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了。”

刘培强把情况上报以后,联合政府第一时间联系了RDA的桥头堡基地。

由于精卫号无人机清楚地记录了迈尔斯袭击刘培强的影像,联合政府向RDA兴师问罪,最后阿德莫尔将军亲自向刘培强致歉。

不仅如此,RDA也承诺不再追捕杰克和杰克的家人。

事情进展得十分顺利。

不过刘培强因为“擅自行动”受到处分,被召回了空间站。

与此同时,联合政府开始消化近期取得的成果。

2058年11月,阿凡达专项科研协会正式成立,研究项目涉及阿凡达培育技术、基于超导矿石的量子通讯技术、人工合成图鲲脑酶、加速反物质武器与反物质引擎实用化等等。

全球科学家拧成一股绳,共同消化从RDA处获得的技术资料,攻克技术难关。

2059年4月,量子通讯技术取得重大突破,同月,全球第一组超光速实时通讯装置诞生。

2059年6月,攻克阿凡达培育技术,开始试培育第一批共计100具阿凡达。

2059年7月,超光速通讯装置产业群在北京落成。

2059年8月,尝试建设符合现有条件的新型太空电梯,准备向太空大量运输物资。

2059年10月,反物质引擎相关研究取得突破。

2060年2月,新型太空电梯初步建成,同月开始建设太空实验室,为反物质武器和反物质引擎研究铺路。

2060年3月,首批阿凡达培育成功。

......

“这叫什么来着?”

“太空船坞?”

刘培强眺望着远处热火朝天的太空工地,心想也许很快就要有属于他们自己的宇宙飞船了。

他还年轻,以后可以转岗开战舰。

可惜朵朵不在了。

如果能带她在太空兜风,那该多么浪漫?

张鹏站在刘培强身旁,他感慨道:“上头怎么说的?建设咱们的太空舰队!想想就带劲,跟活在科幻小说里似的!

“是啊!”刘培强喃喃道,“太不真实了。

不知不觉中,联合政府已经成为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星际文明,具备了发动星际战争与进行星际远航的能力。

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每个人每天都在见证历史。

“对了,你什么时候去报道?”张鹏询问道,“刚才广播里不是喊你了吗?”

刘培强不以为意道:“不急,还有两分钟呢。”

“两分钟?”

张鹏愣了一下,然后恼怒地伸手拍刘培强的脑袋。

“两分钟还不急?”他大声道,“快走,给我跑步前进!”

“诶!你打我干什么?”刘培强一脸幽怨地说,“我已经报过道了!”

张鹏困惑道:“什么时候?”

“来找你之前就报过道了。”刘培强解释道,“我的阿凡达培育好了,他们让我回潘多拉,继续上次的任务。”

上次的任务?

“他们让你去跟艾娃建立精神链接?”张鹏思索几秒后问道,“你这么毛糙,不会把事情搞砸了吧?”

刘培强摇了摇头:“上面安排了专业人士,不用我。”

他申请过,但被拒绝了。

因为在进行精神链接的时候,艾娃很可能会读取阿凡达操纵者的记忆,还可能对阿凡达操纵者的精神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

为了以防万一,联合政府专门挑选了一位童年幸福、家庭美满、爱好和平的学者来做这件事。

一方面可以提高艾娃对联合政府的第一印象。

另一方面如果这名学者受到了艾娃的影响,像《阿凡达》主角杰克那样产生了什么对联合政府不利的想法,危害性也小一些。

当然,任务不是强迫的。

在征集人选的时候,联合政府已经提前说明风险了,这位学者是自愿报名后被选中的。

张鹏点了点头,他又问道:“那你刚才说两分钟是什么意思,故意逗我玩?”

“我哪敢啊?”刘培强若无其事地说,“两分钟是飞船出发的时间,我马上就迟到了。”

张鹏:???

听完刘培强的话,张鹏的血压一下子上来了。

“你小子......”

张鹏抬手欲打,但刘培强早有准备,兔子似的窜了出去。

“哈哈!”刘培强一边跑一边说,“等我回来再打吧!”

张鹏望着刘培强的背影,又气又好笑地摇了摇头,他大声喊道:“在下面注意安全,别再像上次那样!”

刘培强头也不回地答道:“放心吧!”

这次任务比上次任务安全多了,按照任务章程,任务小队的所有成员都会一直待在基地里,操纵阿凡达外出执行任务。

最直观表现就是出发前不用写遗书。

刘培强很快来到了集合地点。

虽然只剩不到两分钟,但他刚才跟张鹏聊天的位置就在集合点附近,赶到以后甚至还有一点时间跟熟人聊天。

“好久不见啊!”

刘培强跟图光云打了个招呼。

刘培强接受处分回空间站以后,图光云还留在潘多拉上执行考察任务,最近一段时间才回到空间站休息。

“嗯,好久不见。”

图光云微笑着点了点头。

虽然时隔一年半,但他还是对这位特别的队友记忆犹新。

“潘多拉上好玩吗?”

刘培强问道。

“还行,就是每天都要戴着过滤面罩,挺不舒服的。”图光云指了指自己的脸,“我的肤色都不均匀了。”

刘培强仔细打量了图光云一下。

他发现图光云脸上有几道微不可察的白印,这些白印是因为长时间佩戴过滤面罩,面罩边框处的阳光被阻隔而形成的。

经常戴眼镜外出也会在鼻梁上形成同样的白印。

“没事,不仔细看就看不出来。”刘培强诉苦道,“不像我,天天待在空间站里,连个太阳都看不到,全靠光疗补紫外线!”

图光云同情道:“那确实挺惨的。”

“对了,上面给咱派的专业人士是哪个?”刘培强小声道,“我也申请了,结果没选上。”

图光云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就是前面那个穿西装的。”

刘培强的目光跟了上去,看到一个穿着浅棕色西装,在人群里显得格格不入的人。

“赵思源先生,国内知名的生态学家。”

图光云小声介绍道:“他是北大毕业,父母都是科学院的院士,夫人是他小时候的青梅竹马,现在有一儿一女两个孩子,也都考上北大了。”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