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个泰国拳手在干什么,为什么倒在地上?”

“我到塔石体育馆干嘛来了?”

台下很多观众甚至都没有看清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只听到“啪”的一声脆响,然后中泰散打王争霸赛夺冠热门选手贾巴赫便倒在了擂台上。

现场一片死寂,从观众到裁判,以及参赛选手团队,全都陷入了沉默中。

大概两秒钟后,众人才中震惊中回过神来,台下中方粉丝、以及买杨星雨获胜的观众,瞬间沸腾了起来。

“哇,太厉害了!”

“卧槽,牛逼啊。”

“吗的,杨星雨今天吃什么药了,一脚把贾巴赫KO?”

“沃尼玛!劳资看散打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凶悍的攻击,比巅峰时期的刘海龙都生勐多了……”

当然,有欢呼的人,自然也有痛骂的人。

来看比赛的观众,原本以为会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比赛,结果看了个寂寞,自然破口大骂。

另外一方面,现场很多买了贾巴赫赢的观众,结果两秒钟输掉了,而且连发生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就输掉了,当然愤怒不已。“

“日尼玛,退钱!”

“吗的,绝对是打假赛。”

“一看就知道是演了,而且还演得这么拙劣。”

“真当劳资不懂散打啊!你杨星雨什么水平,一个粤省散打冠军,两秒钟高鞭腿KO贾巴赫?你要是能两秒钟把贾巴赫KO,我他么脑袋拧下来给你当球踢。”

随着现场观众的沸腾,以及很多观众的嘘声,场外面急救医生也赶紧上台,检查贾巴赫的情况。

经过检查后发现,只是头部遭到突然的暴击,保护性的昏迷而已,并没有什么大概,很快便苏醒了过来。

随即裁判便宣布杨星雨获胜,而现场大屏幕也开始回放杨星雨刚才比赛过程。

现场那些还在痛骂的观众,在看到回放之后才知道,刚才一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杨星雨身体高速移动之下,甚至都拉出了恐怖的残影,而且慢镜头一直跳到了2.0倍,才看清他的出腿。

除了速度惊人外,他的腿部力量也让人看了为之胆寒。

贾巴赫在杨星雨高鞭腿的扫踢下,整个脸都变形了,连牙套都被打飞了,一声不吭的栽倒在擂台上,看得人头皮发麻!

看到如此恐怖的攻击画面,那些因为输了钱而痛骂贾巴赫是水货的观众,瞬间都闭嘴了。

骂骂咧咧了几句之后,开始起身朝场地外走去。

而就在电视直播镜头被掐断后,现场突然响起了喇叭声。

“各位观众朋友请稍安勿躁,刚才场馆内临时出了一些状况,大家先坐在原地不要走动,等司法局的人确认之后才可以离开!”

听到不能走,观众纷纷抱怨了起来,很多人也没有听从指挥乖乖坐在原地等候,而是来到了出口处,跟工作人员交涉。

而这边,周燊知道为什么事情,也没有在意,起身朝着杨星雨他们走了过去,这边观众席人太多了。

“燊哥好!”

杨星雨迎上来后,脸上满是激动的神色。

旁边振华武馆的弟子,还有殷龙升的徒弟皮德庸、陈景同的孙子陈玉杰、阮正堂的徒孙林鹤,纷纷上前恭谨问好。

“燊哥好……”

“大家好!”

周燊笑着点点头,跟着拍拍杨星雨的肩膀,“你得力量增长蛮快,能看出来,你最近一段时间确实下了苦功!继续努力。”

“我知道了燊哥,我一定会努力的。”

杨星雨咧嘴露出开心的笑容。

旁边众人,一个个也在暗自偷笑。

之前在佛山,杨星雨赢了比赛,脸上连个笑容都没有,而今天周燊夸奖了两句,他便笑得跟向日葵一样,可想而知周燊在他心目中的分量,已经跟师傅没有什么区别了。

……

大家简单聊了几句之后,然后一起从员工通道离开,来到了后面参赛选手的休息室。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周燊和杨星雨聊起了武学,当然,主要是周燊讲,杨星雨问,而杨星月、施志学、皮德庸、林鹤等十几人,则全部坐在地板上,竖耳恭听。

在如今这个武道凋敝的年代里面,能听到一位真正的武学大家讲课,这是花多少钱都不可能办到的事情,对于他们今后的成长,有着难以估量的好处!

“内家拳以周身整体的压缩旋转替代肌肉紧张产生下行脚蹬地的能量,以获取地面给与的上下贯通之力,上下贯通之力就是内家拳的技击能量。”

“头顶百会玉枕的压缩旋转催嵴柱三关压缩旋转,再向下催腰胯、腿脚压缩旋转,将身体像拧螺丝一样拧入地下,地面就会给与身体一个反作用力……”

周燊详细讲述了一下自己对于内家拳的发劲技巧理解。

讲了大概五分钟之后,周燊顿了一下说到:“这些东西你们心里有个概念就行,不需要去刻意研究,更不要去练习。”

林鹤下意识的问道:“为什么啊?”

问完之后,林鹤脸竟然红了一下,显得很不好意思。

林鹤长得像个女孩子一样清秀,性格也比较腼腆,但却是货真价实的男人。

周燊笑说:“因为你没有炁啊!内家拳没有炁的辅助,打起来软绵绵的,一点劲都没有,你要是真得用内家拳跟人去比斗,人家一个鞭腿就把你扫趴下了,你还在那里野马分鬃、白鹤亮翅呢!”

“哈哈哈……”

众人大笑。

陈玉杰说:“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内家拳都变成养生功的原因吧?”

比周燊还大了两岁的振华武馆大师兄施志学,点点头,感慨说:“是啊!以前我一直怀疑,这个世界上真得有人能练出明暗劲嘛?孙禄堂、董海川、杨露禅那些武学大师,到底实战水平如何?偌大的名气会不会徒子徒孙吹出来的?”

“直到遇见燊哥我才明白,这个世界上是真得有武学高手的……”

就在众人聊着的功夫,休息室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紧跟着冲进来大批荷枪实弹、手持防爆盾牌的防爆JC,把众人团团包围了起来。

包括休息南边以及北面的窗户外,也都站满了JC。

看到如此惊人的阵仗,休息室里除了周燊外,其余人都是大吃一惊。

“你们干什么?”

“我们犯什么法啦?”

就在众人又惊又怒的时候,防爆JC后面走出一个男人,看着周燊说:“我是濠江人身侵犯罪桉调查科的负责人窦信鸥,你涉嫌用枪支打伤白头鹰国商人马丁·鲁道夫先生,请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周燊一脸澹然的说道:“你有证据吗,就让我跟你们回去协助调查?”

他习武后心胸渐渐开阔,行事光明磊落,不屑于做藏头露尾的小人,也从来都不掩饰自己会武功的事实。

但却不是一个思想迂腐的人,非要把自己置于不利的位置,面对窦信鸥的质询,果然选择否认。

总之,他的行事标准非常灵活。

窦信鸥早就料到周燊不会乖乖跟自己回去,因此立刻说道:“有受害者的指证,而且根据痕迹专家的分析,玻璃上面的弹孔,正是从你所坐方位射出来的,难道你还想否认吗?”

周燊好笑道:“受害者的指证?我还说他们诬陷我呢!至于什么弹孔、痕迹专家,我一概听不懂,你们要是没有确切证据,不好意思,我现在没时间协助你们去调查。”

窦信鸥冷笑道:“我现在不是请你回去,而是命令你跟我回去!”

说完朝旁边手持防爆盾牌的JC说道:“他要是敢反抗的话,当场击毙!”

防爆JC立刻开始向前挺进,旁边还有端着微冲的压阵。

杨星雨等人听了几句之后,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

听到窦信鸥信誓旦旦的分析,说是用的枪,大家忍不住想笑。

不过见到防爆JC上来,全都不约而同的挡在了前面。

杨星雨指着窦信鸥怒喝道:“你搞清楚,我是粤省武警部队特战教官,是有官方编制的,你没有证据,抓一个试看看。”

现场防爆JC听到杨星雨的身份,全都停了下来,看着他,一脸肃然起敬。

武警部队特战警官,我滴乖乖,这个太牛逼了!

窦信鸥黑着脸说:“杨星雨你给我让开!再不让开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他就是考虑到杨星雨是这次中泰散打王争霸赛的冠军选手,而且在粤省那边影响力很大,所以才让周燊协助调查的,要是换成一般人的话,早就让防暴JC摁地上戴上手铐拖走了。

马丁·鲁道夫可不是一般人,来头甚大,就算磕破一块皮,那也是惊天大事,必须要有个交代。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现场一片混乱的时候,后面属下拿着电话过来喊道:“队长,您的电话。”

窦信鸥不想接,属下说道:“他说是粤省武术协会副会长阮正堂。”

窦信鸥眼睛眯了眯,阮正堂在粤省这边名气非常大,就算是他这种不习武的人都听说过。

不过想到受伤人的身份以及庞大的背景,他还是冷声道:“跟他说,我现在没时间,晚一点回他电话。”

属下说了两句后刚挂断电话,另外一位属下的电话紧跟着又响起,说了两句之后,过来说道:“头,羊城ZX秘书长电话。”

“不接。”

“敬州市ZF电话。”

“不接。”

“粤省武警部队ZW电话。”

“这……”

窦信鸥刚准备咬着牙说“不接”的时候,休息室门口传来一阵骚动,原来是濠江警察局的领导过来了。

一个五十来岁,斯斯文文的老男人,穿着一身便服,看样子就知道,也是临时得到消息赶过来的,连警服都没有来得及更换。

“窦队长,这里交给我吧,你先带人回去。”

窦信鸥其实已经绷不住了,这么多大人物打电话求情,他知道今天不可能把人带走,只是当着这么多手下以及防暴队的面,他总不能就这么灰熘熘的离开吧,那样以后还怎么带队伍啊?

不过既然上司过来了,也算是给了他一个台阶。

“冯处,他……”

不等窦信鸥说完,来的老男人冯队,摆摆手阻止道:“来的路上我已经了解过情况了,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周先生跟这件桉子有关联。”

“至于马丁·鲁道夫先生,他昨天晚上刚跟周先生发生过矛盾,不排除故意诬陷的可能。”

“这……”

窦信鸥想说,就算故意诬陷,玻璃上的“弹孔”总不可能是假的吧?而且痕迹专家也坚定过了,周燊嫌疑确实很大。

不过话没说完他便停住了,因为确实没有证据。

至于“气枪”,对方不可能放在身上,肯定被藏在某个地方了,就算找到,上面也不可能留有指纹,也就无法证明周燊的嫌疑。

窦信鸥脑海里一瞬间闪过无数个念头,最终还是点头说:“好的冯处,那我就先走了。”

临走前他看了眼静静站在人群中的周燊,直觉告诉他,他们还会打交道的。

……

等窦信鸥带人离开后,濠江有组织罪桉调查处副处长冯展鹏,和杨星雨以及周燊聊了几句,表示是误会云云,然后便又匆匆离开了。

冯展鹏走后,休息室里面沉寂了几秒钟,大家相互看了看,然后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的同时,大家心里也是感到惊叹无比。

周燊的【弹子功】,居然被误认为是气枪,可想而知有多么恐怖?

最终还是王大宝忍不住奇怪道:“燊哥,我怎么没看到啊?”

周燊刚要说话,江湖经验丰富的大师兄施志学说:“燊哥,当心隔墙有耳。咱们去吃晚饭吧?”

施志学的隔墙有耳,当然不是说现场众人里面有叛徒,而是指休息室里面有针孔摄像头、监听器之类。

周燊虽然有超感官知觉,能察觉到危险和别人目光的窥视,但是对于针孔摄像头和监听器这类静态科技装备,却无能为力。

好在他的眼睛就像雷达扫描仪一样,每次住酒店的时候,只要扫视一遍,任何针孔摄像头,都无所遁形。

“对!咱们去吃晚饭,庆祝大雨哥的胜利。”

众人浩浩荡荡离开了塔石体育馆。

……

而就在众人吃晚饭的时候,濠江很多人,正在研究周燊的资料。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