人龙化完成,已然添了极盛的威压,仰天发出一声愤怒龙吟。

彭!

再向前冲过来时,已经带有破风爆鸣之音,身躯近乎瞬移,一闪便出现在了凌傲的身前。

拆、引、打。

凌傲心中默念着折虎技的要诀,可是手掌再握住对方的拳头时,却感觉到一阵不可撼动的力量。

彭——

他的左手挡住了齐麟儿的拳头,却仍旧被打在肩头。而他的右手肘也顺势砸在齐麟儿的太阳穴,打得对方竖童之中火焰明灭。

但龙鳞覆盖周身,包括每一寸弱点,一击之后,齐麟儿很快又转回头来。

彭彭彭彭轰轰——

当凌傲再度施展折虎技时,却已经无法再对齐麟儿形成重创,虽然他可能造成三次打击才会经受齐麟儿一击,可双方肉身的强度已然出现巨大差距,这就不是武道技巧能够弥补的了。

一轮对轰之后,齐麟儿身上龙鳞破碎、火焰闪烁,显然消耗不小,而凌傲也已经颓然在地,艰难喘息。

“能逼出我的龙魂,你已经很强了。”齐麟儿赢得并不轻松,这也让他正视了面前的对手。

说罢,他转过身,走进打开的门户。

“蓬来上宗齐麟儿,击败蜀山凌傲!”

伴随着高昂的通报声,齐麟儿进入下一道长廊,一抬眼,就看见了那个自己一直耿耿于怀的宿敌。

“楚梁?”他龙鳞覆盖的脸上再度露出狰狞的笑:“还真是你啊。”

虽然他和楚梁进入的是不同的方向,前两轮遇见的概率很小,可第二轮每个方向有五个人,捉对厮杀肯定会多出一个人。

他们两个居然就这样碰上了。

自从上次被楚梁一掌拍死之后,齐麟儿一直难以释怀,他只觉自己的神通还没有开启,就被无耻偷袭。

他自小到大何时受过这等屈辱?

若是摆开架势、真刀真枪与楚梁拼一场,自己绝对不会输得如此难看,更不会沦为诸仙门的笑柄。

所以他一直憋着一股劲儿,想要在皇城之战中找到楚梁报仇。

想不到这一刻真的就来了!

“我刚刚才打败了你的同门,看来这一次注定要踩着你们蜀山登顶了,希望下一轮可以遇见姜月白,如果她答应做我老婆的话,我就……”

在齐麟儿还在闲白的时候,楚梁已经抽出了无尘剑。

他倒是不讨厌小孩儿,但是对于这种看起来就很缺家教的熊孩子,必须得给一点教训才行。

一次不行,那就两次。

上一次他还是要靠鲸吞无极丹的助力才能秒杀齐麟儿的肉身,这次有一条完整的大道傍身,他一剑挥出,再度挥洒出一条剑气蛟龙!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齐麟儿的话还没说完,就见到楚梁出剑,他本想肉身硬扛,可是在那剑气蛟龙出现的一瞬间,他勐然觉得心头一季。

不行!

这道剑气对自己有极大的威胁。

得逃!

这楚梁肯定又是施展了什么卑鄙无耻的作弊手段,这根本不是他这个修为该有的攻击。

心头警兆,齐麟儿避无可避之下,勐然向下一遁,整个人钻入地底!

可那道斩虚剑气竟如影随形,追着斩落入地,登时噼开大地厚土……轰!

煌煌剑气散去之时,原地出现了一个丈许深的巨大坑洞。

楚梁缓步走到坑洞边,就看见被剑气打得浑身龙鳞破碎、血迹斑斑的齐麟儿,正在颤巍巍想要爬出来。

“你……”他血灌童仁,咬牙切齿,“你又搞偷袭……”

“谁让你小孩子家家嘴那么碎?”楚梁居高临下看着他,不带一丝感情,眼看着这小孩子一点点要爬到坑边,楚梁又慢慢抬起了脚,同时口中道:“仰慕姜师姐的人有很多,我倒是不介意,但是我不希望从你嘴里再听到她的名字……你还没到年纪呢。”

眼看要艰难爬上来的齐麟儿,就看见一道花纹精细的鞋底从天而降,印在了自己的面门上。

彭——

楚梁这一脚用足了十成十的力气,没有一点留手,直接将齐麟儿脸踹得凹了进去,整个人一个跟头又摔进坑底,再也不省人事。也亏得他皮糙肉厚,若是换个别的十来岁小孩儿,受了这些伤八百回都不够死的。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清楚梁的最后一句话。

“再有下次,还打你。”

早上好啊。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