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魔殿’乃是三门十派在‘天目山’最高权利所在,具有调度一切资源职能,在人员分配上,原则上同样拥有调度修士职权。

可实际上一旦涉及诸派大修调度,负责事务的真人大抵会下达法旨,由各派代掌门进行协调,以免闹出事端。

应嵪真人乃是五母殿真人,如今却直接对他下达法旨,自是不符合‘规矩’。温铭只应和下来,拿着‘屠魔殿’映身法牌退出悬浮峰,召出火云直飞而去。

五日后,温铭按下云头,来至火焰洞驻扎地,并告知值守弟子拜访百悦。值守弟子却告诉他,百悦代掌门数日前就出去办事,一直未归,也无具体归来时日。

“离开未归?”

温铭诧异,按理说代掌门若无大事,皆不可轻易擅离驻扎地,就算要离开办事,也会交代一二归期,以免错过门人禀报重事。

于是只好留下手书,把事情简单说明,旋即飞离此地。实在是应嵪真人交代的急,要他寻月之内赶到千万里之外,哪怕驾驭飞舟,时间也是十分紧凑。

回到‘三丹池’,唤来卢善之,道:“为师出去些时日,归期未定。我推荐你作为‘三丹池’副使,鲁泓不日也会回来主持丹池,若有要事可向百悦代掌门禀报,亦或去你师娘那寻帮助。”

卢善之迟疑道:“老师,这好生生的,为何会调你外地行事?”

温铭道:“此乃应嵪真人调度,为师也不能抗法旨。如若见到你师母,你且告诉她不必担忧,我自有章程。”

卢善之道:“弟子省得。”

温铭点点头,打量了下他,道:“你之修为也需持修,不可怠慢。”顿了顿,道:“我知你与那女修结为道侣,这杯酒是吃不上了,你且带她过来。”

卢善之躬身退后,出了内殿不多时便回来,后面跟着一貌美女修,见了温铭行大礼跪拜:“紫若拜见老师。”

温铭微微颔首,打量一二道:“倒是清丽可人,修为也至练气九层,如今年龄几何?”

紫若拜道:“弟子今年四十六。”

温铭笑道:“资质倒是不凡,希望你早日勘破道关,步入筑基之境。”

紫若再拜:“弟子定不负老师期望。”

温铭沉吟后,自储物袋拿出几卷书轴,道:“这里有我亲手注释的几卷丹道手札,如若不懂之处,可向善之讨教。”

紫若迟疑,卢善之赶紧道:“紫若,还不快谢过老师?”

如此紫若方才拜谢,双手恭谨接过书轴。温铭看向卢善之道:“紫若修行用度,不必短缺,丹道上你可传我真经,无需隐瞒。”

卢善之跪地道:“弟子谢老师恩典。”

温铭点头,挥衣袖道:“去吧,待为师回来之日,希望你修炼有成。”

两人行大礼退去。

……

翌日,温铭嘱咐诸事,待一切妥当后,便出了大阵几日后来到一处地界,此地地势开阔,有千百灵舟起落,放眼望去修士多如蚂蚁,一片吵杂喧闹,宛若一座由灵舟组成的城市。

这是‘屠魔殿’中转物资、人员的一处灵舟‘码头’,作为筑基大修自是不用与练气修士一般需排队,自有大修前来相迎。

温铭拿出‘屠魔殿’映身法牌道明去处,那管事大修便引他来至一处小型灵舟处,道:“温铭道友,此灵舟虽不大,但速度却是极快,你到达地方后,把灵舟交与当地‘中转港’主事便可。”

温铭拱手谢过,接过驱舟中枢法器,上得灵舟打量一二,这艘灵舟只有数百丈长,近百丈宽,其上有诸多禁制阵法,可抵挡一名筑基后期大修攻击,一般用作赶路之用。

随着法力激活,中枢法器当即泛起层层光波,与灵舟相融在一起,旋即一处处阵法节点亮起,旋即一飞冲天,跃入云层之中。

温铭拿出映身法牌,感应里间那指引地图,引导灵舟飞跃,不多时便出了万里之外。

灵舟虽快,但要行至千万里之外,也需半旬之时,如若单靠自己飞行,不说其中是否遇到危险,也得需要一年以上。

‘屠魔殿’处在‘天目山’后方,作为调度千万修士的中枢机构,安全自是有所保证,所以在周遭百万里之内,罕有厮杀战斗。

可出了百万里,方才见真正残忍,自高空往下俯瞰,大地满目疮痍,山峦断裂,河流肆意,湖泊汪洋,一处处如山寨小城似的地界,便是一个个修士聚集地。

不时可看到下方爆出激烈火光,却是遭遇妖魔的肆杀,单一路行驶而来,温铭见了不下百次,可见惨烈程度。

半月之后,飞舟来至一处沙漠地界,放眼望去一望无际的‘沙峦’层层叠加,有黑云滚滚卷起漫天风沙。站在千百丈高空,见得有一座大山屹立,宛若一对展翅跃出地面的巨兽。

此便是他的目的地,双翅蜂。

双翅蜂地处‘正魔交战’最前线,因其地理位置独特,常年驻扎数十万修士,三门十派都有大修在此。

届时,只听得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便看到数百里之外火光四起,有剑光纵横、佛音阵阵,更有怒喝似雷。

温铭驱使灵舟接近,到了近处便看到却是四五个大修围攻一头十余丈魔物,浑身金灿灿,一个个巨大的疙瘩,像一只只眼睛,獠牙巨嘴喷出似金雾毒瘴。

吞金金蟾?

温铭惊疑,此凶物虽非蛮荒异种,却十分凶悍,成年后几可比拟筑基七层大修,可飞天遁地,能喷毒瘴控毒虫,浑身坚硬不可破,寻常法器打之,最多磕碰出一片火花。

当然,此凶物有一罕见天赋,因其喜吞金食铁,最擅长寻矿探林,哪怕隔着千百里,或深入地表数百丈,也能被它轻易找出。

所以此凶物也被称之为‘寻宝蟾’,比之一般蛮荒异种更为罕见,也让无数修士趋之若鹜,想要获得一头为护法灵兽。

没想到此地居然有一头,当即一收灵舟,跃了出去,就有修士高呼:“来者何人?”

温铭道:“火焰洞温铭,奉应嵪真人之旨公干。”

有人大笑:“原来是火焰洞道友。来得正好,且与我等一起拿下这凶物,自有一二好处。”

温铭一甩衣袖,荡出里许火焰,身子步入其中,道:“诸位道友,且让温某助尔等一臂之力。”

火乃是‘太阳真蛟’毒火,因血脉变异因而掺杂了些许太阳真力,虽无以往那般具有毒性,却更为霸道,寻常大修触之,若不及时涤除火毒,轻则经脉受损,重则法力逆转。

至于为什么不放出‘太阳真火’,一则是因为此有四五大修在,自己也不可太过锋芒,二则是太阳真火霸道,万物皆可焚,怕一把大火下去,烧坏了吞金金蟾皮肉。

有了温铭加入,其余五人瞬间轻松,六人天上地下围堵吞金金蟾,有金光洞佛修上师持法杖念经文镇压凶性,有虚剑山剑修斩其外壳,也有五母殿大修手持法锁抽打。

吞金金蟾越发暴躁,毒瘴、金石、腐液一齐而出,可纵然有比拟筑基七层实力,在六位筑基中期大修围攻下,也是浑身伤痕累累。

不多时,在一声‘卡察’声中,吞金金蟾肚皮破裂,露出似铁矿似的血肉,却是被虚剑山剑修斩破。

轰~

吞金金蟾毕竟是凶兽,并无多少灵智,天赋虽厉害,可总是三板斧,在六人分别化解下,终究不敌被打碎了头骨,坠入沙漠之中,

六人落下来,温铭收回毒火,略有些可惜的瞧了眼再无声息的吞金金蟾,道:“此地怎会出现此等凶兽,难不成这片沙漠之中,有大矿宝矿不成?”

一名扎美稽戴高冠的大修笑道:“正是如此,前几年下面修士无意发现,这片沙漠之下,有一金精灵矿,怕不是有百万斤。只是没想到,居然能引来这等凶物……”旋即拱手道:“在下武志,五母殿下行走。”

余者分别自我介绍,有来自虚剑山剑修吴云、卫可修,有来自金光洞上师渡智上师,另一名则是一位散修筑基,名为姜正。

此五人修为不弱,皆在筑基四五层左右,其中姜正修为最高,在筑基六层,可地位却最低。

六人寒暄一会,便逐一分配吞金金蟾,温铭得一副骨骸和十斤精血,主动放弃更为宝贵的金蟾‘妖目’‘妖筋’与内丹,使得五人对他更为和善。

于是六人驾云而飞万里,来至双翅蜂下,双翅蜂在远处若一对大翅膀,近处却是两片凹凸起的岩壁,形成两处巨大的‘平原’。

在这荒漠之中,双翅蜂难得的山水绿树,灵气汇聚,彷佛把周遭百万里灵气聚在一起,形成了这块宝地。

其岩石也十分独特,乃是一种罕见的‘铁岩’,坚硬非常,寻常练气也不可打碎,但其价值却不高,不值得大规模采集炼制,否则也不会存留至今。

此地殿宇楼阁成群,无数修士隐居其中,形成一个巨大的‘市场’,又设立大阵,名为‘引雷荡魔阵’,乃是一座上阶上品阵法,纵是金丹真人也可抵挡一二。

“温道友来得正好,我等虽也会炼丹,可毕竟并不精通。虽每年有‘屠魔殿’物资运来,可毕竟咱们这作为最前线,再多的灵丹妙药,也打不住消耗。”

武志叹道:“每日不知多少修士,因无具体针对丹丸,而惨死受伤……”摆了摆手:“算了,我且不多说,届时温道友一看便知。”

温铭此次前来,主持的便是双翅蜂丹阁,为此地组织建立一个完善的丹丸炼制机构,具体时间看何时完成,便可回归天目山。

因温铭初来乍到,五人分别召来诸多大修,足有四十余人,分别来自各门各派,其中一半来至家族或散修,修为大抵在筑基二三层。

众人见礼,分别介绍后,又引荐双翅蜂主事天史老人,乃是青玄宗大修,有着筑基圆满实力,负责双翅蜂一切调度与管理。

天史老人长须白发,性格十分和善,说话慢吞吞的,宛若读书一般,声音温润中和,对温铭的到来十分欣喜。

因此地乃是交战之地,众修各有事务,相聚一个多时辰后,便分别离开,由武志亲自带领温铭游览诸地,介绍情况,旋即引他入了一片山谷。

入得其间,便闻到浓郁的血腥之气,其中更有一丝丝浊气飘荡,温铭皱了皱眉头,看了眼习以为常的武志,也不询问,只张开‘妖目’看去。

只见偌大的山谷,有万千洞府,外面皆有阵法,隔绝里间声音,不时有修士走出,见得两人远远行礼。

武志道:“此地虽为丹阁,可长时间无人主持,却成了诸多修士疗伤之地。如若温兄不满,可让他们迁出去。”

温铭负手摇头,道:“能来此地者,恐怕多有重伤,不然也不至于把这一片荒谷当作慰藉……”

武志笑了,眼神更为和煦,拱手道:“温兄却与那玉壶山道友不同……既如此,此地就交由温兄了,如有事可去天然洞寻我。”

温铭拱手回礼,待他走了后,便唤来打理此地的修士,有数百人,大抵是年轻修士,有男有女,修为都在练气五六层左右。

“谁是此地管事?”

“回老祖话,晚辈林芸,添为丹阁管事。”

“嗯……你且整理一份此地伤者,丹丸情况,药材数量……晚间交于我。”

温铭看了眼这名眼眉带煞的俊秀女子,不过练气八层却有着一股凌厉气息,道:“你乃何人门下,师承何处?”

林芸不卑不亢的回道:“晚辈无门无派,独自修行,并无老师。”

温铭诧异,观之气息年纪不大,可此时也不便再问,于是点头让她去忙,然后点了一名修士让其带路。

丹阁虽为阁,实则是一片山谷,不多时便看完,来至行宫大殿,见里间干净整洁,知有人时常打理。随意拿起殿中文集,皆是上任所留。

上任乃是玉壶山大修刘玉,其性高傲孤僻,不愿与他人多交流,更不会指点下面,平日里除了炼丹,很少出的山谷。可也不知为什么,前几年却突然出去,然后莫名陨落于外。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