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一的岛国之旅结束得很快,因为除了孙正义之外他没有别的要见的人。

毕竟这里的风投很不活跃,其实这个国家的产业结构非常稳定,多年来都没怎么发生过变化。

林一在这里忽悠钱的时候,其他人也没有闲着。

不过这次搞出动静来的并不是他心心念念的柳清,而是放弃Uber a之后回到美国的卡兰尼克。

6月份,Uber宣布完成了第……数不清多少轮的融资,金额为惊人的35亿美元,又创造了一个非上市公司单笔融资纪录。

这次出手的冤大头并不是孙正义,而是名震寰球的狗大户,“头上一块布,天下我最富”,来自中东的PIF。

多说一句,软银的1000亿美元愿景基金里面,PIF也做出了不可磨灭的重要贡献,几年之后应该亏出血了。

Uber从太平洋西岸撤走的时候,虽然通过跟柳清的交换拿到了一定的利益,看上去是体面的离开,但实际上是有些狼狈的。

这个消息一出,卡兰尼克又成了全村最靓的仔。

“Uber的融资环境是真令人羡慕啊。”

林一不知道多少次感慨这个问题,以至于身边的人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都已经免疫了。

刘简妮无视他谈起了自家的情况:“我们跟软银的谈判进行得比较顺利,对方果然很康慨,只在额度上提出了诉求,对估值基本没什么异议。”

“有了孙正义的这笔钱打底,我们这一轮的融资可能会比预想得要更加成功,这样一来的话至少可以保证很长一段时间的经营安全。”

“不过我想,既然软银能给我们这么多钱,那么柳清那边肯定也不会吝啬,新都都的融资金额肯定在我们之上。”

林一点头道:“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我们虽然跟她针锋相对,但也要实事求是。”

行业发展到现在这个阶段,不可能像早期那样出现不同的投资人对于同一家公司的估值天差地别的情况。

估值有谱儿,融资额度也就有谱儿。

刘简妮只是给他一个提醒,算是给林一做的预期管理,并不是在抱怨。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就尽快敲定这边的意向,然后回国去见其他的一些投资人。”

林一问道:“美国那边我们还需要再去一趟吗?”

刘简妮想了想回答道:“我去一趟吧,你就不用去了,在打车行业这么多轮的融资之后,国际投资者其实已经没有多少继续压榨的空间了。”

“而且林一,你好像还不太适应自己的身份,以你现在的身家没必要事事亲力亲为了。”

“美国是一个特别现实的社会,他们一定会尊重这一点的。”

林一意识到她提醒的这一点好像是个事实,不过只是轻松地表示:“只要你不是嫌弃我的英语就好。”

两人笑了一阵儿,最后决定下一阶段把国内的投资者当作重点,看看能不能找到PIF那样财大气粗的金主。

……

林一这边在议论Uber的35亿美元的时候,柳清那边自然也留意到了,只不过他们的关注点有所不同。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没想到卡兰尼克居然能融到35亿美元,也就是运气好碰到了PIF,不然别让还真掏不起这个价钱。”

“不过这样一来的话,那我们这一轮融资的压力就很大了。”

柳清这话让手下有些困惑:“我们跟Uber合并之后他们已经实际上退出这个市场了,双方严格来说算不上是竞争对手。”

“我们的融资额度只要超过万里出行就可以了吧,难道还需要跟Uber去比吗?”

柳清摇头道:“不是这么算的。”

“Uber凭什么把本区域的业务让给我们?那是因为去年这个时候,我们一次性拿到了24亿美元的融资。”

“当时都都快都展现出了不亚于Uber的融资能力,所以卡兰尼克才会在本区域跟我们竞争丧失信心。”

“现在虽然他已经退出,但我们这次的目标是通过融资差距建立绝对的行业优势,像去年做过的那样一举击垮万里出行的竞争信心,迫使他不得不按照我们的想法出现在谈判桌上。”

“当然,即使他负隅顽抗,我们也有足够的弹药跟他相互消耗。”

“之所以要跟Uber去比,是因为万里出行仅仅只是我们的一个绊脚石,而不是我们的目的地。”

手下明白了,看来柳清并不仅仅满足于做大陆市场的老大啊。

“可是我们不是跟Uber有约定的么,在大陆以外的地区直接使用他们的服务?”

柳清毫不在意地说道:“我们有很多方法来绕开这样的限制,比如成立新的品牌负责境外业务。”

“总之现在这种局面只是暂时的,我相信卡兰尼克绝对不会以为有这样一个简单约定就高枕无忧,他有心理准备在大陆以外的地区继续跟我们竞争。”

柳清还有一个没有说出口的理由,那就是程惟之所以会不声不响、不吵不闹地离开了公司,是因为她答应接受Uber的条件只是权宜之计。

当然,程惟一个已经出局的人,这样的承诺更加没有约束力,不过这也是柳清本心的愿望。

她不认为新都都的总裁会是自己的终点,自己应该配得上一个只属于自己的新名字。

如果在自己手上这家焕然一新的公司成为了全球第一的打车品牌,那么谁还会在意程惟是哪位呢?

甚至程惟本人都会感谢她的。

“Jean你说得对。”

这位手下很是识趣,不过该尽的义务还是要尽到的。

“但是35亿美元的金额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现有的融资意向,按照之前的计划,就算加上还没有确定的那部分额度也达不到的。”

“如果把这次的融资目标提高到35亿美元或者以上的话,我们恐怕需要更多时间。”

柳清很有决断:“那就花更多时间。”

“筹集资金并不是我们这次融资的首要目的,为此我们多付出一些等待也是值得的。”

“别忘了万里出行年初的那一轮已经达到了20亿美元,现在也在为我们设置障碍而同时融资。”

“既然Uber拿了35亿,我们就拿个40亿吧,这个金额应该足够让林一明白我们之间的差距了。”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