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竹,你等等!这种村里出来的我了解,总是不顾一切的想要攀高枝,你太单纯,小心被人给利用了!他接近你,肯定别有所图!”

赵金铎也不顾的吃饭,大步跟上了罗婉竹。

说话的声音不小,前面的孟远自然也能听得到。

攀高枝?

罗婉竹嘴角划过一抹苦笑,人家恐怕不觉得我这儿是高枝……

“赵金铎,你别门缝里看人可以吗!”

“婉竹,这不都明摆着的事儿么!这小子就是想利用现在的舆论,逼包会长出面解决,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他这种小官,想要弯道超车,划拉大单子,也只能出其不意了。不择手段的小人,什么事儿做不出来?”

赵金铎话里话外,都是对孟远的贬低和嘲讽。

走在孟远后面的刘助理,有些听不下去了。

“这位先生,你又是什么大人物?刚才听人叫你科长,也不出去打听打听,在我们魔都,科长算大官么?!”

这番话,助理是用魔都方言说的,罗婉竹能听懂,孟远凭借前世的积累,也能听懂,赵金铎只能靠语境猜了。

赵金铎冷哼了一声:“你是冯副会长的助力吧,我这么跟你说,你们副会长见了我,都不会这么放肆!在你眼里,大人物,小人物只是靠级别说话么?真是可笑!这种觉悟,估计一辈子都混不出头来!”

“你!”

赵金铎也不知道从哪里学的魔都话,也半生不熟的怼了过去,助理听到这蹩脚的魔都方言,气的扭头就走。

孟远停下脚步,本来懒得理你,可你要是非得把脸凑过来,那就不能怪我下手重了昂!

“罗主播,专访的事情,你不用纠结,我既然答应你了,就肯定有办法。”孟远从始至终,都没跟赵金铎说话,但就是这么一句,让罗婉竹拉着的脸,瞬间眉飞色舞起来。

“真的么?太感谢了!有时间我一定要请你吃大餐!”

赵金铎见自己被当空气,气不打一处来:“婉竹,你别信他的空头支票,这种骗女孩子的手段,我见多了。我这里都拿到票了,下午的访谈,你虽然不能专访,但也是可以提问的。各省经济口的工作人员都会出席交流,你肯定会觉得不虚此行的!”

不得不说,要是没有孟远做对比,赵金铎还真算是挺有魅力的。可此时,罗婉竹的心都飞到孟远那边了,就算是孟远不能帮她给包会长做专访,她也不想要赵金铎的票!

要是现在拿了票,那不就是变相承认孟远是不择手段的小人了么?

这种二选一的情况,在罗婉竹这里根本不用犹豫。

罗婉竹的反应,深深刺痛了赵金铎。他觉得,现在不光是情敌之间的火花了,自己作为男人的尊严,都被孟远扔在脚下揉搓了!

孟远的无视,加上罗婉竹的表现,这就是对赵金铎对大的侮辱,把他从一个高高在上的施舍者,变成了一个可笑的小丑!

这,绝对不能忍!

所有人都清楚,见包会长一面有多么难,别说包会长给机会,就算是他只说孟远带来的东西好吃,那也将会在业内引起巨大的反响!

包会长的一句话,带来的力量,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尤其是在这个行业!

孟远怎么可能放弃这种机会?

毕竟孟远是县发改委的,这不光是出风头的问题,还牵扯到工作,为了一个县的经济发展,动心思借势,不算丢人!

罗婉竹其实跟赵金铎的想法差不多,她也觉得孟远揪着这个事情不放,大概率是为了见包会长一面。

实际上,他们都小看孟远了!

就算是没有这对母子,孟远照样有办法见到包会长。

只是,现在冯副会长愿意当传话的,孟远顺势给他个机会而已。

如果此刻跟在孟远后面的不是罗婉竹而是李文蓝,离开之前肯定会一碗面扣在赵金铎的头上!

因为李文蓝足够了解孟远,孟远想要做的事情自然会大大方方的做,何须借助那对母子的悲惨遭遇?

“好啊,那我就拭目以待,看你怎么见到包会长!别怪我没提醒你,包会长明天下午就不在魔都了,你只有不到一天的时间,要是见不上,你应该知道,你和那对母子,都会为现在的倔强付出代价!”

赵金铎见没人理他,开始放狠话。

见不到包会长,他们就敢拿捏我不成?

真是好笑,你去问问冯副会长,他有这个胆么?

这种自以为是的逻辑,直接把孟远逗笑了:“赵科长,那是不是可以理解成,如果我见到了包会长,就彻底坐实你的自大无知了?”

“你!”

赵金铎没想到孟远会反驳,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说。

孟远懒得理他,直接上了车。

“孟远,你给我等着!咱们走着瞧!一个小破主任,还跟我嚣张?我马上就会让你后悔来魔都,后悔遇见我!”

赵金铎冲着汽车大吼了一嗓子,心中的憋闷倒是有所缓解。

车上。

罗婉竹的心情有些复杂:“孟远,你知不知道,赵金铎是哪个部门的科长?如果他真的要针对你,也许你也躲不过去……算了,事儿也算是因我而起,要是他真敢,我肯定会帮你的。赵金铎敢挑事儿,我就直接找他们领导评理!”

“省发改委的科长,我还真没当回事儿,你也别放在心上。”

助理开着车,通过后视镜扫了一眼,随后说道:“孟主任,有句话我说你别生气,其实那个赵科长说的没错,包会长的时间确实安排的很紧,我在这里工作了两年多,就见过他三次,他还从没跟我说过话。”

言外之意,孟远的想法,恐怕真的太天真了,包会长不会为了这点小事儿,改变行程的。

“多谢提醒,刘助理,也许今天包会长会跟你说话的。”

气氛顿时安静下来,无论是刘助理还是罗婉竹,都觉得孟远是在吹牛逼,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好在诡异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太久,孟远的电话响了!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
相邻推荐