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非彦把具体情况和他的个人推测一起上报给了联合政府。

“不知好歹!”

克来文一张嘴就给阿凡达地球上的人类扣上了帽子。

其他四名理事默不作声。

因为他们也这样想。

阿凡达地球的高层觊觎潘多拉,为此不惜置自己的地球于不顾。

阿凡达地球的普通人不明事理,受到宣传信息的欺骗,对他们产生反感。

整个阿凡达地球,自上而下都对他们充满恶意,哪怕明知道他们是来帮忙解决问题的。

“拿自己的母星跟我们博弈,他们配吗?”

弗拉基米尔咧嘴笑道:“我们的地球能带我们逃跑,他们的地球行吗?”

“我就不信他们敢对我们发射反物质武器!”

“我们应该强硬一点!”

“让他们明白,要么修复环境,老老实实在自己母星待着。”

“要么把自己的母星玩坏,然后在坏掉的母星上待着。”

“想让我们让步?”

“想殖民潘多拉?”

“没门!”

弗拉基米尔一边说话一边用手指敲桌子,从动作到神态都充满不耐烦的意味。

在他看来,阿凡达地球的人类简直是马戏团小丑。

高层的谋划也非常可笑。

用伤害自己的方式告诉别人自己有多狠……

这种手段吓唬小孩子还行,但吓唬一个星际文明,而且还是一个能带球跑路的星际文明?

省省吧!

克来文抬起眼角,附和道:“确实是异想天开。”

这种方法以前可能会奏效。

但他们已经跟地球意识取得了联系,可以躲避反物质攻击。

一旦开战,他们最多失去潘多拉,但阿凡达人类会失去自己的母星。

损失完全不对等。

而且他们还向阿凡达地球提供了解决环境污染的办法。

改善自己母星的环境,专心经营太阳系,对阿凡达地球完全是可以接受的选择。

除非阿凡达地球的高层彻底疯了,否则这场战争就不可能打起来。

米巴赫和法国代表巴鲁也出声附和,只有郝晓晞摇了摇头。

郝晓晞谨慎地说:“先等反物质武器监控站建好,然后再调整态度比较好。”

半场开香槟的行为不可取。

他们起码得先有监测对方反物质武器动向的能力,不怕吃暗箭,然后再表现强硬。

否则就算地球能带他们逃走,但如果发现攻击的时候太晚,也有可能阴沟里翻船。

“尽可能温和一些。”

“虽然我们不害怕他们,但也没必要激怒他们。”

“他们还没有形成统一政体。”

“如果我们的态度过于强硬。”

“可能出现某个国家独走,朝我们发射反物质武器的情况。”

“那样的话,我们在潘多拉的平静生活就要被打破了。”

能闷声发财,就不要打仗。

郝晓晞拿出一叠文件:“地球意识发现了一个古老的星际战场,从战场上捡了一堆残骸给我们。”

文件中有许多带编号的照片,都是从残骸里拆卸下来的具有研究价值的装置。

其中一些装置还能启动。

“目前我们正在对这些残骸进行分析,有望通过逆向工程,获得一些我们尚未掌握的高级知识。”

“比如护盾发生器的制造技术。”

“我们从残骸中拆出了十几台还能使用的护盾发生器。”

“目前还不清楚它们原来是用什么能源驱动的。”

“但在反物质驱动下生成的护盾,能够完全抵消中等当量的核导弹。”

“如果能吃透护盾发生器中蕴含的各项技术,能量应用等相关学科会进步一大截。”

“逆向工程需要一段时间。”

“但就算最后研究不明白,我们也可以把它们装到战舰上,组成一支用于执行特殊任务的精锐小队。”

说这件事时,五位理事都眉头舒展,心情愉悦。

人在球中坐,喜从异界来。

终日眉不展,得此乐开怀。

横批:有爸爸真好。

护盾发生器只是众多惊喜中的其中一样。

郝晓晞从文件中抽出一张照片,照片中赫然是那座体积媲美月球的超级战舰残骸。

“这艘战舰……”郝晓晞顿了一下,“严格来说应该是战斗天体。”

“由于破损过于严重,内部环境几乎与太空连通,又在太空中漂浮了不知多久,里面的东西基本都不见了。”

“目前正在分析它的外层合金成分,研究它的建造结构。”

“如果能逆向推导出它的建造材料和建造图纸,我们以后也能生产一模一样的出来。”

“但我们的技术不如建造这座战斗天体的文明先进,生产出的赝品肯定也达不到原版的强度。”

“不过,有一个好消息。”

“这座战斗天体的核心区域比较完整,保存下来了一座作用未知的设备。”

“这座设备镶嵌在战斗天体的正中央,目前怀疑是能量核心,或者超光速引擎。”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