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叫带货?带货为啥还能被抓?货轮不就是用来运输的吗?”梅花毕竟年龄大了,对于一些东西理解不了。

叶立拴吭哧半天最终说出了一个梅花听得懂的词:“就是雨河走私,被雨泽发现了,打了他之后又让警察抓走了。”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王八蛋,你缺那点钱吗?你的工资财产早就以亿计算了,为什么还要干这个,不知道那是犯法吗?”梅花勃然大怒。

他们这代人有一个最典型的特征,那就是为了国家能够付出一切,还是那种不求任何回报的奉献,甚至包括自己的生命。

叶雨河虽然是在马赛,但是他早已经移民了,这自然就是他的祖国,坑害国家的事情他都敢做,这种人还要来干嘛?

“救不了,他这种人就该接受制裁,否则改不了!”梅花直接态度鲜明起来。不等叶立拴再说什么,直接挂了电话。

电话挂了之后,梅花心中愤怒,她从嫁到叶家,就把自己当成了叶家一份子,这还是叶家第一次有人去触犯法律。

她拨通了叶万成电话,主要是怕小叔子跑到大哥哪里哼哼,老公没原则再给儿子施压,所以她要提前敲打一下。

电话打通,叶万成这时候正在尹犁大草原上骑马呢,今天串了两个毡房,此时哈萨克兄弟正在给他们杀羊,三老头玩的兴奋,尹犁马又是国内最出名的品种,因此三个人就赛起马来。

电话铃响起,叶万成勒住缰绳得意的说道:“你两别跟我比了,完全不是一个级别,自己赛赛得了。这完全是专业选手和业余选手的区别吗!”

只是他话还没说完,刘向东一指跑的只剩一个红点的萨亚说道:“那人家呢?”

叶万成老脸一红:“人家是青年组的,你这个老年人凑什么热闹?”

约翰也不服气了,一指后面:“那他呢?”

叶万成满脸黑线,只见熊猫双脚踩在马镫上,想让屁股离开马鞍,不过显然做不到。看他那龇牙咧嘴的样子,估计是屁股疼的受不了了。

叶万成赶紧扭过头,实在看不下去了,妈的,作为一个军垦三代,马都不会骑,他丢不起那个人!

不过也得承认,如今军垦三代好多人都不骑马了,人家是开车,就连哈萨克牧民放羊很多人都开始使用摩托车。叶万成始终觉得这样不对,不过他也无法阻止。

时代始终是在进步的,很多东西都将被替代。就如北疆曾经的军马场,如今也成了摆设。现代化战争中,骑兵无疑就是靶子,所以这个兵种注定也将成为历史上曾经的一个亮点。

叶万成接起电话,听到一半就大声骂道:“就该抓他,惩治的越严重越好。为了钱什么都不要了,我叶家没有这种人!”

梅花听完老公的话,一阵欣慰,这才是叶家人啊,儿子直接把堂弟抓了,伯父让惩治的越重越好。这不是没有人情味儿,越是亲人,就越要严格对待,这不是坑他,而是为他好,最起码他现在年轻,还有改过的机会。

马赛新城,杨革勇和lighter也在劝叶雨泽。杨革勇犹豫了半天说道:“经济上处罚一下吧,让他记住就行了,真的判了他也没什么实际意义。”

叶雨泽抬头看了他一眼:“如果杨威做了这样的事,你也会这样处理?”

“那肯定不会,必须先让他接受法律的严惩,不然小王八蛋就无法无天了!”杨革勇愤怒的说道。

叶雨泽继续看着他,没有说话,杨革勇这时候也意识到自己这是有了语病了,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到是lighter赞同刚才杨革勇的话:“兄弟,杨说的没错,如今我缺钱啊,到处都在建设,哪里都要钱,干脆劫富济贫得了。”

叶雨泽很坚决的摇摇头:“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非法收入自然要收缴,但是该个人承担的责任,绝不能姑息。法律上不允许任何人践踏的!”

事情发生后,叶雨泽开始很愤怒,但是很快就冷静下来。如今在马赛的商人,像叶雨河这样的应该不是个例,他们和一些官员互惠互利,肆意践踏着一些神圣的东西,必须要治理了。不然将来肯定会无法收拾!

老叔的电话他没有再接,主要是接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用他的影响力把人放出来?然后再让他继续为所欲为?这肯定是不行的!

三个人正在谈着,叶雨泽电话响起,一接通,梅花的声音已经洪亮响起:“儿子,你老叔给我打电话了,我直接告诉他法不容情,你爸也支持你,他说叶家没有践踏法律的人!”

叶雨泽欣慰的笑了,这才是自己的爹妈,大是大非面前,从不含湖。

对于老叔,叶雨泽印象还是非常不错的,不然当初不会那么帮他。现在看来,老叔这个人,他自己做事还是有原则的,但是对于孩子的教育,却不算合格的父亲,太纵容了。

就算没有走私这件事,就冲酒楼那些人对待客人的太度,就得查查他们了。这个酒楼是叶雨河自己的产业,跟他爸没关系。

能把里面服务员都纵容成这样?这样的人咋可能奉公守法?不严惩不足以平民愤啊!

这时候lighter接了个电话,然后打开电视机,叶雨泽一眼就看见了老妈在电视机里面正在康慨陈词呢!

看了杨革勇一眼,杨革勇很自觉的表示:“我赞助一个亿!支持阿姨成立爱心基金会。”

lighter感慨了一句:“都是一家人,差距咋就那么大呢?兄弟你别跟我抢,一会儿我就去认妈!”

叶雨泽毫不在意:“去吧去吧,我姓第四个呢,不在意多个一个两个的,反正又不分你财产!”

说道这里,他又对杨革勇说道:“老妈这个基金我觉得不要弄成纯粹的慈善组织,那样需要不停的募捐。我问问老四这事该怎么弄?”

杨革勇点点头:“嗯,你这个思路不错,本身能够赚钱,把赚的钱都用来做公益。这样就可以生生不息了。”

lighter感动的说道:谢谢你们了。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