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个数字,周喆直沉默了两秒。

他摇了摇头。

先是轻轻地摇,然后重重地摇了几下,举止里透露着无奈和失望。

他一进这个办公室就感觉氛围不对,空气里弥漫着麻木,这个办公室里的人把握着全人类的希望,但他们自己脸上却写满了绝望。

果然......

“人类啊......”

周喆直低沉地叹息道:“把最精密的保密系统,都用在了彼此毁灭之上。”

或许,人类只能走到这里了。

周喆直转动轮椅,怀揣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心情向外移动。

就在这时,长官喊住了他。

“先生!”

长官戴好帽子,他站起来,看着周喆直的背影说:“我们还有一个备用方桉。”

......

“这是核弹的机械式引爆器。”

“这是扳机。”

“一共八十一个款式。”

空间站里,气氛异常凝重。

因为备用方桉是人肉引爆,一个航天员一个遥控器,让航天员站在核弹旁边引爆核弹。

这是最原始的引爆方法。

除非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没有人想用这个方法,因为这意味着牺牲。

但这是目前唯一的引爆方法。

“每引爆一颗核弹,可以连锁触发十颗左右的核弹。”

“氢弹要一颗一颗起爆。”

“所以,我们需要二百一十九人进行操作。”

“但为了确保成功。”

“我需要三百人。”

“我们的对接舱不是登陆舱,所以我这里只有单程票。”

讲话的人说到这里就没再往下说了。

所有人都懂。

这是一次注定没有归途的行动。

旁边介绍遥控器的技术人员仍在讲话,他举起一个外形笨重的遥控器,大声道:“毛子款,没有保险,两个扳机。”

这个时候,每个人的心情都很低落。

但时间不等人。

遥控器有八十一个款式,仅仅介绍清楚它们就要花费很久,所以甚至没有时间让航天员们安静地思考是否参加这次行动。

“我去!”

忽然,一个年轻宇航员大声喊道。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人发出声音,各个国家各个种族的都有。

“我去!”

“我去!”

“我去!”

一只只手臂高高举起,呼喊声此起彼伏。

任何人都无法强迫这些航天员,因为这次行动不能出一丁点差错,只有每个参与的人都自愿,最后才能顺利完成任务。

他们不是不想活了,而是任务总要有人来完成。

责任,总要有人来承担。

“我去!”

张鹏被身旁年轻人的呼喊声惊醒。

他从回忆和惆怅中回过神,扭头看向身旁的年轻人。

年轻人不安地跟他对视。

他看着这个年轻人稚嫩的脸庞,心底莫名生出一股豪迈。

“看什么看?”

他狠狠地瞪了这个年轻人一眼,吓得这个年轻人把头转了回去。

“月球是我们的......”

他轻声道:“交给你们这些小崽子,我不放心。”

张鹏攥住年轻人的手臂,强行把年轻人的手摁了下去,然后大声吼道:“华夏航天飞行中队!”

刹那间,整条走廊为之一静。

“五十岁以上的!”

张鹏带头站了出来。

“出列!”

他用接近咆孝的声音喊道。

老兵们笑着摇了摇头,一个接一个走出队伍,跟着张鹏朝前面走去。

年轻人们错愕地看着他们。

这是......

当他们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老兵们在做什么的时候,一股难以言喻的感动从他们心底翻涌上来,溢出眼眶,凝结成一颗颗闪烁的泪滴。

他们紧紧地抿起嘴唇。

这一刻,老兵们的内心是平静的。

他们没有感觉被迫。

事实上也没有人能在这件事上强迫他们,因为只要他们不愿意,哪怕只是表现出一丁点苗头,他们就不会被允许参加这次任务。

他们都是自愿的。

即使张鹏不喊,他们也会自己走出来。

因为承担责任也有先后之分,像这种回不来的事情,还是他们这些老家伙更合适。

他们已经五十岁了。

该经历的事情都经历了,再活下去就要活到百病缠身的年纪了。

但孩子们不一样。

这个世界很美好,他们还没有体验过。

“俄罗斯航天飞行中队!”

“法国航天中队!”

“英国航天中队!”

“......”

就连这次行动的指挥官也站了出来。

在灾难与牺牲面前,不同国家、不同肤色、不同种族、不同身份的人做出了相同的选择。

年轻人们将永远记住这一天。

这是他们的老师、教官、指挥官给他们上的最后一课。

然而,引爆核弹的事情有着落了,另一边负责重启根服务器的队伍却遇到了麻烦。

重启北京根服务器的队伍刚落地就出现一个伤员,为了确保这个伤员的生命安全,队伍不得不分出两个健康的队员护送这个伤员回去。

五个人的队伍一下子只剩两个人——550项目总工程师马兆和架构师图恒宇。

两名顶级科学家趟着水艰苦作业。

意外接踵而至。

马兆在接线的时候被线缆绊住了腿,水面快速上涨,很快就没过了他的锁骨。

“图恒宇!”

马兆感觉自己挣脱无望了。

“接着!”

“还有最后一组密码!”

他奋力把密钥递向图恒宇。

图恒宇有些迟疑。

他不明白马兆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还这么关心密钥,如果马兆淹死在了这里,地球的死活还跟马兆有关系吗,马兆还有必要管地球吗?

他迟疑地接过马兆递来的密钥。

马兆焦急道:“记住!”

“没有人的文明!”

水几乎没过他的口鼻。

“毫无......意......义......”

图恒宇把头埋到水下,他看到马兆对他挥手,示意他赶快去输入最后一组密码。

图恒宇说不清自己此刻是什么心情。

但他好像如梦初醒。

密码!我得去输密码!

他最后看了马兆一眼,然后手忙脚乱地转身朝外面的电脑游去。

祸不单行。

与此同时,第一批月球碎片已经抵达地球,它们穿过地球的大气层,化作一颗颗巨大的火球,凶勐地轰击地表。

轰隆隆隆!

爆炸声、呼啸声、惨叫声......

地面变成了炼狱。

怦!

就在这极度混乱的时刻,大地深处忽然响起一道低沉的声响,彷佛跳动的脉搏。

怦!怦!怦!

随着月球碎片接连不断地轰击,地底的脉搏声逐渐变得清晰有力。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