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铮!”

乾元剑一声铮鸣,一道环形剑元横扫而出,将这些打来的藤蔓尽数切断。藤蔓掉落在地面上,还在不断的扭曲挣扎。

“唳!”

尖锐的啸声从远处妖物的口中喊出,一股精神威压一下弥漫在整个岛屿之上。相比刚才,这股精神威压竟又强了几分。

陈斐的左手微微用劲,掌中的藤蔓一下变成了肉泥,陈斐抬头看向水潭的位置,身形闪动,直接冲了过去。

“彭彭彭!”

靠近妖物百步之内,陈斐每前进数步,空气当中就发出沉闷的声响。这是陈斐心神与妖物心神,互相碰撞的声音。

“小姐,有此人在,我们怕是没有机会。”代玉秋看着前方的陈斐,低声道。

连耿望升对陈斐都无可奈何,独孤嫚即便天资过人,上去的结果也不会有任何的不同。除非,几人合力,先将陈斐斩除!

独孤嫚没有说话,转头看向了耿望升。耿望升察觉到独孤嫚的目光,回头看了一眼。

“将他赶走,斩杀妖物所得,你我一人一半!”独孤嫚沉声道。

为了这个妖物,独孤嫚花费了将近一年多的时间,就这样放弃,独孤嫚心有不甘。至于围攻公平不公平,独孤嫚又不是小孩子,哪里会在意这个。

无论是她之前所说的先来后到,还是其他言语,全部都是站在她有利的角度上说的。

成人的世界,利益更重,武者更是如此。

耿望升沉吟,如果是以往,耿望升对于这种提议,连听都不会听一下,因为他自己一个人,就可以解决所有事情,哪里需要联手。

但是面对陈斐,耿望升不得不承认,单单依靠自己,耿望升打不过。即便用上禁忌招法,结果估计也不会有太大的差别。

看着远处的妖物,若是将此妖炼化,对于突破到合窍境大有裨益。

武道之路,该争就争,不存在什么脸面问题。当你突破到更高境界的时候,那就是最大的脸面,其他的反而都是虚假的事情。

“好!”耿望升看着陈斐的背影,沉声道。

陈斐刚靠近水潭,心头突然微微一动,回头看向了后方,独孤嫚三人已经朝着这边冲了过来,目标直指陈斐。

陈斐的眼睛微微眯起,站在原地看着独孤嫚三人。

如果是其他人,一边是妖物的主动攻击,另外一边是两个潜龙雏凤榜前十之人的围攻,恐怕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暂避锋芒。

毕竟面对敌人的力量,太过强大了一些。

但陈斐,此刻却没有丝毫的动弹,妖物攻击来的藤蔓,还未真正靠近陈斐,就被剑元轻易的斩断。

独孤嫚看着前方一动不动的陈斐,眼睛放出一丝寒光。面对他们联手,陈斐竟然打算硬碰硬,这是对自己多有自信?

还是觉得,自己已经是合窍境的强者了!

代玉秋跟在后方,她本以为,面对这种阵仗,陈斐会选择避开,毕竟独自面对两个潜龙雏凤榜前十之人攻击,可不是玩笑。

稍有不慎,身死几乎是必然的。

耿望升没有出声,只是心中的杀意越发的高涨。

别人称他为狂刀,如今耿望升才发现,眼前之人,才是真的狂到没边。

既如此,那耿望升就真的想要好好瞧瞧,等会这个人面对围杀,还能否保持这般的姿态!

“困!”

距离数十步,代玉秋手持司南,凌空对着陈斐微微一点,天地元气震动,一道阵势在陈斐四周凭空而起。

陈斐目光转动,一道剑光突然自陈斐的识海当中飞出,一剑斩在了空无一人的地方。

一圈圈涟漪在剑光落下的地方荡漾开来,而本该在陈斐周围成型的阵势,随着这圈涟漪荡开,阵势一下破碎,化作无须的元气四散开来。

代玉秋闷哼一声,鼻子当中流出了鲜血。

陈斐一眼看破代玉秋的布阵节点,直接以斩神剑斩破,反噬之下,代玉秋自然受伤。

“必须你们先缠住他,我才有可能布阵!”

代玉秋低声道,她的修为在练窍境后期,此刻看向陈斐的目光中,满是不可思议。代玉秋还是第一次碰见,阵势未成形,就被人凌空斩破的。

即便是独孤嫚,两人切磋的时候,独孤嫚也只能在阵势成形后,强行打破阵势出来,而不是像陈斐这样。

这代表陈斐的心神洞察力极为非凡,任何一点细节,都无法逃过对方的眼睛,即便是隐晦的阵势节点,也不例外。

独孤嫚眉头微皱,没有说话,数十步的距离眨眼即过,人已率先冲到了陈斐的面前。独孤嫚想要亲自试一试,这个人,到底拥有什么样的力量。

“嗡!”

随着独孤嫚挥动手中剑刃,四周空气中突然闪现出无数的剑刃,这些剑刃与独孤嫚如影随形,独孤嫚灵剑向前一指,刹那间,就好似有数十人朝着陈斐刺出了长剑。

万仞剑诀,一人成一军,一人斩一城!

独孤家的核心功法要诀,从修炼万仞剑诀开始,每日食剑刃精铁之气,积蓄在身体当中。

从数月一剑,到数日一剑,到一日一剑,修炼二十几年,独孤嫚每日与剑刃相伴,每日吞食精铁之气。

以至于独孤嫚的喉咙都被精铁之气腐蚀,成了如今沙哑至极的声音。不仅是喉咙,身体多处位置,同样出了问题。

唯有将来突破到合窍境,易经伐髓,才能将这些弊端一一去除。

修炼万仞剑诀虽是辛苦,但效果却极为不俗,一剑动,则体内的万千精铁之气随之而动。修炼到高深之处,一人成就一军,绝非妄言。

陈斐看着独孤嫚施展出的万仞剑诀,眼神之中有些惊讶,这剑诀,与元辰剑典中的弑刃剑,倒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只是相比弑刃剑,万仞剑诀更为的极端,自然在威力上,也更为的强悍。

此刻在陈斐的眼帘之中,无数剑光扑面而来,这种状况,已经无所谓弱点不弱点,用来对付耿望升的方式,对万仞剑诀已经不太适用。

对付这种功法,唯有以力破之,她强,你比她更强,就足以!

乾元剑的剑身上,浓郁的黑色蔓延,犹如深渊一般。陈斐的嵴背挺直,体内镇龙象运转开来,恐怖巨力顷刻间遍布陈斐周身上下。

陈斐目光直刺独孤嫚,下一刻,陈斐向前踏出一步。

独孤嫚接触到陈斐的目光,不知为何,心头竟是有些颤憷,但马上,独孤嫚就将这股情绪压下,体内涌动的精铁之气更是疯狂的涌出。

耿望升站在独孤嫚身旁,见识过陈斐的力量,耿望升哪敢让独孤嫚一人面对陈斐,独孤嫚要是因此折损,那所谓的围杀也就成了笑话。

海上升明月!

耿望升的双童化作银色光芒,身形更是完全消失,化作一道月牙,合身斩向了陈斐。

“困!限!封!镇!”

代玉秋双手化作虚影,无数的印记飘飞而出,其手中的司南不断震颤,发出不堪重负的声响。

四道阵势在半空中融合在一起,一下落在了陈斐的身体周围。

天地元气彷若消失,泥泞、重压,就连身体当中的力量似乎都要被强行封禁。

武者相争,争的就是那一线。有时候高一线,就高的没边。此刻这四阵封禁,又何止是封一线。

“嗤嗤嗤!”

感知到这边的情况,水潭边的妖物,攒射出数百根的藤蔓,整个岛屿的天空都好似被遮掩了一般。

密密麻麻,看不出缝隙,只能听到无数的破空的声。

数百根藤蔓在半空,相互纠缠收缩,须臾间,化成了一柄泼天长枪,朝着陈斐的身躯碾压而来。

到了这一刻,那妖物才将最强的攻击展示了出来。

显然这妖物,将自己真身显露的所有罪责,都倾泻到了陈斐的身上。

“吼!”

龙象咆孝的声音自陈斐的身体中绽放出,陈斐体内的龙象介点不断收缩,接着膨胀,同时血焰自陈斐的身体中窜起,燃血诀!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下一刻,陈斐手中的乾元剑举天反撩。

“轰!”

方圆一里的岛屿剧烈震颤,无数巨大的裂痕自爆裂的地方,向着四面八方延伸开来,一些位置直接沉陷,掉落到海里。一股波动横扫而出,卷起惊涛骇浪。

“卡!”

四阵封禁最先破碎,化作光点消散一空。

“噗!”

代玉秋如遭重击,一口血雾喷出,整个头颅一下向后扬起,七窍流血,整个人软倒在地面上,直接昏厥过去。

“彭!”

藤蔓化作的长枪微微一颤,一股血焰向上燃烧,驱之不灭,挥之不绝,藤蔓瞬间化作了飞灰。远处的妖物,气息一落千丈,瞬间萎靡。

独孤嫚脸色澹如白纸,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几步,挥剑的右臂满是裂痕,仿佛轻轻一碰,就会变成血肉。

耿望升右臂骨折,一股巨力在其体内肆意碾压,五脏六腑就好似要变成肉泥一般,一口淤血在喉咙当中,耿望升将其硬生生的咽下。

耿望升双眼盯着前方,他要看看陈斐如何,这么多人围攻,耿望升不相信陈斐毫发无损。

烟尘散去,露出当中人影,正是陈斐。

血焰依旧燃烧,陈斐身上出现多个血口,有些甚至前后贯穿。三人一妖之力,并非等闲,即便是陈斐,也要负伤。

但,仅仅是负伤!

随着陈斐眼帘抬起,陈斐的气息再次高涨,身上的伤口以惊人的速度恢复着,不过片刻,已经好转大半。

耿望升眼皮直跳,一个转身,消失在原地。这种变态,谁爱打谁打,他反正是打不下去了。

一妖三人,全部重伤,结果就对方没事,这还有什么可打的。再打,命都得留在这里!

独孤嫚嘴巴微微颤动,抓起地上的代玉秋,瞬间逃走。

“你们打完,也该我了啊!”

陈斐看着耿望升和独孤嫚的背影,识海当中,数十道斩神剑,爆发出冲天剑意,横扫而出。

一把精铁长弓出现在陈斐手中,电磁暴动,下一刻,一朵音爆云在陈斐身边炸开,两道黑色的箭失,消失在陈斐的手中。

闷哼声响起,耿望升和独孤嫚的气息骤然滑落,但马上,自损身体的禁招爆发,速度不降反升,以更快的速度逃走。

再不逃,他们怕自己真的走不掉了。

陈斐看着远处的两人,犹豫了一下,没有追击,看了一眼身后已经逃跑了数百米的妖物,转身朝着妖物走去。

随着陈斐脚步移动,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小,直至恢复如初。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