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又是两年,大河三十余条分支也都修整完毕,随着一声声震彻天地的声响,一一与主河打通,一时间方圆数万里都下起了大雨。

历时十年,河运终于完工。十余万修士彻夜欢腾,数个大营地,也都逐一合并,旋即又是漫长的等待。

巨大的营地如同一座没有城墙的大城,灯火阑珊,篝火冲天;在其上云层处,三艘巨大的飞舟停滞在其中,除了在雷雨天会下降外,几乎很少会主动下降。

而此时越在无数人的目光下,缓缓落至距离地面十余丈高处,宛如三座大山让人惊惧。

“结束了,我该何去何从?”

温铭站在院子中,看着婢女们收拾行李,一时间居然有些茫然,同一个仓的修士,大多数会回仙桃,少部分选择去往幽城。

而他却没了下一步打算,幽城也是一个选择,但见识过沈理大家族子弟的作风,和诸多幽城高阶练气的姿态,在他看来不过是更大的仙桃罢了。

或许幽城修行世界更加广阔,也更加多姿多彩,但却不是他想要的。

“那我想要什么呢?”

长生不死?不,这只是一个达成某种目的的方向,有人想要更为久远的寿元,从而可以看到更高的风景,去往更多的地方游历;有人想要在有限的生命里,去完成自己的理想和野心;也有人只是单纯的为了获得更强力量,从而让所有人臣服脚下。

而他呢……我想要的,可能是活得更久,看看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吧?

……

子音哭丧着脸,看着玉台上坐着的师叔们,想要说些什么,又欲言又止。

“子音呐,你萧剑师叔也是为你好,如今你练气九层,也该出去闯荡闯荡了,难不成你想服用筑基丹,做一个修行米虫不成?”

“权师叔,我,我这不是想我师父他老人家么?我这要是去了蛮荒,也不知有没有机会,再见到他老人家。”

“放心,你见不见他都在那,等你筑基成功,再见也不迟……至于筑基失败嘛,你师父有那么多弟子,少你一个也不会伤心的。”

“……”

子音脸更苦,看着几位师叔一脸戏弄之色,又气又急,但无可奈何,谁让他十年前多嘴一问,谁又能想到萧剑师叔居然还记得?

这时,又从殿外走近八名年轻剑修,脸色大抵和他一样,彼此对视一眼,暗自苦笑。

“……”

子音心里舒服多了。

“尔等九人,乃是我虚剑山年轻一代中佼佼者,如今也都到了筑基关卡,此去蛮荒历练,一则磨炼心智,二则寻觅机缘,此中生死皆由个人。”

“权师叔,难道我们被人欺负了,山门也不管?”

“只要是同阶,你们就是被人打死,山本也不会过问……记住,隐匿身份,别仗着虚剑山名头惹事……嘿嘿,咱们虚剑山仇家可不少,你们萧剑师叔,当年可是杀了不少人,能活到现在的,大抵不会亲自出手,但他们弟子族人可不好说了。”

“……”

九人面皮一僵,偷偷瞄了眼坐在玉台上闭目打坐的萧剑,他们自是知道蛮荒是一个什么样地界,百族盛行,人妖难分,强者无数,传闻更有大妖占山称祖,也有大神通者隐匿其中。

萧剑师叔果然生猛!

子音再问:“几位师叔,就咱们九人去么?”

“哼哼,就你们九个小家伙,去了蛮荒只怕刚落脚,就被人盯上。此次修整运河结束,想必有许多人不甘寂寞,到时候诓骗……咳咳,邀请一些过去就是。”

好吧,权师叔最坏。

……

第二天一大早,三艘飞舟放下摆渡桥,在虚剑山剑修的引导下,有序的上了飞舟甲板。

温铭最终还是上了返回仙桃的飞舟,他还没下定决心去往何处,如今幽城与仙桃之间的河运打通,如果想去的话,随时可以去。

就这样,飞舟再次钻入云层,撞碎了云朵,极速前往仙桃方向。

……

柳少珍坐在院子里,呆呆的看着天际,左右婢女对视一眼,轻声道:“娘子,您都在这看了一下午,该回去休息了。”

“是呀,您天天就这样坐着,修远先生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回来……”

忽地,她张着樱桃小嘴,呆呆的看着天际:“娘,娘子……那,那,回来了,回来了。”

柳少珍泪珠落下,疯也似的冲出院子,数十个护卫紧跟其后,来到城外后,此时已然等候无数人。

飞舟慢慢落下,如山似的停在半空,接着摆渡桥放下,一个个修士激动的走下来。

一个,两个,三个……也不知几千几万人,到了晚上大多数人都散去,只留下许多伤心人。

柳少珍面色苍白,咬着嘴唇,旁边婢女不忍心:“娘子,修远先生修为高深,定不可能,定不可能有事的,说不定咱们在这没看到,他先回去了呢?”

“对,对,他定是回去了。”

柳少珍又回到家,却没有温铭的身影,这时才软下身子捂脸痛哭。

两天后,一名女修寻到门前,与门房拱手道:“可是丹娘子宅府?”

门房见她气息浑厚,不似低阶练气,十分客气的道:“正是丹娘子府邸,不知您是?”

女修一笑:“在下韩灵,受人所托送一封信与丹娘子,还请通报一声。”

“您稍等片刻。”

门房不敢耽误,立即小跑回去,不一会就有一老者出来:“韩道友,请。”

到了客厅,婢女送上茶,不一会柳少珍就进来,看着眼前清丽女修,略有些诧异:“您是?”

韩灵上下打量着柳少珍,微微点头:“修远那家伙,倒是好眼光。”

柳少珍神情一振,差点打翻茶盏,有些激动的站起身道“您,您说什么,修远?修远他人现在在何处?”

韩灵摇摇头,看了一眼柳少珍,拿出一封书信:“那家伙,说是出去走走,神神秘秘的,我也不知去哪了……这是他托我交给你的信件,你自己一看便知。”

说罢,放下茶盏,道:“我刚回来,还有些事处理,就不多待了。对了,修远那家伙托我照应你一二,这些年我也承了他不少好处,你要是有何困难,就来天然观寻我。”

待韩灵走后,柳少珍拿着信件回到房内,小心翼翼的打开,只见其上字迹清晰,却句句扎在她心中。

尤为末尾一句:“时间匆匆,修者如蚁,一去经年何时归?吾也不知,你我珍重。”

“你我珍重?当家的,我该如何珍重!”

生来第一次,柳少珍如此渴望修炼,或许筑基后,还有再见日,到时候她定要问清楚,她该如何珍重?

……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