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个漫长的雪夜。

发生在冬园的激烈战斗,仅仅只是安华城内的一个缩影。

当然。

也是最大的缩影。

与程瀚预料的一模一样,巡查署的总部,以及十余个哨所,先后遭到了大批蛇怪的袭击。

从敌人表现出来的组织性来看,这毫无疑问是一场蓄谋已久的袭击,目的就是狠狠报复巡查署。

第三哨所的新人巡查员,邢鹏,也经历了一个惊心动魄的晚上。

两个小时前。

哨长陶洪明,急匆匆的返回哨所,通告了署长大人下达的“戒严”命令。

邢鹏与一帮同僚一起,“吭吭哧哧”的干起了体力活。

工作内容并不复杂。

打开专门的物资仓库,人人披挂上一套防护铠甲,就连灵獒也全都戴上头盔,身体套上了链甲。

原本邢鹏亲眼目睹同僚变成怪物,明白多半是出了大事。

直到这一刻,这位新人才意识到,问题比自己预想的更加严重。

但他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埋头苦干。

接下来。

在一位巡查长的指挥下,一帮巡查员又抬起沉重的石头路障,摆放在哨所门口,以及各条主要通道。

哨所内几座高高的哨塔,常年处于空荡荡的状态,几名巡查员进驻其中,其内安装的大型弩机,通通挂上金属弦,并插上了粗大的弩箭。

两队黑甲军战士,积极响应了程署长的意志,进驻了第三哨所。

最后。

包括邢鹏在内,每位巡查员都从哨长手中,领到了三枚黑乎乎的小东西,看起来像是植物种子。

一名巡查长率先询问道:“哨长,这是什么东西?”

陶哨长咧嘴一笑,语气透着一股神秘:“这可是署长大人赐下的宝贝,叫做‘锐枪之种’,保管你们用了都说好!”

他掏出一枚锐枪之种,用力抛了出去。

种子掠过十余米,重重撞上一块石头路障。

“啪!”

种子凌空爆掉了。

十几条藤蔓当即爆发出来,霎时便钻入了坚硬的石头内部,丝毫不比钻豆腐更困难。

如此表现,“锐枪”一词算得上是名副其实。

一群巡查员,还有一帮狗子们,全都看傻了眼。

这也太厉害了吧?!

另一名巡查员回过神来,提醒了一句:“各位,等会一定要小心一点,别将锐枪之种扔到同僚身上。”

种子的威力如此可怕,万一被其砸到,只怕身上瞬间就会被戳出十几个血窟窿,活下来的概率可以忽略不计。

其他人纷纷点头称是。

就连狗子们的狗眼里,也流露出畏惧之色。

陶哨长不屑的“哼”了一声:“你们真是小瞧了署长大人的本事。”

这货用力抖了一下右手,第二枚锐枪之种飞出去,凌空划过一道弧线,径直撞向了他本人。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一群人见状,全都惊呼起来。

“小心!”

“快躲开!”

陶哨长却不闪不避,任由种子撞上自己的胸口。

“砰!”

锐枪之种没有任何动静。

这一下,不止是巡查员,连狗子们都看直了狗眼。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陶哨长迅速动了一下右手,准确的抓住种子,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被吓到了吧?”

这家伙随后才说出答桉:“署长大人制作的锐枪之种,有能力识别敌人和自己人,只会攻击敌人。”

一群人和一群狗,全都服了。

这手段真踏马神了!

邢鹏一副珍而重之的态度,将锐枪之种小心的收到了口袋里。

他心中更是充满感慨。

真是难以想象,那位比自己还小几岁的署长大人,随手弄出来的东西,就是常人眼中的宝贝。

人与人相比,真是天差地别!

*

五分钟前。

邢鹏又亲眼目睹了一幕惨剧。

“救命啊!”

“救救我~”

“呜……我好疼!”

大片哭喊声,忽然从哨所外传来。

守在哨塔上的巡查员,迅速发出了警报:“怪物来了!大家小心一点!”

邢鹏守在大门口,看见十余名平民,成群结队涌了过来。

这些人的身后,赫然跟着五只狰狞的蛇怪。

一名平民走得慢了一些,一只蛇怪接近过去,挥起利爪在其背后划了一道伤口,大股鲜血立即流淌出来。

这显然是在驱赶平民,妄图将平民当成挡箭牌。

“丝~丝~”

血腥的气息,刺激得蛇怪纷纷嘶鸣起来。

邢鹏看得又是愤怒,又是心寒。

哨所内一片沉默。

巡查员们各个面色肃然。

怪物的凶残和狡猾,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陶哨长果断比划一个手势,喝道:“动手!”

他的意思是:丢锐枪之种。

一群人整齐的挥起右手,将种子投了出去。

“嗖!嗖!”

一粒粒锐枪之种急速飙出去,摩擦空气发出轻微的呼啸声。

蛇怪们迅速动了起来,不约而同的躲到平民身后。

“砰!砰!”

锐枪之种击中平民脚下,纷纷爆裂开来。

大片藤蔓爆射出来,如同触手般狂舞起来,狠狠的戳向了蛇怪。

“啊~”

“天呐!”

这骇人的一幕,将平民们吓坏了。

他们很快发现,藤蔓就好像拥有智慧一样,没有一根伤害到自己,全都贯穿了怪物的身躯。

“呜!”

凄厉尖啸声响起。

一队黑甲军战士,站在哨塔上方,居高临下的投出短矛,顺利爆掉了几只怪物的脑袋。

这是在补枪。

这么做的目的,自然是阻止蛇怪临死前伤人。

另一边的平民们,目睹近在迟尺的血腥场面,大多被吓得软瘫在地,不少人更是大哭起来。

一名巡查员高声喊道:“喂,你们快过来!”

平民们彼此搀扶,三三两两的走了过来。

这时。

邢鹏隐约听到一声极低的叹息。

“唉!”

隐藏此人脑子里的一道超凡印记,也就是程瀚送的“小礼物”,突然轻微闪烁了一下。

这位新人心头莫名冒出一道警兆。

邢鹏勐然醒悟过来,想也不想就大吼一声:“这些人里面隐藏着复仇者,不能让他们接近。”

陶哨长怔了一下,跟着吼道:“不许过来!否则杀无赦!”

尽管不确定这句话的真假,可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想法,这位哨长还是果断下达了命令。

巡查员们当即涌起一阵骚动。

如果这是真的,那敌人的奸诈程度,简直令人震惊。

一帮平民被吓到了,站在原地不敢动。

几名平民着急的辩解起来。

“我不是复仇者!”

“我们都是普通人!”

陶哨长没有搭理平民,只是转头看向邢鹏,低声问道:“你怎么判断出来,平民里混入了复仇者?”

邢鹏实话实说:“就是有这种感觉。”

老实说,这个理由实在有点牵强。

陶哨长却相信了这番话:“你的直觉应该没错。”

他亲身体验过署长大人的“超强敏锐性”,对于这种神神叨叨的东西,天然就倾向于相信。

一帮平民,进退不得。

一群巡查员,也觉得棘手。

其一,各个哨所虽有一套法具,可甄别复仇者,可鉴别耗时较长,如今蛇怪随时可能来袭,哪有时间鉴别?

其二,复仇者很可能暗藏着“汲取生命”的超凡手段,贸然靠近存在相当大的危险。

怎么办?

陶哨长犹豫片刻,开始粗暴的撵人:“都给我离开这里!”

作为哨长,他需要为麾下的巡查员负责,将对方一股脑赶走是最安全最稳妥的做法。

另一名巡查员,给平民指出了一条明路:“哨所马上会遭到怪物的袭击,往右边走一百多米有一个小仓库……”

话未完。

惊变陡生。

二十多米外。

三名平民面露狂热之色,一齐呐喊起来:“以先祖之名!”

他们的面容忽然急速老化,原本三十来岁的面庞,瞬间爬满了皱纹,俨然就是七十岁以上的老人。

与此同时。

三道黑气从他们体内冒出来,就像利箭一样,急速射向了一群巡查员。

这正是复仇者同归于尽的手段。

“快躲!”

陶哨长急促的叫了一声。

一帮巡查员以最快的速度蹲了下来。

幸好复仇者的距离较远,这批巡查员有足够的反应时间。

也幸好由于戒严命令的关系,门口摆上几排石头路障,这就等于是掩体,否则巡查员将无处可躲。

不过。

依旧发生了一起事故。

一名巡查员的站位不太好,蹲下来时不小心将手臂暴露了出来。

其中的两团黑气,撞上了路障,就此溃散。

剩下的一团黑气,则恰好击中了这条露出的小手臂。

这一瞬间。

手臂皮肤开始急速老化。

关键时刻。

邢鹏恰好蹲在旁边,不假思索的拔出了长刀。

“铿!”

刀光掠过。

斩中了手臂。

“卡察!”

一截手臂被一刀砍了下来。

鲜血犹如喷泉般涌出,但巡查员的性命却保住了。

陶哨长赶紧喊道:“给他止血!”

几名巡查员迅速凑过来,使用劲力封闭血管,止住狂涌的血液,又将伤者送往哨所内部。

陶哨长松了一口气,又看向邢鹏,称赞道:“小邢,干得漂亮!”

邢鹏面色沉静:“救助同僚是分内之事。”

在旁边。

被斩下来的手臂,继续遭受超凡力量的侵蚀,迅速变成一截枯骨,表面再看不到一丁点皮肉。

一帮人看着这一幕,各个一脸后怕。

这个时候。

一股无比浩大的源能波动,陡然扫过了整座城市。

任何一个凝结出源感印的人,皆可无比清晰的感应到,这是层次比战士更高的超凡力量。

一个满含威压的声音,霎时传遍了四方:“赤红者,即邪恶,可诛之!”

陶哨长愣了一下,脱口而出:“玄阁出手了!”

又一名巡查员大喊了一句:“那女的变成了赤红色。”

只见在平民人群中,一名约莫四十岁的女子,浑身上下红得好像鲜血,连衣服也变成红色。

依照“赤红者,即邪恶”这句话所言,此女显然就是所谓的“邪恶”。

或者说——复仇者。

“呜!”

一声尖啸撕裂了宁静。

一支短矛从哨塔上飞了下来。

“砰!”

女子的脑袋被爆掉了。

*

冬园。

程瀚仰头着夜空,精心感受着浩大波动,一脸的古怪之色。

因为他马上察觉出来,其中的部分法门,像极了自己以往用过的一种手段。

说得更详细一些。

当初他带队清理灵叶之柄内,曾推演出一种独特的标记手段,可让虚虫显示成醒目的红色。

而玄士借助玄阵施展的法门,亦是将复仇者标记成红色。

这是巧合吗?

显然不是!

程瀚略做感应,神色愈发古怪:“这两种手段其中的原理,相似度绝对不少于九成八。”

几乎就是一模一样。

他转头望向波动的源头,嘴角微微抽了一下:“高高在上的玄阁,竟然好意思剽窃一名战士发明的手段。”

程瀚又摇了摇头,轻“哼”了一声:“虽然我并不介意,但你们好歹得支付一点专利费吧!”

话说回来。

玄阁突然出手,并不让他意外。

异神之梦发生了这么久,复仇者也闹得整个小灵境动乱连连,玄阁研究应对手段是很正常的事。

就是玄阁的速度,比他预想得更慢一些。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