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记得之前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发生的事情吗?”

视线落在麻生成实手中那装着夜宵的帆布袋上,自回忆中惊醒的左藤美和子双眼微微眯起,侧头道。

“之前的电话?我们俩之间的通话记录可有点多。”

“你打开了那个黑匣子的时候。”

迅速对记忆进行了定位处理的上原克己诧异挑眉:“……目暮警部?”

左藤美和子点了点头:“当时你不在警视厅所以不知道,事实上,目暮警部当时把宇野参事官的妻子带回三系进行审问的时候,她是有一个手提包的,体积还不算小。”

抬起右手指着麻生成实手里用来装夜宵的帆布袋,美和子面色忽地有些迟疑:“不过,我也不知道这个猜想对不对。”

“……”

“那就去边看骨头边说吧,希望你不会被吓到忘记想法。”眨眼间便已明了搭档心中想法的上原克己笑着鼓励了一句。

“我作为刑警的时间应该比你长,有资格说这句话的可能应该是我。”被男人这么一打岔,心中犹豫与担忧顿时消散了不少的美和子摊了摊手。脑海中不断闪回着当时场景的同时,一个近乎于匪夷所思却又意外合理的崭新推测涌上心头。

“事实上,如果这大晚上赶来这里一趟就只是为了那几根骨头的话,我觉得你们大概率会失望。”

虽不明所以,但还是带着两人来到了尸检室的麻生成实将帆布袋放到了一旁,指着台面上那已经出具的检测报告开口道:“这具尸骨并不是你们所预想中的枡山宪三,更遗憾的是,我把相关的信息发给了警视厅,目前还没找到相对匹配的信息。

“也就是说,他极有可能就是个普通人。

“如果你是想通过这具尸骨来作为突破口的话,那我觉得应该是不可能的,最起码现阶段不可能。”

拿了两副手套扔给两人后,换了外套的麻生成实伸手拨弄着台上的尸骨,头也不回道。

“能确定这个死者的基本信息吗?”

“男,年龄大概在45岁左右,身高在172cm-175cm之间,头部有钝器重击后留下的痕迹。其他一些细枝末节全在这份报告里了。”

眼看着两人也踱步走了过来,麻生成实抽出了另一份资料递到了上原面前,努嘴示意没什么的突破性进展:“如果要沿着这个方向查清楚死者身份的话,我觉得工作量应该挺大的,与枡山宪三有接触且符合条件的人不少。

“除非你们能让凶手主动开口说清楚这名死者究竟是谁。”

“我倒也想,但很可惜,凶手已经死了,凌晨刚死,”一边翻阅着手头上这份文件一边等待着黑羽快斗回复的上原克己耸了耸肩,扭头看向了正在聚精会神检查着尸骨的女人:“左藤?”

“如果我们想要调查这个死者的话,需要耗费多长时间?”仿佛想通了什么的左藤美和子抬头道。

麻生成实一愣:“这得看你们警方,最近失踪的人应该不多吧,整理个名单逐步调查,保守估计两到三天应该能查出来。”

“可如果这具尸体不是从东京带来的呢?那警力就会被浪费在了一件完全无法获得结果的事情上,从而令那个神秘的犯罪组织成员从容离开。”

语气愈发坚定的美和子抬眸,目光正迎上搭档投来的视线,严肃道:“上原,你还记我们在琴酒那栋别墅里搜查出来的有关于你的卷宗吗?”

双臂架在台前微微俯身的上原克己正视着她,若有所思:“你想说什么?”

“这只是我的猜想,我目前没有任何证据。”

率先把自己底气不足的原因说出后,左藤美和子将自己心中那乍现的灵光娓娓道来:“我现在怀疑,把炸弹带进警视厅的人并不是我们所怀疑的和田课长亦或者宇野参事官,而是宇野参事官的妻子。”

“……”

“手提包?”回想起美和子此前提及的点,上原克己眉头一皱:“你的意思是,她把炸弹放在了手提包里,堂而皇之的带进了警视厅?”

“你当时不在警视厅不清楚情况,目暮警官带人把宇野夫人带回来的时候她是带了一个手提包的,而那个手提包在她接受目暮警部闻讯的时候就放在休息室。

“而在那之后,宇野参事管就出现了,压抑着愤怒出现在了三系办公区。然后,他是去的休息室等待的自己夫人出来。”

拨弄着不会说话的骨头,左藤美和子脸上的神情格外凝重:“还记得我刚才说的话吗上原,琴酒对你的性格研究的很透彻。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如果说,我是说如果。

“如果这一切都只是他专门针对你设置的障眼法呢?

“你认为率先暴露出来的宇野参事官是无辜的,之后进一步发现的各种证据却都将矛头指向了他。这本该会被定罪,可越是这样你就越是会怀疑宇野参事官真凶身份的真实性,直到和田课长的所谓暴露,你心中的天平必将迅速倾斜——

“因为在你看来乃至于是我们看来,和田课长的暴露是万不得已,是琴酒等人意外被抓了才逼不得已出此下策。

“可如果你把宇野参事官摆在凶手角度,那炸弹安装就解释的通了。他上下班当然不需要带炸弹,因为炸弹会在他需要的时候被警方自己带进来。

“甚至于课长为什么会一反常态地留在办公室这件事,如果课长是接受了宇野参事官的命令留在警视厅呢?如果从一开始,他就被造假环绕,他就被选定为了替人洗清嫌疑的替罪羊呢?”

说到关键处,左藤美和子的语气有些加重,眸中神色却没有丝毫的犹豫,哪怕面对的人是她最为相信的搭档。

哪怕她这么做会直接否定了上原克己这些时间以来对和田三郎的怀疑。

“这说不通,前后矛盾的点很多。单就炸弹来说,如果是宇野参事官,他又为什么要炸警视厅?要知道我抓到琴酒是一个意外,没这个意外完全没必要炸警视厅引起——”

摇着头,下意识想要否定的上原克己语气却突然一滞,尝试着置换思维后,脑海中却勐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意外。”

“意外。”

下一秒,彼此对视着的两人异口同声道。

“如果是这样,那他最开始想炸的应该就不是警视厅。”上原克己眼色一沉:“是宫野姐妹。”

左藤美和子紧接着开口接过话茬:“可你逮捕琴酒的意外让他们不得不更改计划。”

“可这只是推测。”

“你的钓鱼技术是在警校里学的吗?”

左藤美和子嘴角上扬:“还是说,需要我帮你复习一下?”

“那我建议你挑个时间和地点来好好帮我补习一下,最好是午夜时分。”倚着台板的上原克己眉梢攀上几许笑意:“你是第一个纠正我的人,当老师应该很不错。”

“……”

提着自己那一袋夜宵的麻生成实站在一旁接着热水,茫然打量着面前这像是在打哑谜一样的男女,一头雾水。

这都什么和什么?

不是来看尸骨的吗?

“我给千叶打电话,让他伪造一份证据。”没好气白了一眼男人的美和子拿出手机。

“我来负责逼真,如果你的推测是正确的话。”几乎是同时,上原克己也摸出了手机,率先拨通了黑羽快斗的号码。

“……那个,你们造伪证这事,让我听到真的好吗?”泡着面的麻生成实眨了眨眼,不是很理解。

“……”

“……”

越说越嗨仿佛忘了这里还有第三个人的左藤美和子与上原克己齐齐扭头,目光于懵逼的麻生成实身上交汇。

“警民合作。”

“理解一下。”

同时掏出了警官证的两人一前一后默契道。

麻生成实:“……”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