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假山庄门口。

一个相貌中上的青年,静静站在那儿。

青年的皮肤很白净,穿着一身老式练功服,和康天辰送给李长青的款式很像,只不过通体呈灰色。

“秦齐先生,请问你为什么要挑战宗师先生?”

一个记者将话筒递到秦齐面前,身后的摄影师正抬着摄像机,镜头正对秦齐的脸。

“你作为今年才突破上位武者的青年选手,选择在这个时候挑战李长青,是因为你觉得旧术不如灵能,对吧?”

此刻,整个庄园门口都被大量武者吸引而来,但却无一人喧哗。

无论是身为武道宗师的李长青,还是上位武者秦齐,都不是他们可以评头论足的。

这种场面下,无论是灵能派还是旧术派的武者,他们都只能保持安静

秦齐眼底闪过一丝为难,被无数人看着,摄像头就在他眼前几公分处。

这样的感觉让秦齐很不自在,面对镜头,他努力抽动嘴角,笑了笑。

“只是听说李宗师身为灵能失格者,还能依靠旧术踏足上位领域,我对他的修行之路很好奇,正好我也才突破上位不久,来挑战宗师先生只是凑巧,凑巧而已。”

任何一个上位武者在现场,都能明显感觉到秦齐不正常的精神力波动,这家伙言不由衷。

但那记者却不依不饶,她胸口别着武道协会的标志,显然是协会的御用记者,带着任务来的,怎可能轻易放过秦齐。

“是吗?”那记者露出标志的笑容,一歪头。

“我不信。”

秦齐脸上的笑容尬住了,这辈子他都没怎么接受过这样的采访。

一时间,上位武者堪比计算机的大脑宣布报错。

然而他不说,那记者可不会停下,她直接反客为主,问道:

“秦齐先生也是少年天才,在三十五岁不到的年纪,就突破到了上位,作为灵能飞升派的拥护者,秦齐先生来挑战李宗师,想必是为了证明灵能不比旧术差,甚至更强对吧。”

秦齐愣了,不是,你怎么能血口喷人呢?

然而,不等他开口,那记者已经直接帮他下了定论。

“所以,这一次秦齐先生来挑战李宗师,想必是有了必胜的把握。”

“上位一星,和李宗师完全处在一个境界,如果秦齐选手你能击败李宗师,那你完全可以证明灵能依旧是和以前一样,在层次上全面优于旧术的存在.”

“只有天赋不够,和灵能度共鸣太低,甚至于被确定为灵能失格者的武者,才会去考虑得更次的选择。”

“秦齐选手。”那记者脸上挂着狐狸般的笑容,看向秦齐。

“你会向所有灵能派的武者证明,只有天赋不行的人,才会去选择旧术,这一种同阶不如灵能的修行道路,对吧?”

秦齐懵了,他下意识地就要反驳,可脑中,一道冰冷的嗓音却蓦然响起。

“秦齐,别忘了我们的约定。”李铭不带感情的嗓音回荡在秦齐耳边。

借助亚空间,两个上位武者在旁人无法觉察的地方,开始了交流。

“可……副会长,您只是说要我去挑战李长青,可没说……”

“这也是约定的一部分。”李铭的嗓音依旧无情。

“秦齐,别忘了你师父最想看到什么,孰轻孰重,你应该分得轻吧。”

“我又不需要你做什么,无论等会儿记者都说什么,你答应就是了。你的灵能共鸣度在上位武者中算低的,如果我不帮你安排研究院的飞升预备项目,至少在十年内,你不可能打进全国百强。”

“你怎么完成,答应你师父的事?”

对于秦齐这样,天然便不站在灵能派这一方的上位武者。

李铭对他的想法,便是如工具一般使用。

只要达到了自己想要的目标,通过利益交换就行了。

必要的话,也不是不可以进行威逼。

秦齐大脑疯狂旋转,他想起了三年前,自己师父病到床前给予他的嘱托。

秦齐的灵能共鸣度很低,几乎是刚刚卡在理论上能够共鸣亚空间的最低要求,能够成就上位,完全是他的武道天赋逆天。

在二十五岁的时候,就已经抵达了中位巅峰,是李长青之前,修行速度最快的天才。

但他足足用了十年,才堪破了最后一道瓶颈,突破到上位。

全国赛百强。

这是秦齐师父的一块心病。

作为这个时代,硕果仅存的两位武道宗师之一。

他们没有等到李长青横压一世,便因为伤病和其他原因,早早退出了全国赛的擂台。

而秦齐师父,对他最大的期望,便是秦齐可以打入全国赛百强,告诉所有人,他们道场的宗师名号,不是虚的!

而如果自己不接受李铭的交换,按照他的灵能共鸣度,恐怕在他师父病死前,自己都没可能触摸百强的席位。

很难相信,一个上位武者竟然会病死,但这的确是存在的。

自从三年前,他的师父彻底病倒,不时陷入昏迷后。

秦齐能够感觉,自己师父的生命气息,正一点点衰弱下去,而所有灵能医疗设备却都不起作用。

他毫无办法。

“我……明白了。”终于,秦齐答应了李铭的条件。

而此刻,收到李铭的通知,那名记者按了按耳麦,露出明媚的笑容。

“秦齐选手?”

催命的钟声响起,秦齐深吸一口气。

“是的……”他顿了顿,带着微不可觉的颤音道:

“我会证明,灵能是优于旧术的道路,选择旧术的武者,都是迫于无奈,真正的天才不会却走这条给失败者铺设的修行道路。”

此话一出,秦齐只觉得自己的嵴梁骨都要碎了。

如果师父看见了今天的直播,恐怕会痛骂自己吧。

但可惜,七个月前那一次昏迷,他的师父到现在都没有醒来的迹象。

当围观的武者听见秦齐的话后,一部分人沸腾了。

“秦齐,你个丧良心的狗东西,汪老知道了,必会把你逐出师门!”

“数祖忘典的白眼狼,武道协会给了你什么好处?”

“秦齐,你还配回去见老师吗?啊!”

人群中,几个中年汉子面红耳赤,他们指着秦齐的后背大声呵骂:

“我呸!妄你还是老师亲手教出来的,你难道忘了十多年前,你凭什么可以叱吒风云,?你凭什么可以在那么多武者面前独占鳌头?”

“老师辛辛苦苦把毕生所学的道韵交给你,结果你就这样回报老师的?”

“不帮扶旧术也就算了,现在李宗师好不容易帮我们旧术派走出了一条通天大道,你居然还搞破坏?”

然而,没等那些人说完,李铭就已经站在了他们身后。

所有声音都被他以模湖处理。

怒骂声,唯有同样是上位武者的秦齐能够听见。

“切,什么老师不老师,懂不懂弃暗投明啊!”

“就是,如果秦齐战胜李长青,不就说明灵能强于旧术吗?事实胜于雄辩!”

少数灵能派立马还击。

这样的争吵,被李铭控制在小范围,大部分武者并不知晓。

李铭抬起头,正巧与秦齐回头的眼神对视,他张开嘴,无声道:

“记住你要做什么。”

秦齐重新低下头。

身为当前硕果仅存的旧术派,自己中下位如此顺利,便是依靠了师父,交给他的道韵雏形。

而他现在,居然要为灵能派站台,去击败当前旧术的先驱,让灵能彻底踩在旧术头顶。

真是讽刺!

秦齐心头空落落一片,他双目无神。

宗师先生,为什么你不能早点出现了,为什么你不能早一点儿告诉我们,旧术可以走通直达上位的道路。

如果李长青早几年出现,自己现在应该当早就抛弃灵能,投入到旧术的怀抱中去了。

可惜,太迟了。

这么多年,为了实现自己师父的愿望,秦齐不断朝着亚空间靠拢,自愿参加过五次不确定结果的灵能项目。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导致他这十年来,为了和亚空间共鸣。

非但没有领悟完整的道韵,反而对道韵的把握甚至还有所下降。

不过,至少自己成功突破了上位,距离老师的目标又近了一步。

望着庄园前紧闭的门户,秦齐突然希望李长青从天而降,一巴掌把自己给拍死。

就在这时。

砰——

庄园的大门打开,一袭白衣呼啸而出。

“我听说,有人要挑战我。”

“就是你吗?”

李长青的目光锁定眼前的秦齐,他眉头微蹙,一股不和谐之感,从对方身上传来。

李铭童孔紧缩,他的嘴角勾勒出笑容。

随即似乎有些不放心,他又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这才彻底松了口气。

果然,有人要挑战他,李长青这厮就没有功夫完善旧术修行的秘籍了。

秦齐胜或不胜,都能帮助他完成打断李长青编纂秘籍的计划。

只不过,若李长青还这样傲慢下去,被秦齐击败,那就更好了!

“秦齐,记得你要做的事。”他的声音传入秦齐脑中。

“别忘了,你师父想看见的,是你进入全国百强,而不是旧术。”

“你要分清这两者的差距。”

又一次,李铭强调了秦齐师父的愿望,他要以此让秦齐在对上李长青的时候,不能有丝毫迟疑。

想到这儿,他又加了一句。

“你师父的生命体征现在怎么样,你比我还清楚,以你的灵能共鸣度,三年内都不可能进入百强。”

“唯有我,可以帮你,成熟的飞升预备项目,以你的共鸣度和实力,没有资格,只有我可以帮你破格获取一个名额。”

“没有前途的旧术,有什么怀念的必要?既然你已经共鸣了亚空间,就投入灵能的怀抱吧。”

Pua手段李铭十分拿手,做了这么多年的副会长,这点儿手段,他还是很懂行的。

李铭不再迟疑,作为武道协会的副会长,这种情况下,他必然要露面。

“李宗师,看起来很自信嘛。”

听着耳旁那恶心的声音,李长青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

“李铭,你来这儿做什么?”

听闻李长青对自己的称呼,李铭的脸色一下就沉了下去。

不过想到李长青接下来的下场,他在心头连忙安慰自己。

天要人亡,先令其狂。

没必要和一个失败者发气,秦齐是三年前才突破上位的,一届全国赛都没有参加,对方的神通只有他和研究院的人知道。

还没有蜕变肉身的李长青,越狂越好!

这样,他的计划才能越顺利,甚至于超额完成!

“不做什么,只是听闻今天有上位武者间的对战,我身为武道协会的副会长,自然不能坐视不管。”

“更何况,这场比赛,还将决定旧术和灵能,孰优孰劣,你说对吧,李宗师?”

说话间,李铭伸手一挥。

下一瞬。

吴欢,肖旻,叶昊天三人陡然出现,站在李铭身后。

前者一脸怨恨地望向李长青,后者却完全将其视作空气。

“李宗师,现在有四名上位武者在现场,完全可以完全挡下两位造成的能量余波。”

“不如,就在会场对战如何?”

一个上位七星,一个五星,加上两个二星和三星的。

以他们的实力,理论上讲,的确足够轻易挡住两个上位一星交手的余波。

又看了眼在天地感知中,无比不协调的秦齐,李长青点点头。

“可以。”

……

一天前就收到通知的青州武者,在武道协会的推波助澜下,早已将会场坐满。

擂台上。

李长青感受着精神力剧烈波动的秦齐。

“你的心,很乱。”

“啊,我……”后者心头一惊,还没等他开口。

李铭冷漠的嗓音再度出现。

“秦齐,别忘了你的师父。”

后者瞬间哑然,嘴里的话咽进了喉咙里。

李长青挑挑眉,随后不再开口,他倒要看看,李铭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站在擂台死角,场上没有裁判。

李铭四人不敢大意,迅速支撑起灵能结界,防止任何力量的外泄。

叶昊天眼神闪烁,他和李铭开始了沟通。

“副会长,你确定秦齐的状态没有问题?他可是旧术派的人。”

“不会。”李铭胸有成竹,他敢肯定秦齐不会出错。

“这家伙,对自己的师父很看重,脑子也不好使,已经练武练傻了,我刚才已经给他做好了思想工作。”

“抓住他师父的愿望,就能狠狠拿捏他。”

叶昊天点点头。

“这么说来,万无一失?”

“万无一失。”李铭确定地点点头。

“秦齐这家伙的神通,可能是与他的道韵雏形有关,很强大,虽然灵能共鸣度低,但在这个阶段,绝对完美克制肉体尚未蜕变的李长青。”

擂台上。

师父最后的愿望,不断于秦齐脑中闪回。

而此时,李铭的声音传遍整个会场。

“比赛,开始!”

上位武者的比赛,不存在裁判,就由他来暂时客串。

李长青挑挑眉,他依旧照例体表浮现金光,准备先看看情况。

果不其然,场外李铭的眼睛一亮。

“一开场就用金光神通护体,我就知道他的弱点是肉身!”

稳了!

与此同时

秦齐也下定了最后的决心!

对不起了,李宗师。

下一瞬。

他整个人直扑李长青而去,通过亚空间,瞬间出现在后者身前。

和李铭说的一样,李长青这个人傲慢到了极点。

一开始的攻击,绝不会躲避。

李铭死死盯着李长青,只见后者如他想的一样,傲慢站在原地。

你死定了,李长青!

秦齐抬起手,在刹那之间。

施展了神通。

他五指并拢,化作一把手刀,直刺向李长青胸膛。

坚不可摧的金光挡在二人之前。

手刀掠过。

却没有任何碰撞。

两者好似属于两个不同的时空。

吴欢完全无法奈何的金光,被秦齐的手刀轻易穿越。

好!!!

李铭已经看见李长青惊骇的模样。

我让你傲慢,我让你不躲。

李长青,你也有今天呐!

这点距离,根本无法回避。

李铭通过灵能,将擂台里的情况放慢后,全方位地展示在所有观众眼前。

他要让所有人看着,李长青因为傲慢的失败!

后者的神通,失效了!

这便是秦齐最强大的神通,空间切割。

堪称完美且无敌的初见杀,尤其是针对李长青这样傲慢的家伙。

相比于可以被能量干扰的时停,空间切割无论是在杀伤力,还是在隐秘程度上,都要更强!

磅礴的灵能喷涌而出,化作最锋利的刀刃,无坚不摧。

以肉身直面他的全力一击。

就算是上位武者也得受到重创,更何况肉体还没有蜕变完成的李长青。

砰——

清脆的响声,传遍整个擂台。

半秒后,观众们齐声发出惊呼,但随即他们所有人惊骇的尖叫,堵在了喉咙里。

李铭兴奋的脸色凝固在脸上。

擂台中,秦齐一记手刀穿过金光,结结实实砍在李长青的胸膛之上。

道袍破裂,露出下方宛若不似血肉的玲珑肌肤。

秦齐只觉得自己砍中的不是李长青,而是一整个世界。

!!!

“蜕变完成了?”

李铭绷不住了,叶昊天的童孔剧震。

怎么可能?

这才多少天?

他记得很清楚,自己身为天生神通者,肉体的蜕变都持续了足足三个月。

李长青满打满算,也还没有两周。

这不可能!

而且,他一个刚刚迈入上位的武者,凭什么用肉体,接下同样是上位一星,秦齐的全力一击。

肖旻的脸色已经彻底黑了下去。

他可以肯定,就算是自己被秦齐这样砍中,也必然是个轻伤。

怎么可能完好无损?

而此刻,观众们也看完了李铭通过灵能转播的画面。

无敌的旧术形象,再一次深入人心。

“不愧是宗师,这是传说中的肉身成圣吗?”

“直接用肉身硬接上位武者的神通,这就是旧术吗?太霸道了!”

李铭大脑飞速思考,他已经彻底傻眼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

他已经计算了所有可能,但为什么,李长青还是可以超出他的想象。

毫不防御,直接用身体硬接秦齐的全力一击。

再联想到李长青恐怖的神通,这就是传说中掌握炁的修行者吗?

他的真实实力有几星?

四星,还是五星?

然而,就在李铭思考着对策的时候。

李长青的声音传遍整个擂台。

“你,是旧术派的武者?”

秦齐一愣,他勐地抬头看向李长青,却见后者若有所思道:

“你的路走错了,为什么不先凝聚道韵?”

“我……”没等秦齐回答。

“罢了。”

却见李长青摇摇头。

“你愿意转修旧术吗?”

!!!

一石激起千层浪。

观众席仿佛被按下了静音键。

李铭的表情骤变,一股不好的强烈预感在心头升起。

这家伙,又要做什么?

想起省赛上,李长青一幕幕挑战自己常识的行为。

要遭!

而秦齐却仿佛被雷霆击中。

“我……还可以转修?”

“为什么不行。”李长青笑了,他已经知道为什么秦齐会被李铭安排来挑战他。

不过这不重要。

李铭这厮,又给自己送了一个大舞台啊。

“来,我教你。”

秦齐愣住了:“就在这?”

“就在这!”李长青微微一笑,随即伸手按住秦齐的头顶。

“准备好觐见太上了吗?”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