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实,之前凯奥斯给的方案,可以说对西界是给出了极多的优惠和让利,基本上是“城我建,地我开,特殊材料的种植我来安排,极恶森林、避风山的防备我来当主力,你们就负责分权力,分利益就好,而且至少给你们分一半,甚至有些地方给你们更多的占比”,而这些,甚至还不是凯奥斯给出的全部让利,还有几个关键的“条件”,关曜星还捏在手里没有说出来,在等合适的时机。

但那时候,即便这样的条件,西界大部分人还是一副“圣佑联盟的贵族有阴谋”、“既然有那么大的利益那更不能和他们合作咱们自己来”的态度,甚至连谈都不怎么想谈。

而现在,时间没过去多久,条件却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凯奥斯这次提出的条件,直接就是未来避风山一带开发的经济种植领地,他将占九成,剩下的一成也是由他来安排分配给哪些西界势力或家族;

新城整体基建的材料、人力、护佑大阵的建造费用,西界都需要承担七成,有承担的,回头按比例可以在新城内获得一些不动产做回报,在安排掌控护佑大阵的人员资格时,也可以有更高的可能性,但选择权在凯奥斯手里;

最重要的,西界各势力、家族的人,将没有单方面停止新城护佑大阵的权力;

其他的各种收益、交易、安全方面的细节,也都和之前有了很大的不同。

如果说之前新城对西界的让利是10分里有7的话,那现在就基本是10分里只给1了。

就是这1,还基本把选择权都限定在凯奥斯手里,明摆着告诉他们:

以后这新城就是我凯奥斯的地盘,我的势力范围,你们想从这边获利,要么巴结我,要么和我合作,然后还要看我心情。

老实说,在让关曜星邀请凯奥斯过来商谈建城事宜的时候,波左埃罗等人就有做好了条件会不如之前的准备,毕竟现在这边的环境,相比起之前,已经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属于随时会面临倾覆危机的情况。

但他们也没想到,凯奥斯开的条件会一下有这么大的区别。

“这段时间极恶森林、避风山发生了什么,应该不用我来提醒你们吧?老实说,听到关神剑带来的消息,我是有考虑过放弃建城计划的,毕竟再是富贵险中求,面对不可抗力,也是要退缩的。”

凯奥斯说着,两手一摊:“但是关姐姐说服了我,她说在新城建设过程中,她会守在这边,防备一切干扰和危险,哪怕再爆发之前那样的黑雾、死亡之潮,她也不会逃跑,会和工地共存亡。如果我不建城的话,她会自己带人驻扎在这里,阻挡可能出现的死亡之潮……”

这话一出口,西界来商讨的代表,全头转头看向了关曜星。

这不是明摆着说:黑雾事件后我其实不想建城了,是为了我们家关姐姐,才勉为其难过来和你们商议的。

之前凯奥斯和关曜星、暗血家族的关系,其实整个西界都知道,后来那些崭新的魔影盒、《琉璃公主》魔影带,以及各种各样圣佑联盟特有产品的分销渠道,也让西界的人都知道凯奥斯在西界的影响力有多大、有联系有合作的人有多少。

但之前这种合作其实一直都是有实无名的,毕竟名义上圣佑联盟和西界各势力都是死敌,是有不可调和矛盾的,不可能合作。

凯奥斯之前和暗血家族的人提到关曜星时,说的都是西界通常的称呼“关神剑”,但现在直接当着所有人,连“关姐姐”都叫出来了,就是明摆着把两人的私交给公开化,也是告诉其他人——我这人办事,就是讲关系的!

关曜星的表情却没有任何的变化,甚至有点冷。

之前她去请凯奥斯来西界商议的时候,凯奥斯就已经跟她透露过一些想法了,对此她其实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她很清楚,以凯奥斯的性格,在黑雾之后,知道深渊魔神现世,就算还要继续建城计划,也必然会狮子大开口,开出各种条件。

反而凯奥斯开出的条件越苛刻,她越放心,那证明凯奥斯是真的有想继续建城计划,也会想办法把新城守住。

虽然不知道面对黑雾中那样的恐怖存在,能有什么办法抵抗,但凯奥斯办法多,点子多,他既然愿意投资源在这建城,就自然会去想办法扛住甚至清除极恶森林、避风山的威胁。

这个非典型的圣佑联盟贵族,有着能用微弱之力撬动磅礴之力的神奇,或许他真能创造奇迹。

她现在心中忧虑,表情凝重,更多的还是为整个西界担忧。

一旦凯奥斯建城计划失败,崩掉的话,他可以逃回圣佑联盟,顶多损失一些资源,但西界的人要往哪逃?总不能真地臣服于圣佑联盟,都去给贵族当领民吧?

而且真到了那一刻,整个圣佑联盟,怕是也会受到威胁,瓦利城将会是面对死亡之潮、面对深渊黑雾的最前线,如果圣佑联盟找不到抵抗方式的话,那整片大陆沦陷,都只是时间问题。

还有那黑雾的源头,究竟是什么?

所谓深渊,又到底在哪里?

那些敌人,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实力又到底上限在哪?

有太多疑问,太多担忧。

“凯奥斯伯爵,那新城不设圣佑宫、审判长的允诺……”波左埃罗问道。

对西界人来说,这是最需要守住的底线,只要没有设圣佑宫,没有派审判长,那严格说来,新城就不是圣佑联盟的主城,西界人会相对有安全感,心理上好接受一些。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但这次,凯奥斯依然是摇头:“我现在没法保证了,极恶森林、避风山要应对的威胁,比我原来预想的大太多,一旦城建起来,又爆发出之前那种黑雾,我扛不住的时候,肯定还是要请圣佑宫来救的……但是圣佑宫如果在这没有设审判长,他凭什么来救?又或者,你们会拼命来救么?西界有几位关曜星?呵呵……”

波左埃罗说道:“只要你不设圣佑宫,不设审判长,我可以保证,你的新城建起后,我会和至少五位超阶进驻,负责整座城的防卫安保,就像关神剑一样,与城共存亡。”

凯奥斯看着这位目前整个西界最有威望的超阶强者,慢慢说道:“那样的话,护佑大阵就只能我来完全掌控了,不然的话,你们西界的强者全在新城,随时不都能夺了我的权。”

“没有问题。”波左埃罗犹豫了下,还是点头说道。

“烈焰大人!不可以啊……”

立刻有其他的西界代表提出异议,认为这样就相当于把西界强者的性命都绑定在了那新城上,都交到了凯奥斯的手里,毕竟他一手掌握新城护佑大阵的话,做点什么手脚,城里的超阶强者也未必能幸免。

要知道,凯奥斯最擅长的就是玩弄法阵和各种乱七八糟的魔法装置了。

还有人直接对凯奥斯说道:“伯爵大人如果真那么担心我们西界的强者会有威胁,现在又为什么敢亲自过来商议。我们西界人,可不像圣佑联盟的贵族一样只讲利益不讲信义!”

凯奥斯眯着眼睛看他:“我过来,是给你们展示诚意。而现在,需要你们展示诚意了。”

“凯奥斯!你不要太嚣张,你以为我们会求你来建城吗?”

“哦,那就是说你们不欢迎我建城,那就是没得谈了,我走?”凯奥斯直接回头对关曜星摊手道:“关姐姐,你看,不是我不想建城,是西界的大老们都不欢迎我,还威胁我……”

关曜星还没说话,波左埃罗已经一摆手,力排众议:“凯奥斯伯爵既然愿意冒险在这边建城,愿意顶着圣佑宫的压力不设审判长,不建圣佑宫,我们总不能什么风险都不愿意承担,什么诚意都不愿拿出吧。”

但凯奥斯却又笑着说道:“这些的话,其实你们还可以慢慢再商量,我现在也没办法给你们一个准信,到底能不能保证不建圣佑宫,不设审判长,我还得再评估一下。嗯,接下来,我们再聊聊其他条件,还有建城的一些具体事项吧。首先是占地,和上次的方案也有变化……”

几个小时后,商议暂告段落,凯奥斯带来的厨师做了饭,一起吃过后,他先离开法师塔,带人去落雷谷附近勘察一番,先让西界的代表自己交流。

素三晴风和素九凌薇蹲在法师塔外的斜坡上,看着远处的极恶森林闲聊。波左埃罗要先和几位势力代表、强者沟通后,才开始正式的投票。如果投票结果八成人都赞同的话,他们就将按照今天凯奥斯提出的新方案,来具体去聊建城的诸多细节,权力、责任、利益、职责的分配。

素三晴风和素九凌薇第一时间就找到波左埃罗,告诉他素家支持他的一切决议。

所以现在她们俩就没事了,有点无聊,蹲在这边看风景。

“晴风,你这么相信烈焰大人?不先和其他几个家族聊聊,就直接把决定权给烈焰大人,会不会太草率了?”素九凌薇有些担心地说道。

这次她们俩代表素家出来开会,又是素三晴风自告奋勇,主动揽下的任务。但刚刚在西界代表和凯奥斯伯爵商议的时候,素三晴风除了最开始介绍各家身份的时候站起来点头致意了一下外,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甚至连西界代表都在起哄的时候,她也依然安静地坐着,一言不发,一动不动。

作为素家代表的素三晴风这般表现,素九凌薇做为助手跟过来,也不好越俎代庖地多说什么,但她确实是有些好奇的:“那位凯奥斯伯爵,也太嚣张了,总感觉他有点看不起人,一副‘在座的除了关姐姐外都是垃圾’的表情。”

素九凌薇学“关姐姐”三个字时,还特意学了圣佑联盟的贵族口音。

“烈焰大人有实力,有眼界,也经历过太多事,最重要的是他没有私心,我们自己看不透、没把握的事,交给他来判断就是了。”

素三晴风说着,看了一圈法师塔周围,那些凯奥斯带来的侍卫:“至于凯奥斯伯爵……凌薇,你对法阵不是挺有研究的,你说说,这周围的法阵是什么功能?”

“我刚也看了很久,但真没怎么看明白这法阵的功能是什么,是魔法护罩防御,还是限灵、禁灵法阵?又或者是其他什么增益法阵?得能找个法阵构件拆掉仔细看看它们的魔法链路才能知道……”素九凌薇说道。

“我在想,什么样的法阵一开启,我们这边法师塔内的所有人,都会被他一锅端?”

素九凌薇吓了一跳,赶紧压低声音说道:“你是说……凯奥斯要对咱们动手?”

她是知道晴风有很精准的洞察力的,之前无数次已经证明过,她总能准确地避过最凶险的情况,度过各种危机,闪过各种绝杀,跟在她身边,会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所以这几年,每次晴风叫上她一起去做事,她都不会推辞。

素三晴风摇头:“不是,但我觉得凯奥斯太自信了,他那种自信,不可能是完全把自己的安全寄托在关神剑身上,更不可能是完全指望咱们西界的强者都讲规矩,又或是完全的利益博弈,他肯定是有所凭恃。所以我在猜,是不是这个法阵就是他的凭恃?”

素九凌薇点头:“有道理,可是……如果他刚来的时候,我们直接就翻脸,连给他布置法阵的时间都没有,该怎么办?”

“嗯,所以我觉得,可能法阵还不是全部,他带来的人里,说不定有隐藏的超阶强者……”

“隐藏的超阶强者,你看不出来,烈焰大人、关神剑也看不出来么……”

“说不定比他们俩都强呢?”

“怎么可能……”

两人在这边正聊着,法师塔的方向忽然传来高声的争吵,不过声音只响了一下就被压下去了,显然被开启了魔法结界,把声音给箍限住。

素九凌薇有些忧虑地回头看去:“晴风,你说这城,能建的起来么……”

在她看来,凯奥斯伯爵是一副爱建不建的态度,他们西界这边又各种意见不统一,这事黄掉的概率不小。

“肯定能建。”

素九凌薇一怔,疑惑地看着晴风:“你这么肯定?”

“嗯。”

“可是,凯奥斯伯爵不是说他现在也不肯定新城会不会设圣佑宫、审判长吗?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这城肯定建不起来吧……我们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圣佑宫把手插进西界来。”

“肯定不会设圣佑宫、审判长的。”素三晴风语气依然肯定。

“为什么?不是凯奥斯伯爵都说他不确定了么?”

“他身为圣佑联盟的贵族,敢拿这事当筹码谈论,本身就已经代表了他不担心圣佑宫的追责了。除非这个建城的提议本身就是凯奥斯伯爵得圣佑宫的授意,针对西界的一个阴谋,可是在黑雾事件后,他依然想要继续建城的计划,就几乎不可能是圣佑宫的阴谋了。如果有一位伯爵,他不怕圣佑宫,甚至敢把这层想法表现出来,你说圣佑宫会怎么做?”

素九凌薇有些跟不上思路了,呆呆地看着晴风:“所以,凯奥斯伯爵……要反圣佑宫?”

“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要反,但反正在黑雾事件后,他也要不顾威胁在这建城,肯定是有不得已的理由。这座城,或许不像他所说,是为了开发那些种植特殊材料的经济领地,而是他的退路。我相信,烈焰大人也能看明白这点。”

素九凌薇想了想,觉得有些道理,但她又皱眉道:“烈焰大人如果看出来的话,为什么之前要一直让步?”

“因为烈焰大人认为我们比凯奥斯伯爵更急迫。”素三晴风说道。

素九凌薇赞道:“晴风,下届家主我一定投你一票。”

素三晴风无语地看她:“我不是早就是内定家主了么……”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