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庇护!”

卢克挥动手中的魔杖,体内的魔力按照预设的轨迹流动,最终表现出来的,是一道乳白色的光芒。

而这道乳白色的光芒,缓缓的没入了卢娜的脑袋当中。卢娜闭着眼睛,整体的状态突出一个安静。就算是这道魔咒进入她脑袋的时候,她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正相反,她反而连脸上的最后一丝不安也消失了。

卢克张开情绪视野,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虽然说,按照家中书上写的理论,他的咒语不应该有问题。但是众所周知,理论上没有问题和实际上不出问题完全就是两个概念。

就好像按理说不应该有问题的程序出了一堆bug,而按理说不可能运行的程序古怪的完成了任务。

而在看着卢娜没有什么问题的时候,他才总算是放下心来。至少这个主要应用在灵魂方面的魔咒,没有让卢娜在灵魂上有什么过大的刺激。

否则的话她的情绪尘埃不应该和以往一样平静。

“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卢克的话音刚落,卢娜就迫不及待的睁开了眼睛。她看了看自己的手和身子,脸上写满了好奇:“你的魔法生效了吗?我为什么什么感觉都没有?”

卢克看着一脸‘我很好奇’样子的卢娜,一边觉得难得的看到卢娜的情绪波动,一边说道:“按理说,应该是成功了。本来就是在暗中的保护,不打算让人觉察这个魔法。”

所以说现在卢娜感觉什么都没有发生这种事情其实是正常的。如果有什么感觉的话,那反而就有些问题了。

不过……至于这个魔咒有没有生效,那就得等着看下一步的效果了。

卢克把手中的魔杖举起来,对卢娜认真地说道:“魔咒有没有生效,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的检验。”

卢娜看着卢克的魔杖,神情严肃地点了点头。

应用于灵魂层面的魔咒不多也不少。保护性质的世间罕见,但是伤害性质的缺还是有一批的。

其中最出名的,就是三大不可饶恕咒中的,夺魂咒和和钻心咒。

至于索命咒,这个咒语很奇怪,它不会对人的身体造成什么明显的伤害。而它也同样不会损伤人的灵魂。

它似乎就是在一瞬间断绝人的生机。没有什么其他的可怕效果,仅此而已。

“我要用钻心咒了。”

卢克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严肃之中带着一点点心虚。毕竟对一个自己关系还不错的同学用钻心咒。这种事怎么听怎么有点丧心病狂的感觉。

这要是对面不是卢娜而是纳威的话,要么现在就蹲在地上情绪崩溃,要么就是站起来和卢克两个人对波了。

卢娜深吸了一口气,在传说中的三大不可饶恕咒面前,哪怕是她也不能一直保持澹定了。

“没问……”

“有问题!”

一个苍老但是严肃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卢娜看起来被吓了一跳,但是卢克脸上没有半点意外的神情。

或者说,要是邓布利多在这种时候依然不出现,那才是有问题的呢。

“校长……学校里不是不让移形换影吗?”

卢娜看着突然出现的邓布利多,眼中流露的神光先是震惊,然后慢慢的就变成了怀疑。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她是个聪明的女孩,在为人处世和面对世界的时候有自己独特的指挥。所以她轻松地觉察了眼前的这个情况的不对劲之处。

“别问了,卢娜,校长在学校里总是有特权的嘛。”

卢克笑着说了一句算不上好笑的俏皮话。

而意料之中的,邓布利多不但没有笑,还在用一种严厉的眼神看着他。

卢克啧了一声,知道这件事没有那么容易能湖弄过去了。

“我研究了一种新的咒语。您应该有所觉察吧。”

卢克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找空教室研习魔法的事情能够瞒过对自己非常关注的邓布利多。

邓布利多点了点头道:“所以使用钻心咒,是为了实验你的咒语效果吗?”

乌云依然没有飘散。显然这样的理由并不足以说服邓布利多。

“邓布利多教授,这是我自愿做出的选择。”

卢娜抢在卢克开口之前说道。她和邓布利多对视着,认真地说道:“教授,卢克没有强迫我,他一开始是打算用神奇动物来做实验的。但是这个终于终究还是要用在人类的身上,那么我认为,我就是最好的实验品了。”

“不,洛夫古德小姐,这件事情不是这么算的。”邓布利多在瞥了卢克一眼之后,对卢娜说道,“你得确定一点,以卢克本人的能力,哪怕不使用他的天赋或者是魔法,你们依然会前赴后继的为他‘自愿’的。”

卢娜很想反驳邓布利多。但是她自己也清楚,邓布利多说的话没有半点差错。

而就在她准备强行反驳的时候,卢克按住了她的肩膀,道:“好了,你先离开吧。”

卢娜看着卢克道:“但是魔咒实验……”

卢克挑了挑下巴指向了邓布利多:“这不就是最好的实验品吗?”

“懂得魔咒的构成,能够理解甚至为我的魔咒进行补足。而实力上的差距,能够让我的尊XZ在起效的同时不至于强大到让人遭到不可逆的损伤。这些都是正常的事情。”

邓布利多看了卢克一眼,感觉自己好像看到了一只摇着尾巴的小狐狸。他能够确定,卢克一开始确实没有把注意打到自己的身上。那么也可以肯定,他绝对没有把注意打在卢娜的身上。也就是说,卢娜确实是自己要求的,而不是卢克的引导。

这对于邓布利多来说毫无疑问是个好消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卢克应该还没有跑偏。

卢娜为卢克这个大胆的想法而感到深深的震撼。

梅林的胡子啊,一个学生,对着自己的校长释放钻心咒,这本身就够过分的了。而当这个校长的名字是邓布利多的时候,这样的行为可以在前面加上‘不知死活’作为定语了。

“卢克,这不是个好……”

“好的,那就这么决定了。洛夫古德小姐,离开这里。我来代替你做实验品。”

没等卢娜说完,就再次被邓布利多打断。

而她回头看向邓布利多的时候,没有从邓布利多的身上看出什么被冒犯的神情。正相反,他看起来还挺满意的。

其实卢娜还想说点什么,但是最后还是把所有的疑问都压在了肚子里。这让她蹦蹦跳跳离开的脚步都显得不是那么轻盈了。

这可能就是疑问的重量吧。

而在卢娜离开之后,卢克立马指天发誓:“教授,我真的没有强迫任何人,到目前为止也没有设计任何会主动危害到自己同学的计划。”

“如果您有什么疑惑的话,我可以用自己的家族姓氏发誓。”

他的表情是那样的真挚,而用家族姓氏发誓,对于卢克这么一名纯血贵族来说,也是十分之郑重的誓言了。

邓布利多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所以引诱和间接危害,还有非同学你是一个字也不提啊……”

卢克嘿然一笑。没有反驳邓布利多的话。

“教授,我想说的是,有这些保证就足够了不是吗?更何况我还为了拯救某位失足少女,特地研究了眼前的这个魔法。”

邓布利多在听到‘失足少女’这个词的时候终究还是没有忍住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但是鉴于卢克自己在美国险些失足,他觉得卢克说这样的词也不算什么了。

“你这次又要坑谁?”

对卢克有着基本了解的邓布利多很清楚,但凡是卢克想要做什么事情,那么肯定就会有人被坑。

去年的被坑的受害者是汤姆的残魂。

不过幸亏是卢克,他才早早的发现那是汤姆的残魂在作怪。

今年呢?是洛哈特吗?那邓布利多只能说洛哈特实在是太惨了。被卢克坑一把,说不定就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早知道他会被卢克盯上的话,自己当时说不定还不如直接跟魔法部或者威森加摩举报好了……

也不对,要是举报了,今年就没有黑魔法防御课的教授了……今年他实在是找不到了,洛哈特倒霉点就倒霉点吧。毕竟还是先混过这一年去比较重要。

“汤姆。”

卢克既答。

邓布利多瞪大了眼睛:“又是他?”

邓布利多的震惊是多方面的,一方面他对于汤姆在被卢克坑了一顿之后这么快就恢复元气而感到很震惊,另一方面,他对于卢克又选择汤姆作为目标而感到诧异。

你不能逮着一只羊往死里薅啊!

不过很快,他就从卢克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上觉察到了什么不对。

“汤姆有问题?”

“是有点,不过我也还是猜测……”

邓布利多看着卢克欲言又止的神情,就知道今天绝对是问不出什么来了。毕竟卢克一旦露出这样的表情,那就代表今天是不想谈了。

或者……

“你有什么条件可以提。”

邓布利多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已经做出了相当的觉悟。

而卢克再次一笑:“教授,我们先来实验一下我的新咒语吧。毕竟事关一位学生的问题。”

卢克的笑容是那么的灿烂,而这种灿烂中又带着一点点的嚣张。

邓布利多皱着眉头,道:“来吧,让我看看你设计出的咒语怎么样。”

他话音刚落,就看到眼前乳白色的光芒一闪。卢克才不会跟邓布利多客气。先不说这个咒语不会对人的身体产生什么损伤。就算产生,在邓布利多身上只怕也不会是什么难以挽回的损失。

邓布利多的眼神没有什么太大的波动,他没有反抗,也确实没有看到眼前的这个咒语的问题。

而在这个咒语钻进他的脑袋里的时候,他甚至感觉到了一种久违的轻松和安全感。

好像放下了什么,又好像自己躲在了一处隐秘的地方。

“很不错的咒语……这是针对灵魂的对吧,从对人体的伤害程度来看,你的咒语研究没有出什么大问……”

“钻心剜骨!”

一道道分叉的闪电状墨绿色光束打在了邓布利多的身上。邓布利多甚至没有任何的准备。而从这一记钻心咒的威势上来看,卢克只怕也是没有任何的留手。

邓布利多真的挺想骂人的。没错,面对就是眼前这个小混蛋。

不过鉴于自己已经答应了下来,于是他也没有再说什么多余的话,只是默默的在心中给卢克记下了一笔。

卢克看着眼前的钻心咒打在邓布利多的身上。但是没有留下半点痕迹。邓布利多也没有看出任何的不对劲来。只是脸色稍微有点难看。

但那是被他气得,他自己心里有数,不过但愿这表情跟那一记钻心咒没有任何关系。

邓布利多虽然脸色被这个逆徒搞得不是很好。但是还是颇为赞赏的点了点头:“你的魔咒研发相当成功。钻心咒虽然没有被完全的阻挡,但是已经被削弱了很多。”

卢克在感到挺高兴的同时也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失望。

毕竟作为一名十二岁的少年,能够研究出一个崭新的在灵魂层面的魔咒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但是这个魔咒只能削弱钻心咒的话,那么自然也不可能完全抵挡夺魂咒。

也就是说……

“三大不可饶恕咒依然是不可饶恕咒。它们的神话依然没有被打破。”

邓布利多为他的魔咒下了总结:“但是整体而言,你的魔咒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削弱这两个魔咒的威力。还是很厉害的。”

三大不可饶恕咒,最大的问题除了危害严重之外,就是它们都没有能够防御的咒语。

卢克的这咒语如果能够进一步完善的话,说不定以后的三大不可饶恕咒,就变成不可饶恕咒——索命咒了。

“不过,还是有不少的问题。比如……”

邓布利多目光炯炯:“你这个咒语,最主要的还是为了持续性的防止侵蚀吧。所以改进的话可以从缩短持续时间上努力。”

“这个咒语交给我。你需要我拿什么来换。”

邓布利多一脸的豪爽。

卢克思忖了片刻,然后抬头:“老魔杖?”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