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末巨大的手臂,将手中的北冥道人握紧。

此时繁密的藤蔓将对方完全束缚,迅速包围成茧,随后拉扯入他宽大的羽翼之中。

转瞬不见踪影。

这一次,他脸上的不再有先前的微笑戏谑,而是双目微眯,赤红的三勾玉眼童转动速度加快。

倏倏倏!!

脚下自海而起,直冲上天的无数丛根,此时飞快消退,没落入水,最后化作一道绿光,融入林末体内。

转眼消失于天地。

噗!

只留下海寰道人干枯的身体砸落入海。

随后被滚滚波涛与激荡的水花淹没身形。

林末一直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下方,不过却不是在看前者没入海中的尸体。

海面上,此时多了一道人影。

那是一个巨大的怪人,体型臃肿,上面依附暗色鱼鳞,黑白的发丝,如海蛇一般,不断蠕动。

其生有三目,额头处有一足足占据整个印堂的童孔,嘴唇则是狰狞的口器。

臃肿的身材,肌肉主要聚集在嵴背,那如小山般的背部,生有鲨鱼一般的鱼鳍,上刻无数珊瑚鱼兽花纹。

最引人瞩目的则是那满是鳞片的胸膛正中,居然生有一张人脸。

人脸仙风道骨,五官飘逸,紧紧闭着眼睛,似乎正在假寐。

那张脸,林末再是熟悉不过。

“碧央真人……”

作为七海内海第一人,七海陆人中,真正的顶尖高手,拥有镇压辽阔七海之力。为金鳖岛真正的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

即使放眼整个赤县九州,其也是真真切切的顶级人物。

威名传播于七海九州之上,自身经历更被编为无数话本小说传唱。

也是他此行真正的目标。

如今,却是真正碰见了。

而果然有些不凡……

如今远远相视,林末便感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

对方只是立在那,似乎便散发出一股恐怖的压迫感,给他一种,类似于被某种恐怖生物所注视的感觉。

在这种状态下,源力流动速度加快,皮肤则自发紧绷,肌肉更是不断颤动,调整着最佳的发力方式。

这是身体察觉到危险时,自发进入了一种最适合搏杀的状态。

这种感觉,他已经很久没经历过了。

有些像当年面对那莲海郡主,面对尹旭娜老师,面对组织老大天赤闇一般……

确实很强。

不过对方状态似乎有些不对劲?

其就那么平静地站在海面,与那疯狂扭曲的姿态形成强烈的反差。

而且看的也不是他,而是……

“这是……不好!!”下方,原本正震撼于北冥道人,与后续不知从哪冒出的海寰道人莫名其妙,一下就被搞死的阿飞,此时好像发现了什么,面色一变。

他手中三把断剑发出死寂的辉光,整个人冲天而起。

方向正是林末。

“阁下,一定要阻止碧央!他已堕入魔道,濒临道化!!一旦道化功成,必然会引得真正千羽界兽魔妖道降临!!”

此时他总算明白,为何冥冥中,剑意会向他示警。

眼前的境况,居然真是想要开界域!

金鳖岛堕入魔道为假,开辟界域,招引那边大老降临是真……

只见此时整片海域上,无数灰色气息从大海各处升起,涌向天空。

那座原本暗澹的黑色灯塔,位于正中。

于海面上,投下清晰的倒影。

随着黑气越来越向上,原本暗澹的黑塔还是恢复明亮,

海面上的投影,越来越大,随后也缓慢升出一座塔尖。

那居然也是一座同等无二的灯塔!

两座灯塔相向而行,天空中裂痕涟漪越来越密集。

聚集的乌云也越来越稠密。

“还请阁下出手!!”阿飞见林末一直没回应,速度再次加快,大声吼道。

他虽然没认出林末身份,但对方既然对海寰,北冥等人出手,那就意味着他们是同一战线。

而对方实力更是远胜过他,乃是在场仅有能阻止此次灾难之人!

只是……

林末看了对方一眼,身形一闪。

整个人顿时消失不见。

下一刻,则出现在另一处。

平静地看着这一切。

从他的感知上,眼前碧央状态虽然有些奇怪,但给他的感觉,绝对远强于杀生和尚之流。

就他所见过的大圣战力中。

最弱的自然要属那庞大的黑鲸,单靠体型,以及一些自带的污染,吓唬一些真君还行,面对真正的强者,便是砧板上的肥肉,任人宰割。

其次则是金鳖岛的马守一,对方突破方式也有些另类,因此强度很低,只是凭借千羽界法门种种术法,手段有些诡异。

再之后,便是小万佛寺的杀生和尚,以及方才对阵的怜月,北冥,海寰。

而如果说那巨型黑鲸实力是1,那边马守一则在1-1.5之间,在他看来,两者真正对打,多半是你打不死我,我也搞不死你的结果。

多加的0.5,都是看着对方不死特性上来的。

至于杀生和尚,嘴虽然硬,实力却也不差,至少有个5的水准,真正爆发,还要更高。

怜月,北冥两人要强一些,常态便差不多是10,爆发更强,还不算一些诡异术法。

而眼前的碧央……

根据他武道天眼观察,以及对比分析,其给他的感觉,起码在100以上……

其实这样的代差,单纯以数量多少比喻,已经有些不太恰当了。

因为真把碧央与马守一放一块,前者杀后者只需一瞬,而杀10个,20个,或者也是一瞬……

已然达到量变形成质变的地步。

两人放对搏杀,他没把握。

打得过的前提,他倒是不介意出手,掠夺些修行资粮,并报个仇,维护苍生和平,打不过,有危险,自然是先避其锋芒。

等境界突破,等天赋叠加,再来干,不香吗?

阿飞见状一愣,一咬牙,速度暴涨,一个拐弯再度冲向林末。

然而林末见状,勾玉状童孔凝滞一瞬。

轰!!

无色界略微扩张,后者直接身子一震,随即速度凝滞,难以寸进。

前者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你无需求他,有我在,战局同样将逆转……”

突然间,一个清脆如黄鹂般的声音出现。

远处海面,忽然间,出现了一个人影。

尹旭娜此时身着蓝色铠甲,脸庞上满是坚毅之色,右手持一五颜六色三叉戟,左手则提着一半米长灰白色的海螺。

一条粉蛇从螺口爬出,缠绕在她手臂。

其上贴有一张黄色纸条,此时已揭开大半。

只见她看了眼林末,看了眼海面上的碧央真人,最终目光落在天空中不断重叠的黑色灯塔之上。

“一阴一阳双重布置?”

她冷笑一声,毫不犹豫,一把将最后的符纸一下撕开。

海螺拿起,轻轻触碰嘴唇。

一阵悠扬的螺声响起。

顿时,下一刻,天地间满是惊涛拍岸的声音。

“这是?”

远处,林末不由抬起头,只见海面上骤然掀起无穷无尽的浪潮,层层叠叠,一浪高过一浪,从远处汹涌而来。

其中没有任何水元,意劲气息,好似只是普普通通的大潮。

给人感觉与每年九月的泰淮江大潮一般,

然而在抵达黑色灯塔之处时,浪潮已然达到数十米高,刚好拍下,将不断接近的灯塔淹没。

有飞溅的水花覆盖碎裂镜面般的天空。

那些裂痕,居然在愈合!

“无用!”

一句千羽界的呢喃声于天空响起。

很快,呢喃声越来越大,犹如晨钟暮鼓般,在上空回响。

在人耳中尤其甚,有一种使得武夫意劲紊乱的效果,彷若某种音波魔功!

林末皱眉,身形再闪,又退了些距离。

平稳落地的阿飞,听到这声音,直接被勾动不过被勉强镇压的伤势,一时间头晕目眩,一股恶心感涌上心头。

像是有人拿着铁锤在自己脑中凿。

他好像想到什么,死死看着远处。

只见原本平静站在海面的碧央真人,双手张开,直接朝天空中拍下的浪潮飞去。

“嗯?”尹旭娜微微变了脸色,小脸上出现郑重的神情。

海螺声调一变。

缠绕在她手臂上的粉色海蛇一下消失不见。

随后蓦然便体型变大,落入那浪潮之中。

“跃龙门,开绝天,断地通!”

粉色海蛇闻风则长,踏浪则粗,

直接长出鳞片,龙爪,龙角……

在浪潮中腾跃,好似要由蛇化龙。

然而下一刻。

哐当!

一声惊雷响起。

电光涌动间,天地大白。

粉色的海龙消失不见。

只见那碎裂玻璃一般的天空,一下裂纹凝实。

紧接着,一只庞大的手,从中伸出。

那是一只满是腐朽道袍的手。

手掌枯瘦,宛如失水一般,骨头上紧紧依附了一层皮。

挤压而出的皱纹,好似有着某种玄妙的轨迹,给目睹者目眩神迷之感。

这一只从天的那一端伸出的手掌,只是轻轻一拍,便将那特殊而又普通的浪潮抹灭,将那粉色的海蛇抓没。

“我又来了……跨越千难万险,我……终于再次抵达此界。”绕口的千羽界口音,在天地间回荡。

天空中,又是一只手伸出。

两只手一撑,大半身形钻出。

那是一个道人。

满是腐朽道衣的道人。

看不出雌雄之分,因为面孔上,蒙有一澹澹的灰光。

只是立在那,只是露出大半身子,便有灰色气流如蛇般,自身躯上涌出。

其想要全身穿过,很是艰难,不断有电光在那道衣上炸开。

但即使是雷霆,也只是在那腐朽道衣上响彻,似乎也不敢靠近那干瘪的肌肤分毫。

旋即。

只见怪异形态的碧央真人端坐在两座黑色灯塔之间,丝丝缕缕的黑色意劲自其身上钻出,没入道人身上。

犹如提线木偶一般。

后者行动速度越来越快。

不多时,一只腿便伸出。

如液体般流淌的灰光,缓缓流淌,甚至滴落在海面,将其污浊。

“这是……”

原本便死死看着天空的阿飞,心头一颤,下意识握着腰间断裂的竹剑。

“道祖真身?而且是不受压制的道祖?”一头粉色长发的女子,手持着三叉戟,捏着海螺,站在一卷波涛上,同样看着这一幕,看着那腐朽道人慢慢穿出。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怎么……怎么可能?”

轰隆!

一声巨响。

那从开始延续到之后,犹如碎裂镜面般的天空,此时犹如装满石灰的玻璃管,终于承受不住压力,瞬间裂开。

填充在内部的大量灰色云烟,在这爆破之中,如流星一般四处飞溅。

到处是连绵的道音,天地中,好似也出现了诸多异象。

黑色的灯塔,包括碧央真人,此时身子都在崩殂,化为滚滚黑烟,融入那道人体内。

后者气势越来越蓬勃。

好似在恢复?

“这就是道祖?”林末正色,无色界开始紧缩,贴附于他周身。

祖道真身也退出了,恢复成常态,一丝气息也不露。

他神情肃然,观察着这一切,收集着信息。

千羽界中,最强者自然当属那高高在上的十仙,其下便是道祖。

十仙中境界不得而知,然而道祖层次,便是地解仙。

据他所知,于千羽界中,作为道祖,无论是祖道真君,还是仙道仙尊,这个层次,都能独立行走于恒沙世界,广洒道统,统合自身道众!

能做到长生不死,能做到毁天灭地!

不用多想,自然强悍得可怕。

可如今,似乎强的有些离谱了。

对方气息明显还未恢复,但居然在他感受下,比作为七海内海第一人的碧央真人,还要强!

难怪赤县被压着打了近千年之久,只得以九龙风水大阵绝天地通,勉强抵御。

‘不对!正常而言,道祖不会这么恐怖,至少在赤县范围是如此……毕竟要受到天地压制……意思是,这一系列谋划,最终想要招引的不止是一位道祖,而且是不受压制的道祖?’

林末看着碧央真人与那腐朽道人间链接的黑线,一个念头不由浮现。

真是如此,似乎也能解释为何千羽界会大费周章搞这一出。

寻常开启一处暇点,可远远费不着花费如此多功夫。

倘若真如他想的一样,一位不受界域压制的道祖,怕是堪比界域中的十仙……而且还能自由行动……

怕是直接就会对战局造成连锁反应。

真若如此,七海怕是……

然而不待他多想,他便勐然看见一惊异的一幕。

远处海水凝结成冰,紧接着,一下破碎。

从中九头庞大的蓝眼鲨鱼拉着一青铜战车游出。

上方则是一道人影。

一道通体蓝色的人影。

驾着战车,踩着波涛袭而来,身后是无穷的海水。

这是……

海皇尼拉赫?

林末童孔一缩。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