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元慌然失措,看着乱成一锅粥的堂内,妻妾哭泣,儿孙干嚎,直让他脑袋发疼,一拍桌子,溅起无数碎片,道:“哭,就知道哭,都给老子闭嘴。”

说着,一指大儿子:“你说说,来敌是何身份,为何攻击我刘家?”

近五十岁的大儿子明显没经历过这样事情,惊恐的摇头:“父亲,我,我不知道……”

“废物。”

刘元怒斥,强自镇定后,扫了一眼堂内儿孙:“我刘家在仙桃城也有三代,经历过的劫难不计其数,而今不过是区区一个来敌,就让你们失去了方寸,都是些废物。”

说罢一甩手道:“各房回去管好自己妻儿,莫要乱跑,刘申你作为长子,要拿出长子的气魄,你亲自去督促田护卫他们围杀来敌,要是敢退缩,老子亲手掌毙于你。”

大儿子刘申一怔,接着惊恐,但看着刘元一脸寒意,吞了吞口水,不敢多说一句,然后扭头就冲了出去。

其余人一看这架势,生怕自己摊上这事,立即带着妻儿一哄而散。

“都是些废物,没一个有用的。”

刘元深吸一口气,招来一仆人:“你去把刘果叫来。”

仆人匆匆而去,很快就带来一个十岁左右的孩童,刘元挤出一丝笑容,轻声的道:“果儿乖孙,可有受惊?”

孩童摇头:“回爷爷话,孙儿不怕。”

刘元欣慰的点头,摸了摸他的脑袋:“爷爷找你来,是要有一件大事交给你,果儿可有本事来接?”

闻言,孩童眼睛一亮,立即点头:“孙儿有本事,爷爷尽管吩咐。”

刘元大笑:“好,我乖孙果然有骨气,爷爷没看错你,你先道后亭候着,随后你陈是爷爷会去找你。”

待孩童走后,对着身边一名老仆,吩咐道:“你带着果儿从密道中离去,切莫惊动他人,东西我已经给你们备好,只管离去就是。”

老仆一双眼睛含着泪水,跪在地上磕头:“老爷,你……”

刘元叹了口气,制止他继续说下去:“果儿是我刘氏百年来资质最好的,不过十岁已然练气二层,如果今日刘氏大劫难逃,他就是我刘氏唯一的希望。”挥手道:“去吧,陈是,你我主仆六十年,果儿就交给你了,莫要让我失望。”

老仆闻言,强忍悲意,道:“老爷,您珍重。”

说罢,磕头转身离去。

刘元处理完一切,听着外面惨叫和厮杀声,缓缓站起身,整了整衣衫,从储物袋内取出一柄长戟,拖在地上一脚踹碎大门而出。

……

温铭背着青皮葫芦,身子如鬼魅般,提着剑穿梭在一栋栋建筑群中,但凡有修为者一个都不放过,鲜血溅了一身,宛若从地狱走出来的恶魔。

本来还有些许抵抗,随着死的越来越多,终于一哄而散,想要逃命,奈何在宗师级‘大地神行’面前,一切都是徒劳,期间有求饶者,也有咒骂者,他都面无表情的轰然斩杀。

风卷起大火,如果滚滚恶浪,照得天地一片火红,四散的火星似漫天繁星,透着妖异的血色。

就在他欺身一剑斩杀一名练气四层的修士后,忽地就地一个翻滚,脚步一弹瞬间蹦出十余丈,接着就见一道蓝色长龙刹那间轰碎一面墙壁,砸在他方才的位置。

温铭站定,看着从烈焰中走出的老者,火焰已经燃烧了他的白发,一张透着沧桑的脸显得格外平静,看着温铭道:“你是谁?”

“刘元?你没逃?”

“此乃刘家,此地是刘家之地,老夫为何要逃?”

刘元须发怒张,一摇手长戟立即化作蓝光,轰杀而来:“死来。”

片刻后,战斗结束,温铭站在刘元尸首前,看着他含有不甘和不敢置信的双眼,转身继续追杀其他人。

同样是练气六层,刘元纵然法力更为深厚,但习惯了商场的他,如何能与久经厮杀的温铭相比,哪怕不用‘青罡神火’,单是大师级‘金刚不坏’与宗师级‘大地神行’,再加上专家级‘环剑术’,足以毫发无损的斩于剑下。

到了下半夜,大火还在持续,但整个刘家已经没有一个人,温铭随手丢下一具尸体,这人是刘元的大儿子刘申,在他的逼问下把刘家密室位置吐得一干二净。

出了刘家,回头看着染红半边天的建筑群,温铭钻入黑暗,继续赶路前往第二个目标。

……

相较于刘元,第二个目标就简单得多,轰破阵法后,里面修士一哄而散,根本没有任何抵抗,就连目标都抛妻弃子,选择自己逃跑了。

直到天亮,一夜杀戮的温铭,才带着浑身疲惫回到山洞,哪怕是大师级‘金刚不坏’,在如此激烈而又密集的战斗中,受伤也是不可避免。

要不是有着大量灵丹补充消耗,甚至都不能坚持这么久,毕竟数门至少大师级以上法决,消耗实在太大。

云树神色慌张而来,见了温铭第一句话:“你杀了刘元他们?”

温铭不急不慢地斟茶,道:“外面现在怎么样了?”

云树气急败坏的道:“还能怎么样,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是你下的手,王长义甚至组织了商户开会,要联手杀你。”

温铭一笑,不以为然道:“我既然动手,就没想过怕他们联手。”

“你,你让我如何说你,尊夫人现在在极力拉拢其他人,我也不跟你多说,我得回去维持一下,你自己小心点。”

云树说完匆匆走了。

温铭慢悠悠喝着茶,他在动手之初,就想到了自己肯定会暴露,毕竟一手火系法决,外加一个‘褚元葫芦’太过显眼,在斩杀数家后,肯定还有幸存者。

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如果自己的女人被人三番五次袭杀,自己一点表示没有,恐怕接下来只会越来越肆无忌惮。

或许这些商户已然忘了,这里是城外,是一个没有绝对规矩的地方,黑市之所以是黑市,就因为见不得光,不被仙桃城承认的法外之地。

他要用自己的行动告诉所有人,他们想要玩规则,那我偏不跟你讲规矩,以往城里的那一套,在城外行不通。

赤脚不怕穿鞋的,我能拼你能么?

至于‘灵引’丹铺,大不了不要了,只要人还在,以他的炼丹技能根本不愁饭吃。

但那些人敢么?他们不敢,他们违反规则,又在规则之外想要建立属于他们的规则,并且以此规则约束所有人。可只要他们想要获利,就不敢和他一样拼命。

距离昨晚灭杀数门,已经过去了大半天,并未见到有人上门讨公道,就可以知道,那些人已经习惯了利用规则做事,现在徒然被人打破规则,一时间肯定叫嚣者比行动者更多。

而他并不决定就此放弃,还剩十五家,至少其中几个最重要的,一定要斩杀。

而且,只要稍微知道点原因的人,就会明白,这属于私人恩怨,与柳少珍数次被伏杀有关。

……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