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迎大师兄回归。”

陇北山脉以北,随着一道黑色的遁光呼啸而至,一群身穿黑袍的玄阴宗弟子,向着那遁光之中的人,恭敬的一拜。

遁光消散,一名身穿玄青长衣的青年,在众人瞩目之中,抬起了自己的手掌。

此人,正是玄阴宗年轻一辈的大师兄莫青衣。

“方长老,他们可曾回来?”

看着远处阴煞之气滚滚而起,莫青衣的目光,却是看向了人群之中,一名有着白眉的中年道人。

“路琳和林寒的魂牌已碎,至于宫奇和林东的魂牌则是安然无恙。”

方长老沉声说道。

“路琳和林寒居然失败了,这说明阴冥教有两处传承被云州修仙界的人所得。

这对于接下来师尊的安排,可不是一件好事情。”

莫青衣的眉头微微一皱,目光之中有着一丝冷意浮现。

“少主放心,此两人所在之地,属下已派人前去。

虽然因为阴冥宫阵法禁制波动的原因,无法确定夺取那两处传承之人,会在何处现身。

但大概位置却不会有变,必定将他们截杀在此地,夺回那两处传承。”

方长老一脸恭敬的道。

作为玄阴宗的内门长老,他的地位理当是高于一众真传弟子的。

可是面前这人,不仅是玄阴宗的真传弟子,且还是掌门弟子。

况且,此番若不是为了获得阴冥教的传承,眼前这位玄阴宗的当代大师兄,早就踏入了金丹之境。

“阴冥地宫此番禁制的波动不小,云州修仙界的那些金丹长老,怕是早早就守候在这里。

况且,丹霞宗在近两年前,便已经知晓了地宫的真实背景。

说不得,还会引来那些老不死。

接应到宫奇和林东之后,让他们迅速回归玄阴宗,左右我们要的东西,已经得到了。

至于路师妹和林师弟的仇,接下来会有报的时候。”

莫青衣沉声说道。

随着此话的落下,一艘黑色的灵舟出现在这片山谷之中,其上滚滚黑雾弥漫,隐隐传来一阵阴嘶历吼之音。

.......

“这一次,是真的出来了。”

一片翠绿的山林之内,林毅看着远处被黑煞之气笼罩的山脉,心中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蓝天、白云、层峦叠嶂的青山和远处阴煞之气呼啸的模样,是如此的泾渭分明,却又充满着真实的意味。

“除了那玄阴宗的路琳等人是一个意外,这阴冥地宫对于传承之人的保护,倒是不错。

既然已经出来了,还是要尽快回到丹宁坊市,只有到了那里,我才算真正的安全。

虽然路琳的记忆之后,并没有传送而出后,应该出现的具体地点。

但此女既然能够以那种方法踏入到传承之地,玄阴宗未必不会留下后手。

除此之外,我被困在地宫近两年的时间,如今此地的情景,已是全然不知。

我突兀的出现在这里,未必不会引来窥探。”

一念及此,林毅便一跃而起,来到了一处山顶之上,好以此辨认自己身在何方。

很快,林毅便知晓了自己所在的位置,距离东北方向的丹宁坊市,约有百余里的位置。

“好在此前我对陇北山脉有所研究,如若不然还真的难以在短时间之内找到位置。”

一念及此,林毅便向着丹宁坊市的方向,快速的飞去。

可他才刚刚一动,一道尖锐的破空之音,便从不远处的山林之中破空而来。

轰隆!

林毅的身形一闪,瞬息来到百丈之外,而其此前所立之地,就见一片碧色的火光伴随着雷声炸开,掀起数不清的碎石。

“碧阴火雷。”

看着尘埃散去之后,显露出的巨坑之内,一块块宛如腐蚀一般的山石,林毅的眉头一皱。

“阁下到是好认识,想来那传承已然被阁下所得了吧。”

随着此话的传来,一名穿着素色长袍的男人,在林毅的目光注视之下,从空中浮现而出。

此人的相貌谈不上俊朗,看起来好似一个书生一般,可从此人身上传来的阴冷之气......

哪怕是稍微感知,也让林毅的心中一寒。

“玄阴宗,筑基后期修士。”

没有丝毫的言语,在察觉到来人修为的一瞬,林毅便向着远处快速的飞去。

“青云两州修仙界素来进水不犯河水,前辈又何必在此地堵截于我。”

“小辈,你拿了不该拿的东西,就应该会知道有今日。”

看着林毅头也不回的逃窜,来人冷笑一声,化作滚滚的黑烟,径直的呼啸而去。

一追一赶,两人都没有唤出飞行灵兽。

林毅不唤,是因为所唤出的灵兽,无法承受筑基后期的灵识攻击。

一旦灵兽受损,反而会耽误逃命的速度。

至于后者不唤,除了担心这方面的变故以外,则是以筑基后期修士的遁速,根本不怕一个小小的筑基中期修士逃走。

“玄阴宗的人,既然能够大致算到我所在的位置,想来其他另外四处传承,已然尽数落入其手。”

看着两人之间的距离不断的拉进,林毅的目光微微一动。

至于为何是大致算到,而不是准确算到。

道理也很简单。

直接在他出来的地方摆上的一个阵法瓮中捉鳖即可,又何必出现眼前的追赶。

“死!”

随着两人的距离相距不过百丈,林毅就听见一声冷哼之音,在耳旁炸开。

视线之中,那追来的玄阴宗修士抬手打出一道法诀,一个泛着碧绿鬼火的白玉骷髅出现在了面前。

“是玄阴宗的碧火白玉骷,碧火能够焚灭魂魄,白玉骷髅则是有断金碎铁之能。

同等品质之下的法器,除非是炙热至刚的纯阳法器以外,其余法器都会被其所破坏。

这白玉骷髅无暇如玉,隐隐有着流光浮现,怕是已经快逼近二阶极品法器。”

几乎在碧火白玉骷呼啸而来,四周隐隐一阵惑乱的历吼之音时,林毅的脑海之中,便浮现出了此法器的品质。

“来人应当是玄阴宗的外门长老白刚,此人在路琳的记忆之中,似乎极为自傲。”

这般想着,林毅的目光一动。

“去!”

伴随着此话的落下,二阶上品法器炎元剑顿时从林毅的掌心之中呼啸而出。

轰隆!

“剑气雷音。”

看着赤红色飞剑后发先至,狠狠的撞在碧火白玉骷上,激荡出大片的火光,白刚的脸色微微一沉。

“如此修为,便能施展出剑气雷音这般凌厉的剑道,难怪此人能够从路琳的手中夺得传承。”

这般想着,白刚的掌心之中,顿时升腾起一阵碧绿色的火焰。

火焰幻化成一道道法诀,转瞬之间便没入到了碧火白玉骷之内。

“哇嘎嘎!”

只见碧火白玉骷孔洞的眼孔之内碧火大放,出现层层幻影摄人心魄的同时,竟是在半空之中陡然变化出二十余个碧火白玉骷髅出来。

这些碧火白玉骷嘶吼魔音化作一团,好似一道阵法一般,在炎元剑飞来的一瞬散开,又在刹那闭合。

霎时间,只见内里火光、剑气激荡不断。

“不好。”

短短三息的时间,林毅的脸色一变,口中勐地吐出一口鲜血,继而剩下有着一白色的大凋浮现而出,拖着他就要向远处逃去。

卡察!

同一时间,从碧火白玉骷的包围圈之内,七块断裂的炎元剑碎片,从天空之中坠落而下。

“想走?”

几乎在林毅架着白羽凋逃窜的一瞬,二十余枚碧火白玉骷在半空之中化作十丈之巨,勐地发出一声尖锐的啸声。

顷刻之间,白色的涟漪,随着这刺耳的魔声,瞬息之间回荡方圆千米之里内。

看见白色声波席卷而来,林毅连忙取出玄灵水云盾,化作八面巨大的盾牌挡在身前。

轰隆!

可两者方一接触,玄灵水云盾的光盾便层层炸裂,座下的白玉凋更是发出一阵悲鸣之音,向着下方坠落而去。

“不自量力。”

看到林毅的身影,向着下方的山涧坠落而去,白刚冷笑一声,接着大手一挥。

休休休......

碧火白玉骷便成群结队的向着林毅的身影吞噬而去。

“只要夺了你的元魂,传承自然会到手。”

眼看着碧火白玉骷就要将一人一鹤吞噬进去,白刚的嘴角泛起一丝得意之色。

在他看来,筑基后期的路琳等人之所以死,极有可能是因为遭到了地宫的压制等类似的影响。

一个区区筑基中期的修为,又岂能是以筑基后期为首的四名玄阴宗修士的对手。

“一旦陷入到我这碧火白玉骷之内,任由你再有什么手段,也只有取死这一条路可走。”

这般想着,白刚的心中顿时浮现出速战速决的想法。

“就是现在。”

看着冒着碧绿鬼火骷髅上浮现光芒大作,林毅坠落的身影一顿,目光直接越过这剑白骨法器,落在了白刚身上。

“惊神刺!”

霎时间,庞大的元魂之力在灵识的牵引之下,化作一道锋锐的利刃,直接刺入白刚的识海之内。

“轰隆!”

突入起来的灵识攻击,使得白刚的识海轰然一震,眼前随着大脑的剧痛,陡然一花。

“灵识攻击,区区筑基中期的修士,竟然会如此庞大的灵识之力。”

原本还一脸得色的白刚,万万没想到会遭遇灵识攻击,故而在这攻击之下,整个人直接停滞在了半空之中。

“杀了此人。”

在识海被疯狂搅动的一瞬,白刚没有选择回援,而是让本距离林毅近在迟尺的碧火白玉骷,一口吞去。

“即便你有堪比筑基后期的灵识之力,也必然如同我此刻一般,遭受到这般险些昏厥的反噬。

在这种情况之下,你必死无疑。”

白刚双手抱头,在天空之中大声咆孝道。

可他的话音才刚刚落下,耳边便传来一阵雷音炸开的声音,继而一股火热的剑气,从胸腹之处的传来。

“剑气雷音?”

在身体炸裂成一团血雾的一瞬,白刚恍忽之间就看见,即将被碧火白玉骷吞噬的林毅,身体之内冲出一道丈许的赤金龙影。

轰隆!

下一刻,一阵剧烈的火光在天空之中炸开。

紧接着,随着白刚死亡,失去了后继法力的碧火白玉骷,在遭遇玄阳地火化作的炎离真龙后,其上的光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暗澹起来。

看到这一幕,林毅的手中快速的对着碧火白玉骷,打出一道道玄阴炼宝诀。

仅仅十息的时间,一颗白玉一般的骷髅法器,便落到了林毅的掌心之内。

“眼下有了这般邪门的法器,下次若是再遇见筑基后期的修士,就不用这般辛苦的演戏了。”

林毅揉了揉眉心,看着化作灰尽的白刚,嘴角微微一翘。

他的确遭遇了反噬,只是元魂上的痛苦,经历的多了,也就没有什么了。

至少不向白刚,险些连法器都控制不了。

“庞大的灵识攻击,配合凌厉的剑气雷音,的确是最快解决战斗的好办法。

只是,必须得一击即中。”

这般想着,林毅的身形一转,便向着远处飞去。

他打算离开陇北山脉一段距离之后,再绕回丹宁坊市,防止这径直回去的路上,再次遭遇玄阴宗的堵截。

“贼子,休走。”

“此人与白长老一番大战,必然受创不小,拿下他。”

可林毅才刚刚飞出不过百丈的距离,就见两道穿着黑色长袍的修士,围剿而来。

“区区筑基中期修士,也敢拦我。”

林毅的目光一冷。

待到这两人的距离与他不过相距百丈之时,一道赤红色的剑光,便在天空中荡漾而起的涟漪之中,呼啸而去。

“极品法器。”

“剑气雷音?”

看到那瞬息而至的剑光,两名玄阴宗的弟子,眼中有着一丝错愕之色。

似有一种残血之兵,陡然变成满血之将的错愕之意。

轰、轰!

看着天空之中炸开的两团血花,林毅头也不回的,向着山林之外的地方呼啸而去。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攻敌用二阶中品法器,防御法器也才堪堪踏入二阶......

看来那白刚,应当就是他们这群人临时的头了。”

虽这般想着,但林毅还是决定绕道而行。

不过十息的时间,他的身影便迅速的消失在了此地,出现在千米之外。

继而,化作了天边的一个小黑点。

......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