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忍者武斗大会的会场是进行了特殊的扩建,在周边设置了许多道术式结界,一是为了防止这些忍者战争时所发动的大规模战争会波及到观众席的人,其次有了这些术式的存在,可以根据赛制随意更换出不同的场地出来。

比如凭空出现一片森林,在森林内作战一向是火之行省忍者的特长。

再比如造出一片湖泊来,能够给予擅使水遁的忍者很大的助力。

除却这两项还有别的场地,但随同对战名单一样都是随即抽取的,究竟会不会遇上适合自己的场地就全凭自己的运气。

干柿鬼交肩扛着交肌,站在起伏不定的水面之上,而在他前方不远处则是漂浮着一人的身体。

他的对战场地原本是一片沙地,但生生被他一记超规模水遁改变了地形。

在无水地带施展水遁的威力向来是评判一个水遁忍者实力的标准,干柿鬼交的表现直接震惊到了现场的大部分人。

胜负已分,大会的工作人员立即入场检查另外一名参赛人员的伤势情况,从日曜之塔射来的白光将头目转移走。

上方的巨型屏幕也出现了这一场对决的获胜名字以及鬼交的面孔。

周边的观众席瞬间爆发出一阵强烈的喝彩声,为刚才精彩的战斗兴奋不已,这里不少人都常来观看木叶以往举办的中忍考试对决,但此下一对比,中忍考试的那群小孩子打架完全就是小孩子过家家一般。

到现在对决已经进行了数场,每一场的战斗都惊心动魄,虽然也不是每次都有大规模的忍术出现,但能走到终试的人实力都在上忍之上,对于战斗的理解、环境的利用、时局的判断,都远超寻常忍者,让人感到无比的紧张刺激。

就连最常见的手里剑和苦无都能在他们手中发挥出意想不到的效果。

会场上方的贵宾房间内,来自静灵廷的死神们还在沉浸在刚才干柿鬼交那场战斗的余韵之中。

“看来这些忍者的实力,真的不可小觑啊。”京乐突然感慨道。

对决已经进行了数场,他们也观看了不同类型的战斗,这些参赛队忍者们,几乎都有着副队长的实力,下方的那个干柿鬼交,实力也绝对不止于此,他全程所表现出的游刃有余的姿态他们这些队长都看在眼里。

才不过二十岁……

“他们所施展的忍术同样种类繁多,和我们死神的鬼道相比一点也不逊色。”

这些队长们都是第一次真正见识忍者的力量,对于场下的战斗观摩的格外认真。

就连副官们一个个也都不再贪恋于美食。

砰!

更木剑八的手勐地重重锤了一下桌子,直接锤烂一截桌角。

京乐春水看在眼里,心下无奈,来之前他就想过或许不该带更木剑八过来,好在山老头对他可以嘱咐了一番,到现在才能这般克制。

“我们死神们什么时候也举办一场这样的比赛呢?”更木剑八按捺着心中渴望战斗的欲望,出声说道。

蓝染温和地笑道:“即便举办出来,那么作为队长和副队长也不应该去参加吧,这应该是给下面死神所提供的平台才对。”

他说的不错,尸魂界的体制和现世可以不一样,如果静灵廷也搞一个这样的比赛出来,队长肯定不能参加。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他说完又推了推自己的眼镜,笑呵呵道:“不过我倒是觉得,若是现世的忍者和我们死神之间能进行进行一番友好的切磋的话,或许会很有趣也说不定。”

蓝染说话,让在场的众人惊讶不已。

市丸银笑眯眯道:“蓝染队长的想法总是很特别啊。”

蓝染轻笑:“我也只是这么一说而已。”

在众人议论之际,下方突然传出了干柿鬼交对接下来的比赛直接认输的消息。

“认输?”

“这人明明很强啊,为什么要认输?”

卯之花烈说:“武斗会的赛制并没有说非要决出一个第一名出来,就这人刚才的表现而言,想来已经入皇帝的眼了。”

京乐也道:“他很聪明。”

而在得知鬼交弃权之后,真瞥了眼自己一旁显示屏上所显示的接下来的对决名单。

如果下一场胜者是照美冥的话,那么照美冥和干柿鬼交就会相遇了。

两人都来自水之行省,曾经又都是雾隐忍者,估计交情匪浅,鬼交这番行径的意图很明显,没必要和朋友去争什么,真对此只是大度地笑了笑。

会场上方的巨型屏幕出现了下一场的对决名单。

来自水之行省的照美冥VS来自土之行省的狩。

两人都是血继限界忍者,照美冥拥有沸遁和溶遁两种血继,而狩则也一直小有威名,曾是岩隐村的爆遁忍者。

见到出场的是一名美丽的女性忍者,场上的观众更加兴奋了,女性忍者本就比男性忍者要少,强大而美丽的女性忍者就更少了。

“啊呀,是位美丽的女士呢。”京乐春水看着屏幕上的照美冥不由用手摩挲着下巴自语着。

刚刚入场的照美冥听着周围响起的欢呼声神色如常,目光则是向着皇帝的位置望了眼,她的位置并不能看到里面的情景,但此刻皇帝一定是在看她吧。

身为裁判的宇智波止水示意两人上前,爆遁忍者狩不苟言笑,平澹地和照美冥互行一礼,随后又向后方退去。

场地是一处平原,毕竟在众多选择中随机出湖泊的概率太低了,不过照美冥对此也并不在意。

随着裁判的一声令下,两人的身形同时动了起来,上忍的高速移动在常人眼中很难追踪到,但好在上面的巨型屏幕能够牢牢地锁定着他们的身影。

自从帝国建立、忍者改制之后,新的身份都快让照美冥忘了自己还是个忍者,而且不仅是忍者,还是个天才忍者。

简单的试探过后,照美冥没有选择和对方近身作战,而是直接两手结印,不过寥寥几个印,刹那间出现一片滔天的巨浪,封锁了狩周围。

水流的规模远不止此,近十米高的巨浪倾泻下来,立即改变了这里的地貌,将会场变成了一片水域地带。

又是一个水遁高手!

这是观赛人员中所有忍者心中的想法,在无水地带施展这种等级的超规模水遁,能做到的人实在少之又少。

武斗会汇聚了帝国各大行省的强者,他们都是原本各自村子中的翘楚,能在这群人中脱颖而出,可不单单是上忍这么简单。

尽管有结界阻挡,观众席上的众人仍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湿凉水汽。

轰!

而在这下方的水域之中,骤地出现一道赤红的火焰爆炸,可惜在周围满是水域的区域之中威力被限制了许多。

忍术的克制让照美冥心里对这场比赛在开始之前就已经有了定论。

走到这一步的所有参赛人员中,也只有鬼交能与自己匹敌,但这家伙已经主动认输了,是觉得到时候输给自己太丢脸会被自己嘲笑吗?

风之行省的那个马基实力也不错,但也仅是不错而已。

雷之行省的达鲁尹,虽然擅使雷遁以及拥有岚遁的血继限界,但太过年轻了,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走到这一步已经不容易了。

至于这个爆遁忍者狩。

照美冥神色平静地站在水面之上,神色如常地结印施术,两条水龙从下方水域中冲出,朝着狩所在的位置夹击而去。

这里是她所创造的环境,水龙在她的控制之下如臂使指,狩处在一个被动闪躲的处境之中。

狩一记携有爆遁的重拳直接将袭来的水龙震碎,但水花四溅之下,他脚下的水面勐地向上窜出一条属龙来,流动的水死死紧缚着他,向着天空冲去。

轰!

一声闷响,狩上身的衣物瞬间炸裂开来,也助他挣脱了水龙的钳制,他趁着下落之际子啊空中结印。

“土遁·土流城壁!”

轰隆隆!

水面剧烈翻涌起来,一道巨型土壁直接从下方冲天而起,十数米的高度瞬间接住了天空中的狩。

正面巨型土壁如同一个稍矮的山崖一般,改变了下方的水域地貌。

然而施术完成的狩却显得有些吃力,这种超规模忍术向来极耗查克拉,更何况他刚才还是在半空中所施展的忍术。

照美冥仰首遥望着上方的那个身影,两手结印,张口吐出一大滩酸液,酸液触及土壁的瞬间便冒起了阵阵白烟,而随着照美冥的接连施术,整面土壁很快被强酸在下方腐蚀崩坏。

轰隆隆!

人造的山崖开始崩塌,照美冥不再给对方机会,结出了最后一个印势,一条比刚才更加粗壮的巨型水龙从水面冲天而起,撞破前方的岩壁碎石,直接将狩整个人吞没其中,巨型水龙急速飞驰,直接撞在了会场边际的结界之上。

水面依旧起伏不定,狩整个人则是直接昏死了过去。

上方的屏幕出现了照美冥获胜的讯息,短暂地静寂过后,观众席上爆发出一阵激情热烈的欢呼。

大会的工作人员入场,在日曜之塔的转移之光下带走了狩,照美冥再次仰首看向皇帝所在的位置,而后长出了口气,安然离场。

来到了休息室,她在门口见到了鬼交。

照美冥直接开口质问道:“你这家伙,是怕输给我才故意认输的吗?”

鬼交耸肩道:“只是觉得没必要打了,不出意外我应该已经能进木叶了,你现在就算认输,皇帝也会准许你加入木叶的。”

照美冥则道:“如果人人都同你这样无视和玩弄规则,那这场武斗会的意义何在呢,仅是为了选拔一些实力高强的忍者的话,完全不需要这么多的观众在场。”

鬼交闻言继续歪了歪头。

照美冥继续道:“皇帝陛下会注意到你在大会上的表现,也包括你故意认输这种事,你觉得你的那点心思能瞒过他吗?我们还是去找工作人员商量一下接下来的比赛,这不仅是一场选拔忍者的平台,也是展示给世人的一场表演赛。”

鬼交摇头道:“算了,已经无所谓了,我原本就没那么大的野心。”

他神色平静,对于照美冥所说的一切反应也十分平澹。

照美冥心下有些生气,瞪了自己这个朋友一眼:“随便你吧。”

接下来的比赛是风之行省马基VS雷之行省达鲁尹。

不出意外,马基很快便取胜了,这个达鲁尹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少年,而且风遁天克雷遁。

照美冥在休息室里待了有段时间,迎来了本届武斗会的最终战。

马基是砂隐村出身,擅使风遁,其余各项实力也很全面,都处在上忍水准之上,这样的人在以往便是村子里的核心人才。

他能走到这一步完全凭借自己的实力,但他也很幸运,在之前没有碰到鬼交,在最终战才碰上了照美冥。

在最终战之前,参赛人员就对彼此的资料做过详细的研究。

场地选在了一处沙地,没有任何的障碍物,对于马基而言是不错的选择。

照美冥没再像上一把那样使用大规模水遁,而是直接使出了沸遁,不停地向外吐出酸雾、增加酸雾的浓度。

酸雾在触及边界时被术式结界挡下并反弹回来,无法波及到周围的观众。

察觉到酸雾的危险,马基打算利用风遁吹散它们,但雾气被端在地吹散之后又很快聚拢,伴随着照美冥不停地增加酸雾的浓度,很快整个会场便被这危险的雾气笼罩。

马基自知不敌,不得不举手投降。

这一场战斗虽不如前面那般华丽精彩,但也迎来了许多的掌声。

至此第一届帝国忍者武斗会所有比赛全部结束,最终魁首是来自水之行省的照美冥。

一众参赛人员来到颁奖处,等待着帝国的皇帝亲自来为他们授奖,会场上方的屏幕也在直播着这一画面。

除却终试的几人之外,也有一些在先前比试表现不错的忍者,被认定为有足够的能力亦或是能力,可以加入木叶。

众人单膝跪在地上,低眉垂首看着地面,听见一阵渐进的脚步声也没人敢抬头去看。

对于这些人的奖励,首先便是代表着身份的木叶护额和木叶作战服,忍者改制之后只有木叶忍者能够佩戴这种护额,其余忍者所佩戴的护额上禁止出现什么特殊的图桉,只能是空白的。

其次对于进入终试的人,每人在新城区都能获得一套公寓房,这是实打实的好处了。

没进入终试的人就没有这项奖励了,木叶新城区的房屋现在可是天价,也不能随便送人。

照美冥伸手接过制服和护额时也没敢抬头,单膝跪在那儿垂首致谢。

但眼前人却停在了她的近前没再离开。

“照美冥。”

耳边突然响起个声音来,这声音带着上位者的威严,音色又有几分清冷。

照美冥心跳有些快,愣神了一秒钟才连忙出声:“在!”

她在见到帝国的皇帝时心里就多了几分绮念,但那只是纯粹对身份地位至尊的皇帝陛下的仰慕,那种念头也只能在心里偷偷想想,她可不敢付诸什么行动。

“有兴趣加入冕吗?”

“……”

旁边单膝跪地众人闻声都忍不住抬眼望了过来,除却鬼交之外,一个个满脸的不可置信。

照美冥在短暂的失神之后,也忍不住仰起头来,看着面前这个站在世界顶点的男人。

她一瞬间感觉自己仿佛要窒息了一般,心里一遍又一遍地质询自己刚才究竟有没有听错。

她喉咙滚动着:“您是说……”

真俯视着她,再次开口:“我问你,有兴趣来做我的亲卫?”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