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应了。

确切来说,是神原乐答应了刚才天海九琉璃的请求。

答应她的主要问题在于,神原乐不知道自己应该用什么理由来拒绝她。或者说作为一个曾经连牵牵女孩子手都要腼腆一阵的青春期男生,他完全不想拒绝少女的这个请求。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唉。”

好吧,神原乐承认,想得再多,终究都将归于那一个不争的事实。

——自己就是想和九琉璃一块入浴洗澡!

虽然两人平时已经足够亲密了,神原乐也抱过天海九琉璃在被窝里啥也不做一起睡到过天亮。可像这种程度的亲密接触,的确还是第一次。

神原乐站在酒店浴室的白瓷浴缸旁,手刚刚拉开了热水的阀门,仍旧保持着握紧的姿势。

热水充斥缸底,白雾在浴缸中缓慢上升,头顶炽亮的暖灯打落下来,使得整个浴室充满了水亮亮的润色。

神原乐盯着浴缸中的水,心里想着等会儿就要和琉璃一块儿沐浴的事实,想到有可能和她各坐在浴缸的两旁,心中难免有着难以遏制的季动。联想到那时候的画面会不经意地令心跳加速,体温升高,然后胸口也开始变痒、变热、变得焦躁不宁。

这让他的五感变得敏锐,难以耐下的心让他无聊到忍不住开始打量这家酒店的浴室。

浴缸、淋浴、洗手盆、镜子、玻璃墙...不知道是不是好的酒店都是这种德行,非得把浴室的玻璃墙搞得既透明又不透明。朦朦胧胧的形态。这无论从里面看向外面还是外面看里面,都看到影子,显得特别暧昧。

“为了有意烘托气氛?”

神原乐念叨着这些,就在他把浴缸里的水放到一半多的时候,浴室的玻璃门被敲响了。他回过头,看到很是脸红的天海九琉璃捏着一条白色浴巾挡在胸口,推开了浴室的门,站在了门口。

她在脑后扎起了亚麻色长发,整张白皙发红的脸蛋没有一根多余的发丝,这让她显得比平时要干净利落不少。天海九琉璃发现他看向了自己,透出一股温和的澹澹温柔目光害羞地侧向了一旁,她在害羞,亦或是在犹豫要不要进去。

好像在害怕面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一般,面露可爱漂亮的殷红。

外露的锁骨、雪白的肩膀、裹住身体的单薄浴巾......

一眼看过去,少女所露出的肌肤并没有多少,但浴巾下那对并拢在一起双腿却尤为惹眼,纤细颀长,紧致又不失柔软,肌肤更是白中带粉显得极其明亮。如果再仔细观察一眼,还能发现她将双腿并得很拢,并有着将脚趾紧抓地面的微小细节。

她害羞地用手遮掩在她的胸口处,然而恰好是这个青涩的遮掩动作,让她白皙锁骨下的陡峭坡度上升了一个档次,也让她此刻所展现出来的害羞,玲珑可爱得更加像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

这种介于青涩与妩媚之间的样子,才是让男生难以抗拒的绝妙美景。

神原乐看了她一会儿,也不由把脸转了过去,同样有些不好意思地去看害羞状态下的九琉璃。

“我...我可以进去了吧?”

“啊,嗯...进来吧。”

天海九琉璃鼓起了勇气才走了进去,她走进浴室的第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就抱着她的洗漱用具傻站着。期间她又看神原乐没有主动向自己说话,发现了他身上还穿着日常服饰,便出声询问道:“乐君...先不把衣服换下去吗?”

“这个嘛...刚才是打算换的。”神原乐发现天海九琉璃仅仅是穿着浴巾来到浴室面对自己,就已经羞得无法与自己对视,“...要不琉璃你先出去?我先把衣服换下去什么的......”

“不用出去...我可以帮...帮.......”天海九琉璃低埋脸蛋,支支吾吾越说越小声,直到彻底没声后她才突然抬起头,用比平时要微小的声音说道,“乐君可以就在这里换,我转过去就行了......我、我先转过去了,你先自己换吧。”

然后她就转过去了,背对神原乐。

有必要这么害羞么?

但明白她现在是踌躇加害羞的心理,神原乐也没有多在意什么。

其实要他当着她面脱衣服也不是不可以,毕竟男生又没那么多讲究,为了洗澡脱个上衣或者裤子而已,又不是脱裤衩。

神原乐普通地脱掉了上衣,然后将衣服挂在浴室靠外的位置。

话说琉璃刚刚是不是想说帮自己脱衣服来着?

“好了吗...?”

“嗯,可以了。”

......

......

这期间沉默的尴尬气氛,神原乐已经不知道怎么用言语去描述了,他只知道琉璃在回头看自己的时候,回头往自己的身上瞟了好几眼,那带了几分腼腆与好奇的目光看得他非常不好意思。

“身材...不怎么行?还是说你不喜欢这种样式的?”

“这个、这个没有,乐君的身材很好,而且一看就是那种女生非常喜欢的类似...有腹肌,看起来也很...健康。”

脸红的天海九琉璃其实是想说“壮”这个词的,她觉得哥哥的身材应该归类于那种最好的男生的样式吧。看的时候她也不由会去多看两眼,去看那种线条清晰,但又不是棱角分明到过分的感觉。

应该怎么描述呢...大概就是哥哥上半身的曲线显得非常完美和柔和吧。

而且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的了,越看越想看,扭过头又会想忍不住去看,最终只好偷偷瞟两眼来解解馋。

天海九琉璃意识到这一点后,羞愧万分。

“是么...我倒是觉得因为最近很少跑步了,身材好像有些走样。”

神原乐挺想说自己平时不是自诩脸皮厚么,怎么一到这种时候就厚不出来了?

还是说琉璃这个女孩子偷偷瞟自己身材的眼神让那种不好意思的情绪,感染到了自己?

“这个真的没有,乐君身材真的很好,像是漫画里的那种...但是又没有漫画里的夸张,就是很正常的...帅气身材...”天海九琉努力忍耐住自己多去看一眼的想法,今天自己怎么变得这么奇怪了......

“漫画?”神原乐大概知道她指的是什么漫画,阿铃有段时间经常看着,“琉璃平时也会看那种少女漫画么。”

“这、这个我不看的,就是平时有从同学那边看到过两眼。”

说完这句话,天海九琉璃没有意识地又去偷偷看他两眼。因为浴缸里热水的缘故,整个浴室都开始变得雾蒙蒙的,周遭的温度也开始上升。

在天海九琉璃的眼里,神原乐的身材反而因为这些澹澹的雾气变得更加暧昧了几分,然后就又想去看,偷偷的看。

每次看她都感觉心跳在加速,然后火烫的感觉从脸颊蔓延到耳根,连呼吸都紊乱了。

不行,真的不能这样!

天海九琉璃在心里不断勉励自己不要表现得没有礼貌,再说了偷看这种事情,也根本不可以去做?

正大光明说我要看?

不行...更不行了,自己怎么好意思啊......

相比于天海九琉璃还在纠结状态下害羞,神原乐认为自己已经走出了那种不好意思的境地,同时,他还发现了九琉璃在转过身来后,就一直在瞟自己的上半身。

虽然他平日里是很有锻炼,但也不至于让九琉璃都变成向一直偷瞟自己的痴女吧?

他估摸着八成是因为那啥魅力9的原因...本来他还说这魅力9看起来也没啥作用,但或许......所谓的魅力9,实则是被衣服遮挡住了?

这脱了上衣和裤子,所以魅力9的真实样貌开始真正展现?!

所谓的真正魅力9,实则就是一个裤衩子都不剩的那种状态?!

神原乐都不敢想了,他将注意力重新回到了琉璃的身上,这一回头就看到她在瞟自己,目光还有些直勾勾的。

难不成...她是想摸摸看?

也对,毕竟琉璃从小都是那种优秀到几乎和同龄男生没什么话题的大小姐。

以前喜不喜欢男生都另说,更不要提谈恋爱以及触碰男生这种亲密无间后才可以做的事了。

她现在很不好意思...要不...自己试着主动邀请她?

“那个...琉璃,你要不要摸摸看看?”

“......啊?”

天海九琉璃处于一种,集震惊、害羞、走神的复合型状态。

她一直盯着神原乐的眼睛。

“......”

刚才那话一说出口,神原乐自己都想给自己巴掌了,这也太直男了点吧!哪有直接问害羞状态下的女孩子,你要不要摸摸我腹肌的?

你也不知道委婉一点?

没看到人家正在不好意思?

“可、可以吗?”

“......”

天海九琉璃的回复让神原乐再度陷入了无言以对的境地,难道说偶尔直男一下,也挺好的?

“就只是碰碰男生的肚子而已,没什么...”

“那就,抱歉了,乐君。”

与神原乐设想中的不同,天海九琉璃貌似没有刚才那么害羞了,而是很大方地走了过来,把手向自己递出,用纤细的手指触碰了上去。

相同的地方在于,神原乐还是能察觉到她是小心翼翼地碰上来,而不是那种勐地一把抓。

她先是用食指试探性地戳了戳自己小腹上的肌肉,在发现确实有些硬硬的后,又有些好奇地抚摸上了腹直肌周围的线条,又暖又硬的。

先是戳了戳,而后又是摸了摸。

神原乐都有些害臊了...琉璃你确定这是害羞的状态?

“太硬的话,会有腹膜炎、腹部肌肉紧张的风险吧。”

怎么,怎么还谈论起医学知识来了?

神原乐有些绷不住了,他可是为了好好表现一下自己,才故意把腹肌绷这么硬。

然而天海九琉璃刚说完那句话,好奇心好像更重了一些,在保持着一些脸红羞涩的同时,还真开始帮他仔细检查,仔仔细细地摸着那些线条。

被稍微戳那么一下还好说,被连续滑着碰,神原乐就有些受不了了。

“打住,打住!”

“怎么了?是不是有不舒服的地方?”

且不说肚子那块儿本来就很敏感,九琉璃的小手摸在肚子上细腻之中,又有些冰冰凉凉的,那些腹直肌之间的线条被她这么摸着摸着,神原乐自己知道就快要原形毕露了,自觉知道自己还没法在九琉璃的面前有这么没臊皮的反应,他赶紧转过身体,咳嗽两声。

“没有不舒服,只是,咳咳——琉璃还是不知道为好。”

天海九琉璃疑惑于他为什么突然转过身去,但在听到他咳嗽了两声后,反应过来了刚才自己那有些激进的动作。

“抱...抱歉。”

“没事,”神原乐立即说道,“总之,现在开始吧。”

“啊,嗯......好的。”

“你先来还是我先?”

“乐君吧。”

神原乐拉了个小板凳坐下。

所谓的开始,当然是指洗头。

神原乐背对天海九琉璃,被她叮嘱了一句“乐君可以放松一些”后,便正式开始了洗头的流程。

她先是拿出提前准备好的梳子慢条斯理地帮神原乐平顺好头发,然后再用花洒把头发打湿,分批次地把洗发露平顺地涂满头发所有地方。

细致又舒适,身子被热水还淋得暖洋洋的,被女朋友洗头的感觉可比外面洗头要舒服多了。

“感觉女生洗头真的要比男生细心许多。”

“是吗?”

“是啊,至少我洗头的时候不会把头发先顺直了再洗,洗发露也不会这么细心地照顾到所有地方。”

“那乐君平时是怎么洗头的。”天海九琉璃帮神原乐抓出泡泡的同时,侧身去看他的法侧脸。

“就很简单啊,沐浴露往手上一挤,再往头上一盖,然后使劲使劲抓,水一冲,完事。”

天海九琉璃笑着,继续在他背后帮他细心地抓头发,“果然还是男生方便,女生就要麻烦多了。因为大多是长发,很有可能缠在一起,所以洗之前都会用梳子顺一遍,不然洗的时候绝对会被缠绕在一起的头发弄得非常不舒服......乐君以前应该有帮铃酱洗过头吧?”

“铃啊,她一直都留短发,最长也就到肩膀的位置,也挺滑的,基本没打过结,帮她洗的时候我也就用自己的方法。”

“那小姑呢,最近好像有在看到乐君帮她吹头。”

“之雪就只是帮她吹吹,她大多数是自己洗...虽说洗的很烂吧,出来的时候头发一点儿都没有擦,弄得我还要多拖一遍地。”

“感觉在家里乐君谁都要照顾,很辛苦。”

“还好。其实我感觉我不在了也没什么差,你们不是还可以点外卖么。”

天海九琉璃取下花洒,用热水冲洗着他的头发,“乐君真的不要这么说...其实大家现在能维系在一块儿,都靠的是你,大家现在能在现在组成乐队,能每天努力练习,能一步一步地登上正式的舞台,不全都是靠哥哥你在维系大家吗?

“也请不要说什么如果你不在的话,我和七明月就不会闹翻的话...如果没有哥哥,我现在大概率会在国外跟着妈妈......妈妈以后也肯定不会让我轻易回国,那样恐怕以后和七月的感情也要澹上不少。”

说完这些话,天海九琉璃亲手将他头发上的热水顺掉一部分,再用干的毛巾放在他的头上,使劲帮他擦干。

期间还说了一句“乐君准备好,要擦头发咯”,弄得神原乐感觉自己像是小孩子一样。

洗完头,天海九琉璃又接了一盆热水,微笑着在他后面说道:

“准备好,热水来了~”

“知道知道。”

神原乐带上一些无奈回复道,琉璃好像真的把自己当成小孩子来照顾。不过一盆热水便从脖子流向了全身,还是舒服地让人忍不住想要颤抖。

“别动,现在要洗背了,放松一点。”

“好...好......”

还真是把自己当小孩子了。

可是这样被照顾的感觉神原乐感到了由心的暖意。

九琉璃真的是很好的人。

试问又有谁会在你这么大的时候,不嫌弃,又十分细致地在后面帮你搓背洗澡呢?

她还愿意陪你聊天,想要照顾你的心情,在否定自我的时候,她还会提出你的优点鼓励...即便她本身就是个喜欢自我否定的人。

这份被照顾的心情,被爱的心情,无一不让神原乐感觉到身后名为琉璃的少女的可爱,感觉到她的的确确是在喜欢自己的心情。

这份心情也让浴室里尴尬的气氛缓和了不少。

天海九琉璃也开始了摸沐浴露的步骤...这个步骤她的动作更是慢上加慢。

也正是因为她的满,神原乐只觉得她的小手摸得自己的肌肤痒痒滑滑的,忍不住提肩动身体。

“乐君别动呀。”

“我知道,就是琉璃你手摸得我有些痒了。”

“是不舒服?”

“...倒不如说太过舒服。”

“......”

“......”

互相沉默了一阵。

“来,乐君,把手抬起来。”

神原乐抬起了后,在后面扎成丸子头的天海九琉璃自然又看了他侧边的线条:

“乐君的身材真的很好...”

神原乐当即有了猜测,“琉璃你...是涂沐浴露的时候又摸到腹肌了?”

“......”

虽然看不到天海九琉璃漂亮的脸蛋,可神原乐知道她一定是在后面脸红了。她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说话,连帮忙涂沐浴露的动作都轻了许多许多。

“没关系的,琉璃酱,以后我们有的是时间做其他的事情,到时候后腹肌肯定也随便给你摸个够,早晚都会习惯。所以你现在想摸就随便摸吧,我不会怪你的。”

“......谁、谁说我要摸了......”

摸在自己后背涂沐浴露的小手,停了一下。

“不是?那还是说琉璃要看个够?”

“...也、也没说要看......”

“刚才琉璃不是偷偷瞟了好多次了?不是在看么?”

“......”天海九琉璃脸更红烫了,她还感觉神原乐像是突然变了另外一幅模样,变...坏了一些......

果然是坏蛋......少女手撑在他热水划过的后背上脸红着想到,不想理你了......

“琉璃怎么不说话了?”

“...洗完了。”

这是有些小脾气了?

神原乐其实最喜欢琉璃这种害羞之中有着小脾气的性格,因为哄完她之后那种又不得不原谅,不得不想要依靠自己的样子,别提有多可爱。

“琉璃,你害羞的心情我完全能够理解。但是,我们作为情侣,喜欢的话,都可以大方地对对方说,不用不好意思。”

“我、我只是说乐君身材很好...又没有说...腹肌很帅。”天海九琉璃的眼神一边躲闪,一边偷瞟。热水让整个浴室都变得雾气蒙蒙。

神原乐转过了身,看到了天海九琉璃捏着刚才帮他擦头的浴巾的丫可爱模样。花洒仍旧开着,打落在浴室瓷砖上发出声响。

“乐君,突然转过来干嘛...”

“我只是想问问,那...琉璃刚才为什么还摸那么久?”神原乐向她凑近了脸。

天海九琉璃反而没有躲闪他的目光,脸红的同时,表现出很认真的模样,“不是乐君说的可以摸了吗?我也有想要检查检查有没有什么病症的样子。”

“琉璃~”

“本、本来就是这样的......”

“琉璃啊~”

“本来...就是这样啊......”

花洒的热水有些变烫了,神原乐站了起来,打算把热水关掉再好好和琉璃说说话,“琉璃,傲娇太多的话,可就不可爱了。”

天海九琉璃突然间没有回复。

站起来的神原乐看到浴缸里的热水还不够,顺手就把花洒的方向调转了一个角度。

“而且琉璃突然说帮我检查病症什么的,怎么听都像是借口啊,借口只有在逃避的时候才会用,而逃避——”神原乐调整好花洒,一边说,一边再次扭头看向忽然发呆的天海九琉璃,“琉璃你怎么突然又不说话了?”

这时候,神原乐才发想她捏着擦完头发的浴巾张大了嘴,头仰望着自己,正处于一种石化的状态。

“琉璃?”

......

......

奇怪。

没有任何回应,眼前还是只有天海九琉璃那仰望状态下的僵硬模样。整个浴室只剩花洒将热水打入浴缸里所发出的动静。

热气持续升腾着。

“琉璃...?”神原乐伸手扇了扇浴室内朦胧的气氲,同时在她的脸蛋上挥了挥,提醒她快点回过神来。

天海九琉璃张大嘴,惊讶地,足足凝固了有十几秒。

嗯?

这是咋了?

琉璃你怎么突然发呆发这么久?看到了什么震惊的东西?还是说她发现了她是半个痴女的事实?

神原乐刚想仔细问问发生了啥,就突然看到自己脚下有一条被染湿了的浴巾。

浴巾啊...

浴巾掉了嘛,多大回事。

......

......

神原乐准备去伸手弯腰,多看了一眼地下的浴巾的时候,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空气骤然沉寂了。

等等。

浴巾——

琉璃的浴巾在她自己身上,帮自己擦背擦头的浴巾在她手上......

那么自己脚下的浴巾自然就是——

草草草草草草!!

神原乐从未有如此着急地转过身,拼劲全力想去把地下的浴巾捡起来。

“琉璃,琉璃,琉璃,你先听我解释,我——”

“......”

天海九琉璃什么都没有听,只是因为他的动作回过了神,她别过了头,之后的那么一秒,她的脸瞬间红到了一种掐出水来的地步,红到了极致。少女将浴巾紧攥在手里、紧紧把肩膀收缩的样子,也能看出来她处于一种极度羞耻的状态。

完,这下咋办?

神原乐把浴巾绕回原位,重新坐上小板凳,背对了天海九琉璃。

“咳咳。”

“......”

没有回应。

......

......

这次的沉默更久,连热水满出浴缸的警戒线两人都仍旧保持背对的状态。

......

紧张在空气中酝酿,神原乐只觉得既难堪又尴尬。

“琉璃,其实你什么都没有看到,对吧?”

“...嗯......”

少女完全不敢再去看他的背影,连偷瞟都做不到。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