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气时时刻刻都在诞生,却也时时刻刻都在消失。

在其诞生的那一刻,便被遍布世界的细小时空漩涡吸卷而走,不知最终去了何处。

遍布于整个自然界的生气、死气的待遇也与之类似,它们也在诞生,却在诞生的那一刻,就被细小的时空漩涡吸卷,消失无踪。

从这个层面去看,整个地星都是干净的,一片空白。

刚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姜乾心中很受冲击。

这与他从杓山世界得来的经验完全不同。

没有红尘气,人们的精神状态怎么没有受到影响呢?怎么没有变得佛系咸鱼呢?

自然界既没有生气、也没有死气,在他的视野里干净得彷如一片荒漠,可为何真实的世界依然如此生机勃勃呢?

最初,他将原因简单归纳为“世界不同,规则不同,在世界规则之下呈现出来的万事万物自然不同”。

但随着思考的深入,他就发现,这个答桉其实不太站得住脚。

在地星,无论是红尘气,还是生死二气,都是存在的,只不过,在它们诞生的那一刻,就被无处不在的细小时空漩涡给吸卷走了。

而这,也是在他观察中,唯一能被这些细小漩涡吸卷走的物事。

这一事实说明,至少在这一层面,两个世界的规则是一致的,并没有不同。

十年后的现在,姜乾对此却是有了一番新的感悟,新的结论。

而这个结论,哪怕是对他本人来说,在一些方面也是很有颠覆性的。

【存在最先。】

先有生命的存在,在其“繁盛”到一定规模和数量之后,生气死气因之而诞生,而当生气死气长期稳定的存在,其又会反过来对生命存在本身带来影响,甚至是决定性的影响。

先有人的存在,人的七情六欲,人的社会关系,红尘气因之而诞生,但其长期稳定的存在,便又会反过来对人、对社会本身带来影响,甚至是决定性的影响。

这就像是鸡生蛋、蛋生鸡、鸡再生蛋、蛋再生鸡……仿佛一个无终无始的环。

唯一不同的是,在到底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个问题上是明确的。

存在本身是根源。

无论是杓山世界,还是地星,都是先有万事万物,乃至于人的存在,而后,才有了以之为源头发展起来的一切。

唯一的不同只在于,两个世界因为具体的环境不同、规则不同,最终走向了不同的方向。

但无论如何,“存在”这个源头本身都是不可撼动的。

所以,地星虽然没有留存住红尘气、也没有留存住生死二气,但并没有因此变成一片荒漠,依然有人有万物,生机勃勃。

以前,姜乾的理念是,一个世界就像是一个特征明显房子,在其诞生之前,先有一个明确的设计图存在——世界规则。

不管以什么样的形式存在着,规则,法则,概念,亦或者杓山世界修行者所谓的【大道】,又或者是其他大而化之的、抽象的事物,其优先级都比世间万物本身更高。

它们才是一个世界的源头,然后,由这个世界源头,演化出万事万物。

可现在,他的认知却完全颠倒了过来。

“一个世界,真的存在一个精确的、早在无数年前便规定好了这个世界一切种种的‘设计蓝图’吗?

世界之后的一切运转,都是据此而展开?”

“事实,很可能完全相反,世界并不存在一个固定的、遵循某些永恒规律的‘源头’或者‘设计蓝图’!

世界本身,是‘无所用心’的。

至少,在牠诞生的那一刻,牠既没有目的,也不追求某种意义,更不会从诞生那一刻,就将未来无穷岁月的规则制定完成。

牠仅仅是存在本身。

世界既然存在,便会向前,万事万物便会诞生,然后,才是某些抽象事物、抽象概念的诞生。

然后,‘世界规则’,‘世界大道’才开始从无到有,从模湖到明晰。”

“不同世界,绝不可能走相同的路,所以,最终成型的‘世界规则’、‘世界大道’才会呈现出巨大的差异来。

而随着世界规则、世界大道的逐渐明晰,它们便会反过来对世界本身进行‘指导’、‘规范’和‘优化’。

世界走向正轨,且越发特色鲜明。

而对身在其中的智慧个体而言,他们看到的,领悟到的‘事实’就是,世界规则、世界大道在主宰着世界内的一切。

他们不会知道,这些世界规则、世界大道之所以是如此模样,不过是在更加古早的时代由万事万物联合‘推举’、‘合成’出来的。”

“若是永远身在一个世界之内,他们永远不会发现真相。

即便有幸穿梭往来于多个世界,意识到不同世界之间的‘格格不入’,若是没有全知视界这种层次的观察能力,同样也注意不到这些。

他们只会简单的认为,世界之间的不同,就是世界规则、世界大道的不同。”

想通这一点之后,姜乾就像是开了窍一般。

思及以往亲历一切,忽然有了一种全新的认识。

“其实,我早就应该意识到的!”

杓山世界,在三宗为代表的修行者进入之前,是不存在任何修行法的。

杓山世界在诞生那一刻,也不可能预见到无数年后会有修行人闯进来,并提前在规则层面给他们预留出“位置”。

修行法能够融入杓山世界,修行者开创出的一条条全新道路能够完美嵌入世界之中,正道、外道、阵道、丹道、器道……

这不就是世界本身“底线灵活”,只要你够强,就可以容你在牠“体内”留下痕迹,甚至成为“世界大道”一部分么?

在吴小软等人联手推演出化神之后【小天位】境界之前,世界难道就“未卜先知”,提前给小天位预留了坑位么?

同样,在他姜乾开创出红尘道之前,杓山世界也是不存在红尘道这个大道选项的。

乾辕龙更是一个完全虚假的存在,是被他姜乾硬生生“造”出来的。

在白象躯壳晋入化神层次之时,对世界规则带来的深层次改变……

……

……

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他亲手为杓山世界的“大道”发展添砖加瓦!

领悟到这一层,姜乾不仅破除了很多心中迷雾,世界在他心中的神秘色彩,也褪了很多。

以前,他心中有这样一种疑虑,若是掌握一具躯壳穿越去一个陌生的世界,强大躯壳在原世界的一切所学,会不会就此清零呢?

毕竟,世界规则已经完全不同,就像鱼离了水要死,火苗入了水要熄灭一样。

但现在,这种疑虑他已基本打消了。

虽然,世界规则的不同,确实会让人失去“主场”这一优势,但这并不意味着曾经一切作废,倒退清零。

毕竟,存在本身是真实不虚的。

而若是其人存在足够强大,对世界的认知足够清晰,甚至可以将这“陌生的世界”转变成自己的主场。

自己在杓山世界不就是这样做的吗?

“格塞星体强势侵入杓山世界,不也说明了这一点吗?”

“否则,这种有着强烈科幻元素的格塞星体,早在其进入世界的第一时间,就死机停转了。”

当领悟到了这一层,姜乾忽然觉得,要让还在杓山世界的三具躯壳更进一步一下子变得简单起来。

原本,毫无方向、毫无头绪的事情,忽然一下子明晰起来,他已经看见了清晰的路径。

现在欠缺的,就只剩一个契机而已。

他的目光,忽然再次看向地星,那正在缓缓拉开的大时代序幕,那一个个对当下局面还有些茫然不知的乾辕后裔。

对于这场需要以无数人的生命为祭的“大洗礼”,忽然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没想到,这场‘大洗礼’,对我也有这样的意义。”

“不过,在此之前,我得先做好准备工作!”

……

杓山世界。

此界时间,从姜乾以黑泥分身穿越火星迄今,已经过去了十四年有余。

从他苏醒之日算起,已经过去了一百五十四年左右。

祖鼎山脉。

这十几年来,姜乾的注意力大都集中在地星上,血脉实力早已达到元婴巅峰层次的龙兽躯壳便常年沉睡于此。

这天,他忽然从沉睡中醒来。

绕着沉睡地飞了两圈,活动了一下“筋骨”,他便往祖鼎山脉之外飞去。

在此过程中,一个个大巫、蛮魂境强者的神念在这具躯壳上扫过,其中还包括老殿主。

在姜乾连续推辞他了好几次,他这才放弃要给自己配几个“保镖”的意思。

出了祖鼎山脉,在确认那些关注的目光都消失之后,龙兽躯壳这才忽然落入一个白雾缭绕的峡谷之内。

迅速完成了“换装”。

藏在龙兽躯壳肚子里的白象躯壳被他张嘴吐了出来,白象躯壳的体型迅速变大,而与此同时,龙兽躯壳的体型迅速变小。

白象躯壳长鼻一卷,张嘴一吸,便将一条长蛇也似的龙兽躯壳吞入腹中。

而已在悄然之间换了“座驾”的姜乾驭使着化神境的白象躯壳迅速没入大地之中,向着杓山城所在方向快速潜遁而去。

白象躯壳现在已经是完全体的化神境界,与大地极致亲和的特性合在一起,其在大地之中的潜遁速度几乎达到此界之最。

隐蔽性同样堪称此界之最。

而且,借着白象躯壳的感应反馈,哪怕在极其幽深的地底,他也能清楚知道地面上的一切。

空天之境恰好就在祖鼎山脉与杓山城之间,其中的强者密度,绝对此界之最,为了避免麻烦,姜乾驭使着白象躯壳远远绕开了这片区域,即便如此,当杓山城出现在他感应中时,也没有耗费他太久的时间。

白象躯壳直接从地底进入到全知视界的观照区域之内,无声潜入地底深处的叠层空间之中,一口将裴裳躯壳也吞入腹中。

而后,便见仿佛有把神奇的橡皮擦,直接将白象躯壳在此界的痕迹抹除。

下一刻,稷下学城。

地底深处一个被他特意改造出来的巨大隐秘空间之内。

白象躯壳出现其中,然后,它张嘴一吐,将龙兽躯壳和裴裳躯壳都从肚子里给吐了出来。

因为没有黑泥分身寄附,这两具被喷出来的躯壳都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

在将这两具躯壳安全护送过来之后,白象躯壳在地星的地壳中尝试了一下潜遁之法。

相比于在杓山世界,果然困难了很多,但依然可以成功使用,就只是更加吃力而已。

又试了试其他能力,化神层次的手段遭到了极大地削弱,在地星,最多只能发挥出相当于元婴中期的实力。

姜乾并没有为此感到沮丧,在尝试过程中,他反而惊喜的发现,这种削弱压制并不是绝对的,此躯与地星大地之间的契合度,是可以提升的。

不过,他并没有将白象躯壳留在此界,完成“跑腿任务”后,白象躯壳就再次从此界消失,回归杓山世界。

拥有四个身体的他,两个与大天地相合,跑不了,位置固定死了,另两个黑泥分身,一个现在寄附于白象躯壳之内,一个正寄附于托亚躯壳之内。

而他自己给自己画了一条线,若非万不得已,可自由活动、充当耳目的黑泥分身不宜全部集中在一个世界之内。

每个与大天地相合的身体,都最好搭配一个黑泥分身为伴。

……

这个地下空间深藏在稷下学城的地底,而在上面,还有个最深处可达百米的湖泊作为掩护。

自从一个黑泥分身与稷下学城所在大天地相合之后,他就习惯性的“刨”了一个这样的地下空间出来。

这却比在杓山城下弄出个叠层空间容易多了。

此界最强超能力者的实力都没有突破金丹层次,再加上上面有个巨大的湖泊,地下空间挖得再大,在地表都感受不出来。

再加上这个世界本来就时时处在变化之中。

在挖这个地下空间之时,他几乎就没有做什么遮掩。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