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帝冈。

前些天的大战。

让这里受损非常严重。

现如今修复工作已经开始了。

施工人员正在对广场以及附近的建筑进行重建。

不过冲突与大战之中受损最严重的大教堂不在重建行列,只会在现有的基础之上进行一些小规模修复与整改。

“不可思议!”

“这就是圣朗基努斯冕下创造的神迹吗?”

“既然传说中的圣徒真实存在,那么耶稣上帝肯定也曾真实存在过!”

“……”

人们面对大教堂。

无不露出敬畏乃至狂热之色。

曾经华丽的大教堂,此刻从中间一分为二,其中一半依然相当的完整,另一半则裂痕遍布,其中沉重结构已经消失。

教堂依然屹立不倒。

这不是神迹是什么?

不管多么华丽外表,不管多么高明的设计,都不如眼前这座外表看起来残破的教堂更加让人崇拜,而它已经成为教廷最为神圣的圣地。

卢塞尼教宗正在听取两位枢机主教的汇报。

其中一位枢机主教振奋道:“虽然这次的战斗,让教廷承受不小损失,但因为圣朗基努斯冕下的出现,教廷的影响力与声望不减反增。”

另一位枢机主教继续道:“我们收到来自世界各地上百个国家、企业、财团、私人家族的捐赠,目前累计已经超过五十亿欧元。”

“……”

两位主教的汇报。

让卢塞尼喜忧参半。

教廷能重振声势,所依靠的无非是圣朗基努斯强大的实力,这些国家势力与其说是想交好教廷,倒不如说是在讨好圣朗基努斯一个人。

虽然这位冕下实力深不可测,但是他就算在强大终究也只是个人的强大。

未来是修炼者的时代。

教廷没有独属于自己的修炼者传承。

那么迟早还是无法避免被时代淘汰的命运。

卢塞尼忽然心有所感,勐地从座位上站起来,让眼前两位枢机主教不明所以。

“冕下在呼唤我!”

“我要立刻进入地宫!”

两位枢机主教闻言面色一变。

圣朗基努斯复活后,他并没有抛头露面,而是继续蛰伏在地下,只有当代教皇才有资格与之见面。

如今感受到呼唤。

卢塞尼又岂敢怠慢?

他赶紧停下手头所有工作,先进入到大教堂地下墓室,又通过墓室地道进入更深层。

“冕下会在什么地方?”

卢塞尼没有进入过圣朗基努斯长眠之地,此刻面对眼前漆黑的墓道,不由得感到有些迷茫,不过迷茫并没有持续太久,漆黑空间里出现许多类似萤火虫的光芒。

是指引!

卢塞尼跟随光芒流动而前进。

最终走进一个十分隐蔽的地下空间。

卢塞尼从来没有来到过这里,教会典籍从没有记载过这样一个地方,此处距离地表起码有一百多米深。

走进其中。

卢塞尼顿时被眼前景象惊呆了。

他眼前所呈现的,竟是一片宽阔的原野,其规模比梵帝冈本身还要大!

卢塞尼很清楚教堂底下不可能出现这么大的地方,这应该是一个类似于秘境的隐藏空间,所以过去一直没有被人发现。

这里遍布了发光的金白花丛。

光靠数以百万花朵散发微弱光亮足以照亮空间。

这个地下空间非常高,至于具体多高无法推测,一层特殊的尘埃云笼罩头顶,星星点点的光亮,让它仿佛真实夜空里的璀璨银河。

卢塞尼产生一种恍忽感。

只觉自己来到黑夜之下的野外。

几乎忘记自己身处于封闭的地下空间。

有一棵数十米高的圣树,屹立于花丛形成的花海中央,主干粗壮、枝杈无数,树叶异常茂盛,生命气息蓬勃,正散发着让人内心安详幸福的气息。

圣朗基努斯的身体,出现在大树之上,浑身被长满荆棘藤蔓束缚,仿佛已经与这棵树融为了一体,从他残破身体里散发出的光芒,让整棵树都变成了圣洁的金白之色。

“拜见冕下!”

卢塞尼想都没有想直接跪了下来。

这才是真正的神迹,任何华丽的词汇,都无法描绘万一。

虽然他无法理解这里发生的一切,但他知道这一切的根源来自于眼前的存在。

圣树之上。

萧羽睁开了眼。

他披着圣朗基努斯皮肤。

又一次出现在这里装神弄鬼。

毕竟,这个马甲有天然的身份,不利用起来搞点事未免可惜。

“起来吧!”

卢塞尼赶紧起身。

他小心翼翼来到圣树前:

“冕下突然我召唤不知有什么吩咐?”

萧羽道:“即使没有这次召唤,你很快也会主动来求见。”

卢塞尼点头:“正如伟大的冕下所言,我最近这些天对教廷的未来,甚至对信仰产生了很大的困惑,如今世界上可能只有冕下能替我解答疑惑看。”

萧羽道:“我将会沉睡一段时间,而在正式进入沉睡之前,有些事情必须完成,顺便也可以替你解答困惑。”

听到了这话。

卢塞尼激动的浑身颤抖。

没有任何掩饰或委婉用词。

他直言不讳的问道:“如果上帝并非无所不能、创造万物的天主,信众的信仰将从根本受到颠覆,教廷真得还有继续存在下去的意义吗?”

与过去某些道貌岸然的教会领袖不同。

卢塞尼是一位真正虔诚、拥有坚定信仰的教皇。

他又并非脑子僵化、无脑狂热的老顽固,无法无视全球近两个月发生的事,无视越来越多的证据以及客观存在的事实……那位天主并不全知全能的神,他很可能也只是一位修炼者而已!

萧羽道:“虽然你们对天主的认知存在偏差,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人们的信仰毫无意义。”

卢塞尼:“可神存在本身都被否定了,我们拿什么来凝聚自己的信仰?”

萧羽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什么是神?”

卢塞尼如实说:“神开辟世界,神创造生命,神庇护信徒,神制定律法,让人遵守并明辨善恶,让这个世界变得就果然有序。”

萧羽于是道:“那么你知不知道,雅威之所以会成为远古修炼时代的至强者之一,最大原因就在于他获得了一个比世界存在本身还要古老万亿年的神秘传承。”

卢塞尼一愣。

居然有这种事?

他听说过天地重生的说法。

按照圣朗基努斯的说法,这传承肯定是来自上一个,甚至更久远的天地。

萧羽继续说:“这个创造了传承的伟大存在,有足以撕裂混沌、开天辟地、逆转时间长河的力量,一念之间就能衍化全新世界,弹指之间让万千世界灰飞烟灭,你觉得他能不能被称之为神?”

卢塞尼艰难的咽了咽口水:“这等突破凡人想象的伟力,当然毫无疑问只有神才能做到!”

事实上。

圣经描绘的天父。

在这个世界也未必真的全知全能。

否则就会出现许多悖论,比如为什么会出现地狱撒旦,又为什么动不动就发怒,惩罚他所不喜欢或失败的造物?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而圣朗基努斯口中描绘的这位存在,他不仅能随手创造出全新的世界,还能弹指间让万千世界毁灭,恐怕比宗教典籍里描绘的任何一个神都要强大。

所谓的神就是强到极致的修炼者!

卢塞尼突然产生一丝明悟,“这位伟大的存在可有名讳?”

萧羽:“他的名讳已湮灭于无数纪元轮回之前,因为机缘巧合之下,我获得了他的部分传承,所以我愿意称他为圣光之主”

圣光之主……

卢塞尼已经有所领悟。

宗教从诞生一刻开始也在不断经历演变和进化。

现如今主流三大基督派系,最早也是从犹太教变革而来,从摩西到耶稣再到后来的穆罕默德,无不以以先知或使者身份重新诠释、修改教义引起重大变革。

或许。

时至今日。

教会需要进行一次革新!

神从来都是存在的,只是描述不够精准,所以会出现信仰偏差。

上帝在创世纪中所说的第一句话便是“要有光”,或许这句话并不完全是后人杜撰,其中很可能隐藏着更深层的含义。

萧羽感觉时机差不多了。

他继续道:“我准备创造圣光律法,让圣光在这个世界传播,让它成为这个世界乃至诸天万界唯一的信仰,你是否愿意成为第一位皈依圣光律法的使徒!”

卢塞尼浑身一震。

圣朗基努斯冕下这是要赐予教廷专属的传承吗?

虽然这个修炼传承,似乎与一般的传承,存在很大不同之处,但只要是可以被教会普及的传承,无疑都有再造教会再造信仰的作用。

何况。

是源自天主雅威。

是源自于圣光之主的修炼之法!

他想到了这没有犹豫再次跪下:“我愿追随天主皈依圣光!”

萧羽满意的点了点头,破碎的身躯之内,白金符文不断激荡,指尖凝聚出一滴白金般的血液,被直接弹射到了卢塞尼的眉心之中。

“我已经将圣光传承之法以及我的部分圣光力量赐予了你!”

“这将解答你心中所有的困惑,也会让你直接具备一部分圣光之力。”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唯一的圣光教皇,你的使命是传播全新的教义,将圣光律法以及圣光力量传递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希望我下次苏醒的时候。”

“你的表现让我满意。”

“……”

卢塞尼受赐圣血后。

直接就陷入了昏迷,

这个过程中庞大的知识、记忆,能量不断与身体融合,大脑以及耳边不断回荡着圣徒冕下的话。

不知过了多久。

卢塞尼勐地清醒过来。

圣徒双目紧闭,气息完全内敛,似乎已经于大树融为一体,成为了一具没有生命的凋像。

卢塞尼知道圣朗基努斯冕下已经陷入沉睡,他之所以能够复活是因为拥有来自上古的圣血,而这些圣血很可能是从耶稣弥赛亚身上意外获得的。

就在刚刚。

他将其中一滴圣血赐给了自己。

这滴圣血,不仅蕴含强大的能量,更承载着无数古老的传承知识。

卢塞尼年逾七旬,已经接近八十岁,此刻因为获赐了圣血与传承的关系,瞬间经历了一次脱胎换骨。

虽然头发依然苍白如雪,但是脸上皱纹完全消失了。

曾经干枯的身躯也变得充盈强壮起来。

如果无视这满头苍发,此刻卢塞尼看起来最多四五十岁,不仅浑身散发着圣洁的气息,更笼罩着旺盛的生命气息,仿佛处于人生中最具智慧与精力的鼎盛期。

“原来这就是圣光!”

“感谢圣朗基努斯冕下!”

“卢塞尼必不辜负您的期望!”

“圣光律法必将通过教廷发扬光大!”

卢塞尼非常清晰的认识到。

圣朗基努斯赐予了自己多么大的机缘。

这位伟大的存在是圣光之主真正的传人,而类似这样的存在历史上很可能只出现过两位,而第一位就是破晓时代的圣雅威。

没错!

是圣雅威。

而不是天主。

神依然是存在的。

教廷信仰本身没有问题。

因为在获得圣光律法传承、了解更多更精准的真相后。

卢塞尼心目中的天主与上帝已经成为无数岁月之前的圣光之主、或者说就是纯粹的圣光本身,雅威、耶稣,以及眼前朗基努斯都是圣光的传人

他们应该是平级的!

是真正的圣徒!

至于自己?

卢塞尼已经明白了自己的使命,他是由圣徒选出来的代理人,也是圣光教廷第一位教皇!

自己的使命是成功完成教廷改革,重新修改教义以及新圣经,为圣光律法传播奠定基础!

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因为对于狂热的宗教分子来说,异端有时候比异教徒还要邪恶万倍!

如果卢塞尼现在跑出来说,朗基努斯与雅威是同等地位的圣徒,恐怕第一时间就会引起全球各地一批古板而狂热信众的激烈反对。

不过。

无所谓!

如今的教廷已经不同了!

如今的教宗也已经脱胎换骨!

未来教会有圣光律法作为力量的源泉,所以会变得更加自信,不惧怕挑战以及质疑!

再一次叩拜传道圣徒之后。

卢塞尼站起身,随后一阵纯白色的光,从他的体内释放出来,让他的身体缓缓飞到半空。

“这就是圣光的力量吗?”

“我如今修为已经达到蜕凡境四重天!”

卢塞尼感到非常的振奋,没想到受赐圣血带来的改变这么大,让他直接成为当世最顶尖的强者!

当然了。

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

卢塞尼释放出来的圣光颜色不太一样。

圣朗基努斯身上的圣光是金色、更准确的说是白金之色,这种颜色圣光是最正统最原初也最强大的圣光。

卢塞尼目前只能催动普通圣光之力,所以颜色才会呈现纯白之色。

即使如此。

如今的他也不容小觑。

卢塞尼迅速离开了这个空间,随后立刻下令彻底封锁地下墓室、不允许任何人进入其中,以免打搅圣徒的沉睡。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