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转六年,千百丈高空云层中,一近两丈巨人驱罡风火焰而行,肩上坐于一绝美女子,正是从蛮荒赶回来的温铭与采薇。

行至一城高空,采薇探目望去,道:“这丫头,玩得倒是兴起。”

温铭澹金色‘妖目’一扫,笑道:“却有长进,不枉在凡间历练数年。”旋即一怔,道:“你之修为,怕不是要晋入筑基五层了吧?”

也不怪他惊诧,此间相聚千百丈,其下数十万凡人,气机尤为般杂,就算是他也是仗着‘妖目’之能,方才一眼分辨,而采薇却也有此能,显然是修为大涨。

采薇轻声道:“回得山门后,却要闭关一阵,前些日子略有所感,心中有了触动,想必晋入第五层不难。”说罢跃了下来,一展衣袖挥去一道罡风落下。

下方城池中,有一大宅院,占地数亩有房屋数十,廊坊假山,池塘果树,更有百数婢女仆人走动。

主厅之内,坐落二三十人,打扮怪异,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分作两边对峙,中间上首坐着一虬须大汉,只把大手一拍桌子:“诸位朋友,既然你们信得过我狂刀,那就有甚恩怨今此说开,莫要再生事端,让他人看笑话。”

“还请左前辈做主,方才我门下弟子入城时,寻人问路,就被艾宁仙子掌毙,真当我铁杖老李是好说话的?”

“当真如此?”

狂刀左涛神情一凝,看向坐在右边上首的黄脸女子,皱了皱眉头道:“艾宁,你如何说?”

挨着艾宁的一位老者起身拱手,旋即对持着精铁拐杖的披发男子冷声道:“铁拐李,你那弟子如若不是作恶多端,杀人抢女,捉人淫乐,艾宁仙子如何会杀人?”

铁拐李骤然起身,一甩铁杖,发出霹雳之声:“张老怪,这里哪有你说话的地方?莫不是忘记三年前,在我铁杖下求饶之事?”

“你……”

“杀了就杀了,何须解释?老张,你且坐下。”艾宁抬目看向铁拐李,又扫了一眼众人,澹澹的道:“莫要说杀了你这弟子,就算你如若作恶,我也一样杀之。”

“好胆……”

轰~

天穹破开,房顶炸裂,一道恶风横扫排开众人,只听得一声惊喜:“老师……”

待恶风去了,狼狈的众人再看,一片狼藉的厅内,哪有黄脸艾宁仙子的身影,再看炸开偌大的房顶,瞠目结舌不知说什么。

“方,方才,好像听艾宁仙子喊了句……老师?”

众人面面相窥,有人看向铁拐李,若有所思的道:“难不成,艾宁仙子另有师承?这般武功当真是出神入化,怕是大宗师,甚至武圣之列了。”

铁拐李面色难看,眼中露出惊惧,吞了吞口水,再无半点嚣张,看向上首狂刀左涛。

左涛也是惊疑不定,道:“以我之功力,也未曾知道这位前辈如何来去的……恐怕当真是大宗师,或武圣之列。”

闻言,铁拐李再无侥幸,也不告辞,狼狈的带人逃也是的跑出去,显然是准备找地方躲起来。

……

艾宁再睁眼时,已然是在高空火云之上,见得温铭和采薇,当即红了眼睛,却硬生生止住身子,只鼓着嘴道:“弟子艾宁,见过温师傅,老师。”

温铭大笑,伸手拍了拍她脑袋,恢复她法力和身形,道:“看看,小丫头长大了,也不哭鼻子了。”

采薇微微颔首,若有所思道:“此办法甚好。”

闻言,艾宁当即红了眼睛,泪珠子落下,抱住温铭大腿,仰头道:“师傅,宁儿再也不敢不听话了。”

温铭只觉有趣,驱动火云飞驰而去,一路上听着艾宁诉说这几年趣事,并问出心中疑惑。

对此,不论是温铭还是采薇,都非常认真的解答,甚至与温铭论道,分说自己理论。

艾宁重回两位老师身边,听着耳边道论之声,不知不觉沉睡过去,宛若赤子般躺于火云之上。

温铭道:“这丫头,经此历练,想必再过几年,便可筑基入道了。”

采薇点头,看着陷入‘悟道之境’的艾宁,颇为欣慰道:“届时也可引她入神道了。”

……

再回火焰洞地界,并未引起多少人注意,采薇交接完任务,便也回岛闭关去了。

‘灵引丹行’因为温铭不在,生意倒是衰落不少,温铭多方走动后,方才稳住经营,旋即开炉炼丹,并正式收入一人作弟子。

此人也有些来历,乃是城中大族分支,姓卢名善之,已然四十有余,但修为境界不过练气六层,当不是天资聪慧之辈,但在丹道上却颇有天赋。

卢善之拜入温铭门墙,自是让卢氏家族高兴,家中数位族老大修拜访,并送来厚礼,与金焕文等人一同见证下,卢善之正式成为温铭首位弟子。

温铭带他入得内门岛屿,随身教导,并赐下‘丹道杂论’下篇,如此不过七八年,修为境界也就跟了上来,至五十六时已然练气九层。

卢善之前半生在修士底层几经磨难,性子颇为稳重,做事做人也有章法,自拜入温铭门下,入得火焰洞山门后,也无半点骄躁,时常下山与‘灵引丹行’诸多同道交流。

温铭看在眼里,自是非常高兴,且不说其资质如何,单是这份心性就足以称道,换做旁人骤然身份提升,难免会‘狂妄’,陷入‘智障’之中。

倒是艾宁,突然多了个师弟,反而浑身不自在,初始对卢善之并不客气,一番接触下来,又觉得这位师弟忠厚老实,反而不好欺凌。

对此,温铭都一笑而之,艾宁从小在他和采薇身边,早把他们当作父母,如今突然多了一个‘争宠’的师弟,难免会心里不舒服。

不过这丫头心地不坏,顶多恶作剧戏弄卢善之,而卢善之又稳重,性格忠厚,对这个漂亮又古灵精怪的大师姐,总是尊敬有加。

说起来,卢善之也成了婚,早有儿女数个,如今又拜入温铭门下,其子嗣在卢家地位变得特殊,往日瞧不上他们的族人,也都献媚之。

为此,卢善之还请教了艾宁,有大师姐风范的艾宁,当即带着卢善之去了卢氏家族逛了一圈。

……

当当当~

‘神鼎’九响,震颤万里,有‘仙鸟’撒花,灵兽衔住珠,灵云千里,火焰洞治下五十余城张灯结彩。

今日火焰洞新晋三位金丹真人,普天同庆,迎四方道友来贺,十门八派来观礼,千万修士见证。

此乃金丹大礼。

‘灵火’大殿外,百十位大修身穿赤色法袍,分立于各方,其下数千火焰洞弟子,又有数千各门各派观礼修士,只听得钟鼎九鸣后,共声众贺:“恭迎祖师。”

轰~

九天罡云炸裂,显露出金光火云,就见三位周身灵韵,不见真容的存在,缓缓步入而来,分别为‘火魔’汤左,‘天狱上神’庄闲,‘赤火’赤炎。

届时,又有三道灵蕴盘落,显露于高空,却是南明祖师、三味祖师、雷火上尊。

‘火魔’汤左、‘天狱上神’庄闲、‘赤火’赤炎躬身作揖,南明祖师、三味祖师、雷火上尊回礼。

在万千修士见证下,一门六真人显露真身,于是引来众贺,门人弟子更是激动。

温铭面色平静地看着‘火魔’汤左,忽地一笑,让一旁采薇莫名,却不敢在此相问。

六位祖师站立于空,受众弟子礼拜,旋即与他们观礼真人一同消失不见。掌教玄机子方才宣布大礼四十九天,与万修共乐。

“庄师姐如今入得灵地,想要再见却难了。”

采薇靠在温铭怀里,任由温铭把玩,时而不满地扭着玉腿,面色潮润眼眸似波。

温铭头抵着她脑袋,看着万丈云海,轻笑着道:“先为者不必称道,后来者不可失心,修行无尽,来日方长罢了。”

采薇仰头看着温铭,道:“你倒是大话,金丹道果岂是那般好摘的,两千年来,也不过是出了六位真人,可筑基大修又有多少?怕不下于千数。”

温铭一笑,凝着她双眸,调笑道:“那你还不得快快修行……”说着,衔住她耳朵道:“我可不怕采补的。”

采薇俏脸红至脖子,再无半点冷霜,想到诸多场景,只觉身子都化了,却又说不过温铭,只脑袋抵在其胸膛,埋头不敢起来。

温铭大笑着,抱起她就往洞府走,反正艾宁和卢善之,如今也被他打发下山,去往外间寻找机缘去了。

……

日子如旧,修行照常,采薇自晋入筑基五层,修行进度一下子慢了下来,于是温铭便花巨资,定时向门中采购煞气,又分度阳火真元供子修行,方才再度神速。

如今采薇三百六十岁,温铭也有三百二十余,换做旁人自是心灰意冷,不再求道,可不论是采薇还是温铭,寿元都几近千载。

当然,旁人是不知的,这也让温铭生受了不少冷落,平日里来往密切的大族商贾,也都不再来了。就连采薇也担忧,毕竟温铭方才筑基三层,距离筑基圆满还远着呢。

温铭只与她说,自己吞得‘太阳真乌’精血,如今自感寿元颇多,并无紧迫之感,这才让她稍稍放心。

他修炼进度慢么?当真是慢的很,自入筑基两百余载,也不过筑基三层,换做天赋之辈,早就中后期了。

可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前有‘太阳真蛟’吞纳煞气,需法力打磨,后有主修功法‘八九玄功’,更是粮资大户,就算有‘太阳真火’弥补,也是不快不慢。

当然,如若以主修功法来论,他此时实力不弱于筑基五层,也就是筑基中期大修,一旦进入‘八九玄功’第三层,更能获得‘八九金身’,万劫皆避,直入金丹道果。

一饮一啄,既然选择了‘八九玄功’,自要承担其庞大粮资,如若瞻前顾后,只怕到头一场空。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