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生最悲哀的事情是什么?

你以为对方是你的生死宿敌,恨不得将对方斩尽杀绝,但却突然发现,对方压根不记得你是谁了。

不过无所谓,反正奉先喵现在怒意滔天,也不顾这点情况了,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冲上去,用自己手中的方天画戟(叉子),给曹孟德来一个透心凉、心飞扬!

而见奉先喵的步伐没有停,曹操喵大脑也飞速旋转,开始进行头脑风暴了起来。

不是马孟起!

那会是谁?

曹操喵立马将自己得罪过的大将全都回忆了一波。

张绣吗,不能吧,自己虽然和他的婶子有一段露水情缘,但最后自己也大方的原谅了他,若是遇到不应该是这种剑拔弩张的氛围啊。而且他的能力也达不到这种压迫感!

没办法,曹操喵这辈子得罪的人有亿点点多,暂时有点想不起来。

“彭!”

叉子直接扎在地板上,将地板穿透,幸好曹操喵身手矫健,顺利了躲过了这一击。

不过就这一击,好像让曹操喵回想起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脑瓜子中灵光一现,大喊道:“奉先兄,我和你开玩笑呢!我怎么会忘记你呢!喵~!”

曹操喵能屈能伸,这个时候立马就开口,想起了奉先喵是谁。

虽然奉先喵先是偷袭兖州,又搞了徐州。

但归根结底,在曹操喵这一生所遭遇的对手里,排不上什么号,难度不是很高。

有勇无谋的匹夫而已,若非有陈公台,这吕奉先又何足道哉?

不过虽然对曹操喵而言事实如此,但话可不能这么说,因此曹操喵一边灵活躲闪,一边澹定地开口笑道:“几十年不见,奉先兄果然是那般勇武啊!果然是诛杀了董卓的大功臣,操佩服至极,佩服至极。喵~”

“对你而言是几十年,对我而言不过半年,这半年还是来猫咖的这半年!”

奉先喵冷哼一声,倒也不想和曹操喵玩什么躲猫猫的伎俩了,当即一个大跳,直接将曹操喵压住,然后狰狞地笑道:“曹孟德,没想到吧,你也有今天!”

曹操喵刚被压住,忽然有一条深蓝色蛟龙护体,将奉先喵弹开,接着曹操喵便拉开了一段距离,对着奉先喵开口劝戒道:“往事随风消散,奉先又何必耿耿于怀呢?像我,我已经放下了一切,你看我不就对你没有什么敌意吗喵~”

废话,你是胜利者,你当然没什么敌意了!

奉先喵也不傻,他自然知道自己在打嘴炮这边可以说是劣势,因此也不和曹操喵多哔哔,直接冷声道:“你倒是能说会道,现在的你可没有什么大将和兵马了,希望待会儿我撕烂你嘴巴的时候,你还可以这么能言善辩。”

奉先喵的话语很有攻击性,让人一下子就感觉到了这位古之虓虎的威慑感!

虽然曹操喵的气息很强,但毕竟没有正式登基,也没有建国伟业,只有儿子追封的魏武帝名号,天子气不完善,唯有蛟龙护体,面对奉先喵的死亡攻势,只能勉强抵挡,有些捉襟见肘的感觉了。

而一旁的曹冲喵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化身成了急急国王,如热锅上的蚂蚁,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奉先叔父!你和我父亲义结金兰,他是你结义兄弟,不是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吗?切莫动手!”

听到曹冲喵的声音,曹操喵为之一愣。

什么情况,我什么时候和吕布义结金兰了?

曹操喵有些不明所以,但他也清楚这个时候认下肯定没问题,便恳切地开口喊道:“奉先吾弟,何至于此?!”

恳切,突出的就是一个恳切!

丝毫看不出有任何多疑的感觉,反而有一种很信赖别人的样子。

听到了曹操喵的话语之后,奉先喵手里的攻势竟然为之停顿了起来:“说的也对。”

看到奉先喵停下了攻势,曹操喵松了口气。

毕竟虽然自己的蛟龙护体很强,但也挡不住奉先喵的层层攻势,若是一直下去,早晚会被奉先喵揍一顿。

不过奉先喵只是略微沉吟了三四秒,接着便继续挥舞着叉子攻来,同时狞笑地喵道:“没事,等会布便将你擒下来,将你好生的千刀万剐,但留一条性命,如此一来便是妙哉妙哉!喵~!”

“千刀万剐之后,等伤养好了,就去找张角喵要一大碗符水,为你恢复伤势。”奉先喵越说越感觉有点意思,接着便长笑道,“黄巾军覆灭的时候,可也有你曹孟德的一份力,相信张教主应该会很乐意给我贡献符水的!”

“哈哈哈哈!”

奉先喵的笑声十分嚣张跋扈,有一种‘谁能挡我’的既视感,仿佛聪明的智商一下子就占领高地了。

而听到奉先喵这如同恶魔般的话语,曹操喵只感觉汗毛炸裂,连忙打算跳窗逃生:要是真成了这种结局,那还不如一死了之呢!

不过因为有之前汉高祖逃楚霸王的戏份,奉先喵很清楚窗户的重要性,因此在话音刚落之时,便如勐虎下山一般,强势占领的窗户口,手持方天画……叉,威风凛凛的怒目而视,看着曹操喵,虽然什么话都没说,但那双眼睛似乎在大喊‘曹孟德,哪里走’一般。

而见到逃生的通道被阻拦,曹操喵毫不犹豫的打算朝着楼梯口跑去,下了楼或许就安全了。

而就在此时,陈行则带着好多小猫咪凑了上来,眼见得奉先喵还想行凶,陈行连忙喝道:“谁能出战拿下奉先?!”

“我来!”

去病喵毫不犹豫,宛如一只骄傲的小狮子,直接就如太阳般站了出来,耀眼之光宛如千军万马从前面闪过,径直朝着奉先喵冲去。

而就在此时,跟着一起来的朱标喵见此情况,不由张口喵道:“四弟,你也去帮帮忙吧。”

原本已经躺平什么都不想干的朱棣喵闻言,不由叹了口气,只能起身而往,与去病喵成掎角之势,打算拦住奉先喵。

元章喵大大咧咧地看向曹操喵,倒是没有说话。

对于他而言,儿子在身边就很好了。

虽然现在那种冲动劲儿已经过了,但元章喵还是对自己的大儿子感到异常开心,甚至连老朱家的后代都不怎管了。

修仙的修仙,扫厕所的扫厕所,还有个老四不知道搞什么猫腻……无所谓了,让他们玩去吧。

只要不给自己惹麻烦就行。

剩下的都无所谓。

而另一边,奉先喵的寻仇目标很简单,只有曹操喵一只喵,面对去病喵和朱棣喵的阻拦,奉先喵倒是没什么兴趣和他们动手。

毕竟在猫咖混了这么久,多少也熟了。

一开始是因为愤怒使他失去了理智,而现在慢慢清醒之后,自然知道干掉曹操喵是不可能的,毕竟都是历史喵,得饶喵处且饶喵。

不然按仇恨值来讲,韩信喵、项羽喵和刘邦喵现在猫脑子都要打出来。

而他们之后更有一个嬴政喵……

恩怨太复杂,很难用言语来形容猫咖里目前的局势。

而奉先喵虽然已经渐渐恢复了理智,但他也意识到这好像是一个绝佳的敛财机会。

天天跟陈行出任务,一趟累死累活也就千把块,赚钱太累了。

倒不如趁此机会勒索一波曹操喵,让曹操喵狠狠地爆个百八十万的金币,这样一来自己岂不是能想打赏几个网红妹妹就打赏几个网红妹妹?

舒服的一批!

心里这么想,奉先喵还是装作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大喊大叫道:“别拦我,别拦我!我一定要让曹孟德体会一下什么叫生不如死!!!嗷呜~!!!”

奉先喵的声音就好像是一头咆孝的勐虎,声音阵阵,令人感到耳膜生疼。

而周围也陆陆续续来了很多小猫咪,陈行见此情况,正准备上前劝阻,却见刘邦喵大大咧咧地走了过来,站到了曹操喵身边,对着奉先喵道:“算了算了,这事儿算了吧,就当给我个面子。喵~”

“不行!”

奉先喵当然不可能就此退去,正准备说一句‘这是我们的恩怨’时,却忽然看到了刘邦喵眼神中的异样,便立马心领神会,当即喊道:“除非他曹孟德能够赔偿我的损失!否则我见他一次他打一次!”

听到这句话,刘邦喵不由叹了口气,转过身来,拍了拍曹操喵,开口喵道:“没办法,你们的恩怨太大啦,乃公我是没有办法帮你们了,你要自己想办法了。喵~”

“是呀是呀。”

霍光喵也在一旁叹气道:“我们虽然挺你,但也不能时时刻刻在你身边,万一有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后果不堪设想呀!”

刘秀喵摸了摸肚子,开口道:“没错,他们俩说得对。”

要是硬编,刘秀喵自然也能编出不少内容来。

但刘秀喵不太想编,随便应付应付就得了。

而孔明喵则是笑而不语,没有说太多话,也只是双手一摊,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看到这副模样,曹操喵的心中生疑。

他看出了一些东西,好像奉先喵在和眼前的这些他不认识的喵们在演戏。

不过无所谓了,演戏就演戏吧,如果能花钱免灾,那么也不算什么事儿。

他们老曹家老有钱啦!

而且就不算老曹家,他也是汉相魏王,金钱大大滴!

曹操喵或许多疑,或许残忍,但唯一有一点他是不缺的,那就是康慨。

曹操喵从不在意金钱,倘若能以荣华富贵收买对手,那么他自然不会吝啬。

听到了奉先喵的要求之后,曹操喵当即表态:“好好好,奉先吾弟,你说怎么赔?”

虽然觉察到了其中有什么阴谋,但‘土豪’曹操喵还是豪爽的表示自己能赔得起。

奉先喵闻言大喜过望,连忙对着曹操喵伸出了爪子:“一百万……不,两百万,一分都不能少!”

“两百万?”

曹操喵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感觉应该挺多的,沉吟片刻后,便委婉道:“我需要询问一下目前的物价。”

说罢,他便看向了陈行,礼貌询问道:“陈先生,不知今朝粮食多少钱一石?”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这陈行还真不知道。

不过也难不倒陈行,陈行随便查了查,便给出了一个准确的数字:“普通大米大概300-500块一石。”

没法给出准确的数字。

毕竟有普通大米和精选大米,还有各地的大米价格都不太一样,陈行只能给出一个大概的数字。

听到陈行这么一说,曹操喵松了口气。

害,还以为多贵呢。

这点钱也就朝中大臣两三个月的俸禄罢了,吕奉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鼠目寸光?

只能说匹夫永远是匹夫,没有陈公台相助,他是个什么东西啊?

曹操喵十分嚣张,想都没想就点头答应。

见曹操喵点头答应,奉先喵激动不已:他终于凭借自己的本事(敲诈勒索),成为了百万富翁啦!

一旁的曹冲喵听到了自家父亲根本没有任何考虑就答应了下来,当即就是眼前一黑,感觉自己小小年纪下半辈子就要去煤矿里挖煤了。

二百万,天文数字!

而且如果只是单单奉先喵也就罢了,曹冲喵和曹操喵两个喵努努力也能赚过来。

但问题是……

听到曹操喵如此豪爽,奉先喵高兴不已,而刘邦喵也挺高兴的:“那个……小曹啊,咱们的恩怨也该算算了吧?”

见刘邦喵这么说,曹操喵满脸疑惑,同时也警惕起来,大脑里开始飞速旋转面前之喵又是自己的哪个仇家,但思来想去,没有任何一个仇家和眼前这喵对得上号,气息很陌生……但又有点熟悉。

“不知阁下是?”曹操喵警惕地询问着。

“我叫刘邦。”

刘邦喵倒是很随和,没有表现出打打杀杀的模样:“那边那个像个小狮子的是霍去病,这个是我的好大……后代,刘秀。这个是霍光,还有那边那个苦大仇深不打招呼的是韩信。”

“至于这个坐在四轮车上的你应该认得,是诸葛亮。”

说罢,刘邦喵也不装了,冷笑一声,社会大哥直接摊牌,身后的去病喵、霍光喵、刘秀喵和孔明喵都凑了过来。

曹操喵顿感大事不妙。

“我说孟德啊,听说你是曹参的后代?又有传言说是夏侯婴的……不过无所谓的,当年在沛县都是跟着乃公我混的,现在你做出了这等事,是不是该为大汉的灭亡买单啊?”

刘邦喵如社会大哥,直接叼起了一根雪茄。

而一旁的刘秀喵更是拍桉而起:“我怎么还听说你盗了皇陵?真是岂有此理,必须严惩!”

提到皇陵,奉先喵不由悄悄潜了水。

看着面前这好几只在历史上拥有着赫赫威名的汉朝喵,曹操喵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

妈的,早知道不来了。

·

PS:推荐本书,《美漫世界,玩家们的奇幻冒险》,二次元角色穿越漫威,感兴趣的读者可以来看一哈。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