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史文贤赠予的资料,和给朱文当实验体积累的经验,改造自身血肉,共分为五步骤。

第一步,调制好妖兽或妖物精血,先做好体质适应,是否会血脉相斥。

第二步,精血入体后,便是符文入体,锁住自身精元,防止血脉相斥。

第三步,妖骨入体,这是最关键步骤,因为人体根骨不适合妖血,需要妖骨中和调配,否则会爆体而亡。

第四步,激发天赋神通,根据精血、妖骨所属,获得的天赋也不同。

第五步,测试精神状态,自身灵智是否受损,如若完美融合,那就表明改造成功。

这方面技术,哪怕是朱文和史文贤也未能成功,百年来一直东躲XZ,暗中筹备实验。

当然,温铭自是不知这些,如今他唯一的希望,就是血肉改造,否则将和梧桐居士一样,寿元耗尽凄凉死去。

温铭陷入了‘魔障’,正所谓不疯魔不成佛,一遍又一遍的改良配方,一次又一次的耗尽灵石,几乎让丹铺濒临倒闭程度。

几名伙计因为恐惧,也都一一辞去工作,温铭索性也不再招人,而是一次性的把灵丹甩卖给同街丹铺。亏肯定是亏了,奈何他实在没有精力和时间看守铺子,又必须开着铺子挣灵石。

如是又一年,温铭越发苍老,满头苍发乱糟糟,一双眼睛深陷眼眶,坐在院子躺椅上,仿佛迟暮的老人,静静的发呆和享受夕阳的温暖。

后院静悄悄地,风吹过树枝摇曳,落下几片枯叶,飘在温铭脸上,许久后方才轻轻拂去,端起茶盏喃喃的道:“六十八岁了,再不拼就没机会了。”

呢喃间看了眼光幕,技能一栏:‘枯荣精血1/100/入门’,以他的经济实力,实在炼制不出多余精血,而现在缺乏的是实验体。

作为最后的希望,他又过用自身做实验的想法,但他的身体已经不足以支撑一次失败,哪怕唯一级的‘金刚不坏’,如今威能也不足以往一半。

……

夜幕降临,温铭披上遮住全身的黑色大氅,宛若一个步履蹒跚的老人,一步步迈入黑暗中。

‘启明’城作为一个流动修士百万的大城,外城集市也不是绝对乐土,出了主要街道坊市,就是连绵无尽的居民区,期间三流九教什么人都有,自然就会诞生一些黑市。

黑市之所以称之为黑市,其间流动的东西也是见不得光,例如杀人越货而来的财货,正规店铺买不到的禁售宝物,几乎什么都有。

温铭不急不慢,在这一处废弃大宅内转悠,不时停下脚步,拿起摆在地上售卖的法器符器,也不管能不能用得上,丢了灵石拿着东西就走。

如此购买了七八件法器、符器后,一共花销数百中品灵石,方才‘谨慎’的走到黑暗处,‘观察’着有没有人跟上,然后就出了院子。

就在他出院子不多时,几个鬼鬼祟祟的修士,立即模了上去,此间情况自是被人注意,但大抵也视而不见,这种‘黑吃黑’的事太正常不过了。

温铭越走越快,不时躲在暗处,小心翼翼的‘观察’是否有人跟踪,待发现并无异样后,立即‘非常快’的‘逃逸’,这一切让后面跟着的几人,也越来越放松警惕,甚至怕待宰的羔羊跟丢了,居然也没能发现,他们地处越来越偏僻。

“博兄,咱们是不是被那老家伙发现了?怎么他越跑越快,要是咱们几个脚步利索,恐怕都得跟丢了。”

“哼哼,别啰嗦,再追一段距离就截住他……”

……

温铭埋头疾步,忽地身子一顿,前方不知何时跃出一人,对着他就是一件法器打下,‘仓促间’只甩出一柄法剑,‘哐当’一声被砸飞。

接着从黑暗中再次飞出几件法器,在黑暗中绽放着淡淡的灵光,温铭方才起身,‘来不及’抵挡,只能怒喝运转护身法器,‘铛铛’几声,一道淡淡荧光罩闪烁几下,然后迅速寂灭。

“杀了他。”

四五道身影一跃而出,召回弹回的法器,齐齐围攻而上,温铭好似困兽,疯狂催动护身法器,同时打出法剑抵挡,口中爆喝:“你们是什么人?”

“放下法器,我就告诉你……”

有人轻笑,但手中却不含糊,方要打出法决,被另一人制止:“别弄出太大动静。”

如此十余个回合,温铭看似险象环生,但每每总在危急关头避开和抵挡,几人越打越憋屈。

“应该没其他人了。”

就在此时,温铭猛然一抖剑,磕飞一件法器,身子如鬼魅般瞬间到了一人身边,只抬手一按,拍在其身上,就连护身法器也没来得及激发,便被一掌拍晕。

其余几人一愣,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见,就在这一刹那,又有一人被一拳打飞,接着如小鸡崽子似的,被温铭领着后颈一拍,然后晕了过去。

“这老家伙不对劲……不要留手,杀了他。”

毕竟是经过多年拼杀的,剩余三人当下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人设计了,立即一道道法决激发,黑夜当下迸发道道流光。

可惜已经迟了。

温铭再发现就这五人时,也不再留手,‘大地神行’‘金刚不坏’‘画地为牢’瞬间发动,如若不是怕有死伤,恐怕在刚一接手,这几人就被‘青罡神火’轰杀。

‘轰……’

二十余道十余丈土墙屹立,如同巨大土包,把三人困在其中,又一一分割而开。

战斗并没有任何余念,很快就结束,温铭略有些疲惫的吐了口气,甩了甩手:“真的老了啊。”

这般大的动静,周围四五里都能听见,幸好此地比较偏僻,处于一山洼外的小盆地,哪怕有人想要赶过来,也需要半刻钟。

温铭用绳索把五人捆好,像串鱼似的,又用布遮掩住,就这样提溜在手中,往肩上一抗,然后钻入黑暗。

回来的路上,他也是尽量走人少的巷子,遇见生人也不心虚,反而坦然的走过,虽然有人疑惑搬运东西不用储物袋,反而抗在肩上,但也不会多事去管。

东临街此时大部分店铺都打样,行人也比较少,毕竟不是主街,娱乐场所也不多,‘灵引’丹铺又是街角,很少有人注意到温铭。

回到铺子后,把阵法一闭,外面挂上‘休沐一月’的木牌,然后钻入实验室。

把五人解开,搜刮了周身,又震散几人法力,用禁制一一禁锢,方才歇息下来,略有些复杂的道:“没想到我还是步入了朱文的后尘……”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