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海大学。

徐知木带着柳凝清和安小米回到了学校。

现在的问题就是,小学姐依然不愿意直接搬回小区的家里。

但是已经把自己的画板之类的东西搬回公司了。

到了滨海的当晚。

徐知木在寝室楼下等着小学姐。

柳凝清穿着自己的一身小裙子,徐母给她买的白裙她平时还不舍得穿。

柳凝清下楼的时候,宿舍的边缘还鬼鬼祟祟的露出几个脑袋偷看着。

是王宁宁她们几个,自从两个人吵架之后,这还是第一次晚上一起出去。

而且八成啊,两个人说不定要回去住的。

徐知木走了过去,想要牵着小学姐的手,但是柳凝清却微微抓了抓了他的手臂。

两个人先一点点走出来寝室的视线。

还不好意思呢。

徐知木笑着回头超寝室那边看了一眼。

王宁宁几个,还在对着徐知木加油打气之类的。

到了前面的校园街道,徐知木又反手把小学姐的玉手给抓住了,柳凝清微微晃了晃自己的手,最后也就让他抓着了。

“清清,谢谢你答应我一起回家。”

徐知木今天和小学姐在课堂上,徐知木一直求着柳凝清能一起晚上跟着他回家里去住。

但是柳凝清还是一直没有答应,最后徐知木拿出了泼皮无赖的气势,才终于让小学姐答应和他回去一躺。

“说好的…我只是去打扫一下卫生…扫完我就回去。”

柳凝清却小声的强调着。

只是语气里的底气都有点不足。

“没事,我们回家再说。”徐知木也是打着马虎眼,心想着你都被我骗回家里,走不走还能是你说的算?

柳凝清眼神略微有点幽怨,看着他古灵精怪的眼神,也是微微都了都自己的嘴唇。

心想着,一定要回去才可以……

路过小区旁边的超市,徐知木没着急回去,而是带着小学姐去买了一些菜。

“老婆大人最近辛苦,今天晚上我下厨给你好好补补。”

“我…我不饿……”

柳凝清一旁轻声说着,她知道徐知木想吃的那是什么菜啊,分明就是自己才对……

但是徐知木选择性耳聋,一个劲的买着柳凝清喜欢吃的东西。

一路到了小区里。

望着熟悉的小区,还有那熟悉的一层。

柳凝清的脚步却有点小小的紧张。

“走吧,这间房子,也好久没有迎接它的女主人了。”

徐知木握住小学姐的手,柳凝清看着徐知木的脸庞,又看了看熟悉的楼层,她还是微微低着头和徐知木一起回去了。

开门。

打开了灯,熟悉的家具摆设,一切都和原来一模一样,只是五一的几天假期,房间里免不了有一些落灰。

其实徐知木已经抽空回来一趟了,但是故意没有打扫,还把自己的脏衣服之类的都摆了出来。

倒不是徐知木故意使坏,或者真的懒成了什么样子。

对于小学姐而言,无论是打扫卫生还是做饭,或者帮他处理公司的业务,只要能帮助到她,柳凝清心中就觉得很欢喜。

徐知木故意把家里弄的看的乱一些,其实也是为了告诉小学姐,自己没了她真的不行。

而小学姐也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归属感和认同感。

这可不是pua,真爱的双方用一点点小套路,相互奔赴了属于是。

“家里最近没有打扫…清清你可别嫌弃我懒,没有你在家里都是乱糟糟……”

徐知木挠了挠自己的头,故意露出有点不好意思的表情。

柳凝清看着家具上落着灰尘,还要阳台上放着好几天没洗的衣服。

“懒猪…”

柳凝清嘴里还是轻声的说了他一句,但是徐知木那一句,家里没有她,就一直都是乱糟糟的话。

还是让她的心里忍不住升起一丝丝窃喜的感觉。

那是被人需要的感觉,远比索取获得的幸福感更强。

“我帮你一起吧。”

徐知木准备帮忙,但是被柳凝清有点嫌弃的给推走了。

小学姐虽然有大半个月没有回来了,但是还是很熟练的找到了围裙,拿着抹布和鸡毛掸子,开始细心的打扫着房间里的每一处角落。

徐知木看着小学姐窈窕的身段,这个冷清了大半个月的家,终于又恢复了往日的温馨。

徐知木也没有闲着,开始去厨房里忙活了,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先抓住他的胃。

小学姐把他的心和胃都给抓住了,他知道一顿家里的美味晚餐,对于一个人有多么高的幸福感。

尤其是工作的男人,无论多晚回家,家里永远有热气腾腾的可口饭菜,永远有给自己预备的热茶,永远会有一个自己喜欢的,也把自己当成唯一的女人笑着出来迎着自己回家。

没有质问,没有争吵,也没有无理取闹,有的只是对自己的关心,没有一个男人能拒绝这样的女人。

小学姐就是这样,徐知木在厨房里热火朝天的忙着,做饭也是一件费精力的事情。

但是他偶尔看着客厅里小学姐认真打扫卫生的模样,心里也是一阵温暖。

有时候,有些辛苦在面对喜欢的人的时候,也是一种幸福。

小学姐把家里的里里外外都打扫的干干净净,徐知木换下的所有旧衣服全部都洗干净了,整整齐齐的晒在阳台上。

五月后的季节,忙完这些,柳凝清的身上也出了一些香汗,白净的肌肤有些汗水的痕迹,一些浑身落在身上。

不但不显邋遢,反而多了一种凌乱的美感。

她又在每个房间里都看了看。

尤其是卧室里,柳凝清愣了出神了许久。

她看着房间里的这张床,脑海里都是两个人相拥而眠的画面。

柳凝清眼眸低垂,她把围裙脱下,转身刚准备出去。

厨房的门打开了,浓郁的饭菜香味扑面而来,徐知木端着盘子碗快,放在了桌子上。

“打扫完了啊,准备洗洗手先吃饭吧。”

徐知木笑着开口。

柳凝清愣了一下,看着桌子上已经做好的饭菜,徐知木的厨艺现在属于是跟自己老妈和小学姐的双传承。

无论是卖相还是味道是还是有一定可取之处的。

而且这些菜还都是柳凝清喜欢吃的,每次她去郑城,徐母都会给她做,徐知木头偷摸的学了几手。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柳凝清当然也看出来了,全部都是自己喜欢吃的,而且竟然还做的真的有模有样的。

柳凝清看了看徐知木,又看了看桌子上的饭菜,她犹豫了一下,还没有等着开口说话。

徐知木就拉着她直接坐下了。

“柳大人给个面子,这些菜我第一次做,您给品尝一下提提意见,我以后好改进。”

徐知木扶着小学姐坐下了,柳凝清本来想说自己不饿来着的。

但是一下午上课,刚才又一直忙着家务,她这会还真有点饿饿的,平坦的小肚子发出咕咕的声音。

柳凝清俏脸一红,徐知木哈哈一笑,把碗快给她放好,还盛了一锅南瓜羹给她放在面前。

嗅着菜香,还要热气腾腾气味香甜的南瓜羹,让少女的心尖尖也似乎被融化了一般。

“清清,你尝尝这个,我特意跟妈学的。”

徐知木献着殷勤,给小学姐的碗里都夹满菜了。

柳凝清看着碗里的菜,一时间没有动快子吃,而是抬起温柔又带着一点犹豫的双眼。

“我…我就吃完饭,我就走……”

“先吃饭吧,什么事吃完饭再说。”

徐知木笑着抱着碗,开始吃了起来。

柳凝清看着一桌子的菜,看着徐知木因为做饭,额头渗出的汗水,她的心中还是忍不住一软。

慢慢端起自己的碗,加了一口菜放在嘴里……很好吃。

柳凝清的眼眸闪动着,看着徐知木。

“好吃吗?”徐知木问她。

“嗯…”柳凝清点点头。

徐知木“那我以后每天都给你做饭好不好?”

“不,不要……”

正在吃饭的柳凝清却忽然摇了摇头,嘴里的饭菜都忘了嚼了,抬起头忽然有点紧张复杂的看着他。

徐知木愣了一下,然后就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忽然伸出手,在小学姐的唇角把她刚才因为激动,而粘在嘴角的一粒米饭拿了下来。

然后直接就放进自己的嘴里,笑着开口道:“那以后,还请我们的柳大厨给我做饭好不好?”

柳凝清看着徐知木的眼睛,她有点小鹿乱撞的低了低头,俏丽绯红,最后她看着桌子上的饭菜。

没有说话,但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这个小傻子,现在的女生都是提起来做饭就没劲,还希望找一个会做饭的男朋友照顾自己。

但是在小学姐这里,自己给她做饭,就像是自己剥夺了她下厨房的幸福权利一样。

吃完了饭。

小学姐坚决不让徐知木去洗碗了,而是自己去把碗给刷干净。

从厨房里出来,柳凝清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将近九点了。

要是再不回去,学校里寝室就要关门了。

这时,徐知木从洗浴间出来了,他挽了挽自己的衣服,看着小学姐说道:“清清,热水已经放好了,你去洗澡吧。”

柳凝清的目光瞬间有点警惕,最后往后退了退:“我不用……”

“怎么不用?你今天打扫为什么身上又是汗又是尘土的,不洗洗澡多难受啊。”

徐知木能轻易放她吗?

那肯定不能!

“我回…寝室洗就好。”

“寝室里能舒服吗?凉热水都不及时万一着凉了怎么办。”

“我没事,有盆盆……”

“可是水都已经给你放好了啊,你要是不洗就浪费了,你想一想非洲的孩子连一口水都喝不上,你却浪费一大盆水……”

徐知木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但是被柳凝清轻轻掐了掐腰间的软肉。

一脸幽怨的看着他。

“好吧。”

徐知木叹了一口气:“就洗个澡,我保证不去偷看你洗澡,行了吧?”

柳凝清面颊红红的,她这会身上汗虽然干了,但是内衣什么的都贴在身上,不洗洗澡肯定睡不着觉。

她看着徐知木,最后点了点头。

“得嘞。”

徐知木去把房间里,一直给她留着的拖鞋拿了出来。

“清清,我给你换鞋。”

徐知木蹲下身子,就准备给柳凝清换鞋。

“我自己来…”

柳凝清下意识躲了躲,但还是被徐知木给抓住了:“没事,男人伺候老婆天经地义。”

徐知木直接把小学姐的鞋子脱下来了,小学姐穿着一双白色的小袜子。

一双小脚小巧玲珑的,白袜子虽然被穿了一天,但还是白白净净的,温热的气息传入手中。

徐知木又直接把她的袜子给脱掉了,一双洁白的玉足露了出来,小脚趾颗颗分明,像是一串剔透的玉葡萄一样。

柳凝清面色红润,她下意识紧了紧自己的脚趾,想要从徐知木的手掌心里逃出来。

但是徐知木笑嘻嘻的抓着她的脚,放在了拖鞋里面。

“变态……”

“人可以喜欢脸,喜欢胸,喜欢腿,凭什么就喜欢脚的就是变态?”

徐知木据理力争,看着小学姐的双眼:“就算是变态,那也是因为清清你的小脚长的太好看了,你这是再引诱我犯罪,你才是……”

柳凝清红着脸不理他了,而是走进了浴室里,露出一个小脑袋看着徐知木:“不许…进来。”

“我的人品你还不放心吗?”

徐知木笑呵呵走过去,但是柳凝清直接关上了门,还反锁上了。

但是徐知木嘴角一弯,只要留下来洗澡,今天你还想着走?

徐知木看着小学姐脱下来的鞋子和袜子,他嘿嘿一笑,砸吧了一下嘴,伸出手拿了起来。

浴室里,柳凝清坐在浴缸里,时不时看向门边的地方。

那个家伙竟然真的还这么老实……

柳凝清的目光也在浴室里看着,洗手台边,自己的毛巾,浴巾,甚至牙刷和一些别的东西都和她离开的那一天一样。

就感觉…自己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这些所有的东西都在等待着主人的归来。

最起码这个家里…自己的痕迹无法被替代。

柳凝清的心中多了一些底气出来。

洗完澡,她慢慢的探出头,发现客厅里没人。

她穿着拖鞋慢慢走出来,到了客厅内,她看到徐知木在阳台里似乎正在搓洗着什么东西。

她走过去了两步,才发现徐知木手里竟然洗着她的袜子!

还有鞋子,他竟然也给自己洗了!

柳凝清低头看了看,自己只穿着拖鞋的小脚,衣服的话家里还有一些替换的,可是鞋子……自己本来也没有几双。

上次自己走的时候,都带走了。

徐知木也回头看着小学姐,嘴角忍不住扬了扬,但还是开口道:“清清,我帮你把袜子洗一洗,穿了一天了,要是不洗就要滋生细菌了,说不定会引起脚气引起脚部感染,说不定严重了还会脱皮溃烂,最后引发截肢……”

“无赖……”

徐知木还没有絮叨完,柳凝清红着脸去捏住了徐知木的耳朵,她微微跺了跺自己的小脚。

“我,我要怎么回去啊?”

“那就不回去呗…老婆老婆别拧耳朵。”

徐知木夸张的喊着,柳凝清知道他是装的,但还是松开了手。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穿的拖鞋,其实这个天气穿拖鞋回去也可以。

但是…那自己的脚就要被别人看见了……女孩子的脚,是只能自己最亲近的人才能看的。

看着徐知木一脸得逞笑容的模样,柳凝清也是气呼呼的撅着小嘴。

“没事清清,要不然你今天就在这里睡吧,我保证不乱来。”

徐知木也终于暴露出自己的涩狼獠牙。

柳凝清抿着嘴唇,从一开始自己只是想来打扫卫生,到后面吃饭,再到后面洗澡,又到了现在这一步……似乎都是他全部都算计好的一样。

这个坏家伙。

可是她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穿着拖鞋的小脚,和被别人看到相比……她还是选择留了下来。

一间屋子,一床被子,徐知木差点被赶到客房里。

最后还是厚着脸皮抱着自己的被窝和小学姐凑在一起了。

当然,暂时还是一个人一个被窝。

夜晚,徐知木看着小学姐,想了好一会才开口道:“清清,我们要不要…趁着这段时间一起去见一趟叔叔?”

柳凝清脑海里浮现出自己父亲的身影,已经两三年未见了。

如果要见面的话,那就是要商量订婚的事情吧。

柳凝清心里有点紧张,支支吾吾的没有一个确切的回答。

徐知木见状,又犹豫着开口说出第二个问题:“清清你要是没有做好准备,那我这段时间能不能……去一趟京都?”

柳凝清的眼眸瞬间低垂,她愣愣的看着徐知木,她知道的,徐知木和那个女人之间,或许不会一时半刻的分的清清楚楚。

毕竟,徐知木现在的公司背后的大股东一直都是她,即便是他们两个没有任何关系……谈生意也免不了见面的。

但是一想起这件事,她的胸口就痛痛的,下意识开口:“我…不要…”

“那要不然你就陪着我,我们一起去见叔叔好不好?”

徐知木语风一转,忽然又笑着看她。

“我…”

柳凝清愣了一下,看着徐知木狡猾的笑容,她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又被他套路了。

其实见自己爸爸才是他最终的目的?

刚才那一瞬间,她真的觉得……要是能订婚的话…真的挺好的。

面对徐知木出的这个选择题,最后柳凝清还是轻轻点了点头,但是她拉着被子挡住自己的脸颊,紧张兮兮的开口:“那我…我也准备一下……”

柳凝清觉得,还是自己提前跟父亲说一下。

“好,那我等你的回复。”

徐知木笑着伸出手摸了摸小学姐的脑袋。

但是徐知木也在心中想着。

订婚要,去京都也要。

很多事情是他自己惹出来的,他就要像个男人一样把事情解决。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