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现实宇宙中如临大敌的各国舰队,虚境内尖眼教团的要塞也正承受着自建成以来从未有过的强大压力,以至于原计划驻扎在野外寻求觉醒机遇的众多人联潜体都被要塞负责人卢塞利多大师紧急召回到要塞内部,以免他们被那股几乎要穿透护盾的恐怖灵压碾碎心神。

此外卢塞利多大师还命令他的副手阿雷特与要塞内近半的教团修士前往护盾发生器区域,将他们的力量源源不断地注入到灵能增幅器中,确保护盾不会在关键时刻罢工。

但所有人都知道这绝非长久之计,现在最要紧的事情是搞清楚护盾外的敌人究竟是何方神圣,能否在保全要塞的同时避免与之发生冲突。

关于以上两个问题,卢塞利多大师做出了和圣卫祭祀如出一辙的判断。

护盾外的存在有可能是一头正在狩猎的远古虚境生物,亦有可能是一尊目的不明的虚境神明。只不过无论是两种可能中的哪一种,对目前仅有一名贤者坐镇的要塞来说都不算什么好消息,尤其卢塞利多大师还是不擅长战斗的预言系灵能者。

更要命的是,由于那个未知存在的灵压太过强大,导致方圆百里的灵能流向出现了紊乱,大量汇聚在裂缝周围的灵能使得要塞上空那道本该能轻松开合的虚境裂隙变得牢固无比,必须重新定位注能后才可开启。

将朱莉安娜安顿到要塞最深处的安全屋中避难后,杨天易迅速赶往高塔顶层,与尹丽莎白一同旁听尖眼教团修士讨论破局之策的紧急会议。

通过女上尉脸上凝重的表情,他便知道卢塞利多大师前不久的预言竟一语成谶,自己的虚境之旅真的会遭遇不顺。

在沉寂多时的心灵频道中,负责统管要塞事务的卢塞利多大师率先看向一名头戴冠冕的灵能者问道:“重新定位裂隙需要多少时间?如果人手不够的话,我可以再调派一些给你。”

谁知冠冕修士微微摇头,表示他们已经定位到了虚境裂隙的位置,但经过智能系统计算,除非要塞中突然多出一名贤者级灵能者,否则就算是卢塞利多亲自上阵,他们也无法从虚境内部打开一条通往现实宇宙的道路。

“嗯,让我想想。”

眼球贤者闻言不由陷入沉思,因为他知道即便是教团距离欧罗拉二号最近的贤者快马加鞭前来支援,也需要不少时间,而他们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眼看一众灵能者面面相觑,一时间都拿不出什么对策,卢塞利多叹了口气道:“如果最后时刻还是没能打开裂隙,或时间不足以让所有人撤离的话,我会尽力将危险带离此处。”

此言一出,本来还算热闹的心灵频道内一片死寂。

没有人会在生死存亡的关头质疑预言系贤者的决定——何况在这种高位格的力量对抗下,除了卢塞利多,其余灵能者连当炮灰的资格都没有。

会议结束后,尹丽莎白目送着尖眼教团的修士在沉默中挨个离开房间,前往他们所属的岗位,心中不免有些发憷。

虽然她和人联潜体们是以灵体形式进入虚境,可以无视绝大多数死境,但眼下连虚境裂隙都被灵压挤得无法打开,这意味着万一届时他们的灵体粉碎,他们在现实宇宙中的肉体将会永远陷入沉睡,成为一具具失去灵魂,徒有生命体征的血肉陈设。

“唉,早知如此,还不如直接本体进入虚境,起码能在死前感受一下远古虚境生物的恐怖之处。”

面对眼下糟到不能更糟的险恶情况,也许是因为看不到破局的希望,尹丽莎白冲杨天易耸了耸肩,罕见地开起了玩笑。

“伍德维尔小姐不必如此悲观,事情还远未发展到这一步。”

杨天易一反常态地没有接下这个玩笑,而是目光闪烁,显然在考虑着什么。

与要塞中人人自危的灵能者不同,他早在进入虚境后不久便尝试过系统的位面通道能否正常打开,答桉是可以。

并且在危机袭来后,他又试了一次,闪烁着幽蓝色光芒的位面通道再一次畅通无阻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意味着自己目前的处境与尹丽莎白截然不同,因为他和朱莉安娜并不需要为生存发愁。

虽然他知道事件的幸存者最后一定会招致许多不必要的注意和质疑,但在生存面前,这些都不过是可以置之脑后的次要因素。

至于他的目光为何闪烁,则是在思考是否要在关键时刻为尹丽莎白等人的灵体开启一条位面通道。

当然,这条通道的目的地肯定不会是群星世界。

自己在平行宇宙中穿梭的能力是群星集团赖以生存的根本,杨天易很清楚这一点,但他同样明白像尹丽莎白这样的人物,哪怕只是一个随时会消散的灵体,也决不能小视。

何况他一旦开了这个口子,要救的必然不会只有尹丽莎白一人,而是整支人联的潜体队伍。

这种举动背后隐藏的风险太大,杨天易必须要好好权衡利弊才能下定决心。

......

在要塞护盾的外侧,一只,或者说一位由纯粹灵能构成的高大人形生物正漫无目的地行走在平坦的荒原上,她的步伐缓慢而又沉重,每一步都会在荒原上踏出一圈圈紫红色的能量涟漪,四处飞扬的尘土与岩石显得那被能量冲刷了无数年的坚硬地面像水一般柔软。

最开始也正是这一圈圈“涟漪”在扩散出去后撞到了尖眼教团要塞用于隐藏气息的灵能护盾上,引起了值班修士的注意,及时用灵能增幅器加固了护盾,这才一直让护盾外的存在处于困惑不解的状态。

她明明感觉到自己的渴求之物就在附近,可周围除了一片看不到头的虚境荒原外却一无所有。

漫步许久之后,耐心耗尽的人形生物勐地抬腿,发出一声响彻云霄的怒吼后重重一脚踏在地上,庞大的力量作用到地面上的景象宛如一石激起千层浪。

随着数以千吨计的尘土与石块冲天而起,强度比先前增强了数十倍不止的能量涟漪瞬间让教团要塞的灵能护盾摇摇欲坠起来,部分薄弱处甚至出现了一些细小的裂缝。

察觉到自己与目标之间隔着一层隐形的壁障后,人形生物兴奋地向护盾内冲去。即使要塞中的灵能者已经有意加强这个方向的灵能力量输出,构建起一道又一道对常人来说不可逾越的壁垒,却依然抵挡不住那生物的三拳两脚便通通破碎。

此时的要塞中,负责带领修士向护盾发生器输送灵能的阿雷特已然满头大汗,对力量的过度透支使得他几乎无法从座椅上站起。

但当他感知到人形生物正飞速向要塞奔来后,这名来自天命帝国的灵能者还是硬着头皮将体内所剩无几的灵能一点点挤入到增幅器中,勉力将笼罩范围一缩再缩的护盾强度维持在可以接受的程度。

然而并不是每一名教团修士都有阿雷特那样深厚的积累,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此时早已气喘吁吁甚至瘫软在地,只能眼睁睁看着护盾一点点变弱变薄,在惶恐中等待死亡的降临。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大厅中响起脚步,驻守在要塞外围打算与人形生物殊死一搏的修士纷纷扭头看去,发现是贤者卢塞利多与两名人类潜体。

“莫非是贤者大人要牺牲自己,挽救大家的性命于水火了?”

正当大厅内的灵能者们不知所措时,卢塞利多大师触手微动,用念力将要塞厚重的合金大门推了开来,带着杨天易和尹丽莎白走了出去。

不知为何,他们三人对即将到来的灾难似乎并不放在心上。

“也许是贤者大人找到了应对之策,可那两个人类连灵能者都不是,他们跟着卢塞利多大师有什么用?”

“不知道啊,该不会是大师要向邪神献祭吧?”

“这是何等的亵渎!不可妄言贤者的判断,我只知道大师不会害我们!”

察觉到一线生机的灵能者们纷纷在心灵频道中交流起来,可一番激烈的辩论后,仍无人知晓卢塞利多三人的真实想法与目的。

“罢了!早晚都是死,如果卢塞利多大师的计划都失败了,那这座要塞也保不住我们的命!不如跟上去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大家跟我走!”

就在众人犹豫不决之时,一名身穿火红华服的御能术士挺身而出,快步向已经走出要塞的三人追去。而在他的身后,还跟着数百名不甘就此放弃的教团修士。

也许平日里他们会因为修行派系,研究方向与理念的不同争吵或大打出手,但在这生死存亡的关头,几乎所有人都放下了过去的个人恩怨,选择相信贤者的判断。

用领头者的话来说就是,“还有什么事情能比死亡更加糟糕吗?”

“在全知尖眼的注视下,兄弟姐妹们,向我们一直以来不敢深入探求的未知发起冲锋吧!”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