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鹤翔听到郭之凡的话,也是一个踉跄,差点摔倒,然后扶着桌子说到:“这好听吗?什么叫禽兽不如!”

郭之凡:“我跟你说什么样的声音是最好听、最了不起?肯定是大自然的声音,花鸟鱼虫,飞禽走兽,全有他们的声音,就这些禽兽的音乐全都不如我,所以我,禽兽不如!”

阎鹤翔看向台下的郭德刚,和他来了一个互动说到:“师父,您儿子都承认了,您看看……”

郭德刚依旧保持一脸微笑,而内心估计是mmp。

郭之凡:“标题也选好了在哪唱啊?”

阎鹤翔:“您说?”

郭之凡:“北京要选地址!”

阎鹤翔:“哪里?”

郭之凡:“我经纪人跟我说了说打算在国家大剧院办一场!”

阎鹤翔:“小!”

郭之凡:“你也觉得小吧!”

阎鹤翔:“您这个量级应该在地铁一号线!”

“我去,地铁一号线,真是绝了!”

郭之凡直接和阎鹤翔争辩起来:“我国家大剧院,你让我上地铁一号线?”

阎鹤翔不相信的问到:“您能去国家大剧院吗?”

郭之凡自信的说到:“我跟你说,国家大剧院才能做两千多人!”

阎鹤翔:“不少了!”

郭之凡:“对于我来说不行!”

阎鹤翔:“还嫌少?”

郭之凡:“我那歌迷都是从那个伦敦、纽约、阿富汗赶过来的,你知道吧?”

阎鹤翔:“这是看演唱会,那是逃荒来的!”

台下观众听到“逃荒”这个词后,再次笑了起来。

一些老观众更是频频点头,因为郭之凡这次演出太棒,包袱要比之前的多一倍!

郭之凡:“都为了看我呀!所以那个场地我嫌小换一个吧北京工人体育场!”

阎鹤翔震惊的说到:“工人体育场坐满了6万观众!”

郭之凡:“没关系,一样啊,我当然工体呀,一开票59秒卖完了!”

阎鹤翔质问到:“不到一分钟?”

郭之凡一摊手自信的说到:“太快了,卖完了,卖完票我高兴,我在我那个休息室,像我这种大明星都是在vip休息室!”

阎鹤翔竖起大拇指说到:“大腕儿!”

郭之凡生气的说到:“就我一个人正歇着呢!听见有人敲门,真讨厌,搅和我休息!”

阎鹤翔:“这得预约!”

郭之凡生气的说到:谁啊……我是你爸爸,你听听还占我便宜!”

阎鹤翔:“估计是同行!”

郭之凡:“甭问准是岳云彭知道吧走到门口,门打开了,我是你……哟,爸您真来了?”

听到这里观众纷纷大笑并且热烈的鼓起掌来。

听到这里的郭德刚却“哼”了一声,然后扭过了头。

阎鹤翔赶紧劝到:“您下回开开门再还嘴好不好?”

郭之凡弯下腰,伸出胳膊说到:“来您坐这,我跪下,听您说怎么,您什么事?我爸进来面沉似水,沉吟了二十分钟!”

阎鹤翔问到:“怎么了?”

郭之凡看向阎鹤翔说到:“儿子!”

阎鹤翔又一次推了下郭之凡说到:“你冲那边冲那边!”

郭之凡有些生气的说到:“你忘了我有背带了吗,再说我能冲那边吗?”

阎鹤翔:“那你也别冲我啊!”

郭之凡:“我冲那边,我别回家了,我……我就这么说吧,儿子我听说你在工体要办一个演唱会!”

阎鹤翔:“对啊!”

郭之凡学着郭德刚的语气说到:“同一天呀,爸爸在北京也有一个相声专场,我怕你一办演唱会他们都看你去了,没人看我了!”

阎鹤翔不相信的说到:”我现在师父都干不过你了?”

郭之凡一脸猥琐的说到:“你看你,能不能错两天,你先别禽兽让爸爸先来,算爸爸求你了你看怎么办吧!”

台下的观众听到郭之凡的话,再一结合他那猥琐的表情又是一次大笑不止!

阎鹤翔:“是啊!”

郭之凡激动的说到:“这是我亲爸爸,搁别人不能让,那是我爸让了,往后推迟一个月!”

阎鹤翔手心拍手背说到:“你这多麻烦,你这卖人家6万观众的票钱,再退给人家!”

郭之凡激动的说到到:“谁告诉你的谁说退票的?”

阎鹤翔:“你不推迟了吗,你不退票给人家?”

郭之凡大手一挥不要脸的说到:“我们家向来不退票!”

“吁~~~”

吁过之后台下观众配合的喊到:“退票……退票!”

等观众安静下来后,阎鹤翔指了指郭之凡说到:“你还真是禽兽不如!”

郭之凡:“甭说我禽兽不如比我更禽兽不如的!”

阎鹤翔:“谁呀?”

郭之凡:“演出的主办方!”

阎鹤翔:“怎么您了?”

郭之凡:“我让我经纪人通知他,我说推迟一个月,你猜主办方怎么说,你这个演唱会办不了了我们已经接洽了王霏的团队!”

阎鹤翔:“王霏?”

郭之凡:“到时候我们这就办王霏的北京演唱会,怎么着你跟王霏说我在这演了吗?你说了吗?你等着,我现在就给她打电话,嘿,我没有她电话!”

“吁~~~”

阎鹤翔:“不认识你这么就算了,正好王霏占了体育场您就别唱了!”

郭之凡:“凭什么?凭什么我的艺术之花离开工人体育场就枯萎了吗?”

阎鹤翔:“人家接王霏了!”

郭之凡:“我别的地方我一样唱我还得同一天我跟她打擂!”

阎鹤翔不相信的说到:“您跟王霏对着干?”

郭之凡:“那当然了,工体不让唱吧!鸟巢!”

阎鹤翔:“工体6万,鸟巢可10万人呢!”

郭之凡:“那怎么了,一样啊!”

阎鹤翔:“就得跟她较劲!”

郭之凡:“来10万人!卖呀!怕什么呢!我问问你王霏vip票价13800元,我跟她打擂我多少钱!”

阎鹤翔想了一下说到:“王霏13800元,我建议您,咱们是20一张20元一张,然后让你爸给每人贴个手机膜你记住了!”

“哈哈,这个价格公道,20 元!”

“20元游鸟巢!”

“我决定了我要包全场!”

“兄弟,那也得200万啊!”

“算了,是我冲动了!”

郭之凡听了阎鹤翔的话,有些气愤:“凭什么呀,凭什么王霏卖13800元,我郭之凡,禽兽,我两万不分前后排,进屋就2万!”

阎鹤翔直接揭穿到:“你抽着了吧,鸟巢10万人 2万一张票那有人买吗?”

郭之凡一脸轻松的说到:“怎么没人买,一开票59秒卖完了!”

阎鹤翔再次竖起大拇指说到:“你看看!”

郭之凡:“大伙为了看我呀!”

阎鹤翔:“太火了!”

郭之凡:“演出开始的那一天上午8点观众就开始进场!”

阎鹤翔:“怎么来那么早?”

郭之凡:“你不分前后排你花2万块钱坐最后一排你乐意吗?”

阎鹤翔点了点头说到:“那也是亏点!”

郭之凡:“我为什么知道呢?他们8点一进场把我就给吵醒了!”

阎鹤翔:“凡凡?您等会儿,这有个小问题观众八点进场把你给吵醒了!”

郭之凡:“对呀!”

阎鹤翔:“您跟哪睡觉?”

郭之凡:“售票处!”

“哈哈哈……”

“噼里啪啦……”

阎鹤翔:“您这么大腕儿您得别墅,您怎么住说票处啊?”

郭之凡:“您不明白售票处有空调!”

阎鹤翔:“您空调都装不起您卖人票卖2万一张?”

郭之凡:“我低碳环保节能减少氟的排放!”

阎鹤翔:“还是一绿色禽兽!”

郭之凡:“对我就在售票处这10万人刚一进来,又来了10万人都得看我,咱出主意吧!”

阎鹤翔:“怎么着?”

郭之凡:“卖站票!”

阎鹤翔:“什么叫站票?”

郭之凡解释到:“这不卖满了10万人嘛,中间场地我不设座让他们都站里头!”

阎鹤翔:“这卖多少钱?”

郭之凡:“2万一张!”

阎鹤翔:“也不分前后排!”

郭之凡:“不分前后排 10万人全站里头,上面航拍一看兵马俑似得都站好了,来吧,10万人刚进去又来5万多人!”

阎鹤翔一跺脚说到:“没地啦!”

郭之凡一挥手说到:“咱有辙呀,卖蹲票!”

阎鹤翔:“什么叫蹲票?”

郭之凡解释到:“站票俩人往这一站肩宽腿细两人中间蹲一个,这个2万一张!”

阎鹤翔:“也不分前后排?”

郭之凡:“不分前后排蹲去吧,这5万人刚蹲完又来10万多人!”

阎鹤翔:“这没地!”

郭之凡:“有辙呀,卖趴票!”

阎鹤翔:“怎么个趴法呢?”

郭之凡解释到:“看看你座的底下是不是空着的从最后一匍匐前进都趴到座底下!”

阎鹤翔:“这多少钱?”

郭之凡:“2万一张!”

阎鹤翔:“也不分前后排!”

郭之凡:“概不退换,我的妈呀,这35万人一刚进来又来1万多人!”

阎鹤翔:“怎么办?”

郭之凡:“非得看鸟巢负责人都急坏了我出主意吧!卖吊票!”

阎鹤翔:“什么叫吊票?”

郭之凡解释到:“把这1万多人全吊在鸟巢上边弄威亚!”

阎鹤翔:“这卖多少钱?”

郭之凡:“卖3万一张!”

阎鹤翔:“这怎么多1万块钱?”

郭之凡:“还有1万威亚钱呢!”

阎鹤翔:“您这威亚钱可真够黑的!”

郭之凡:“来吧,唱一首歌曲,我先唱一个汪封的《秋天里》

阎鹤翔:“这歌可高!”

郭之凡:“头一个就得开个嗓,我跟这正拾掇呢,后台一推门进来一人!”

阎鹤翔问到:“谁呀?”

郭之凡:“大高个戴一眼镜,一进来还挺客气,说了句您好!”

阎鹤翔再次问到:“谁呀?”

郭之凡:“我叫汪封!”

阎鹤翔惊讶的说到:“哟!汪封来了!”

郭之凡:“干嘛来了,他说我也是听朋友说,说您想唱一个《秋天里》但这毕竟是我给它唱火的,我就怕呀现场的观众听完,您今天唱的这个再听我这个,我这不叫玩意儿!”

阎鹤翔:“嘿!”

郭之凡:“您看行不行?你让我给您开这个场,您看行不行那怎么办啊!”

阎鹤翔:“行啊!”

郭之凡:“让了吧,汪封等着7点半一开演,汪封出去了往上一站唱了起来!”

郭之凡学着汪封的声音唱了起来。

台下观众听到郭之凡的歌手跟汪封的几乎没什么区别,纷纷鼓掌欢呼了起来。

郭之凡:“我站在后台,看着电视里转播,他在头里头唱给我恨得呸唱什么玩意儿?那跟我那个不一样!”

阎鹤翔:“废话跟你一样汪封也没空调了!”

郭之凡:“楞熬着把汪封的节目熬完了终于轮到我上场了!”

阎鹤翔:“该您了”

郭之凡:“我上场我得唱一个!”

阎鹤翔:“您唱什么歌?”

郭之凡:“我唱一个齐勤的《大约在冬季》”

阎鹤翔:“这歌好!”

郭之凡:“好不好我准备好了,往升降台上一站升降台一起,我站在观众面前,全场观众那个欢呼声,整个鸟巢都沸腾了!”

阎鹤翔:“都是人呐!”

郭之凡:“都在喊禽兽、禽兽!”

台下的观众竟然配合的也喊起来了“禽兽”

郭之凡:“我伸手让他们安静一下,一张嘴,我也唱上了!”

“轻轻的~~~我将离开~~~你!”(自行想象郭德刚的唱法)

阎鹤翔:“这个好!”

郭之凡:“这个走!”

阎鹤翔:“那还不走啊!”

郭之凡:“那是他们不懂音乐,别说了还真有这么1万多位没走!”

阎鹤翔:“爱听您唱的歌!”

郭之凡:“吊上面,下不来了!”

阎鹤翔再一次的推开了郭之凡后说到:“去你的吧!”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