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人丢了一块中品灵石,入了城门过数十丈通道,眼前顿时一亮,迎面就是一个无比巨大的广场,外延是一条条笔直宽敞的街道,无数修士往来其中。

子音几人跟在温铭身后,也是瞠目结舌,半响道:“修远大哥,咱们接下来去哪?”

温铭愕然,回头问:“你们不是要与其他几位,几位朋友碰面么,没定地点?”

子音讪讪一笑:“没有,说是到了地方,找到落脚点,再传讯汇合。”

好吧,你们虚剑山可真够乱的。

温铭无奈,只好道:“那咱们先逛逛吧,既然到了这里,也不急于一时……对了,以后叫我温铭就行,修远不过是我假名,为了躲避一些仇家,如今仇家死了,也就不用再隐姓埋名了。”

“好的,温铭大哥,其实我不叫陆远,陆远是我师兄,我叫子音……”

“我也是,陈轩是我师弟,我叫袁飞。”

“我,还有我,我不叫蒋雯,蒋雯是妹妹,我叫蒋芸。”

“我叫金文……”

“……”

温铭沉默,看了他们几个一眼,眼角抽了抽,道:“那以后咱们就是朋友了。”

“对对对,朋友。”

几个年轻人嘻嘻哈哈,全然没有身处异地的烦恼,一个个眼睛乱转,仿佛对什么都好奇,就像放出笼的二哈,着实不太靠谱。

一时间,他有些怀疑,自己和他们几个凑一块,是不是正确的选择,他只是想来到异地,和大门派弟子一起安全一些而已。

一行五人走走停停,看到什么新鲜事物,哪怕最矜持的蒋芸,也活脱脱一疯丫头,丢出去的灵石,就像假的一般。

逛了一整天,见了太多新奇事物,五人这才找了家客栈,比划半天才明白价格,两块中品灵石住一天,独门独院更是五块中品灵石一晚。

这物价也忒离谱了一些吧?温铭正犹豫,他倒是有一些积蓄,但也不过数百块中品灵石,未来还要生活,哪里经得起这般消耗。

“我来我来……伙计,给我来五个院子。”子音就要掏灵石,被温铭一把按下,拍了拍肩膀,看着明显脸色古怪的伙计,指了指脑袋,又胡乱比划了几下道:“我这小兄弟……嗯,修炼脑子有点,你懂的……算了,你不懂。来一间独院就行。”

伙计是一名中阶练气,虽然听不懂温铭的话,但人家住店就是客,能别打听就少打听,收了温铭的灵石,就引着他们来到一宅院。

宅院不大,但尤为精致,假山流水,花草成群,树木点缀,左右四个房间。

温铭看了看子音几人:“如今出门在外,又是人生地不熟的地界,还是低调的好,咱们五人挤一挤凑合住。蒋芸是女孩,你单独一间,我出的灵石,我也单独一间,还剩两间你们自己分配。”

子音有些不岔:“我也想出灵石的……”

温铭哭笑不得:“这样,今后房钱和吃饭都你来付账,你说了算。”

……

两天后,温铭见到了子音说的几位朋友,一行五人两女三男,性格同样外向,分别叫柏然、丁启月、刘慧、谢文、杨真,其中刘慧年纪最小,看着就像十几岁模样,却有着非一般的身材,性格极其跳脱,其余人都哄着她。

最让他没想到的是,刘慧五人不单自己进城,还带着近千人一起进城了,如今住在另一大客栈,灵石也是他们付的。

大冤种啊!

作为一行十人中,年纪最大,脸皮最老,生活经验最丰富的人,温铭当仁不让的,成了一行九人的‘领头大哥’。

更贴切的说,简直生活‘大管家’‘保姆’,但谁让自己有小心思呢,而且人家……真特么有钱。

吃饭点最贵的,付钱抢着来,抢不到机会还生气,买东西从不问价,只看是否好看……

温铭能说什么?他认了。

作为‘带头大哥’,自要有主见,在刘慧五人嚷嚷着不能抛弃跟着他们一起进城的近千修士时,温铭当机立断呵斥,并告诫他们出门在外,一切小心低调为上,再把说与子音几人听的话重复一遍,这才断了他们心思。

然后就带着他们,一路‘招摇过市’,全靠比划着打听信息,结果回来一总结,都傻了眼,除了能记住吃喝外,其余半点有用的都没有。

这座大城实在太大,唯一打听出来的消息,就是城名:‘启明’,温铭一合计,这也不是办法,毕竟十个人挤在一间院子也不是个事,于是带着九人费了好大一番功夫,租下了一间大宅院。

然后召开十人会议,明确接下来的打算。

第一,先住下来,了解当地文化和地理位置。

第二,学习本地语言,否则沟通真的是一个大麻烦,总不能全靠着比划吧?但凡问得多一点,人家就是一脸懵逼。

第三,尽可能的多打听蛮荒信息,免得一行人傻子似的四处乱窜。

温铭说完,颇有些无奈道:“你们不提点意见?”

刘慧年纪最小,心直口快道:“温大叔,我们商量过了,小事听你的,大事我们自己做主。”

“……”这什么话啊,每一个简单的。

好吧,要不是你们有钱,还是大门派弟子,我绝对不会管你们……温铭苦笑着:“问你们是不是虚剑山弟子,你们不说……那我就当猜不到。那我总能知道,你们修为境界吧?”

“这个可以,我练气九层……”

“我也是练气九层……”

“我还差点就练气九层圆满……”

“……”

温铭愕然,一共九人,全是练气九层,而且还是剑修……这就有点离谱了,虚剑山为什么把他们丢到这里来?难道不怕死上几个么。

好半响才回过神,迟疑的问:“为何我感应你们气息,却只是练气五层左右……”

子音一笑:“这还不简单,权师叔说过了,出门在外,最好收敛气息,不然被人敲闷棍的几率很大……对了,温铭大哥,为什么你不收敛气息啊?”

“对呀对呀,我也想问呢。”

“……”

因为老子不会……温铭面皮发黑,咳嗽了一声道:“这个,毕竟咱们这么多人,总不能都是中阶练气吧?”

九人恍然大悟,不等他们再问,温铭主动分配起任务,一共分为三组,三人一组,一组一个女修,然后发下卷轴纸张,道:“咱们首先,得学会本地语言,你们都出去逛逛,每天把听到的话记录下来,不管对错,回来后咱们再一起分析推敲……记住,出去后不准再买东西,吃饭也只准在一块中品灵石之内。”

“一块中品灵石,能吃什么?”

温铭一瞪眼,看着嘟着嘴的刘慧:“就你嘴最馋,一天到晚吃吃吃……记住,你们都不准惯着她,出门在外可不是什么大小姐,收起自己在门派……额,在家里的做派。”

说完,还不忘吓唬道:“别看这启明城治安很好,但一座这般大的城,数百万修士进出,肯定少不了肮脏杀戮,你们几个修为不低,但又能打几个?”

刘慧扬了扬脑袋,嘟囔着:“不怕,我娘给的护身符箓多着呢……真要打不过,城里驻扎的几位师叔……”

话还没说完,蒋芸立即捂住她嘴:“你就少说两句吧……温大哥,我们听你的,准不主动惹事。”

待众人散去,温铭单独留下子音,左言右顾乱聊一通,说什么你最稳重,最明事理,要多照顾其他人,然后话音一转,问其敛气法门,说是参考一二。

“……”子音。

……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