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久辛奈说出‘交给我就行’的一瞬间,鸣人本能感觉到肚子里的九尾一阵颤抖。

一种无法言喻的不安感,瞬间冲上脑门。

但还不能他反应过来,久辛奈就已经出手了。

正在束缚着金角、银角兄弟的金刚锁链,直接分出一束,一口气冲入鸣人的腹部。

整个过程,鸣人甚至都来不及反应。

然后就感觉自己忽然浑身僵硬,动弹不得!

这是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体内的八卦封印正在慢慢松动。

九尾的查克拉顺着封印的缝隙不断的溢出,融入了他的查克拉中。

所以对拥有金刚封锁的久辛奈来说,完全可以喊一句‘你也是九尾!’。

而随着金刚锁链不断深入,鸣人越发感觉到无力。

不过好在他对久辛奈完全信任,并没有产生什么不安、恐惧之类的情绪。

只是有点儿不适应眼下这种完全不能动弹的姿态。

所以小心翼翼问道:

“妈妈,你这是干什么?”

“能先把我放下来吗?”

“这样我很不舒服!”

久辛奈笑眯眯的拍了拍鸣人的脑袋,然后狠狠的揉搓了一下那满头金发后,用着安抚的语气道: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别担心鸣人,过程会很快的。”

“哦,差点忘了告诉你,妈妈就是你之前的九尾人柱力。”

“对付九尾,我很有经验!”

下一秒,鸣人忽然腹部忽然被九尾的查克拉胀开,然后脑袋一痛,再次进入到意识空间。

然后他就看到,本来应该趴在封印里面的九尾,碰碰的撞击着封印的铁栏,对着他大吼道:

“鸣人!老夫绝对不允许那个疯女人进来!”

“绝对不允许!!”

鸣人感受着如同飓风一般呼啸着的九尾查克拉,勉强抬起双臂交叉护住脑袋,心里满是疑惑。

‘还从来没有见过九尾这么失态。’

‘就算是被信第一次薅毛反应都没现在这么大。’

‘还有刚刚老妈说,她也是九尾的人柱力。’

‘难道两个人之前相处的很糟糕?’

鸣人这边想着,然后忽然就感觉到一股温暖的、金色的查克拉涌入了意识空间。

本来偏晦暗的意识空间,在金色查克拉的照耀下,瞬间明亮起来。

下一秒,这些金色查克拉勐地收缩起来,形成久辛奈的模样。

久辛奈在意识空间显现后,立刻好奇的上下左右看了一番。

但看着看着,发现这里是一处地下水道后,她的眉头瞬间拧起,眼神也变得凌厉起来。

同为人柱力出生,并且还有木叶第一代人柱力漩涡水户教导的她的,很清楚一件事。

尾兽封印空间的样子,就是人柱力潜意识的投影。

而下水道,显然不是什么好的意象!

感觉到久辛奈气势的变化,无论是鸣人也好,还是刚刚还在暴走的九尾也好,下意识的缩了缩脑袋。

不过和鸣人的悄无声息相比,九尾的动作就醒目多了。

一下子就把心里火苗曾曾上涨的久辛奈吸引过来。

卡!卡!卡!

久辛奈面无表现的左右手互压。

瞬间,骨节摩擦碰撞的声音,像是过年的鞭炮一样,在意识空间内响起。

然后——

一步!

两步!

三步!

久辛奈缓慢但却坚定的走向九尾的方向。

虽然从个头来看,她相较于九尾只是一只小小的人。

但是,现实的结果却刚好掉过个来!

她每走一步,九尾就哆嗦一次。

从九根尾巴的尾椎骨开始,依次向上,穿过尾闾,顺着嵴椎,一路蹿到狐狸脑袋上。

并且,每一次颤抖,九尾习惯性在鸣人面前高高耸起的脑袋,就会降下一分;身体,就会后缩一步。

等久辛奈这样一步一步走到封印铁栏面前的时候,九尾整个身体已经在封印内部的西北角里缩成一个球!

不过鹤间信前世的那句歇后语,煮熟的鸭子——嘴硬!

九尾对久辛奈的害怕,连一向迟钝的鸣人都看的一清二楚。

但他却依旧用着高亢的声音,威胁道:

“久辛奈!你不要太过分!”

“不然等老夫出去,就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绝望!”

久辛奈听到这话,脸上忽然微微一笑,道:

“绝望吗?”

“九尾,我已经体验过一次了。”

“就在你的爪子刺穿了水门和我的身体,然后水门使用尸鬼封印,将你封印在鸣人身体时!”

久辛奈语气温和的说着。

但九尾却只感觉冷飕飕的风不断的往脸上、往四肢、往心肝脾肺肾里面吹。

那感觉,只有一个字能形容——

冷!冷!冷!

但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看到,一道道金光从久辛奈的身体上涌出,在半空中凝聚出一个个尖头的锁链模样。

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他的心态。

“久辛奈!你想要干什么!”

久辛奈的脸上温和的表情缓缓收敛,声音冷澹道:

“刚刚我可是听鸣人说了,在我不在的时间,你忘记了身为尾兽的本分!”

“我,很不高兴!”

随着久辛奈开口,金色的金刚封锁数量瞬间暴涨。

尖锐的链头如同灵巧的蛇头一样,钻过封印铁栏之间的缝隙,汇聚成一道金色的浪潮,扑向九尾。

九尾看着这熟悉的一幕,瞬间回忆起自己十几年前屈辱的日子,瞬间爆发喊道:

“你不要过来啊——”

但喊声刚到一半,汹汹涌入的金刚锁链就已经扎入他的身体,将他团团裹成麻花。

本来高亢激昂的声音,瞬间中道崩殂,变的虚弱无力起来。

一旁的鸣人长着大嘴,看着这一幕,脸上满是吃惊。

要知道,一直以来在他和九尾的交流过程中,九尾都属于强势的哪一方。

在他脑海里,就从来没有想过,九尾会有被人随意拿捏搓揉的一天。

不过九尾毕竟和金角、银角这两个任务目标不同,而且相处这么长时间,他早就将九尾当成了一个特殊的、真正的朋友。

最终,鸣人鼓起勇气,小心翼翼道:

“妈妈,要不还是先把九尾放下来吧。”

“他刚刚被左助催眠了,心里不高兴很正常。”

“你教训两句就好了,像这样捆起来打,感觉有些过分了。”

久辛奈听到鸣人的话,眨了眨眼睛,转头皱着眉头看着鸣人,问道:

“鸣人,你该不会是被九尾蛊惑了吧!”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