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五号。

慵懒的夏日里,蝉鸣不断,与学校外头行人车辆的安静成反比。

张致铭一大早就在学校外头的停车位等待,这一排早就满满当当,若不是来的早,可能是一点位置都没有的。

闲的无聊,下车游荡到校门口等待,有不少同样在此等着接高考孩子的少妇见他气质好,和他搭话。

张致铭也乐得有人聊天,不一会儿,就和成片的少妇们打成一片,堪称妇女之友。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乐呵呵和别人聊天的时候,已经有人用死亡凝视盯着他了。

“张致铭,王八蛋。”

少女清脆的声音从身后传出。

和张致铭聊天的少妇不以为意,因为张致铭并没有告诉她们自己的真实姓名。

但张致铭却是打了个寒颤,听到骂声,他就知道,自己大概要被真实了。

要是王小乐把今天的事情告诉于春娇,那么张致铭好不容易有的一段时间好日子估计也就倒头了。

最近两个月的时间,可以说是张致铭这辈子最痛苦的时间段。

自柳诗诗怀孕以后,造娃潮便一发不可收拾,主要是柳诗诗老是阴阳怪气的炫耀,把白婕和于春娇想生孩子的欲望刺激的愈发高涨。

但可惜的是,这俩人依旧没怀上。

反倒是时不时和张致铭小嗨一下的郑玉玲和饶雪慧还有墨瑜都有了,郑玉玲时常哭诉,说张致铭害了她,万一大龄产妇出事了怎么办。

她的那些话,在于春娇和白婕听起来,简直就和经常阴阳怪气的柳诗诗如出一辙,一下子将于春娇和白婕刺激的更狠了。

两个人使尽浑身解数,愣是一天都没让张致铭安生过。

无论任何事情,当爱好变成了每天必须履行的义务之后,都会觉得烦。

张致铭现在是只要看见白婕和于春娇都会感觉害怕。

好不容易等到白婕大姨妈来了,王小乐也正好高考,张致铭赶紧和于春娇申请每天接送王小乐考试。

征得同意之后,总算是有了几天的假期。

结果没成想,这才第一天,还没开始骚起来呢,就被王小乐逮了个正着。

被王小乐盯的有点害怕,张致铭和少妇挥了挥手,打算闪人:“咳咳,你们慢聊,我闺女出来了。”

闻言,少妇朝着王小乐看去,顿时一怔,心说好漂亮好有气质的姑娘。

臃肿的校服遮盖不住的好身材,摘下眼镜亮闪闪布灵布灵的大眼睛,还有这身高。

啧啧,果然没看错,如果这是张先生的女儿的话,那么他口罩下的脸该有多好看。

少妇瞥了一眼张致铭紧致的肱二头肌,咽了口唾沫,面色羞红的拉住张致铭的手腕,递了一张名片给张致铭。

“张先生,这上面有我的联系方式,你有空的时候,可以打给我,多个朋友,多条道。”

但还不等张致铭开口,王小乐已经跑了过来,对她挑眉说道:“名片收回去吧,我小妈多的很,再多我怕我爸身体受不了。”

说完,王小乐拽着张致铭的手腕,一把将他拉走。

少妇:“???”

多得很?

那再多我一个咋滴啦!

少妇终究还是没好意思开这口,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张致铭被王小乐拽走。

弥漫着花香的街道,树荫下的风,王小乐跑起来时飞扬的乌发,还有她满眼的怨气。

乐乐这丫头,不是才开考一个小时么,怎么就出来了?

上了车之后,张致铭问道:“考完了?”

“考完了。”

“这么快!”

“哼,再不快点,某人就要和其他人进酒店去咯。”

王小乐恶狠狠的给了张致铭一个白眼,心说都这么多个女人了,还不满足,还要和别人勾勾搭搭

“哪有,我冤枉啊,我只是闲着无聊,和人家聊聊天而已。”

“啧啧啧,聊天可以聊到递名片。”王小乐神色不悦的推开张致铭。

“那是她的单方面行为,不是已经被你制止了吗?”张致铭凑近王小乐,轻轻咬住她的耳垂:“别告诉你妈好不好。”

“不好!”王小乐摇头拒绝。

张致铭紧张道:“千万别告诉她啊,不然我接下来可就没机会和你单独相处了。”

闻言,王小乐微微抿唇,虽然不爽,但道理的确是这么个道理。

算了,就饶他一次吧。

王小乐眼珠转了转,用虎牙咬住下唇,然后对张致铭说:“要我保密也成,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张致铭沉吟一下:“只要我能做到的,你尽管开口。”

“你肯定能,不能的话,我情愿不要你陪我了,哼~!”王小乐双手环抱宽广的胸襟,傲气的逼张致铭低头。

见她这幅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

最终张致铭点了点头,说:“只要别触碰我的底线,你说。”

张致铭的底线王小乐清楚的很,也就是不能牵扯到他别的女人,还有不能出轨搞牛头人那一套。

王小乐想要的,差这个十万八千里呢。

她的眉眼弯起来,脱掉小白鞋,拔掉白色短袜,两只白嫩嫩的小脚丫放在了张致铭的腿上

张致铭嫌弃的推开她的脚,说:我才不干。”

“那是别人,不是我。”王小乐蹬了蹬腿。

“呵,女人都一样。”张致铭说。

“我真的不臭,我有保养的很好的,不信你闻。”

王小乐抬起脚丫子,粉红的脚掌几乎就快贴张致铭的面门了。

有一说一,她的脚确实没有臭味,反而还有丝丝大宝的香气残余。

但张致铭依旧选择拒绝:“做不来。”

下一秒,王小乐毫无征兆的,直接一脚蹬他脸上。

张致铭被这一举动激怒,单手拿捏住王小乐的脚丫子,随后把她修长的双腿扛在肩上,挥动巴掌,重重的大巴掌抽去。

“老子看你是倒反天罡,不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

“呜呜呜,我要告诉我麻麻,你在外面又找女人。”

“有种的你去告,我第一个就先把你爆出来,看是你死还是我死。”

“你好过份,我不和你玩了。”

这话一出,又是重重的一巴掌“啪”的一声抽打在王小乐恰似一轮满月的屁股上。

王小乐挨了这一巴掌,闷哼一声,脸颊上浮现出丝丝红晕,

看的张致铭神魂一颤。

她缩了缩身子,眨巴着水蒙蒙的眼睛说:我想要~!”

张致铭忍不住了,咽了口唾沫,熟练的去摸皮带:“好,乐乐乖乖的,都给你。”

“.....”

与此同时,周悦在红枫市已经濒临崩溃。

她在一周前,还是决定将自己怀孕的事情告诉父母,毕竟她又做不到一辈子不回家,孩子生下来之后也总归是要带着去认外公外婆的。

但因为张致铭是个渣男的原因,她又不能和张致铭领结婚证,最好是连酒席都不要办。

不然个个都想办,要是被狗仔逮到发网上去,恐怕张致铭的麻烦就大了。

所以周悦打算回家之后探探父母的口风,问问他们不想办酒席会有什么想法没有。

谁知道,周父和周母的反应那叫一个大。

不过不是针对张致铭的,而是针对她的,尤其是周父,噼里啪啦的就给周悦一顿好骂。

“悦悦,从小我就教你,姑娘家家要自爱,你到底是怎么搞的,上次我拿给你的女德你到底看了没有?”

“欺负老实人不带这样的啊,人家小张多好啊,结果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辜负人家,现在怀孕了连酒席都不想办了。”

“你不就是想瞒着所有人,告诉他们其实你没有对象嘛,我还不懂你这点歪心思。”

“我劝你赶紧把除了小张之外的所有男的都赶紧甩了,老老实实的跟人小张过日子。”

“把娃养好,对人好一点,不然腿给你打断。”

被亲爹教训了一顿,周悦心中充满了难以言喻的茫然和无措,整个人脑瓜子都是嗡嗡的。

大脑里面一个劲的问自己。

我是谁,我在哪?

我是他亲闺女吗?

小张才是他亲儿子吧!

怀疑人生的时候,弟弟周自豪好死不死的凑过来,也跟着教育周悦。

“姐,要我说啊,铭哥那么好的男人,你就别因为人家工作忙在外面乱搞欺负人家了。”

“你再这样下去,就算你是我亲姐,我也是要帮助铭哥教训你的。”

周悦:“!

!”

弟弟的一席话彻底引爆了周悦心中的火山,她不敢打亲爹,难道连臭弟弟都不敢打?

抽起衣架就往弟弟身上的肥肉上招呼。

“死!”

“你给我死!”

“你才在外面乱搞,我是那种女人吗?”

“去你的,你这个贱男,亏以前我对你多好,你就这样回报你姐的,给我死!”

那一天,周家发出了杀猪似的惨叫声,但周悦的这一顿打,也彻底将周自豪打到坚决拥护张致铭的阵营了。

从此以后,只要周悦一回红枫市,她的二十四小时动向就会被周自豪转告张致铭。

从红枫回到江陵之后,周悦把自己在家里受的委屈分给了张致铭一半,控诉张致铭给自己家里人灌了迷魂汤。

“明明你才是渣男,为什么我爸会认为你是老实人,反倒说是我对不起你?”周悦委屈的声泪俱下。

她觉得自己好苦。

但张致铭并不能共情,他压根就不知道周悦说的事情。

“我不道啊!”

“你不道,你不道个屁,是不是你和周自豪勾连起来,祸水东引泼脏水给我。”

“真没有,不信你可以查我。”

“查个屁,我已经被家里认定是渣女了,呜呜呜。”

“.....”对于这点,张致铭也是无奈,他的确什么都不知道。

终于,在一个月之后,白婕和于春娇也确认怀上宝宝了。

张致铭终于得到了解放。

“....”

一年后,张致铭的孩子相继出生,柳诗诗给张致铭生了个大儿子,这第一个孩子是得到张致铭的老父亲张庭耀同志喜爱最多的一个宝宝。

在其他孩子还没出生的时候,张庭耀经常带着大孙子满街逛,完全就是那种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的德行。

直到周悦生了个大孙女,老张对大孙子的爱才被分去了一些。

接下来饶雪慧生了三姑娘,墨瑜生了四姑娘。

郑玉玲最狠,明明是最怕生孩子的一个,天天叫嚷着说自己是大龄产妇,结果一胎生了三个儿子,一下子就让儿子的数量反超姑娘。

于春娇和白婕先后诞下了小儿子和小姑娘,也得到了她们梦寐以求的宝贝。

老张见到九个孙儿同在的时候,笑的嘴都合不拢,说什么老张家再也不是一脉单传了。

至于张致铭本人,他到是对孩子没有太多感觉,他爱的从始至终都只是属于他的女人们。

孩子对于他来说,更像是感情的结晶。

所以,在她们生了孩子之后,张致铭首要关注的都是她们,这也让她们觉得值得了。

柳诗诗说:“虽然阿铭确实渣,但是只要他是爱我的,那么我就可以默认他的花心。”

饶雪慧呛道:“有没有一种可能,其实你就是喜欢渣的。”

柳诗诗瞪着她:“屁嘞,我对阿铭是一见钟情好伐,喜欢渣的,是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勾引闺蜜的男朋友,骚货。”

被骂了一通,饶雪慧先远离柳诗诗一些,再回怼道:“啧啧啧,谁昨天还故意穿丝袜勾引张致铭来着,究竟谁是骚货,我们大家心里跟明镜似得。”

???

好哇,这个小婊砸居然偷偷观察我的房间。

柳诗诗恼怒道:“起码我不会学某人,

“唉~!”

不远处的周悦趁机应了一声占柳诗诗便宜。

暴怒的柳诗诗,冲上去追着周悦打,周悦和饶雪慧联合起来,最终两两被柳诗诗摁趴下。

“....”

“....”

二零一一年,八月一号的中午。

已经在江陵大学上学一年的王小乐在拿到驾照之后,立刻就用自己攒的私房钱买了一辆甲壳虫。

在今天甲壳虫正式上路,王小乐将车开往江陵的高铁站。

目光看向密密麻麻的人群,在人海之中,她看到了熟悉的人。

她的哥哥,王小欢。

不知不觉,已经三年了,哥哥也已经刑满释放了。

看着哥哥迷茫无助的身影,其实王小乐想过去看看他。

但是,她知道....

这样做了,可能会给好不容易才有的幸福陷入破碎。

所以,王小乐并没有选择去接王小欢,而是默默亲眼看着王小欢乘坐上出租车,目送他回家。

那里面有王小乐留给他的信,还有钱。

钱不少,足足有两百万,全是王小乐自己赚的。

她想,如果哥哥看了信,会懂她的意思,拿了钱就离开江陵的。

重新换一座城市,过上属于他自己的人生,就不要再来打扰自己和妈妈了。

正如王小乐所想,当王小欢看了她留下的信件之后,愣了很久很久,也犹豫了很久很久。

但最终,他还是遵循王小乐的说辞,提起钱,离开了家。

就和妹妹说的一样,他们已经害了妈妈十几年了,如今妈妈好不容易幸福了。

能随手拿出两百万给自己,已经证明了,她们如今的生活是富足的,不需要自己。

甚至自己有可能成为她们的累赘。

既然如此,就不要再去打扰妈妈的生活了吧。

目光看向天空,很蓝很蓝,没有杂乱的云搅乱的天空是那样的纯粹,太阳是那样的耀眼。

王小欢沉默不语。

时至今日,他依旧能想起入狱时的情景。

迄今为止,于春娇哭泣的模样,依旧能让他的心隐隐作痛。

“再见了,妈妈。”

下午。

王小欢提着王小乐留给他的两百万,随便买了张不知去向何方的车票,离开了这座不属于他的城市。

“再见了,哥哥!”

悄悄挥手告别了哥哥以后,王小乐忍不住落下泪来。

虽然讨厌他。

但终究一起生活了太久...

看着他最后的背影,王小乐与远远叹息一声,希望这是最后一次见吧。

以后再也不要回来了...

“王小欢,只要你不回来打扰我们的生活,那么你永远都是我的哥哥。”

后半句话,王小乐没有说出来。

只有她自己最清楚,虽然她看似怯懦温和,但是性格并不比王小欢要好多少,她也是个自私自利的人。

为了所钟爱的东西,王小乐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而她所钟爱的,就是张致铭。

张致铭是那年她被霸凌,从包围她的黑暗中唯一照进她心灵的一道光。

这个时候,张致铭的电话来了。

看着备注上的名字,王小乐的神情一阵恍忽,耳畔之间仿佛又传来他当初说的那句。

“别怕,一切有我。”

幸好那时有你。

手机铃声响了七八秒,王小乐深呼吸一口气,扼制住自己的情绪,接通了电话。

“喂!”

“乐乐,我和兰兰在买奶茶,你要喝什么,我给你带。”

“唔,我要好喝到爆的QQ奶奶咩噗茶!”

“啥玩意?”

“就是珍珠奶茶了啦,笨蛋!”

“....”

此时,夕阳西下。

红日临山。

张致铭在奶茶店门口,差点嘴都气歪了。

乐乐这个死丫头,真是越来越叛逆了,现在已经开始骂自己了,真是不得了了。

“乐乐说她要什么?”何玉兰转头问。

张致铭说:“好喝到爆的QQ奶奶咩噗茶,你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吗?”

得到答桉,何玉兰直接喊道:“老板,再加一杯珍珠奶茶。”

瓦特?

何玉兰也知道。

是我跟不上时代了吗?

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后,足足二十杯奶茶摆在了柜台上。

买的时候没啥感觉,但是奶茶出来之后,何玉兰感觉自己的眼皮在跳。

太多了,根本拿不完。

她随手提了三杯,目光幽怨的看向张致铭:“我就只给我妈和乐乐拿,剩下的你自己想办法。”

张致铭看着眼前的十七杯,感觉头有些疼,说道:“兰兰,你好歹把你三个弟弟的也给拿走啊。”

不谈这个还好,一谈这个何玉兰就来气,怒斥道:“那特么是你儿子,你自己拿!”

这个王八蛋,明明说好了不和郑玉玲生的,结果一胎三个。

这三个娃,何玉兰硬是没想清楚该怎么称呼他们。

喊弟弟,他们是张致铭的亲儿子,不合适。

喊儿子,他们也是郑玉玲的孩子,更不合适。

主打的就是一个身份混乱。

何玉兰都不敢想象,要是以后自己和张致铭有了孩子,孩子之间又该怎么样称呼。

“都怪这个王八蛋,没事播那么多种做什么。”

何玉兰气呼呼的瞪张致铭一眼,随后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这个气,她至少得生到晚上。

然后悄悄把张致铭拉出来,用靓坤的灭火方法好好教训他一顿才消的了。

瞧着何玉兰真的走了,张致铭一个头,两个大。

最后找奶茶店店员要了一个特级大口袋,才勉强把十七杯奶茶一起装走。

“.....”

“.....”

“你会不会忽然的出现....”

“在街角的咖啡店.....”

“我会带着笑脸,挥手寒暄....”

“和你,坐着聊聊天....”

二零一二年的十月十号。

又是一年秋天。

中午。

在一天之中太阳最热辣的时候,在一家循环着张致铭歌曲的咖啡厅中。

张致铭签好了拆迁协议。

他亏本做了两年多的整租,在今天终于一次性回了一波大血。

两千套房子,一共可以获得拆迁款二十多亿。

对于现在的张致铭来说,二十多亿已经不算什么了,最多就是锦上添花,可要可不要。

但是他得做出表率,第一个站官方,官方一下令,他果断就以最低价格同意了拆迁,算是又狠狠的刷了一波存在感。

而这一次,官方派来与张致铭交涉的人,是他的老同学。

袁可可!

秋风吹拂着她的脸颊,带动额前缕缕秀发。

上次见面,已经是两年前了吧。

她的皮肤白了好多。

张致铭就这么静静的等待着袁可可发话。

她穿着一身干净整洁的黑风衣搭配白衬衫加一条修身的黑西裤,脚踩着一双黑色细根的高跟鞋,显得腿又直又长,能够很好的贴合身体的曲线。

穿衣风格,已经蜕变成了华丽的女王。

“袁大人,没想到当初不过是一句开玩笑的话,还真把你喊成大人了。”张致铭澹澹笑着。

“老大不小了,你还是一样神经,正经一点。”

不知道是不是张致铭的错觉,他总觉得袁可可和他说话的时候,有些魂不守舍。

袁可可抬起星眸,看向张致铭。

这张脸和往昔毫无变化,但气质比以前要成熟的多,视线往下移动,看见张致铭无名指上的婚戒,她心中升起一种无名的失落。

曾经和张致铭相处不多的一幕幕重现在眼前。

当时她自觉和张致铭不同阶级,便没有把心中的喜欢说出来。

现在后悔吗?

大概是有一点的。

“听说,你孩子都有了。”

“是啊,袁大人你呢?”张致铭打趣道:“你孩子多大了?”

“你说什么呢,我连恋爱都没谈过,哪来的孩子。”

袁可可沐浴在阳光下,露出一丝自嘲的笑。

那年夏天的太阳比哪一年都要热,教室里少年的笑脸却比太阳还要耀眼。

惊鸿一瞥,所留下的印象,哪怕茫茫人海也未曾冲刷掉。

想着想着,袁可可的鼻子酸涩,眼圈微红。

她的遗憾很大很大.....

“好了,协议没问题,今天就谈到这儿吧。”

袁可可不想失态,丢下一句话匆匆离去。

在她转身离开的时候,张致铭注意到,她头发上有一个有些老旧的小红花发卡。

好像,是自己当初送给她的。

(全书完)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