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清早,要上学的初高中生们才刚起床还没开始吃早饭,游乐园的员工食堂里就开始供应早饭了。

9:00才上班的游乐园之所以供应早饭的时间这么早,完全是因为以白师傅为首的白桉厨师们习惯了早起干活。

游乐园里所有的白桉厨师基本上都是白师傅的徒弟,他们之前工作的酒楼早上会售卖点心,一群人习惯了早起干活。加上员工食堂早餐开饭的时间早一点也不会影响到什么,晚起的人大不了就是吃不上热乎的,抢不到白师傅随机掉落的小点心,大家都接受良好。

昨天晚上开完会后就直接在1号木屋住下,听着试衣镜讲的相声入睡的江祺晃悠到员工食堂,探寻今天有没有白师傅随机掉落的点心的时候,韩贵山一行人和闫怀佑一行人已经吃上黄富贵的青菜面了。

两组人加起来一共九个大人一个小孩,还都坐在一起,乌泱泱的占了一排桌子,江祺想不看到都难。

众人吃面的状态各不相同。

韩贵山吃面是标准的粗犷派,无论好吃还是难吃,一定要大口吃,而且中间不能停,一口气吃完,最后再喝汤,这样才算圆满。

这点韩攸信小胖子完美继承了亲爹的风范,人虽小但张得嘴够大,无论最后一口能塞进去多少,首先要把嘴张大,气势上不能输。

王静则是优雅派,吃饭比较慢条斯理,速度不快但嘴一刻都没闲着,基本和韩攸信保持同一步调。

许成边上坐着韩贵山,对面坐着韩攸信,在这粗犷派的父子俩的夹击下,显得许成的吃相斯文极了。

不光吃面的时候不紧不慢,还能明显看出来他不光吃,还在用心去品,每一快子面都夹出了对食物的尊重。

第1次吃青菜面能吃成这副样子,江祺不由得在心里赞叹,不愧是知名的美食评论家,见多识广,境界就是不一样。

韩贵山的助理不在,江祺虽然见韩贵山的助理次数不多,但他总觉得这位助理有点神出鬼没的。往往只要韩贵山需要他的时候出现,其它时候基本都在神隐,也不知道他姓不姓曹。

闫父、闫母、陈父、陈母也都是第一次吃青菜面,这四位虽然都是有钱人但也是正常人,而大多数人第1次吃青菜面的反应一样。

狼吞虎咽,再来亿碗。

至于闫怀佑和陈楚楚,他俩现在面对青菜面的态度和江祺差不多。闫怀佑虽然有段时间没吃到青菜面了,但他之前吃得多。

C.C就在星河剧本店对面,冯灵还是冯桂花的时候闫怀佑直接把剧本店食堂当自家食堂,后来来带陈楚楚天天混食堂,没少吃青菜面。

青菜面是这样的,虽然每一个吃过青菜面的人都会发自内心的觉得这是他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面,但它终究只是一碗青菜面,变不成山珍海味,鲍鱼鱼翅,佛跳墙,鸡豆花等美食的味道。

山珍海味天天吃,顿顿吃,每天吃一样的菜吃多了都会腻,更不要说青菜面这种主食。

吃长了时间,食客依旧会觉得青菜面美味,但不会有最初的惊艳。

“老板,要来碗面吗?”黄富贵不知什么时候晃到了江祺边上,手上还拿着一个绿色的奇怪的饼子。

绿油油的,让人看了就觉得这个饼里可能下了毒。

“你手上拿的是什么?”江祺指着绿饼。

黄富贵咬了一口:“夸夸做的……叫什么来着,森林心情荞麦饼。”

江祺:?

“是用从莉莉安的魔法口袋里翻出来的过期魔药做的饼,那瓶魔药叫森林心情,据说喝了之后可以让人感受到森林的呼唤,有助于木系魔法的修炼。因为在熬制的过程中添加了很多草木精华所以味道也特别好,莉莉安翻出来的时候都已经不知道过去多久了,反正我们也吃不死,干脆就让夸夸用魔药和面做成饼给我们尝尝。”

“杏花还在娃娃屋里吃着呢,她说今天不来食堂吃早饭了。”

“味道怎么样?”江祺有些好奇。

黄富贵想了想:“有点怪怪的,有草木的清香但是又有点发酸,可能是因为魔药是过期的吧。”

江祺当场绝了尝一口的想法。

“老板你要吃青菜面吗?要吃的话我给您做一碗呐!”黄富贵再次推销自己的青菜面。

“不了,昨天晚上吃得有点多到现在都不太饿,面食太占肚子了,我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占肚子的小点心。”江祺表示他已经不是两年前的自己了。

江祺去餐台寻觅吃食了,最终拿了一根油条一碗豆浆回来坐到黄富贵对面。

江祺端着早餐回来的时候,韩贵山正好吃到第2碗面。

“对了,闫怀佑他们怎么知道今天早上你要做青菜面,你昨天提前通知他们了吗?”江祺开始豆浆泡油条,问道。

他记得黄富贵和闫怀佑的交情就是平平,应该还没到会特意通知他今天早上来食堂吃青菜面的地步。黄富贵来到现代社会这么久,唯一一个一见如故的人就是韩贵山,其他人基本上都是基础社交。

“是闫先生自己找过来的。”黄富贵解释道,“今天早上闫先生早起出来晨练,正好遇上了来食堂吃早餐的员工。可能是有些误会,他以为员工食堂是对外开放的就过来吃饭了,我看他是闫老板的父亲就顺便给他做了一碗面,他尝了之后就打电话叫其他人一起来了。”

江祺点头:“记得收钱。”

“老板放心,已经记到他们的房费上了。”

正聊着,不远处的许成已经喝完面碗里的最后一口汤放下了快子。

韩贵山头也不抬地道:“厨房里还有。”

许成摇头:“已经差不多了,食物再可口也不宜多吃。”

韩贵山震惊抬头,看向老友,一脸你在说什么屁话,你到底懂不懂吃饭?

“老黄是游乐园的HR主管,不是厨师,他不是每天都有时间给我们做青菜面的。老黄做面一般都凭兴趣,想做才做,如果不是我们两个有交情今天早上都不一定能吃上。”韩贵山觉得许成得变幻思路,青菜面不是他平时在酒楼里吃的那些好菜,只要到了饭点过去花钱就能吃上。

“我知道。”许成道,“我现在年纪大了饭量大不如前,再说,我的饭量一直没有你大,一碗面足够了。”

“塞塞两碗总能塞得下吧?”韩贵山表示不信,指了指韩攸信,“我儿子都能吃得下大半碗。”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韩攸信自豪地抬起了头。

许成:……

“孙思邈说过:夜饭饱,损一日之寿。”

“可现在是早饭呐。”

“……我的意思是一顿饭不能吃得太多太饱,这样不光伤身,还容易消耗对食物的热情。”

“有句俗话叫吃伤了,没听过吗?”

韩贵山开始喝汤,先咕都咕都喝两口,才空出嘴说话:“说这些文绉绉的东西我是比不过你,但我觉得你这两年吃饭有点矫情。好吃,第1次吃,多吃一点怎么了?想吃就吃,吃的高兴最重要。”

“行了,人家老许说的也没错。你还以为你是20多岁的小伙子,一顿吃二十几个包子都不带进医院的,去年体检的时候也查出了点毛病,吃完这碗就不许吃了。”王静板着脸道,从儿子手里接过了儿子吃不下的小半碗青菜面接着吃。

韩贵山:(;´༎ຶД༎ຶ`)

黄富贵爽朗地笑道:“没事,韩兄弟你要是喜欢,这段时间我天天给你做青菜面都没关系,管够。”

韩贵山一脸感动地看向黄富贵,脸上写满了你真不愧是我一见如故的好兄弟。

几分钟后,因为韩贵山一行人结束了战斗,蹭面的闫怀佑一行人虽然没吃够但也不好意思再加,愉快的早餐时间就这么结束了。

闫怀佑走的时候,还特意找江祺提醒:“江祺,我之前定的卤味。”

“会你提前留的,放心,等你们过两天退房的时候肯定连同行李给你们一起送到游乐园门口。”江祺道。

闫怀佑顿时喜上眉梢:“下次来我的酒吧、咖啡厅还有C.C给你免费啊。”

江祺:?

你觉得我们游乐园里有这么多餐厅,有酒馆,我自己还有一家剧本杀店,我姐前段时间又在职高附近开了一家麻将馆方便打麻将,你的这些业务我需要吗?

话说回来,江祺觉得闫怀佑做的生意和自己的有些过于撞车了。陈楚楚家的就很好,新闻媒体的行当,和游乐园互补。

江祺期待闫怀佑和陈楚楚早日结婚,从未婚夫妻的关系变成合法的已婚夫妻的关系,两家人变成一家人。这样以他和闫怀佑的交情,以后买广告没准还能打点折。

陈楚楚家的营销号好是好,就是收费有点太贵了。

闫怀佑走后,许成单独找上了黄富贵表示自己想给他做一篇有关于青菜面的专访,并且承诺一定会给到一个很好的版面。

黄富贵虽然对杂志专访很感兴趣,但为了卡三星,还是断然拒绝。

拒绝的理由很简单,他不是厨师。

厨艺只是他的兴趣,他并没有改行的打算。《知味》在美食圈的知名度太高,登上《知味》就意味着出名,出名就意味着麻烦,他既不想当厨师又害怕麻烦,所以对专访没有兴趣。

面对黄富贵的这个回答,许成虽然有些可惜但还是选择了尊重。

他创办《知味》十年,走遍了无数国家见过无数厨师,什么脾气性格的厨师他都见识过。拒绝上《知味》的黄富贵是第1个,不过他不是厨师,所以也不算太过稀奇。

被黄富贵拒绝后,许成回到雪村木屋,他还有些公事要处理需要和助理视频对接。王静也带着韩攸信回去写试卷——韩攸信的期末考试卷在昨晚发过来了。

只留韩贵山在外面闲逛。

现在游乐园还没有开园,乐园里也非常清静,加上时间还早气温不高,确实是个适合散步的好时候。

陪金主爸爸散步这么好的套近乎的机会江祺当然不能错过,立刻找借口一起。

韩贵山是个健谈的人。

这也正常,他早些年是做货郎起家的,不健谈嘴皮子不好根本卖不出去货。

“我记得江老板你妹妹在晨风高中读书,成绩怎么样?”韩贵山主动问道。

如果没有话题聊,聊一聊晚辈的学习总没错。

“不太行。”江祺实话实说,“我这个表妹从小身体就不好,先天不足,家庭情况又比较复杂,一直没怎么上学。初三毕业后休学了一年,遇上了一个好医生身体大有好转才上的高中,目前的成绩上本科都悬。”

“不过我我们也不强求她的学习成绩就是了,只希望她健康快乐就好。”

“这样啊……”韩贵山一脸感叹,“确实,人这一辈子只要健康快乐能活着就好。”

“我今天看许先生吃面才发现美食评论家和我们普通人就是不一样,吃东西都比我们讲究一些。”江祺把话题又绕道许成身上。

韩贵山笑笑:“他啊。”

“他就这两年才变成这个样子,当年我认识他的时候他才不是这样呢。”

江祺露出了吃瓜的表情:“哦?”

“你知道我最开始是怎么认识他的吗?”

“在生意场上认识的?”

“怎么可能,我这点生意和他相比那就是小打小闹,当年连和他打个招呼的资格都没有。”

“我是和他在苍蝇馆子里认识的。”

江祺有些吃惊地看着韩贵山。

韩贵山露出怀念的表情:“那都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那家苍蝇馆子别的菜不好吃,酱油炒饭一绝,虽说有点油,有的时候老板发挥失常还容易炒咸,但就是好吃。量大又便宜,八、九年前才5块钱一盘!”

“那天店里位置不够,我们两个拼桌,我看他表挺贵看着还挺有钱就和他聊了两句。得知他是从外地来的就向他推荐了几家我觉得味道还不错的小店,没想到他后来还真去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江祺问道。

“因为我后来和我老婆还在另一个小摊上吃臭豆腐的时候遇到他了。”韩贵山表示这就是缘分。

“你别看他现在说什么夜饭饱,损一日之寿。他当年晚上也没少吃,凌晨一两点还跟我和我老婆去烧烤摊上吃烧烤,他那时候吃饭可有热情了,什么都吃,什么都敢吃。”

“我记得有一年我们出国玩,当地有一个特色菜是腌了的生猪肉包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我和我老婆还有他老婆都不敢尝,就他敢吃。虽然评价不高,但他也承认的是当地特色。哪像现在,吃个饭挑三拣四,一点热情都没有。”

“《知味》原本是月刊,现在都被他办成年刊了,我有时候想在《知味》上找点新鲜的店吃饭都找不到。”

说起这个,韩贵山略带忧愁地叹了一口气:“其实我最开始琢磨着办厨艺大赛,也是抱着万一能被我慧眼识英挖出些好苗子,让他开开眼的心态。”

“啊?”江祺没想到韩贵山举办的失败的厨艺大赛居然还有为朋友办的心思在里面。

“这两年他老是念叨没有新菜,写不出文章。我就想着在民间挖点厉害的高手出来,让他见识见识新菜,这样以后我也有地方吃饭。”

原本还有些为韩贵山和许成的友情所感动地江祺:?

韩贵山一脸惆怅:“江老板你是不知道啊,我们A市没有我特别喜欢的餐馆。要是富贵愿意去A市开面馆就好了,我肯定天天去吃。”

江祺:……

金主爸爸,我劝你死了这条心,黄叔是我的卡牌人物,不可能开一下面馆。

还是去A市开面馆,想都不要想!

“韩校董,您对我们游乐园有没有什么意见?”江祺开始强行转移话题。

“啊?”江祺的转折太生硬,把韩贵山都转懵了。

“我最近新买了一个风铃特色的摩天轮,准备过两天就安装。您站在一个游客的角度,觉得一个游乐园有两个摩天轮怎么样?”

韩贵山问道:“一个游乐园为什么有两个摩天轮?”

江祺道:“因为…上一位老板的儿子最喜欢游乐园里现在的这个摩天轮。”

韩贵山:?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们在实行游乐园交接的时候,他特意叮嘱我要好好养护现在这个摩天轮。拆了也没必要,新的又已经买了,所以干脆安两个。”

这一个,韩贵山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这位游乐园的小江老板,是真的有钱啊。

摩天轮都要买俩。

那玩意有什么好玩的,不就坐上去转一圈吗?

“挺好的。”韩贵山客套地道,看了看蓝天,“很有特色。”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