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天翊从家搬出去之后,正式开始自己的独立生活,2月15日是德云社大开箱的日子,德云社对于今年的开箱非常的重视,毕竟2020年是德云社成立的25周年。

此时在德云社的天桥剧场内,侯镇拿着台本和话筒说到:“下面请欣赏郭天翊、阎鹤翔带来的相声《我要讲规矩》”

侯镇说完便向台下走去,郭天翊和阎鹤翔并肩走上台来,台下的掌声阵阵雷动。

因为是大开箱的原因,所以这次演出的票十分难买,所以一些十分幸运抢到票的少奶奶兴奋的向台上喊着:“阿翊,我们爱你!”

郭天翊:“谢谢,谢谢大家,今天是我们德云社2020年的大开箱!”

阎鹤翔:“是的!”

郭天翊:“作为一名相声演员,我认为什么都得研究。”

阎鹤翔点了点头说到:“那是。”

郭天翊:“最应该研究的就是规矩。”

阎鹤翔详细的解释到:“规律和规矩。”

郭天翊扭头看向阎鹤翔问到:“我问你,你研究过笑吗?”

阎鹤翔询问到:“是笑容吗?”

郭天翊贱贱的一笑说到:“嗯,笑容,你研究过笑容吗?”

台下观众看到郭天翊的笑容后,便被他那贱贱的表情给逗笑了。

阎鹤翔看到郭天翊的贱笑说到:“我们说这是笑不是贱,知道吗?”

郭天翊:“笑跟贱是有区别的。”

阎鹤翔:“有什么区别?”

郭天翊张嘴大笑说到:“这是笑。”

阎鹤翔:“贱呢?”

郭天翊嘴角上扬笑到:“这是贱!”

阎鹤翔看到后说到:“您哎,我告诉你,没啥区别,都是贱!”

“哈哈哈,都是贱,壮壮不愧是壮壮!”

“什么嘛,你看看我们的大公子笑起来多么的可爱,那里贱了!”

郭天翊:“刚才我在开玩笑,台上无大小,台下立规矩。”

阎鹤翔再次点了点头说到:“没错!”

郭天翊:“比如我们说相声,最简单我们相声,有很多规矩。”

阎鹤翔:“咱相声什么规矩?”

郭天翊:“三年学艺。”

阎鹤翔:“对。”

郭天翊:“两年效力。”

阎鹤翔:“这是相声师徒。”

郭天翊:比如说岳云彭跟我爸学了三年,我爸不能收钱。”

阎鹤翔:“吃师父,住师父的。”

郭天翊再次强调的对台下观众说到:“各位,我爸没有收过钱啊。”

台下观众听到郭天翊又一次的强调,部分观众通过一系列的联想,不厚道的笑了出来。

阎鹤翔:“那是那是。”

郭天翊又一次的向台下强调到:“各位,没有收过钱。”

台下观众听到这里,是彻底明白这个包袱,全都笑了出来。

阎鹤翔无奈的说到:“你呀,是不打算好了。”

郭天翊:“两年效力。”

阎鹤翔:“对。”

郭天翊:“这两年挣的钱全都交给我爸!”

阎鹤翔:“出师效力,交师父。”

郭天翊强调到:“全都交给我爸。”

台下观众通过前后一对应,又一次不厚道的笑了出来。

阎鹤翔疑问的说到:“你爸不是不收钱吗?”

这时候网络直播间的观众根本没时间打字,因为他们笑的手机都差点拿不住了。

郭天翊继续说到:“两年效力,还有三节两寿。”

阎鹤翔:“两寿怎么讲?”

郭天翊解释到:“三节是五月节、八月节、春节;两寿是师父过生日和师娘过生日!”

阎鹤翔:“没错!”

郭天翊继续说到:“而且得去家里看师父师娘去,不能空着手去,得多拿东西,这东西低于两千块钱就进不去,低于两千块钱,我爸就放狗,我的天那,那次藏獒咬的岳云彭都得狂犬病了!”郭天翊捂着自己的腿,假装痛苦的说到。

“哈哈哈,阿翊这是不要命了!”

“把岳岳都咬出了狂犬病,这也没谁了!”

“为啥我听到现在,感觉这不是相声,而是实话呢!”

“嗯……没错,是桃儿的作风!”

阎鹤翔赶紧组织到:“你等会,都在呢,注意点!”

郭天翊收敛起来向阎鹤翔问到:“我是不是说的太多了?”

阎鹤翔点了点头说到:“有点多了!”

郭天翊大手一挥说到:“没事,我不在乎,反正就是有规矩的。”

阎鹤翔继续点头说到:“是是是。”

郭天翊:“电视剧里,更多的规矩。”

阎鹤翔:“电视剧里有什么规矩?”

郭天翊:“男主角跟女主角说:“等着我,回来就结婚!””郭天翊含情脉脉的演着!

阎鹤翔:“是。”

郭天翊:“这个男主角肯定死。”

阎鹤翔:“就回不来了。”

郭天翊继续举例说到:“还有呢,电视剧里咳嗽,拿手绢,只要一捂嘴。”郭天翊拿起桌子上的手绢捂住嘴,假装咳嗽了一声。

台下观众看到此景后纷纷抢着说到:“血。”

阎鹤翔指着台下声音最大的一个女观众说到:“你看看,都知道,一捂嘴就有血。”

郭天翊惊讶的看着台下观众说到:“你们家都有电视啊。”

阎鹤翔假装生气的辩解到:“你们家才没电视?”

“不行啊,我们的少奶奶们怎么会砸场子了!”

“但是真的很有意思哦!”

“要不是买不到票,我都想试试了!”

“嘿嘿嘿,全部少奶奶一起刨阿翊的活!”

“不要说了,越说越激动!”

郭天翊:“就有血。”

阎鹤翔:“一咳嗽就有血。”

郭天翊:“对呀,做一个表演。”说完便演成身体虚弱的样子。

阎鹤翔看到郭天翊的样子,立刻插刀到:“你的身体怎么像真的呀?”

这一次台下观众和直播间的观众都没有笑,因为郭天翊演的太像了。

“哇塞,真没想到阿翊的演技这么好!”

“在相声里这叫学!”

“对对付,学的怎么这么想啊!”

“为什么就算知道是假的,怎么看到这样的阿翊还是有些心疼?”

郭天翊对着手绢咳嗽了一声说到:“你看,有血。”咳嗽完,就把手绢拿给阎鹤翔看。

阎鹤翔将脸几乎贴了上去说到:“没有啊!”

郭天翊直接将手绢扔到桌子上说到:“肯定没有,我要真咳出血来,我死这儿了一会儿,你还眼巴巴的看着。”

没想到阎鹤翔竟然叹了一口气,欠揍的说到:“唉,表演一点都不真实。”

台下观众听到阎鹤翔这句话结合他那欠揍的表情,纷纷笑了起来。

直播间观众也留言到。

“对呀,一点也不真实!”

“嗯嗯嗯,学的一点儿也不像!”

“桃儿不怕黑粉,是因为他养了一群黑粉,少爷不怕杠精,是因为杠精就在他身边!”

“没错,壮壮就是阿翊最大的杠精!”

郭天翊:“这是规矩啊,不能打破它的规矩。”

阎鹤翔于是建议到:“你咳点别的出来,我瞧瞧,你换换,非得咳血,什么意思啊。”

郭天翊:“换一种?”

阎鹤翔点了点头说到:“对,对,对,你咳点别的,我听听,有什么。”

郭天翊拿起扇子在桌子上敲了两下,然后咳嗽了几声,说到:“这是qq!”

台下听到郭天翊这句话,瞬间哄堂大笑!

阎鹤翔:谁问你了,qq像话吗?”

郭天翊于是向阎鹤翔问到:“比如说电视剧里头,重病人醒过来,知道说什么吗?”

阎鹤翔摇了摇头说到:“不知道。”

郭天翊:“我给您做一个表演。”

阎鹤翔点了点头说到:“就爱表演这些个半死不活的人!”

台下观众听到阎鹤翔这句话,又一次的大笑了起来。

郭天翊:“就比如说我是重病号。”

阎鹤翔:“能瞧出来。”

“我怎么感觉壮壮是刀刀见血啊?”

“而且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那种!”

“十分致命!”

这时候郭天翊虚弱的说到:“水……”

阎鹤翔反应过来说到:“好像还真是,这样我跟你说,一般醒过来都要水。”

郭天翊点了点头说到:“对,要水。”

阎鹤翔继续建议到:“要是要点别的呢?”

郭天翊:“再来一回。”

阎鹤翔:“来点别的,来点别的。”

这时候郭天翊再一次的表演了起来,缓缓举起一只胳膊,表情也缓慢的变得俏皮。

阎鹤翔看到后,十分不解的问到:“这是要什么呀?”

郭天翊:“自拍。”

“吁……”

阎鹤翔:“还想自拍。”

郭天翊继续举例到:“再比如说,电视剧里头,如果,你被刀砍了,对不对,马上就要死了。”

阎鹤翔听后阻止到:“你等会儿,我被刀砍?”

郭天翊点了点头说到:“马上就要死了的那种!”

阎鹤翔生气的说到:“凭什么我被刀砍的呀?”

郭天翊:“你捧哏的呀。”

阎鹤翔:“谁告诉你的。”

郭天翊:“你挣得就是死的钱。”

阎鹤翔:“你甭来那一套,我告诉你,树大招风,越大的腕,他越让人砍呢。”

郭天翊听到阎鹤翔的话,立马激动的说到:“砍我。”

阎鹤翔:“这你怎么冲出来了?”

郭天翊:“我腕大。”

阎鹤翔:“见容易就上。”

郭天翊:“如果说,我被人砍了。”

阎鹤翔:“是。”

郭天翊:“我跑过来,你只要问我凶手是谁,我立马死。”

阎鹤翔:“一问凶手是谁你就死?”

郭天翊:“电视剧都这样。”

阎鹤翔:“都这样吗?”

郭天翊:“当然了。”

阎鹤翔:“我这还真没观察过。”

郭天翊:“咱做一个表演。”

阎鹤翔:“还表演。”

郭天翊:“比如我被刀砍了。”

阎鹤翔:“你被刀砍了。”

郭天翊:“我跑过来。”

阎鹤翔点了点头说到:“行行行。”

郭天翊边说边向后台跑去:“等着我啊。”

阎鹤翔看到郭天翊向后台跑去,于是问到:“干嘛去。”

郭天翊也回应到:“等会?”

阎鹤翔调侃的对观众说到:“这是到后台里,找人砍去了。”

……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