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铭盘坐在峭壁一块巨石上,眺望着远方,在这片茂密的丛林中,缭绕的云雾不时升腾,鸟儿成群飞翔,狩猎的狼群围捕一头陷入绝境的山鹿。

太阳从天际挥洒金黄色,天际的云海翻滚似浪,一望无际的山脉起伏,让人心旷神怡,虽无人烟,但却格外生机勃勃。

打开光幕。

【姓名:温铭】

【寿命:46/75】

【境界:练气七层:27/100】

【功法:长春功:74/100/大师

青罡神火:28/100/宗师

金刚不坏:唯一

画地为牢:6/100/宗师

大地神行:59/100/宗师

环剑术:31/100/大师】

【技能:

灵材类:13762种/16大类/入门

炼丹:引气丹:35/100/宗师

蕴灵丹:73/100/专家

凝元丹:82/100/专家

神元丹:64/100/专家

【神通:无】

“看样子,唯一就是最高等级了。”

温铭看着‘唯一’级的‘金刚不坏’,他现在也估算不出自己实力,单是纯粹肉体力量,就举起万斤巨石,防御力更是恐怖,哪怕低阶中品法剑也不过能砍伤他,却无法真正伤及根骨。

如若再与杨耀荣厮杀,他有把握在极短时间内结束战斗,当然……杨耀荣在六年前就被他杀了。

唯一让他头疼的是,打磨法力的速度更慢了,要想达到以前的修炼进度,唯有在主修功法上突破至‘宗师’或‘唯一’。

‘长春功’虽然普通,几乎没有特色,可他暂时不准备替换,一则是因为合适的主修功法难寻,二则是新的功法刷等级需要大量时间。

总结完自身变化,温铭想着接下来的打算。

第一,储存的食物不够,哪怕在山中狩猎,寻常凡物也不足以果腹,这片深山之中,早不知被人收刮了多少次,也不存在什么过多的灵材妖兽。

第二,外界情况完全不知,史文贤说的虚剑山本山来人,到底何时来,来了后又有什么变化,这必须要弄清楚。

“再等等,万一现在出去,恰巧朱文又没走,岂不是自投罗网?”

温铭打开储物袋,看着还能坚持一两个月的灵米瓜果,决定暂时不出山,正好巩固一下修为,而且那么多卷轴也要看,完全可以利用起来。

……

荒野之中,对四季变化感受尤为深,春天绿意盎然,秋天满山黄叶,又因地势因素,天气变幻莫测,前一个时辰风和日丽,不一会就风雨交加。

温铭收拾好行李,看着住了大半年的山洞,披上法袍转身离去。

一晃近七年,再次踏入人烟之地,宛若隔世般让温铭茫然,在一处小型集市上一个茶楼里,看着街面上人来人往,掺杂着许多凡人,耳边听着楼上楼下修士闲聊。

长达十年的混乱,散修几乎死去一半,因此秩序反而在混乱中诞生,类似这样的小集市遍布城外,经济也有了一定的恢复。

此时,外面忽然传来喧哗,茶楼内许多人出去看热闹,原来是‘灵引’商铺在此集市开了分铺,这让许多人激动。

‘灵引’丹铺?

温铭心中一动,付完茶钱也跟了出去,看着人群聚集的地方,一间偌大的门面翻新得气派,巨大的牌匾用澹金色粉饰,两个大字:灵引。

耳边听着看热闹的人讨论,原来琉璃坡黑市丹娘子名号,已然城外了响当当的大人物,旗下‘灵引’丹铺数十间,几乎每去一个地方开分铺,都会间接带动当地的经济。

因为‘灵引’丹铺,不单单经营各色灵丹,在其周边同时建立诸如灵材、法器、符器等商铺,形成一个小型商业街区,带动了修士们购买意愿。

并且丹娘子也不拒绝其他商户入住,但必须遵循‘灵引’丹铺的规则,否则一律驱赶出去。

“这婆娘混的越发风生水起了,小小丹铺居然被她玩出了商圈的概念……”

温铭摸了摸脸颊,经过大半年时间,头发也长起来了,但整个人形象大变,哪怕是柳少珍见了,也认不出他吧?更别说其他人了。

犹豫了下,迈步出了集市,‘大地神行’展开,身子立即蹿了出去,却再也做不到像之前那般无声无息,宛如勐兽奔袭,一路专走荒山野岭,就算如此也惊得许多潜藏的散修心惊胆战。

两个时辰后,温铭出现在曾经琉璃坡黑市的‘遗址’,看着宛如一座小型城市的地方,有些不敢置信,没想到短短七八年时间,变化这般大。

街面上人来人往,车马如龙,因为不禁凡人的缘故,许多小商贩推着独轮,搭着雨棚在街边做生意,一个个修士习以为常,丝毫不见怪。

闲逛了一会,选了一家专对修士开发的客栈,付了一个月的房钱,然后就住了下来。

随后几天,他在小城内闲逛,发现也有内外之分,外城不禁凡人,内城却只有修士可进,所有商铺均售修士物资,其中他就找到了‘灵引’丹铺。

相比之前,‘灵引’丹铺现在十分气派,五层高的前排楼做门店,后面有待客厅、灵材分拣院、丹室等等一应俱全,接待他的伙计,则觉得这个人很奇怪,也不看丹丸,反而对建筑有着很大的兴趣,不过他不敢抱怨,单是隐隐从其身上传出来的气息,就足以让他胆寒。

温铭逛了一圈后,没有看到柳少珍,也不在意,随意买了几瓶灵丹,眼角余光瞥了一眼迎客的伙计,其腰间挂着的盘状法器,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那是曾经他的气息。

“寻气法盘么?看样子杨家并未放弃追杀我啊。”

温铭不动神色地走了出去,在街面闲逛了一会,旋即回到客栈,他并不担心有人会认出他,以现在的样貌体型,再加上大变的气息,除非他主动承认否则谁也认不出他。

现在最重要的事,是确认朱文和石文贤有没有离开,为此他也有了一个目标人选,这几天都在暗中观察他,一个酒楼的伙计。

他准备用此人去盆地打探一二,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几乎收集了这个人所有信息。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