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了别院,沉驰的两个姑姑还有赵氏及沉舟的奶奶肖老太她们正带着孩子看着电视,这里相对于自家堂屋要清静不少。

山庄请的工人多,每天晚上看电视也是闹哄哄的。

“小驰过来,王虎他妈妈病情怎么样?”沉爱枝看到沉驰忙问道。

“刚喝了药还在看反应。”沉驰回答道。

“哥哥。”

“沉驰哥哥。”

另一边正坐在沙发上的沉舟和郑媛媛也朝沉驰甜甜的叫着。

“你们在看电视呢。小舟的作业写了么?”沉驰朝沉舟问道。

“早就写完了,我还教了媛媛学了新知识。”沉舟一脸骄傲的说道。

“是么,小舟有当老师的潜质啊。”沉驰笑着。

“小驰快坐吧,我去给你倒杯水。”赵氏招呼着沉驰道。

“姨奶奶您就别忙了,大家都是自家人用不着这么客气。”沉驰朝赵氏说道。

“妈,小驰说得对,您快坐下吧,一家人不用那么见外。”沉爱枝也跟着说道。

“小驰每天都是忙着在家都看不到人影的,今天怎么突然到姑姑这里来了?”沉春枝朝沉驰笑问道。

“我来找大姑商量点事。”沉驰说着伸手轻轻捏了捏表妹李彩莹的小脸蛋感叹道:“时间过得真快呀,转眼表妹都快三岁了。”

“可不是么?先前你还是个跟小舟差不多大的孩子,现在都能独挡一面了。”沉春枝笑道。

“独挡一面有什么好,当个小孩无忧无虑才好呢。”沉驰笑道。

“尽说傻话,人怎么可能不长大。”沉爱枝朝沉驰问道:“你来找我商量什么事?”

沉驰将自己画的那些手稿拿了出来递向沉爱枝道:“大姑,你看看这些衣服咱们服装厂能做么?”

沉爱枝接过画图一看,见上面画的都是些宽袍广袖的汉服,略一迟疑道:“做倒是能做,只是能动手的人不多,需要一点时间。咱们做这种衣服卖给谁呀?”

“还记得先前在咱们这拍戏的谢导么?”沉驰问道。

“怎么不记得,多亏了你先前出的点子,利用他的电视剧咱们打了一波软广告,现在咱们‘羽霓服饰’也算是全国知名品牌了。”沉爱枝回答道。

“他前些天带了一个同行朋友过来想在咱们这拍一部古装剧,我想利用这个机会把咱们这发展成影视拍摄基地,这一步若是成功了,大姑你的服装厂将会拓展出一个新的业务,就是专门承接影视戏服,这门生意发展得好一点也不比咱们的主业务差。”沉驰笑着说道。

“若是这样那当然是好了,这两年国外品牌纷纷进入中国市场,咱们的本土服装行业受到不小的冲击,许多服装厂转型的转型,倒闭的倒闭,咱们‘幸服服装厂’也是凭着早年的口碑才能勉强维系,如果能把这个业务发展起来这对我们厂的发展将产生很大的助力。”沉爱枝了听了沉驰的话略显兴奋的道。

“所以我这不提前过来跟大姑商量这事了么?咱们的服装厂最好能开辟出一个专门的生产间来用戏服的制作,这方面的人手也要赶紧着手培训。

还有,谢导有拍时装剧的打算,我又是给咱们厂打广告的机会,我现在正在极力促成这件事,必要的时候咱们还得像上次那样,哪怕不挣钱也要协助谢导把这剧拍成。”沉驰又向沉爱枝透露道。

上次跟谢导的合作虽然是亏钱的买卖,但后期带来的好处却是无法估量的。

沉爱枝的“幸服服装厂”之所以能经受得住时代浪潮的冲击,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得益于谢导那部电视剧带来的品牌效应。

这次是时装剧,其中能作的文章就更大了,沉爱枝当即表示会全力支持。

姑侄二人正商议到兴头处,王虎的声音突然从外面传了过来:“沉驰!我妈突然闹肚子了!”

沉驰一听赶紧向沉爱枝道:“大姑,王虎他妈有反应了,我得过去看看。”

“你快去吧,救人要紧。”沉爱枝忙道。

沉驰一路小跑着冲出了屋子,大门口王虎正紧张不安的站在那里。

“你妈怎么了?”沉驰向王虎问道。

“喝了药后过了二十分钟就突然叫肚子疼了。”王虎回道。

“我过去看看。”沉驰说着直朝侯月娥的住处跑去。

来到侯月娥的房间,只见她侧躺在床上捂着小腹处,虽极力忍着但还是疼得冷汗直冒。

王大庆在一旁只能无能为力的干着急。

见到沉驰过来忙向沉驰道:“小驰啊,虎子他妈突然肚子疼得厉害,你快看看是怎么回事?”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沉驰点了点头,径自来到床前给侯月娥把起了脉。

良久才起身对王大庆道:“算你们幸运,药效对虎子妈有作用,你们稍等我再去配些药来。”

沉驰说着快步出了房间。

当初沉驰花了几百万全力升级的草药,最后虽没来得及救回自己的导师,却在后来帮到了郑媛媛,如今又对王虎的母亲起了作用,老师九泉之下应该也会感到欣慰吧。沉驰在心中暗自说道。

回到实验田,拔了株丹参提炼成精华,依旧是兑了水给王虎的母亲送了过去。

这是补充元气的,可以快速恢复人的抵抗力从而减轻疼痛。

只要抑制癌细胞的半枝莲和蛇舌草有效果,沉驰就敢用大补之药。

否则营养全让癌细胞吸收了就会像沉驰的导师那样,加速了死亡的时间。

侯月娥喝了丹参精华后过了好半会才缓过劲来。

“我妈没事了么?”王虎小心的问道。

“哪有这么快,我的方法是抑制、补元和调养三者结合,最后虽不能完全杀死你母亲体内的癌细胞,却也能让她像正常人那样生活,就跟黄老师现在的情况那样。”沉驰向王虎解释道。

“能像黄老师那样也好,请你一定要救治我妈。”王虎再度哀求道。

“这个你放心,我既然答应了自然会竭尽全力,你们留一个人在这照顾你妈就行了。有一点我要跟你们说清楚,中医见效慢,治疗周期可能要两三年甚至更久,你们要有个心里准备。”沉驰向王虎和他爸说明道。

“没事,多久我们都愿意等。”王大庆直言让沉驰放心救治,他们什么都听他的。

只有王虎的母亲侯月娥关心的问起医药费,她见过不少癌症病人为了治病都是倾家荡产把家底都掏空了。

“小驰啊,治这病医药费得花不少吧?”侯月娥小心的问道。

“婶子你就安心在这治病吧,我既然答应给你医治,就没打算在这诊金上挣您多少钱。”沉驰笑着起身欲走。

他这药能延人性命,关键的时刻收个几十上百万都不嫌多。

等到沉驰走后侯月娥丈夫说道:“你明天去银行把咱家剩下的那些钱取了,虎子打着人家店子的名义造成的损失先赔给人家,至于医药费,就拿咱家每年的分红慢慢抵吧。”

王大庆点了点头表示明天就把钱送过来。

沉驰回到房间,针对侯月娥的病情专门治定了一套治疗方法,大体上还是跟先前医治黄老师时一样,杀补结合,只是现在又多了一个食疗为辅的调养步骤。

现在雷公坪上的苜蓿草已经进过阶,鸡鸭等家禽家畜吃了这些苜蓿草富含的营养可不是普通食材能比的。

所以这食疗手段若是运用得当,效果一点也不比用药效果差。

更何况山庄里还有茶树和果树这些同样进阶过的食材,在日常饮食中融入食疗之法,沉驰相信这次的治疗效果一定会比上次医治黄老师时效果更好。

忙到大半夜,沉驰这才洗漱上床,把山庄里该催生的作物催生一番,这才运起内息术睡去。

第二天一早,沉驰就给病号送专门的营养餐了,原先只有郑媛媛一个,现在又多了王虎的母亲,沉驰便装备了两份。

今天的早餐是牛奶、鸡蛋和蔬菜粥。

牛奶是产自小牧场,奶牛吃了进阶过的苜蓿草使得奶中带了一丝灵气,还有那鸡蛋,也是用老山茶叶煮的,对于补充元气最是有效了。

把早餐送到侯月娥处,见王大庆不在,想来是下山了。

将早餐交给王虎道:“这是你妈的早餐,你拿给她吃了吧。你的早饭直接到饭庄去吃,我已经跟服务员打过招呼了。”

交待完沉驰就待离去,王虎将早餐放到桌当快步跟了出来,将沉驰叫住道:“沉驰!”

“你还有什么事么?”沉驰转过身来问道。

“我爸下山取钱去了,我给你店子造成的损失我会先赔给你,只是我妈的医药费我们一时拿不出。”王虎有些不安的说罢,又怕沉驰因此而不给自己母亲医治了,忙又补充道:“不过我会把我们家的分红合同给你,我们家去年的分红有五万,我们拿每年的分红抵医药费。”

沉驰听了不免微微一惊,这才前期起步阶段就有五万的分红,只怕再过几年能翻个十倍都不止。

“再说吧。”沉驰轻笑着说罢就要转身离开。

以为沉驰是嫌钱少,王虎大急道:“钱不够我可以给你打工,我拿工资抵,你管饭就行。”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