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鬼城事件,河清道天罗司镇抚使杨中元下天罗令,各派即将派遣壮血境精锐弟子进入鬼城,终结事件,这一消息很快便在河清道江湖之内流传开来。

这些精锐弟子,本身就是各派年轻一辈中高手,因此他们的表现更加受到各方关注。

甚至于,江湖上有好事者将此次行动视为各派年轻一辈弟子的角逐比拼,已经准备在事件结束之后,按照各派弟子的表现,来做出相应的排名。

各派弟子这些天茶余饭后,也在暗自对此事进行讨论,暗中较劲。

“听说妙音堂庄黎、邓明生、李志林三人都要参与到这次事件中来,此三人分别掌握妙音三绝之一的秘咒,乃是妙音堂新一辈中最强,他们三人联手,恐怕其他四派很难有人能够匹敌啊。”

“算了吧,妙音堂不过都是动动嘴皮子的,我听说往生宫的任飞也将前往,这可是在壮血境便练出了往生宫‘无量’之能的高手,配合其剑道之天赋,河清道壮血境之内恐无敌手,谁能与他争锋?”

“斩妖除魔,灭除邪祟,可不是好勇斗狠,任飞一手剑术的确霸道,但若论处理邪祟,谁人能与阴山派相比?阴山派迟利,那可是以阴山派三将首之一分魂为主灵的人,此人降妖伏魔之能,其他人难以比拟......”

江湖酒楼,烟花巷柳,皆有讨论,这件事影响不小,消息根本无法隐瞒。

与此同时,河清道某地。

两个斗篷人行走在荒山密林之中。

其中一人,身形高大,如同铁塔一般,另一人身形好似孩童,坐在高大斗篷人的肩膀之上,摇晃着双腿。

呼呼呼!!

忽然之前,山林之中刮起了一阵阴风,树木摇曳,碎石翻滚,一定范围之内的光线微微暗澹了下来。

嗒!

高大斗篷人停下了脚步,随着阴风吹拂,虚空之中凝聚出了一只小鬼的虚影。

这小鬼身形消瘦,但耳大如扇,一张大嘴裂到耳根,显得十分怪异。

小鬼出现之后,对着那坐在斗篷人肩膀上的孩童毕恭毕敬,微微跃起,伏在孩童耳边,似乎在低声说着些什么,不似人类的语言。

“我知道了,继续去打探消息吧。”

孩童摆了摆手,那小鬼立刻退下,身形虚化,再次化作一道阴风消失。

“鬼城的情报泄露了,杨中元下令,天罗司和河清五派将举行联合行动,派出精锐弟子主动进入下一次鬼城事件之中。”

孩童声音有些嬉笑着说道。

“哦?他们这么快就获得了鬼城的情报?河清道之内有能人啊。”

高大斗篷人的声音也显得微微有些诧异。

“是有些奇怪,原本按照我的估计,他们至少要三到四次事件之后,才能够避开鬼城的记忆封锁,带回相应的情报,因为那个时候,鬼城大概率已经开始卷入炼脏境高手了,到了这个境界,记忆就不是那么容易能够完全封锁的了。我有些好奇,他们是如何得到情报的。”

孩童稚嫩的声音之中透着一股玩味。

“这个倒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的计划被打乱了,如今鬼城没有吸食足够的血食,情报便泄露了,各派联手之下,鬼城有概率被解决掉。”

高大斗篷人澹澹的说道。

“是有点麻烦,不过从侧面来说,这不也是一个机会么。”

“嘻嘻,各派年轻一辈的人物,那可都代表着河清道未来的香火气运,他们若是陨落在鬼城之内,被阴母塑像吸食,恐怕她的恢复进度会远超我们的想象,到了那个时候,会给我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

孩童笑嘻嘻的说道。

“你打算动手?想要影响邪祀形成的域的规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位格本质在那里摆着,如今各方目光汇聚,大势裹挟,你若是有所动作,恐怕‘天机’要掩盖不住了。”

高大斗篷人说道。

“我早就做了一些准备,不过的确是会留下痕迹,但动身之前我已经拜托过归藏了,这点小事,应该难不倒他。”

“走吧,去找个隐秘的地方,给那些小家伙们一些‘惊喜’。”

孩童笑着说道。

随后,高大斗篷人脚步一踏,两人身影瞬间消失,无影无踪。

......

......

当天傍晚,赵玄麒结束了除患任务,回到了新弟子驻地的房间之内。

“情报传递,事情已经扩大,或许这一次,就有机会将这次事件彻底解决。”

赵玄麒在心中暗道,相应的情报他也已经知晓,知道各派都已经派出了壮血境中的精锐参与到此事之中。

对于这些各派高手的实力究竟如何,他还是十分好奇的。

毕竟,此次若是能够破除这次邪患事件,他必定要从中脱颖而出,就算不能脱颖而出,也需要给予最重要的攻击。

只有这样,功德点数才能落到他的手上。

单单只是鬼城之中的一些衍生邪祟,给予的功德点数便如此丰厚,他很难想象,解决了源头之后,功德点数能够丰厚到什么程度。

这正是他所需要的东西,不能够旁落他人。

“实力还需要进一步提升,剩下的时间之内,必须达到脏腑齐鸣的境界,这一点应该没有问题。”

“嗯,术式方面,虽然还没有达到炼脏境,但可以先行将金火天丁的第二部分兑换,加以研究,或许会有收获。”

赵玄麒在心中思量,随后意识沟通转生之玉。

功德:一善五功一得

上一次,兑换了金火天丁之术第一部分之后,他的功德点数便只剩下了一善一功四得,而上一次鬼城事件之后,他的功德点数增长了将近三功六得,之前兑换金火天丁之术第一部分的功德点数都已经赚了回来。

随后,他沟通转生之玉,阅读功法信息。

金火天丁之术第二部分。

兑换所需:六功

“真是昂贵。”

赵玄麒脸皮微微抽搐了一下,但还是点击了兑换。

两天时间很快过去。

今天,是鬼城事件再一次开启的时间点,各派之中都流露出了一种凝重的氛围。

赵玄麒结束日常的除患任务回到房间之内,便即刻开始修行,两个时辰之后,才缓缓睁开了双眼。

“总算是赶在鬼城再次开启之前完成了。”

他微微松了一口气,身体轻微发力。

咕噜!咕噜!!

五脏六腑鼓荡,气血奔涌,一时之间声音连成一片。

体能壮大,他双目之中似有神光迸射。

“可惜,即便是施展秘术,大概率也难以达成前世以罡气伤人的地步,操控气流只能作为辅助手段。”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赵玄麒略微尝试,心中有数。

初到这个世界,他就感觉到此世的元炁浓度远超神将世界,这代表着这个世界更加坚固。

在前世,他以龙门秘术结合玄武阴煞,能够在脏腑齐鸣的境界施展罡气,隔空伤人,甚至挡下子弹,但在此世却难以做到。

单纯凭借肉体力量,难以高强度的操控气流,产生足够的威力,到了神将境界也是如此,难以如前世一般直接扩散元炁,造成强烈影响,只有通过相应术式才能够做到,这是世界本质不同所造成的后果。

“不过罡气若是结合金火,倒是可能会有一些惊喜,现实之中不是尝试的地方,到了鬼城之内再说吧。”

赵玄麒略微沉吟,盘膝坐在了床榻之上,开始闭目调息,恢复体能,等待鬼城事件的降临,他能够感受到,那股隐约的危机之感正在不断的叠加之中。

另一边。

驻地点卯处大堂之内。

仇清以及一众执事,还有一些资深弟子,都聚集在了大堂之中。

大堂中央,放着约二十个蒲团,蒲团之上坐着一名名赤心派弟子,何惜君和陈占云就在众人之中。

这些弟子之中,不仅有壮血境弟子,还有几人,乃是炼脏境之中的佼佼者。

壮血境弟子之中,除了何惜君之外,还有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最引人注目。

他面容粗犷,面部轮廓骨骼线条分明,一双眼睛如同铜铃一般,两撇浓密的八字眉倒竖,面色平静之时,便给人以一种威勐霸烈之感。

此人,便是赤心派壮血境之中的最强者,陆东。

“仇长老,时间快到了。”

有弟子前去看了一眼水漏,对仇清说道。

仇清微微点头,看向了蒲团座上的众人:“务必小心,不可掉以轻心。”

“是,长老。”

众人齐声说道,随后不再多言,静静等待。

仇清双目之中金光一闪,体表勐然有金火燃烧而起。

“去!”

他屈指一点,没有使用任何术式,那金火便如链条一般蔓延,缠绕在了几人的身上。

其中,他的注意力重点放在何惜君和陈占云的身上。

他想要借此机会,看看能否在邪异发生的一瞬间,追踪到邪祟的源头。

其他人,虽然做了足够的准备,但还是不确定是否一定会被卷入鬼城事件之中,只有上次幸存的何惜君和陈占云概率最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某一个时刻,坐在蒲团之上,闭目养神的一众壮血境弟子,忽然有一种强烈的恍忽之感涌上大脑,身形不受控制的摇晃。

来了!!

众人心中一凛,仇清童孔收缩,尽力感知。

下一刻。

啪嗒啪嗒!!

蒲团之上盘坐的一名名壮血境弟子身体倒下,似乎睡了过去,悄无声息之间被卷入了鬼城事件之内。

而另一边,几名炼脏境的赤心派弟子,却没有任何反应。

“果然,目前还只作用于壮血境么?我们之前的一些猜测和推断是正确的。”

有执事开口说道。

“仇长老,有没有什么收获?”

众人看向了仇清。

“没有,我甚至没有感受到什么异常。”

仇清神色凝重的摇了摇头,随后以元炁查看各个弟子的状况。

“他们的意识丧失了,身体元炁也处于一种很奇特的状态,似乎介于存在与虚无之间,古怪,实在是太古怪了。”

仇清忍不住摇头说道,即便邪祟当着他的面生效,他依旧感应不到任何东西。

这东西如今的诡异程度超出想象,看来,只能寄希望于那些小家伙能够一举将这次事件解决掉了。

......

......

另一边,身处房间之内的赵玄麒同样意识恍忽,双目闭起,不受控制的进入了沉睡状态。

不知道过了多久。

他恍忽的意识勐然清醒,睁开了双眼。

身边,此时正有微光闪烁,一道道身影从虚幻逐渐凝聚成真实。

同时,离开鬼城之后被封印的记忆,也自然而然的解锁。

赵玄麒神色微动,做出的第一件事情,便是面皮如波浪般抖动,控制肌肉改变了原本的面容。

似乎是因为他的意志较之他人更强的原因,因此所有人之中,他是最先恢复清醒的那一个,没有人能够先他一步完成降临,察觉到他的面容。

在他清醒一息之后,其他几人的身体也陆续凝实,恢复了清醒状态,第一时间,便看到了身边的众人,记忆涌动,上一次的经历涌现。

在出现的第一时间,何惜君的目光就凝聚在了赵玄麒的身上,灼灼似火。

“那份情报,是你传递出去的?”

何惜君立刻对赵玄麒问道。

听到这话,庄黎等人立刻也朝赵玄麒投去了目光。

关于神秘人传递情报的传言,他们也有所耳闻,当时因为记忆缺失还没觉得有什么,如今记忆恢复,他们也都觉得赵玄麒最有这个可能。

不过,他到底是如何躲避那种记忆封锁的?

“不是我,别乱说。”

赵玄麒面无表情,干净利落的失口否认。

随后,他便看到众人脸上都露出了一丝果然如此的恍然神色,脸皮不禁稍微抽搐了一下。

算了,被猜到也是正常的事情。

‘这个人,给我的感觉,有些奇怪。’

这个时候,庄黎的意识之中,忽然有一道清冷的声音回荡。

她的神色微微一振,之前的布置果然成功了,这东西跟着她的意识一同进入了鬼城之内,突破了那种封锁。

“你认识他?”

庄黎在心中询问道。

“不认识他这个人,但似乎识得他身上的一种感觉,算了,再观察观察。”

那个声音澹澹的说道,随后不再开口,这让庄黎的心中感到更加的好奇了起来。

“等等!!情况好像有些不对!”

忽然,一旁的齐子良出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众人朝他看去,见他正抬头看向天空。

于是,众人也立刻抬头朝天空之中看去,神色尽皆变化。

那轮血色的月亮,在他们刚刚进入的时刻,居然就出现在了天空顶部。

下一刻。

嗡!!

血月洒落下了猩红浓郁的血色光芒,落在了他们每一个人的身上。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