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无论如何,主是主,仆人是仆人。既然主人已经下了命令,他们必须听从。

在田野里,一半的人一个接一个地离开了,而另一半则秘密地留在田野里继续工作。

这并不是因为他们便宜而且喜欢工作。事实上,他们都依赖这些地方吃饭。如果他们没有收获,他们真的会饿死。

根据目前的情况,种植玉米是最好的。他看着宝藏界面上玉米种子的价格,立刻想诅咒他的母亲。

一公斤玉米种子需要钱。他们原来的土地加上今天皇帝的赏赐,加起来有三千多亩!

他仍然懂农业。

按照六到八公斤玉米种子够种一亩地的计算,一千亩地要买八千公斤种子。

三千亩地是二万四千斤,需要二万四千文。

算了吧,尽可能多地种植吧!

李泰决定今年种玉米。因为除了玉米,你还得翻地种其他东西。如果你没有足够的钱,你可以慢慢挣。你可以尽可能多地成长。

提到玉米,李泰就想到了历史上著名的毛熊国大首领赫X小夫,因为大面积的在管理展开了玉米种植运动,被称为域名校服。

结果毛熊国那个地方因为气候实在过于寒冷,玉米也无法成熟,弄的大面积饥荒,反而不得不花费了大量的力气去进口粮食。

这件事情给李泰提了个醒无论种什么东西都不,,无论种什么东西都不能脑袋一热全面实行,得先找个地方实验一下行不行?如果可以的话,再大面积推广。

在他的院子里有两间空房子,是他为仓库保留的。

他一次带了5斤玉米种子,暂时堆放在两栋房子里。等到明天早上,分发给村民种植。

李泰躲在村子里,在长安城里边多少定金,闹得风风雨雨了。

还有他那个老婆在看到自己儿子被打成重伤之后,差点没有昏过去,至于高阳公主,再把自己的老公送回房间之后,就马上不见人影了。

看着消失的高阳公主,房玄龄叹了一口气,其实取这个交通的公主,当然并不是他的主意。

而是这个虽然貌美天仙,但是毒如蛇蝎一样的公主完全嫁不出去,再加上李二拼命地想凑成两家联姻,所以才闹出了这么一回事。

只能说自己当时也亏了心了,觉得那娶了公主,将来就算做不了官,至少凭着这层联姻关系,将来老房家的人,三代也没有问题。

但是现在看来,儿子受苦受的太大了,娶了这个女人,家族没有一点希望。自己每次想管一管自己,那个老婆还拼命的阻拦。

甚至有时候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老婆是不是脑筋搭错了,看到高阳公主不仅不害怕,反而还觉得非常的有共同语言。

难道说欺负自己的男人还有意思吗?

房夫人其实是这么想的,他觉得自己的儿子如此的懦弱,将来就应该有一个强一点的女人在旁边管着。

只不过房夫人完全不知道高阳公主在外面勾三搭四的做法,如果知道的话,非要气死不可。

房夫人一看到他这样,就脸色发黑。愤怒地问道:

“说吧!谁干的?就算是天王老子,你老娘我也要替你讨回一个公道,凭什么打这么打我的儿子?”

房遗爱咬紧牙关说:

“知道那个小鬼自称叫做李泰,还骑了一个花里胡哨的东西,那个该死的小畜生,真是恶毒。父亲,现在带我去皇宫找皇帝,让皇帝抓住他,剥去他的皮,抽筋……”

房夫人还没听完,房玄龄整个人就不知所措了。

李泰?

那不是今天立功的那个六岁的孩子吗?

虽然这个小东西看起来很神奇,但它的战斗力绝对是个渣渣。

自己的儿子就算再没用,也不至于被这个小鬼给收拾了。

而且那个家伙还是个小孩子,被一个小孩子打成这个样子,亏得他还有脸回家。

就在这一瞬间,房玄龄对自己的儿子再次有些看不起了。

然而房夫人却不是这样,暴跳如雷的夫人怒吼道:

“我这就去找长安府的那些官老爷们,问问能不能抓到这个臭小鬼,如果抓不到的话,就让你父亲上一道作奏折,把他们全都罢免了。”

“你们够了够了没有,我虽然是宰相,但是这长安城里边的人事任命却不在我手里边,难道就因为我儿子被打了,所以我就调用官府的力量吗?那别人还不笑话死我。”

一听这话,母子两个人顿时就不乐意了。

“父亲,我到底是不是你儿子?我在外面被人打了,你不说替我报仇,还准备袖手旁观,难道说咱们俩父子感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吗?”

比起躺在床上的儿子,房夫人顿时怒了,手伸过来在房玄龄的脸上划了几道,只把后者抠的脸上全是血。

“我怎么嫁给你这么一个废物,连自己的老婆孩子都保护不了,你在朝堂之上干不过杜如晦,我就不说什么了,怎么在整个大街上连个小孩子都对付不了,我要你有什么用。”

“我怎么加了你这么一个没用的男人,我好后悔呀,我要回娘家,我要和离……”

房夫人一把坐在了地上,不断的哭嚎着那个样子,真是要多泼妇有多泼妇。

房玄龄气的差点没有背过去,自己这个儿子为什么会变成一个废物的,不就是这个老母牛拼命的在城东作梗吗?

把儿子养成个废物,别说将来接自己的班了,能不能好好活下去,都是个问题。

“儿子,你老师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跟一个六岁的小孩子,其程度为什么会被他打成这个样子?你一个大老爷们儿被打成这样子,是怎么回事?”

当房遗爱看到这一幕时,欣喜若狂。

老爸这是准备管自己了,如果不管的话,他不会问这些的。

他很快装出痛苦的样子,点点头说:

“嗯,我和公主在外面看到一个小孩子骑着一种奇怪的东西,就想花钱购买,哪知道那个小孩子不仅不给我们,还用弹弓打了我的下面。”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