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染不想留在这里陪两个神奸演戏,因为这毫无意义,而且他需要跟圣雅单独相处,把神奸的名单告诉圣雅。

圣雅诧异地扭头。

“阁下还有这种本事?”她饶有兴致地说,“不是我不相信阁下,实在是事关重大,阁下如果想与我同去,那就先试着说服我吧。”

西摩洛和库巴萨尔玩味地看着王染。

刚才王染自称有看破敌人弱点的能力,结果盯着西摩洛看了半天以后什么也没看出来,几人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或多或少对王染有些轻视。

尤其是作为当事人的西摩洛。

西摩洛已经在心里给王染贴上了自负无能的标签。

王染念头一动。

【开始即时模拟】

【......】

【模拟结束】

他深吸一口气,然后郑重其事地说道:“我如果不能说服第二区和第一区加入战争,我就卖身给守望者协会,任由二位副会长驱使。”

刹那间,四周为之一静。

在场的都是神明,在没有布置隔音结界的情况下,相互之间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王染的回答着实惊到了其他神明。

卖身?任由驱使?

至于吗?

你去给别人帮忙,还要立一个帮不上忙就卖身给别人的诺言?

这也......太高尚了!

“阁下何出此言?”圣雅面露苦色,“说服第二区和第一区是守望者协会的责任,您就算没能说服他们也是出于一片好心,我们绝不会责怪您。”

给守望者协会帮忙还得许下当牛做马的诺言,这件事传出去还让她怎么开展工作?

周围人的脸色已经变了。

假如她不立刻补救,守望者协会的风评一定会受到影响。

她无奈道:“既然您的态度这么坚决,那我就带您走一趟,但刚才的话就当您没说过,不然我就不带您去了。”

她其实也有些疑惑。

王染凭什么有信心说服第二区和第一区加入战争,要知道,她以守望者协会副会长的身份拜访也碰了一鼻子灰。

王染点头道:“感谢您的信任,我不会让相信我的人失望。”

圣雅露出笑容:“那我们走吧。”

这时,一直埋头吃喝的阿雷忽然出声:“王染先生,您先忙,那件事我会告诉我的弟子,您忙完了以后联系我就行。”

王染微微颔首。

他本来打算留在这里等橘猫,但事态有变,他不得不提前离开。

“副会长,副委员长。”

“我先走了。”

王染意味深长地说:“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还能跟二位把酒言欢。”

西摩洛微笑道:“会的。”

库巴萨尔咧嘴道:“遇到危险就捏碎我们的信物,千万别忘了。”

王染笑而不语。

还惦记你那b信物呢?

放心,忘不了!

回头就给你俩扔青铜门里去,让你俩跟铡刀好好唠一唠。

“跟我来。”

圣雅转身朝传送门走去。

王染紧随其后。

“第二区和第一区是最古老的两个区,他们的思想比较保守,自尊心格外强烈,您跟他们讲话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分寸。”

圣雅叮嘱道:“我费了很大力气才说服他们跟我再见一面,就算不能让他们加入战争,也一定不要恶了他们。”

这次会面非常重要,所以她才不想带王染参加。

她停顿了一下后又说道:“在您说话的时候,如果我开口打断了,您就停下,把事情交给我。”

她还是担心王染把事情搞砸。

王染点头道:“我明白。”

圣雅把手按到传送门上,五颜六色的光芒从门缝里溢出。

王染注意到圣雅没有刷卡。

他推测达到神明的层次以后,使用传送门可能就不需要借助额外的媒介了。

圣雅打开了门。

“跟我来。”

她率先走进门里,王染跟了进去。

......

这是一个空旷的没有窗户的房间,房间里只有一张巨大的黑色圆桌,空气中浮动着令人平心静气的异香。

“坐吧。”圣雅轻声道,“他们还没来。”

她拉开一张椅子,款款坐下。

王染有样学样。

他心想第二区和第一区的架子可真不小,居然让守望者协会的副会长在一个空会议室里干等,连一个端茶倒水的仆从都没准备。

对方根本没打算好好谈。

就从这个态度来看,圣雅说服他们的可能性就不大。

王染回忆了一下刚才的即时模拟。

在模拟里,直到他说话之前,第二区和第一区的人都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他们同意圣雅的会面请求,似乎只是因为圣雅请求得太频繁。

他们不堪其扰,所以才勉为其难地同意见圣雅一面,希望圣雅以后不要再纠缠他们......

时间悄然流逝。

圣雅始终端正地坐着,凋塑般纹丝不动。

她仿佛是用这种姿态向可能在暗处观察这间会议室的人传递信息:无论你们如何冷落我,我都不会放弃。

忽然,会议室的灯光暗澹下来。

圆桌的其他座位上出现一道道朦胧的人影——第二区和第一区的人甚至没有真身前来。

圣雅的心微微一沉。

她阅历丰富,自然明白这样的情况意味着什么。

她知道是自己太乐观了。

她还以为第二区和第一区的人动摇了,但从眼前的情形来看,实际情况显然跟她想象的很大出入。

这次会面恐怕还是没有好结果。

她在心底叹了口气。

“圣雅副会长,您身边的这位是......”

一道宽厚的人影发出问询。

圣雅露出明媚的笑容,她开口道:“沙司会长,您应该知道我们在战争中取得了一次前所未有的胜利,这场胜利得益于这位强者提供的情报,他叫王染。”

在介绍王染的同时,她也在向王染介绍说话的这道人影。

王染礼貌道:“您好。”

他虽然不知道这个沙司会长是什么身份,但这个人被冠以会长之名,再不济也是与圣雅平起平坐的强者。

他对圣雅产生了一丝好感。

圣雅在介绍他的时候抬高了他的身份,把具有重大意义的胜利归功于他,这显然是在为他之后讲话做铺垫。

圣雅没有敷衍他,而是真的为他准备发言的机会。

“王染,略有耳闻。”

“听说是一只手就能捏爆邪神头颅的强者。”

沙司会长忽然话锋一转:“但今日一见,似乎有些名不副实的嫌疑。”

圣雅眉头一皱。

王染是她带来的人,质疑王染就是从侧面抨击她。

“哪里名不副实?”王染微笑道,“莫非沙司会长觉得邪神的脑袋不够硬?”

“沙司会长要试试吗?”

一语双关,会议室静得连一根针掉到地上都听得见。

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了。

“圣雅,这几句话是你教的?”

沙司会长语气平澹地问道。

圣雅面不改色地摇了摇头,她反问道:“我也有些好奇,沙司会长为什么说王染先生名不副实,沙司会长能为我解惑吗?”

她很欣赏王染对沙司的回击。

强硬才能赢得话语权。

如果王染表现得软弱,等会儿轮到王染讲话的时候,谁也不会认真听。

“如果我没看错。”沙司会长缓缓说道,“王染先生恐怕还是个普通人吧?”

圣雅扭头看向王染。

“别说高筑神坛点燃神火,我连神性都没看到!”沙司会长的语气一点点加重,“你们守望者协会把一个普通人塑造成战争英雄,意欲何为啊?”

圣雅的眼神变得怪异。

她的确没从王染身上感受到真神的气息,但这明显是因为王染收敛了气息,沙司却说王染是普通人。

她相信沙司不会无的放失。

沙司肯定是“看出”了什么,毕竟在这种高规格的会议上指着一个真神说对方是普通人,一旦说错了,丢脸会丢到无数世界去。

没人会故意败坏自己的名声。

但王染不可能是普通人。

战争堡垒捕捉到了王染出手时的画面,王染抬手便唤出一座山挡下了邪神的攻击,寻常的真神都做不到那么轻松写意。

她用问询的目光望向王染。

王染默默发动【时空置换】,然后轻描澹写地说:“在座的各位都是真神,我也一样。”

呃!

沙司愣住了。

王染看向沙司,他询问道:“你有什么疑问吗?”

沙司沉默两秒后答道:“没有。”

我怎么能把王染当成普通人呢,王染明明是跟我一样的高阶真神,我简直太可笑了!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沙司感觉自己的脸在烧。

圆桌上响起阵阵嗤笑声,空气里充满了欢乐的气氛。

圣雅也笑了,她轻声道:“沙司会长是不是劳累过度了,怎么会说出那些奇怪的话?”

沙司默不作声,像闭麦了似的。

“既然没有疑问,那就请各位听我说两句。”

王染开口道。

【时空置换】的持续时间有限,既然开启了,他就要尽快把事情搞定。

【您创建了指定天赋几率UP池】

【您消耗了十次抽取机会】

【......】

【您抽到了蓝色天赋「蓝海开拓者」】

【累计消耗抽取机会96次】

【抽取结束】

【「蓝海开拓者」几率UP池关闭】

【您失去了「三观不摇晃」】

【你获得了「蓝海开拓者」】

【蓝海开拓者】

【你可以宣布某一领域是蓝海,其他人会信以为真,直到碰壁为止】

“各位!”

王染面朝圆桌上的所有人说:“捍卫第三区的战争是一片蓝海,有利可图,要抓紧时间参加,不然就没机会了!”

前面就是火坑!都给我跑步前进!

圣雅一下子傻眼了。

她本来期待王染发表一番高论,说服第二区和第一区。

虽然可能性很低,但也不是完全不存在,可她万万没想到王染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离谱的话。

蓝海?

什么蓝海,明明是尸山血海!

她主要负责处理内务,但不代表她不了解这场战争的残酷性。

守望者协会虽然暂时击退了邪神,但也有上千个世界的生灵在战争期间变成了亡魂。

不是上千万或者上千亿,而是上千个世界!

有利可图?

这场战争打下来,守望者协会和第三区自救委员会一丁点好处也没捞到,还损失了一大笔钱,阵亡了不少神明!

这只是战争的开始。

在战争彻底结束之前,损失只会越来越大。

王染说他擅长说服别人,不会是指他擅长睁眼说瞎话吧?

但在座的哪个不是人精?

谁会上当啊?

完了!

要是第二区和第一区认为守望者协会企图愚弄他们,合作就彻底泡汤了!

圣雅的心跳速度骤然加快。

她紧张地开口道:“他的意思其实是......”

是什么呢?

快想想啊!一定要圆上!

这时,她忽然听到一个激动的声音。

“不错,确实是一片蓝海!”

啊?

圣雅有点懵。

“他说的对!这是前所未有的机遇!”

“再不参加就没机会了!”

“这种好事我们怎么能错过?”

“今天就跟守望者协会敲定合作!”

“我们必须战斗在第一线!”

“谢谢你提醒我们!”

圆桌上的人你一言我一语,恨不得立刻起草契约,参与保卫第三区的战争。

圣雅沉默了。

她心里有一万句话想说,最后全堵在嗓子眼,糅成了一句话......

你们是不是疯啦?!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